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杨白敏全文

李恒摆摆手,谦虚道:“段先生是武林前辈,何须多礼。”

话说得谦和,他可没打算回个礼。这人前倨后恭,只此一节,便算不得性情男儿,难如他的法眼。

李恒回过头,对依旧跪在地上的罗汝才道:“这些流民,本已可怜,你为了一己野心,裹挟他们****,难道不觉得有愧吗?”

罗汝才心中一惊,哪里敢就此承认?连连叩首:“小人不过乡野匹夫,哪里有什么野心?只不过天时如此,若不挣扎求活,世间又多万余饿殍也。”

罗汝才一干心腹挤到跟前,见老大如此狼狈,面面相觑,也同时往地下一跪,口称:“大老爷,我等实在无甚野心,只求一条活路。”

这干人一跪,他们直属的青壮也纷纷跪下,再是老弱……不到片刻,一万余流民尽数跪倒,口称:“老爷,求条活路!”万人齐嚷,神彻云霄。

李恒武艺再高,毕竟也只是个未及弱冠的少年。罗汝才等人跪倒也罢了,那万余流民中尽有老弱妇孺,眼看着许多白发苍苍的老者叩头乞饶,哪里还站得住?连连摆手,急道:“大家起来,大家快起来,不可如此。”

那些老弱望见首领不动,哪肯起身,一个个叩头哀告不绝。

李恒心思一转,一把将罗汝才提起:“叫他们都起来!”

罗汝才不敢违背他意,连忙高叫:“都起来,大家都起来,大人放我们生路了。”

李恒狠狠瞪他一眼,这厮却深知打蛇随棍上的道理,知道经此一遭,这少年高手至少不会当着众人之面杀他了,厚颜陪笑道:“大人,若有一口饭度命,谁愿做着冲州撞府的勾当?只是蝼蚁尚且贪生,我等都是七尺高的汉子,谁肯白白饿死。”

这几句话,着实占在了理上。以李恒的人品心性,万说不出:“你等饿死也不能抢别人的食”这等话来。

思前想后良久,李恒忽对段子期道:“段先生,你之前说赠他们十石粮食,可还算话?”

段子期一愣,随即连连点头:“算话,当然算!说起来,他们也都是老秦乡亲,我们又怎忍坐视?多的拿不出,十石粮食,挤挤裤袋,还是有的。”

十石粮食,一万余斤,勉强支撑到延安府还是够的。只是……李恒一眼扫过,流民中着实有不少老幼,一万多斤粮食,这些老幼,只怕还要饿死一些。

咬咬牙,李恒又道:“段先生,刚才我看你施展掌法,不知有什么眉目?”

段子期又是一愣,不知这少年高手怎么又说道武学上来,但这路掌法乃是他平生骄傲所在,听人问及,还是忍不住眉飞色舞,嘴上却谦虚道:“不足当达者一赞,不过是寻常的劈风掌罢了,只是段某练得刻苦些。”

李恒大拇指一竖:“武艺之道,真正说到底,也不过是刻苦二字。段先生谦虚了。”不待对方答话,忽然话锋一转:“只是这武功本身,确实也分高下。三流的功法和一流的功法,同样下了苦功夫,成就却大有不同。”

段子期神色一黯,摇头道:“一流的功法?这偌大江湖,哪来那么多一流功法?偶尔流传一部出来,不知多少好汉要拼的你死我活,哪里是段某这样的人能指望的。”

李恒哈哈一笑:“段先生何必妄自菲薄,能做劳大侠朋友的,岂是泛泛之辈。说到一流功法嘛……不知在段先生看来,须弥山掌可属一流?”

“须弥山掌?”段子期眼皮一跳。他号称黄河以西章法第一,乃是当世掌法大家,所习掌法绝非泛泛,什么“寻常的劈风掌”之类话,不过掩人耳目罢了。认真说来,便是大力金刚掌、般若禅掌这等一流掌法放在段子期面前,他也未必能有如何动心。

可是,这是须弥山掌啊。号称“古今章法第一”的须弥山掌,少林寺真正的不传之秘!

须弥山掌若功力未达先天,每出一掌都要运劲良久,临场对敌,未必及得上少林其他掌法。但在某些时刻,若是用得巧了,几乎可越级对敌。

“听说,这须弥山掌,难练之极!”段子期的眼皮又跳了一下。对他而言,这般掌法若是学了,即使没真正练成,也有触类旁通之效,足以把掌力提高数成。

“若说难练也难。”李恒优雅的笑道:“少林近百年来,也只有一位慧德大师练成。可若是说不难……”李恒忽然抬手一掌击向天空,哧啦一声,空气都被击碎,一道肉眼可见的淡淡掌印直蹿而上。他抬头看着掌影消失,才慢慢道:“倒也真不算难。”

段子期咽了口口水,望着已经消失的掌影,久久不肯低头。

那一掌虽然没有打向任何目标,但是那骇人的威力,他如何感受不出?

“须弥山掌。”李恒望着段子期,很有诚意的道:“五石粮食,你觉得值不值?”

五石粮食,值不值。

要是那些武林大豪听了这句话,杀了李恒的心都有——暴殄天物啊这厮!

别说五石,就是五十石、五百石,谁又会觉得不值?

可是现在,李恒只是问他:五石,值不值?

段子期艰难的咽了口吐沫。他有心讨价还价。因为他看出了李恒的心思,这是要从他这里换些粮食,帮助那些流民。

他已经答应赠予十石,再加五石,足够他们一人不少的走到延安府了。

所以这其实不是五石粮食,而是几百条,甚至更多条,人命。

段子期点了点头,终于还是没敢与这个连劳天野都自承输一招的少年高手讨价还价,他说道:“值。”

李恒哈哈一笑,眉目间一派天高云阔。

五石值不值,其实问的不是段子期,而是劳天野。如果段子期说不值,说不得,他便要立下辣手毙了对方,直接那尸体跟神掌庄换五石粮食。有了这句问话,就不怕劳天野插手。

幸好段子期识相,说了声值。

段子期不知自己刚在鬼门关打了个转,双眼直勾勾望着李恒:“李大侠果然侠肝义胆,段某佩服!段某这就回去让人送粮,十五石只多不少,这须弥山掌……”

李恒摇头一笑,道:“附耳过来。”

段子期连忙将耳朵凑近,李恒便将修炼功法尽数告知。

这段子期记忆不算好,李恒也不焦躁,耐心讲解了三五遍,对方才尽数记下。

段子期并没怀疑对方会给自己假货,毕竟是劳天野领来的人,这点他还是信得过的。

他细细思索着方才记下的功法,只觉得字字句句奥妙无穷,不由大喜,一拱手道:“李大侠真信人也,段某这便回去,带人搬运粮草。”

李恒与他拱手作别后,劳天野凑上前来,面带讶色:“少林寺不传之秘啊,有多珍贵你知道吗?五石粮食你就给卖了?”

李恒扫他一眼,神情中忽然有些莫名的沮丧,轻声道:“别人看不透,你还看不透吗?什么不传之秘,能挡飞剑一击?”

“珍贵,珍贵?”李恒不待劳天野说话,自己又摇摇头:“人命才是真正的珍贵。”

(本章完)(www.77DUs.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