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息肉欲秀婷

夏日的骄阳似火,滚烫的阳光普照大地,如同蒸笼一般,让人们喘不过气。

今天是元逸和绝十一来到康陵城第三个月。

“十一,你太慢了。”

“等你跟我一样肥的时候你再来试试。”

幕府演武场内,一瘦一胖两道人影正在穿梭着,只见两人后背、手脚分别绑着一块墨色铁块,铁块很是潮湿,不时还有水滴滴落在地面上,两人跑过的地方,皆是浮现起一道湿润的脚印。

虽然全身大汗淋漓,如同落汤鸡一般,不过两人的呼吸却是十分的均匀,没有丝毫的大气粗喘,面红耳赤。

“你们两人废什么话,赶紧给我跑,再不抓紧,早饭都不用吃了。”

站在屋檐下避暑,双手背负的轩离见到两人有些放慢了脚步,便是大声呵斥道,不过脸色却浮现着一抹欣慰的笑容。

元逸和绝十一根本是置若罔闻,这句话都说了两个月了,可每天不都还是妥妥的吃了早饭。

对于轩离,两人早已将他研究透彻,此人乃是刀子嘴豆腐心。

嗖!

两人在听到轩离的话之后,便是加快了速度,一盏茶的功夫不到,围着演武场边沿已经是足足跑了二十圈。

元逸率先完全任务,停下脚步,便是将后背的铁块取下,随后朝着地面随意一丢。

砰!

石质地面瞬间被铁块砸得蹦碎,形成蛛网状的裂缝朝外不断扩展。

只是随意一丢,便能将石质地面砸得迸裂,这铁块的重量肯定不轻,然而,如此重量的铁块却是轻松地被元逸和绝十一扛在了后背。

丢下铁块,元逸原地跳了跳,瞬间感觉自己的身子轻如燕雀,抬头看向屋檐下的轩离,元逸道:“轩离哥,昨天还二百斤重,今天怎么就两百五十斤了,你是不是不爱我们了。”

话音落下,绝十一也是抵达了终点,随手准备解去铁块上的粗绳。

“十一继续绑着。”轩离脸无表情的一边缓缓走向元逸两人,一边朗朗的喝道。

噗嗤!

一听这话,十一整个人跌坐在地面,欲哭无泪,连续两个月,每天他都比元逸足足背多了一盏茶功夫的铁块。

“别这副表情,我是在帮你减肥。”来到元逸二人跟前,轩离似笑非笑的朝着跌坐在地面上的绝十一说道。

“元逸,过几招!”说完,轩离又转头看向了元逸,一脸坏笑地说道。

嗖!

话音刚落,轩离的拳头便如豹子一般,朝着元逸的胸脯轰了过去。

拳头平淡无奇,却势大力沉,一股破空声陡然之间响了起来。

你妹!又来这招。元逸连忙抬腿,一个侧身,闪过了轩离的拳头。

经过两个月的训练,元逸的敏锐感也是提升了不少,这主要还是多亏于前段时间每天都如同今日一般突然被挨打所造就的成绩。

“啦啦啦!打不到我,打不到我!”闪过轩离这一拳头,元逸手舞足蹈,一个鬼脸丢给了轩离。

“嘭!”

就在元逸还在得意洋洋的时候,轩离一腿扫在了元逸的大腿上。

“疼!疼死我了!防不胜防啊!”元逸一声狼嚎,不停地搓着被轩离扫中的地方,脸庞扭曲的说道。

“认真点,要不然,你就等着喝孟婆汤吧。”轩离淡淡的撇下话,便是一个踏地,猛地朝着元逸再一次扫了过来。

有所防备的元逸一个蹬地,朝后退出一步,一个马步便是扎得有模有样。

只见他抬起双手,随即双手合掌,放于胸前。

“风吹!”

一道轻喝从元逸的口中传出,原本合掌的双手缓缓在空中画出了一个圆圈。

“呼!”

圆圈画毕,一道圆形光圈悬浮在半空中,一股狂风呼啸而至,聚集在了圆形光圈内,狂风不停的在光圈内以螺旋状盘转着。

“去!”

元逸伸出右手,朝前一推,光圈内的狂风猛然之间冲出,在半空中以极快地速度朝着轩离旋转而去。

狂风所过之处,皆是尘土飞扬,就连轩离的铠甲都是被这股狂风吹得啪啪啪作响。

一旁跌坐在地的绝十一不停地朝着元逸投出了佩服的神色,忍不住比起了大拇指。

“哈哈,轩离哥,我看你往哪里跑,你就等着被吹走吧!”元逸沾沾自喜的说道。

狂风离轩离越来越近,轩离头顶的头盔直接是被吹飞,黑色的长发随风飘舞,不过他却是纹丝不动,脸色没有半点的波动。

“我晕,快跑啊,轩离哥,你会被吹飞的。”见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轩离,元逸急忙大喊道,脸色满是紧张之色。

“哼!”

狂风至,轩离双手依旧背负,张开嘴巴,一声轻喝陡然之间从嘴中传出,那股狂风瞬间被吹散。

“咦?轩离哥不会是被吹傻了吧。”见到仍旧站在原地保持着潇洒姿态的轩离,元逸略有所思,不明缘由地抬腿朝着轩离缓缓靠近。

“这是风吹吗?你是看天气热,给我吹风降暑的吧。”元逸才刚抬腿,轩离的声音便是传了出来。

声音毫无保留,完全带着一股恨铁不成钢的语气传进了元逸的耳朵中。

“亏你还踏入了先启境,【风术】被你用得是一塌糊涂。”轩离继续开口道,语气非常的严肃。

从未见到轩离如此严肃的模样,元逸和绝十一有些反应不过来。

两人此刻就如同两个做了坏事的学生,听到老师说要请家长时,瑟瑟发抖。

“风吹,应该这么用。”轩离再次道。

不同于元逸,轩离不过是抬起一根手指,在半空中画出了一道圆圈,光圈内,狂风起作,随即轩离一个弹指弹在了狂风上。

呼!轰!

狂风如同一道龙卷风,猛然间从光圈内狂奔而出,迅速扩大,形成了一道足足有三人高的涡旋状,朝着元逸和绝十一席卷而来。

涡旋状的狂风在地面上以三百六十度旋转着,一旁的一颗柳树,直接是被连根拔起。

而不远处的元逸和绝十一两人已经是控制不住身子,疯狂地朝后倒退而去,狂风渐渐接近,两人同时感到整个身子微微的漂浮起来,不受控制地朝着狂风的中心点飘去。

“轩离哥,我们错了,我们错了!”两道惊天地涕鬼神地声音断断续续的传开,却又被狂风无情的吹得四分五裂。

“好了,轩离,他们已经长记性了。”

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只见慕老随手一挥,狂风消散。(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