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荡的女老板bd

走在去院长办公室的路上,虽然过去了十天左右的时间,可白夜吊打赵家兄弟的风波仍没有完全平息。

感受着一路上武院学员投过来的各种各样的眼神,不同于以前的鄙夷,这次是敬畏居多,面对这种情况,白夜依旧是淡然处之。

院长办公室,相比于上次,白夜这次来到这里显得轻松许多,跟眼前的两个老头打完招呼后,白夜就直接进入了正题。

“师傅,明天我可能需要你去帮我一个忙,有个人需要你出手对付。”

躺在座椅上的糟老头听到白夜这句话,没有第一时间询问对付谁,反而是问起了白夜的修炼进度:“你修为进展的如何了。”

“骨髓大成,六万斤!”

白夜一脸“傲然”的开口道,做出了一个年轻天才该有的姿态。

“嘶!!!”

糟老头听后先是倒吸了口凉气,紧接着追问道,“此话当真。”

“当然,这种事师傅你老人家以后一眼就看的出来了,如何做的了假。”

白夜的回复让糟老头很是满意,随后才接上了白夜的第一句话:“既然你小子这么拼命,老头子我也不能出工不出力了,你说说明天要对付谁,我现在在这的虽然是具分身,不过在这小小的太原郡,还没人是奈何得了我。”

“流云宗大长老萧华。”

对于白夜来说,萧华已经是个死人了,因此说这句话的时候倒像是在宣判死刑一般。

“时间地点,到时候老头子我去走一趟。”

关于流云宗,这段时间糟老头特意去了解了一下,发现是一个三流小门派后,就彻底丢失了兴趣,对于他来说,这种小门派他翻手即可灭之。

随后,白夜将流云宗招收门徒的时间和地点都说给了糟老头,再与糟老头聊过一阵后,便离开了院长办公室。

“卖糖葫芦,又大又甜的糖葫芦,三铜币一串。”

“上好的布料,各位走过路过的公子小姐,老爷夫人们,快来看看啊。”

“刚杀死的新鲜猛兽肉,有需要的来看看啊,绝对物有所值。”

在玄天界,货币体系为铜币,银币,金币以及灵石,兑换比例为一金币等于一百银币等于一万铜币,而一颗灵石相当于一千金币。

其中灵石以下的货币为普通炼体武者所使用,灵石则只有炼体武境以上的修士才会使用。

走在寒铁城最繁华的街道之上,听着耳边不断传来的叫卖声,白夜感觉自己好像才开始融入这个世界,他以前一直以为这只不过是自己修炼的一个“地图”而已,里面的大多数人都是“np”,只有与自己有关的人他才会去关注一下。

想到这,白夜快步走到了卖糖葫芦的小贩旁边,买了两串糖葫芦,支付了一金币,并且要求不用找余后,在小贩的不断感谢之中回到了小丫头身旁。

“来,拿着。”

白夜将一串冰糖葫芦递给了小丫头,紧接着咬了一颗手里的糖葫芦,酸酸甜甜的,熟悉的味道。

“谢谢公子。”小丫头没有客气,一手接过白夜手中的冰糖葫芦,嘴里道了句谢后,就赶紧咬了口糖葫芦,随后两眼眯成了两道浅浅的血牙儿,露出了一脸幸福模样。

看着小丫头那副纯真的笑容,白夜不由的被感染了,他认为自己有必要要慢慢接受这个陌生而又熟悉的世界了,这个世界,还有着许多值得他在乎的人。

这一天,白夜没有在急着回去修炼,反而是带着小丫头在寒铁城逛了一天,虽然以前来过很多次,但真正意义上来说,这是白夜第一次了解这个城市。

傍晚时分,白夜带着脸有倦色的小丫头来到了白府,自从想通要慢慢接受这个世界后,白夜就想更多的和这个人接触,故此没有回去武院。

一回到府中,白夜没有像往常一样,立即回到自己的小院,而是来到了老爷子白三千所居住的院落外,名字很直白,就叫做白院。

刚来到白院外,白夜就看到了正脸带愁容的周伯正从院子中出来,于是打了声招呼:“周伯,爷爷他在院子中吗。”

“嗯?小少爷你回来了啊,老爷他不在院子中,现在差不多是用餐时间,老爷应该是在大堂准备用餐了。”

周伯一见到白夜,脸上的愁容瞬间散去,声音略带惊喜的回道。

白夜闻言向着周伯道了声谢后,就离开了这里,向着白府大堂走去。

看着白夜远去的身影,周伯脸上露出了欣慰之色,小少爷自从去过武院后,这是第一次主动来看望老爷吧。

白府大堂,当白夜带着小丫头来到这里的时候,大堂已经开始用餐了,大堂总共摆了三个桌子。

一桌坐着白三千老爷子,诸位长老,以及白烈和白原,另外两桌坐着的则是这一桌子的家属。

值得一提的是,白夜的奶奶在白夜还未出生之际,就在一次意外中去世了,而白老爷子又用情很深,加上已经有了三个儿子,故此终生未再娶。

“小少爷回来了。”

白夜刚到大堂外,就被守门的下属就发现了他。

“嗯。”白夜闻言笑着点了点头,直接走进了大堂中,入眼所见的便是自己的一众长辈。

未等众长辈开口,白夜就先一一行了礼,随后坐到了白三千所在的餐桌边,跟着众人一起用餐,小丫头则是一脸乖巧的站在了他身后。

白家没有餐桌上论事的习惯,故此白三千等人有很多话要说,却也全憋在了心中,和白夜一起高高兴兴的吃了一顿丰盛的晚饭。

晚饭过后,白府议事大厅,刚刚坐一起的七人全都坐在了其中,以前白夜下意识的忽略了白家三位长老,现在才开始认真对待起他们来。

白家的三位长老,说起来也是白夜的爷爷辈,年纪大的比白三千还大,不过他们不是亲爷爷,只是类似于家族中的旁支。

他们的子女一般都是被分派到了寒铁城下辖的村镇产业中,帮助家族打理产业,除非天资优秀者,才会被留在府中培养修炼。

这些便是白夜知道的有关于三位长老的一切了,其他的他就都不清楚了,甚至于他们的名字,白夜都有点记不清了,只知道府中人都称呼他们为大长老,二长老,三长老,很少叫名字。

“夜儿,你这次回来是为了明日流云宗招收门徒一事吗?”

刚一落座,白三千便有点急迫的开口了,事关家族,他不得不急。

“不是,区区流云宗,还不值得我特意回来一趟,夜儿只是想念爷爷以及诸位长辈了,特意回来看看,仅此而已。”

白夜轻描淡写的直接将流云宗之事直接揭了过去,满脸笑容的回复道。

“看到你这样,爷爷也就放心了,算是给你父亲有了个交代吧。”

听到白夜这话,大厅中先是沉默了一会,白三千才满含沧桑的开口了,说完这句后,看了眼白夜,紧跟着再次开口道:

“自从夜儿你进入武院以来主,这是第一次主动回白府吧,爷爷知道你性子要强,也清楚你在武院的事,就不多说什么了,不过只要夜儿你清楚,不管以后发生了什么,白府永远是你的家。”

在白三千说完后,白夜的一众长辈也跟着附和道:

“没错,不管你是天才还是什么,白府永远都是你的家夜儿记得多回家看看。”

听着大厅中诸位长辈满含情意的话,白夜忽然感觉眼睛有点酸,他从没想过在这个世界,居然还有这么多人记挂着自己,为自己着想。

“嗯,夜儿以后只要有时间,一定会多回来看望诸位长辈的,以前的事是我错了,让诸位长辈多操心了。”

这般想着,白夜真情实意的表达出了内心的想法,不同于之前把自己当局外人看待,现在的白夜真正的把自己当做了白家的一份子。

当白夜从议事大厅出来之时,外面的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看着天穹那漫天闪耀着的星辰,白夜感觉到了身心前所未有的放松,那是在地球时回到家的感觉。

这一夜,白夜睡得很安详,他做了一个又长又完美的梦,在梦中,他不再是一名修炼者,只是一名普通人,娶了一个温柔贤惠的女子,生了几个乖巧懂事的娃娃,幸福美满的过完了自己的一生。

当清晨的第一缕微光射进白夜房间的时候,一脸安详的白夜睁开了自己的双眼,听着窗外不知名鸟儿的叫声,白夜恍似回到了地球。

坐起来摇摇头刨除了脑中不切实际的想法,白夜一脸悠闲的来到院子中,见天色还早,索性练了一会刀法。

在这段时间中,白夜凭着自己惊人的悟性,把自己从诸天穿越事务阁兑换的刀法和步法武技已经练到了大圆满的境界,不过碍于自己的修为,并不能发挥出武技的真正威力。

等到天色完全亮起来的时候,白夜带着刚醒来不久的小丫头出门了,不急不缓的向着白府外走去今天是萧华招收门徒的日子,也是他给出的最后期限,白夜倒要看看,他今天当着萧华的面带走陆婉儿,他会是何种脸色。(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