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水不流外田第9部分阅读

刀是什么?剑又是什么?

刀是凶器,剑也是凶器。

刀剑在魔的手里,便是灭世的灾难,握在佛的手里,又变成了拯救世人的福音。

可是谁又能分得清,谁是魔?谁是佛?还是大家都只不过接着这样让人惧怕的凶器,满足自己不同的私欲。

无论如何,眼下的唐子云面临着一个选择,是放下手中的剑,还是奋力反抗咄咄逼人的曹新。

曹新刀刃微红,犹如粘上了一缕鲜血,漫天的刀影,汇集在一起,带着无上的威势,朝着唐子云劈了过去。

猩红的刀光,让唐子云内力一窒,脚步有些不灵,刚刚漫天的莲花剑影,顷刻间已经被曹新的刀劈了个粉碎。

形势危急,唐子云不敢迟疑,左手食指和中指弯曲,作兰花状,嘴角露出一丝微笑,一如释迦牟尼拈花微笑。

左手中指轻轻一弹,弹在了曹新的刀背之上,只听见金铁交鸣之声。

猩红色的刀光骤然溃散,曹新拖着刀往后踉跄了几步。同样的唐子云只觉得胸口仿佛被大锤,用力的捶了一下,左手不受控制地颤抖,指尖还留有血迹。

曹新深吸一口气,心中暗想:“这人是谁?以前怎么从来没听说过。”

一股真气在刀上流转,泛起点点猩红的光芒。

唐子云站在对面,努力平复了体内激荡的真气,暗自咒骂着王向阳,不过对于曹新这样的高手,心中一股战意勃然而生。

人生难得一知己,殊不知能遇见一个让自己兴奋的对手,比之知己更加难得。

唐子云长剑在手,挺身而立,嘴角抑制不住地微笑起来,说道:“你很强,大家全力以赴,不留遗憾吧。看招!”

一声大喝,唐子云四周冒出一片光影,让人眼花缭乱,无数瓣金色的莲花,从虚空中涌现。

每一瓣花瓣,都是一道致命的剑光。

曹新握着手中的钢刀,姿势却有几分怪异。双手握着刀把,刀尖朝下,刀刃朝着自己,完全不像是要对敌的样子,反而有几分像要弃械投降。

咋看之下,唐子云眉头紧皱,摸不清曹新想要干嘛,不过手底下却没有半点迟疑,漫天的莲花剑影,随着他的身子,一起朝着曹新飞了过去。

两人相隔还有两丈,曹新已经感受到了唐子云锋锐无匹的剑气,一丝长发被唐子云的剑气削落,风一吹,不知道飘向了何处。

突然间,曹新手中的刀,往地上猛地一插。

唐子云发现脚下有些异动,心里一惊,急忙身形一转,止住了前冲的身形,往一旁闪了过去。

一道血色的刀光,带着碎石和泥土,从地上冒了出来,挨着唐子云的身子飞向了空中,砍掉了唐子云的半截袖子。

唐子云看着少了一截的袖子,惊魂甫定,心中大叫好险。如果再慢上半秒,自己恐怕就被曹新一刀劈成了两半。

唐子云为了躲开曹新这一击,在地上滚了几圈,衣衫头发散乱,脸上满是尘土。还没等他缓过劲来,曹新双脚在地上一跺,整个人如一道离弦之箭,飞向唐子云。

刀光如血,斩断了清风。

唐子云当机立断,一掌拍在大理石地板上,一瞬间雪白的大理石碎成了无数块,全部被震得悬在半空中。

“去!”

一声低喝,漫天的碎石,如同训练有素的士兵,纷纷扬扬地撞向

了曹新。

只见刀光一闪,漫天的碎石便化作了粉末,不过曹新的身形也被滞了一下。

就是这样一小段时间,唐子云已经从地上爬了起来,身法一展,脚步所落的地方,涌现出一朵金色的莲花,身形顿时变得漂移不定。

唐子云所用的正是他自创的步法“地涌金莲”,身法施展之时,脚下如佛祖荣登大宝,步步金莲。

曹新半眯着眼睛,双目之中射出一道精光,手里的刀却没有半点迟疑,连劈三刀,分别看向唐子云的脑袋、咽喉和胸口。

唐子云也不示弱,剑光一闪,金光咋现,跟曹新硬拼了起来。一时间刀光剑影,让人眼花缭乱,铿锵金铁之声不绝于耳。

王向阳此刻坐在椅子上,带着自己的游戏头盔,翘着二郎腿,嘴角带着一丝微笑,咂了咂嘴,想到:“这时候,要是有杯酒,来两碟小菜,再听上一首小曲,那可就不得了了,神仙给我都不换。”

烟尘四起,天空变得有些昏暗,无数的刀光剑气,如同脱缰的野马,四处乱窜,打在铁链之上,崩出一阵火星。

唐子云两人此刻已经交手百招,都已经杀红你眼,双目赤红,头发被汗水黏在了一起,胸膛不断地起伏,重重地喘息着。

只见曹新脚步一错,整个人来到了唐子云的右侧,手里的钢刀早已经变成了血红色,挺刀刺向唐子云的右肋。

唐子云长剑一转,使出一招“雁归来”,想要架住曹新的刀。突然,曹新刀一闪而没,本来攻向唐子云有肋的刀,却突然转向,攻向了唐子云的心口。

唐子云大惊之下,“地涌金莲”施展到了极致,方寸之间,满是金光闪烁的莲花,让人神迷目眩。

奈何曹新的刀却没有被迷惑,精装无误的朝着唐子云的胸口而去。

血色的刀光已经割破了唐子云的皮肉,只要再往前递上两寸,唐子云顷刻间便会毙命在曹新的刀下。

但是令人想不到的是,曹新的刀却怎么也插不进唐子云的胸口,因为一把长剑,贯穿了他的胸膛。

穿胸而过的宝剑,剑尖上还留着曹新心口灼热的鲜血。

曹新化作一道白光消失在乾坤山中,唐子云长舒一口气,摸了一下额头的冷汗,看着胸口的血迹暗道:“好险,差一点就输了。”

一离开乾坤山,唐子云就看见王向阳一脸贱笑地看着自己。

“说吧,你究竟有什么目的?”

王向阳笑嘻嘻地说道:“我能有什么目的啊,怎么样,打得爽吗?要不要再来一盘?”

唐子云急忙摆手,说道:“你还是饶了我吧,跟他打一把,我现在骨头都快散架了。”

一边说着,唐子云一边伸着懒腰,嘴里不时发出一阵呻吟。王向阳搓着手,一脸贱笑地说道:“我听说你快毕业了,有什么打算吗?”

“投了几份简历,现在还在等消息。”

唐子云说这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略微有些不自然,王向阳以为他找工作不如意,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了。

“找什么工作啊,要不你也来打职业吧,我帮你推荐一下。”

“打职业吗?我没考虑过。”唐子云先是一愣,随即沉思道:“不过倒不是不可以,就不知道以我的实力,有没有战队愿意要。”

王向阳排着唐子云的肩膀,笑道:“你放心,只要你愿意来,虽然你的实力确实有那么一点菜,不过只要我跟莫神说,还是能赏你一碗饭吃的。哈哈。”

“滚蛋!”唐子云一拳捶在王向阳身上,骂道:“先管好你自己吧,**先生。”

“你好狠心,不知道我现在是伤员嘛。”王向阳捂着自己的胸口,装作一副重伤的样子,还装模作样地咳了两声。

不过换来的却是唐子云的一顿白眼。王向阳笑呵呵地说道:“我说的是真的,你要是愿意的话,就联系我。我还要去安慰一下,我那个可怜的队友哦。”

“那好吧,我会考虑的,再见。”

“再见。”

王向阳摘下了自己的头盔,曹新正一脸沮丧的看着他,把王向阳吓了一跳,说道:“你干嘛呀,哭丧个脸。”

“我又输了,为什么。”曹新牙关紧要,脸上的肌肉,因为激动,不停地抖动,双拳紧握,指甲都快陷进肉里面去了。

王向阳见状,叹息一声,说道:“你不用这么沮丧,说实话,我也打不过他。要是我跟他打,恐怕输得更惨。”

“恩?”曹新抬起头,惊讶地看着王向阳,他一直以为唐子云是王向阳随便拉来的一个好友,两次的失败,给他带来了巨大的打击。王向阳一番话,让他重拾了破碎的信心。

如果你要开导一个人,不要告诉他明天有多好,梦想有多美。你只要告诉他,我比你更惨,就可以了。这一招百试百灵。

一句话让曹新心里舒服了不少,看见他面色稍解,王向阳继续说道:“我以前跟他打过,五十招之内,我必输。依我看,他的实力应该跟罗北差不多。”

曹新道:“他是哪个战队的?我以前怎么从来没见过他。”

王向阳道:“他是我在排位遇见的一个朋友,好像现在还在读大学,不过马上就要毕业了。我想邀请他来我们战队。”

莫雨潇对于王向阳的推崇,以及自己的落败,已经给了他很大的压力,眼下又败给了唐子云,还听说他可能要来耀世,心里的压力就更大了。

自己的合同今年夏天就要结束了,如果他真的来了,那么耀世还有自己的位置吗?

想到这里,一股危机感油然而生,曹新刚放下的心,一瞬间又提了起来,满脸的忧愁。

王向阳此刻却丝毫没有察觉,说道:“不提这些,我们还是先看看你输在哪吧。”

这才是曹新此刻最关心的,立马摆出了一副虚心受教的模样,恭敬地坐在了王向阳的身边。

王向阳点开了他录制的对战画面,一边看着播放地战斗画面,一边跟曹新讲解着。

突然王向阳按下了暂停键,画面定格在曹新的刀气从地上袭击唐子云的地方。

王向阳指着唐子云说道:“你看,就是从这个时候,你就已经输了。”

曹新疑惑不解地问道:“为什么?”

王向阳耐心地说道:“你看,你这一招虽然暂时压制了唐子云,但是却没对他造成了实质性伤害,反而让他提高了警惕,这也导致你最后那一刀为什么没有成功,如果你没先用这招的话,恐怕唐子云有百分之八十的概率死在你最后一刀下。”

曹新若有所悟地点点头,王向阳舔了舔有些干燥的嘴唇,继续说道:“要用奇招,就要一击毙命,不然不如不用。还有就是,你占到了上风之后,便立刻强攻,完全没考虑到唐子云身法的厉害,他跟你游斗,慢慢地将你困住了,只是你自己没有发觉而已。这当然跟你不熟悉对手有关,但是这也表明你的缺点,你没有对于战局变化的意识不够。失败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不知道自己失败的原因。”

曹新道:“那应该怎么做,战机转瞬即逝,如何才能把握住呢?”

王向阳叹息道:“这些都要靠你自己领悟了,敌人究竟是在示弱还是已经深陷绝地,你都必须立马分析出来。”

曹新紧皱着眉头苦思着,王向阳说的有些缥缈,如果说照本宣科地告诉他,什么时候应该怎么办,他能够理解。

在行动中观察敌人,摸清楚敌人的想法,这太难了,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做到的,这也是一种天赋。

这也是我们玩游戏常说的意识,正是因为这种意识,才造就了不同水平的游戏玩家。

王向阳故意停了一下,让曹新略微消化消化,又继续说道:“你看这......”

夜以深了,灯光还亮着,是在等着归人吗?还是有人忘记关了?

(本章完)(www.77DUs.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