曾沛慈现实中的老公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那边是图书馆,前面呢就是今天夜间部所使用的教室······”

在黑主优姬的带领下曾沛慈现实中的老公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穿着白sè外衣和白sè长裤夜间部制服的傅凌天来到了一间没有灯光的教室前。

“就到这里了,我还有工作,就先离开了。”

“谢谢。”

黑主优姬还要负责引导艾莉塔和古手川唯的“守护者”工作,于是转身快步离开。

推开门进入教室,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一双双如鲜血般通红的眼睛。

对此,傅凌天并不在意,心平气和的走到讲台前简单自我介绍之后,就随便找个没人的地方坐了下来。

看他如此不合群的行为,顿时引起其他吸血鬼的不满。

“喂,你这家伙,作为新来的为什么没有向统领夜间部的王者,纯血种的玖兰大人致敬!”

说话的是一个语气张狂的金发少年,熟知剧情的傅凌天知道他叫蓝堂英,自小狂妄,xìng格别扭,是玖兰枢的心腹之一。

虽然是以吸血鬼的身份加入这个学园,理论上来说应该服从夜间部的管理者玖兰枢的命令,但是这个世界能让傅凌天正眼相待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赐予他吸血鬼之血的绯樱闲。同样,他也把自己的心里话说了出来。

“纯血之君?我只认可闲。”

平淡的、毫不把其他纯血种放在眼里的语气顿时让教室里的所有吸血鬼都为之愤怒。

能加入黑主学园夜间部的,都是玖兰枢的忠实追随者,也只有极少数吸血鬼在听到“闲”这个名字后感到震惊。

闲,作为数量极少的纯血种,只有一个女人有着这样的名字——被誉为“狂咲姬”的绯樱闲。

在其他吸血鬼眼中,这位纯血之君已经疯了,不仅爱上了一个男人,更在那个男人死后用极其残忍的方法报复、折磨锥生家族。

绯樱闲,这个名字已经成了一个禁忌。虽然本人已经销声匿迹整整四年,更有传言她已经死了,但不可否认的是她的影响力十分巨大。当然,带给夜间部成员最大冲击的是这个新来的不仅以极为亲密的称呼那位“禁忌”,更无视现任王者玖兰枢。

静静的站在窗户边阅览书籍的玖兰枢在听到“闲”这个名字的时候,正在翻书的动作停了下来,缓缓抬头注视着傅凌天,锐利的目光仿佛信号,其他的吸血鬼全都一拥而上,打算教导他该以什么样的态度来面对纯血之君。

“哎呀呀,纯血种的力量真的好可怕啊。”

还是那副懒懒散散的模样,傅凌天只是稍微释放出自己的一点气势,就把所有冲上来的吸血鬼压倒在地喘不了气,包括玖兰枢也是半跪在地上拼命抵抗。

好在傅凌天并不想节外生枝,下手还是有轻重的。

这股令人感到绝望的气势一闪即逝,再加上吸血鬼的生命力极为顽强,那些吸血鬼很快就恢复过来,纷纷脸sè复杂的站了起来。

这时,统领他们的玖兰枢再也无法保持沉默,强压下对傅凌天的恐惧走上前问道:“你是什么人,来这里有什么目的?”

“不~是~人。”

漆黑的双瞳刹那间闪耀出如血般妖异的红芒,嘴角出现的两颗闪烁着寒光的獠牙纷纷证实了他的身份。

吸血鬼,一个实力强大深不可测的吸血鬼。

“至于目的···你觉得我会说吗?”

说到这里,傅凌天干脆趴在桌子上打起了呵欠,一副就快睡着的模样。

那副姿态,当真是要多欠扁有多欠扁,但是有了刚才的经历,大家也只有强忍住内心的冲动不去理会。

得不到答案,玖兰枢也不自讨没趣,转身回到刚才的位置继续看书,只是他的内心再也无法保持平静。

接下来的时间,剧情似乎并没有因傅凌天等人的参与而发生改变。

没过多久,一年一度的圣巧克力rì到了,女生把巧克力送给喜欢的男生并表白,rì间部的女生们都异常兴奋。圣巧克力节当rì在优姬、零、艾莉塔和唯的尽力维持秩序下总算没出什么问题,只是零和夜间部发生了冲突,身体也越来越不受控制。在马棚里,他藏得的血液锭剂差点被优姬发现。

后来优姬和零奉命对宿舍进行突击检查,优姬意外发现零身上藏有可疑的药品--血液锭剂,零负气离开黑主学院,优姬也跟了出去,结果在半路和零走散了,并且遭到吸血鬼的袭击,零和枢先后赶到救下了优姬。借此,枢和黑主理事长的谈话揭开了零是evel-E吸血鬼的秘密,与此同时零失去理智咬了优姬,也暴露了其吸血鬼的身份。

零失去理智咬伤了优姬,黑主理事长不得不把真相告诉优姬,枢和理事长商量准备把零转入夜间部。优姬明白零对吸血鬼的憎恨,于是一个人跑到夜间部的宿舍打算请求枢撤销决定,结果遭到蓝堂英的怀疑,此时枢出现,打破了僵局,并告诉优姬不会让零转入夜间部。零对咬伤优姬的事深感懊悔,决定离开学院,优姬用拥抱阻止了。

在黑主灰阎的传授下,优姬已经可以使用手链的驯化术暂时控制零,使他不至于变成吸血鬼伤害其他人,因此零可以继续留在rì间部。学院内出现的神秘老师夜刈十牙似乎和零有着某种牵连,优姬和零离开学院办事的路上遇到了异变的吸血鬼evel-E,反而被夜间部的一条拓麻所救,为了了解事情的原委,两人冒险进入了夜间部的月之寮,零无法忍受夜间部的气氛离开月之寮,优姬追赶上去发现零无法接受血液锭剂即将异变,关键时刻两人掉入水中,零才恢复了理志,这时自称是零师父的夜刈十牙突然出现并用枪击中了零。

夜刈十牙用施有法术的子弹shè伤了零,并告诉优姬自己是零作为吸血鬼猎人时的师傅。第二天零没有来rì间部上课,优姬从十牙口中得知零被隔离了,为了减轻零的痛苦,优姬自作主张找到了零,主动让零吸了自己的血。伦理课十牙和零都没有来,感到情况异常的优姬冲到零的房间,阻止十牙伤害零,十牙这才告诉她用枪shè伤零是为零着想,必须克制他吸血的yù望。

枢因为优姬的事情将自己关在房中,这时一条拓麻的爷爷突然到访……零对优姬一直保持着距离,却接到了猎人协会的任务--追捕evel-E,虽然有些勉强,零还是接受了任务,优姬在暗中一路跟随,险些遭到evel-E的袭击。

虽然有能力解决锥生零的问题,但是这一切傅凌天都只是以冷淡的态度旁观,就连他的队友也被约束不允许参与剧情。随着剧情一步步发展,傅凌天的情绪变得有些异常,他绝对不允许任何意外的发生。

如果剧情发生了改变···她不出现了怎么办?

由于傅凌天的无所作为,夜间部的成员已经将其无视,完全当他不存在。

“迟到的插班生吗···真神秘啊,有一种犯罪的味道。”

望着窗外的月亮,一条拓麻不着痕迹的瞥了趴在桌子上貌似熟睡的傅凌天一眼。

“是你昨天看过的那书里的故事吗?”支葵千里似遮似掩的帮他解释,虽然大家暗地里达成了无视傅凌天的统一思想,却也不敢得罪。

“听说插班生真的回来。”橙sè双马尾,扎着黑sè蝴蝶结的少女远矢莉磨面无表情的说道。

就在大家讨论的时候,教室里毫无征兆的出现了清脆的笑声。

突然出现的陌生声音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那是个表面轻松自在,却有着一副忧郁眼神的娇小少女,紫罗兰sè的头发左边打着一个发结。

“这班级的气氛这么好真是太好了呢!我说,怎么还没开始上课呢?”

有了傅凌天那次的惨痛教训,这群吸血鬼不再敢随便轻视新来的,一个个都闷着不出声,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把视线停留在一旁静静看书的玖兰枢身上。

不得不说,他们谨慎的行为并没有错,因为这个貌似柔弱的少女虽然没有傅凌天那么恐怖,也的确不是他们能惹得起的······

“就快上课了,过来坐下,转学第一天上课,可要给讲课老师一个好印象啊!”

开口的是这段时间一直都一句话不说,几乎没有存在感的傅凌天,因为他要等的人终于等到了。

“你···”

熟悉的声音在耳旁回荡,少女一脸不可思议的转过头来看向坐在毫不起眼的角落里的那个男人,尘封多年的回忆如cháo水般涌出来。

目光相对,少女的视线已经变得模糊起来。

她在原地踌躇,似不知道先迈哪只脚;她害怕,担心这只是自己产生的幻觉;她彷徨,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个男人;同时她又期待,至于期待着什么,就连她自己也不清楚。

虽然早就知道会有这一天的到来,提前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真正见到面的时候,傅凌天又何尝不是如打翻了五味瓶一般情绪复杂?

只是经过了许多事情,他早已学会了如何控制自己的情绪。

强忍住内心曾沛慈现实中的老公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的激动,傅凌天一步步朝她走过去。

近了···更近了···

当走到她面前时,看着她那双明亮的眼睛,被压抑的感情如山洪暴发,再也忍不住了。

用力将她搂入怀中,傅凌天的声音变得哽咽,“闲,我回来了!”

我回来了,这四个字,仿佛充满了魔力让少女的坚持化为乌有,失声痛哭起来。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