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章夹在腰上房间走动

“公子喝水!”疯丫头紧张的把水递到赵颀面前。

“谢谢,你感觉如何?”赵颀接过陶碗,但心思依旧放在疯丫头身上,他想知道经过昨晚的符文融合之后,疯丫头的情形到底有什么改变。

“我我感觉很舒服,昨夜睡觉没有梦见奇怪的东西,背上也不痛不痒了”

疯丫头没有读过书,疯疯癫癫接近十年,几乎最好的少女时光都是在浑浑噩噩中度过的,但好在她并不是彻底疯癫,只是被暗影符压制了灵魂,导致许多的时候人不清醒,哭哭笑笑疯疯疯癫癫,其实对生活中的许多事她还是记得很清楚。

“舒服就好,这件事你不要告诉别人,不然对你不好,还有,记得以后做饭的时候,不要再往锅里面放小老鼠”

“我我放了小老鼠?”疯丫头本来羞红的脸瞬间变白。

“嗯,不过傻子说很好吃”

“我我想吐”疯丫头一咕噜爬起来捂嘴巴蹬蹬蹬飞快下楼。

赵颀神情笃定,看得出来,疯丫头的确完全恢复了正常。

下楼,洗脸,在厨房弄了一点儿细盐把牙齿胡乱搓了一遍,洗漱之后去厨房吃饭,桌子上已经摆上了糙米稀饭和几个焦黄的面饼,傻子、哑巴和豁牙巴都已经吃的稀里哗啦了,疯丫头脸色有些苍白的坐在椅子上等待,看到赵颀进来,赶紧给他盛稀饭拿面饼。

“谢谢!”赵颀也不客气,坐下来就大口吃起来,一块面饼快吃完了,才发现疯丫头还是坐在旁边,稀饭和面饼丝毫没动。

“怎么还不吃饭?”赵颀提醒。

“我我吃不下”疯丫头捂着嘴巴又跑了。

赵颀叹口气,感觉自己做的似乎太残忍了一些,不该告诉他小老鼠煮汤的事情,没想到这丫头抵抗能力这么弱。

但当时放老鼠的时候,这丫头却看起来轻车熟路而且充满了惊喜。

吃完早饭,赵颀本想上楼去继续看书,但看见傻子在院子里跟一块棺材板较劲,顿时想起昨天还买回来一葫芦洗符水,因此将傻子叫到楼上,让他脱掉上衣趴在地板上,拿出来洗符水准备帮他洗掉背上的符文。

但拿出洗符水之后赵颀才想起来,尼玛自己根本就不知道洗符水该怎么用,想了许久找来一块布,从葫芦里面倒了一些看似淡黄色的液体在布上,没想到布料遇水就化,瞬间就被腐蚀了一个大洞,而液体浸透到地板上,楼板迅速开始腐朽,然后化作粉末塌陷下去,一个拳头大小的洞出现在地板上。

“卧槽”

看着这个破洞和房间弥漫的一股说不清楚的浓烈味道,赵颀手抖了好久,幸亏没有用手直接去摸,不然只怕骨头都没了。

再看看傻子黑黢黢的背脊,赵颀微微打个哆嗦还是赶紧把葫芦盖了起来。

这玩意儿腐蚀性很强,估计就和强酸一样腐蚀掉皮肤上的纹身,绝不是倒在布上擦几下就能洗掉符文的。

估计要用到一种耐腐蚀的东西才行。

耐腐蚀

赵颀想了一下掏出神秘的树枝。

这根树枝刀砍斧剁都不变形,也无法磨损,而且还会吸收妖气,也能修改纹身,各种神秘属性让赵颀觉得可以用来试验一下。

再次打开葫芦,赵颀慢慢的把树枝伸进葫芦里面轻轻晃荡了几下,感觉树枝已经沾上洗符水了,于是将树枝小心翼翼的取出来,然后松了一口气,树枝果然屁事没有。

“趴好别动,若是疼就要忍住,不然晚上不给饭吃!”赵颀按着趴在地上扭来扭去的傻子说。

“吃饭我要吃晚饭”傻子赶紧点头嚷嚷。

“听话才有饭吃”赵颀说话之时将树枝尖轻轻点在傻子背上一个黑色的纹身点上。

“嗷”傻子瞬间发出一声鬼哭狼嚎的声音,身体在地板上剧烈扭动。

“别乱动,不然明天也没饭吃!”

赵颀手中的葫芦都差点儿被傻子这一嗓子嗷掉地上了,赶紧用脚一下将傻子踩住,傻子痛的脸色惨白,但为了吃饭,还是忍住使劲儿点头。

此时傻子背上的一个纹身黑点在洗符水的腐蚀下有袅袅黑气散发出来,但这个速度并不快,远不如腐蚀布料和木板那样迅速和立竿见影。

赵颀蹲下来仔细观察了一会儿,等到黑气散发完毕,方才用洗符水点过的地方颜色已经变浅了许多。

原来如此。

赵颀此时已经彻底明白过来了,这洗符水的作用就是用来中和掉纹身药水,就和以前用过的取痣药水差不多,用的就是强酸腐蚀掉黑痣,不过一定要仔细面积不能过大,不然会把好的皮肤也腐蚀掉。

赵颀开的虽然是纹身馆,但偶尔也会帮顾客干些祛痣美体的活儿,在得到确认之后,赵颀觉得自己对洗掉傻子背上的符文多了七八份把握,于是再次用树枝在傻子背上接连点了好几下,傻子嗷嗷嗷嗷的痛嚎几声之后竟然痛晕过去了,趴在地上没有了动静。

这下赵颀彻底放开了手脚。

拿起树枝不断的沾药水不断的挨着点,一股股黑气不断的从傻子背上冒出来,黑色的纹身也肉眼可见的开始减退。

十多分钟过,赵颀忙的满头大汗,但发现自己才弄了不到三分之一,因为挨着一个点一个点的去涂药水实在是太慢了,巴掌大一个符文密密麻麻至少有数百个点,而且这些点也并非点一次药水便能清除掉,有些还需要两遍甚至三遍才能彻底清理干净。

太慢了,赵颀停下来擦了一下额头的汗,看看手中的树枝再看看傻子背上的纹身点,感觉尖头这边太细了,蘸的洗符水不够多,若是两三遍才能弄干净,算下来得好几个小时,这么长的时间下来不说自己累的够呛,只怕傻子已经凉了。

于是一狠心一跺脚,赵颀把树枝用褥子擦干净之后换了一头。

反正这背又不是自己的,丑就丑点儿,尽量控制一下不要超过太大面积就行了。

换了一头之后果然效率大大增加,在充足的洗符水腐蚀之下,随着赵颀如同用橡皮擦擦画错的图画一样,树枝经过之处,一股股黑气如同蚊香散发的青烟一般袅袅升腾翻滚,很快暗影符图案如同冰雪一般消融下去。

不过赵颀担心正常皮肤被腐蚀的情形并没有出现,这树枝真的就像橡皮擦一般只擦掉了黑色的纹身,正常的皮肤竟然似乎毫发无损。

赵颀一边擦一边惊奇,莫非这是一根带有橡皮头的纹身笔,竟然还有如此强大的功效。

为了验证是否真的如同自己所想,赵颀用树枝的尖头蘸了一点儿洗符水,准备在自己手背上点一下试试,但犹豫了一下还是点在了傻子背上,只见一块皮肤瞬间干枯龟裂继而化作飞灰,一个黄豆大小的坑出现在眼中。

赵颀微微打了一个哆嗦继续帮傻子擦纹身,几分钟过后,傻子背上的纹身已经完全消失不见,只留下了大大小小深浅不一的纹身留下的坑洞,看起来如同被满嘴牙齿的狗啃了一口一样怪异至极。

最后试了一下傻子的鼻息还算正常,赵颀将树枝和洗符水都收好,从窗户探头下去喊哑巴上来把傻子背下去,等哑巴把傻子弄走之后,赵颀才发现老瘸子不知何时站在房门口。(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