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途车上和阳生人发性关系

二女转身,朝着地底深处飞奔而去。

叶天抓起夜未央的手,轻声道:“放心好了。”

也不再言语,飞速跟上。

夜未央心头一跳,莫名一股柔软,重重点头,心中更是下定了决心。

这一次,如果叶天真的败了,那自己就与叶天同死也无所谓。

一日为主,终生为主。

冰焰蜥蜴看着叶天出现,难掩激动:“大王,要不要我跟你一起去啊?”

“你守在这里,等我凯旋便是。”叶天的声音远远传来。

没有人注意到,在叶天他们身后不远处,一个瘦的白骨身影正不远不急的跟着。

那个身影速度看起来不快,但却丝毫不落下半分。

这个身影不是别人,正是缘生。

刚才那两巴掌,也正是缘生打的。

叶天经过这一次闭关,足足炼制出了十个傀儡,而且每一个傀儡因为材料的原因,足可以抗击真仙强者的致命一击。

叶天同时选用了极品灵石为能源材料,用以驱动这十个傀儡为自己作战。

但是,夜天狼修为毕竟太强,就算是有十个真仙傀儡,也不能保证万无一失。

退一万步说,到时候万一夜天狼耍花招,自己想要逃走也不容易。

所以,叶天便悄悄让缘生跟上。

缘生的修为深不可测,而且随着与白骨之间磨合的越来越好,叶天感觉缘生的修为也在不断提升。

这一次回朱雀谷后,叶天还发现缘生竟然祭炼了一件兵器。

那兵器正是用从诸浩天那里抢来的青羽剑炼化而成,不但超越了玄仙兵器的范畴,甚至于像极了传说听法器。

一件法器,威力可想而知。

虽然叶天搞不明缘生这家伙怎么会懂得炼制兵器,但缘生越强,叶天自然是越高兴。

那件法器是个忌惮大的骷髅头,被缘生称之为白骨念珠。

据缘生所说,这种白骨念珠可以炼制出九九八十一颗,而每多炼制一颗,修为就会增加一倍。

叶天不敢想象,如果有一天缘生真的能够炼制出八十一颗白骨念珠,这天底下恐怕就算是九天之上的圣人也可一战了。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

叶天让缘生潜伏在暗处,不到万不得已,不得出现。

叶天跟在夜知欢二女身后,并不靠得太近,一直往地底深处而去。

地下错综复杂,宛如迷宫一般,越往下走,叶天感觉自己周身的压力也越大,甚至一股股燥热的气息不断涌动。

叶天感觉自己丹田之中原本已经融合的天道石力量也变得越来越强大了。

甚至于,叶天的神魂深处,那九天神龙诀仿佛即将蜕变。

脑海中,更是传来了焚天剑中牛角妖魔的声音:“嘎嘎,子,快点苏醒吧!”

“苏醒?苏醒什么?”叶天古怪问道。

牛角妖魔叹道:“想当初,龙皇可不仅仅拥有水魔之力,还有火魔之力,这地底深处,水元如此纯粹,你如果不把这火元之力激发出来,又怎配拥有龙皇的筋骨?”

“火?”叶天怔住。

这世间的功法无外乎金木水火土五行而已。

大多数人的意识中,真龙所修炼的无非就是水系功法,毕竟华夏神话传说也自来如此,龙王降水,自然与水有关。

可是,西方的传说中,却有很多吐火的龙。

在叶天眼中,西方的龙简直就是无稽之谈,与华夏巨龙相比,简直就是蚂蚱蝼蚁之流。

听到牛角妖魔的话,叶天脑海中一连串关于九天神龙诀的功法之术不断贯穿。

其中竟然有一门专门的功法,名叫龙神变。

龙神变,既是功法之间的相互制约相互利用,不断可以拥有水系功法,而且还可以拥有火系功法,甚至修炼到最后,如果足够强大,还可以在五行功法之中相互转化。

这种感觉,就相当于拥有了普通修仙者五倍的力量。

“这……这真的可以?”叶天不由得激动了起来。

焚天剑中的牛角妖魔更是洋洋得意:“没错,如果你能将龙神变修炼到大圆满的境界,你便可轻易操控焚天剑,到时候上斩神魔,下斩幽冥,自然是战无不胜。”

叶天闻言,不由得心驰神望,激动万分。

不知不觉中,叶天将自己的经脉流转,开始将周围那愈发火热的力量吸纳到体内,开始炼化,试图与水系功法相互融合。

正所谓水火不相融,水与火一旦相互触碰,就是不死不休,难以共存。

可龙神变,却恰恰是让水火交融。

一旦融合,力量何止翻倍那么简单?

这也正是九天神龙诀的真正奥义所在。

看到叶天突然沉吟了起来,甚至速度也慢了下来,夜未央不由得奇怪无比:“主人,你没事吧?”

在夜未央看来,叶天应该是害怕了。

夜知欢二女也停下脚步,讥讽道:“怎么,是不是怕了?哼,现在后悔也晚了,敢与夜天狼抢女人,子,你的死期已经不远了。”

如果她们知道叶天边走着体内已经开始修炼了,恐怕早就瞠目结舌了。

天下功法,还从来没有见过任何人能够在如此急速行进的环境中修炼的呢,就算是天才,恐怕也得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

叶天抬起头来,将一部分心神沉浸在修炼之中,只分出部分心神应付夜知欢二女:“怕了?呵呵,在这个世界上,还没有我叶天害怕的东西呢。我不但要抢夜天狼的女人,还要把夜天狼的女人全部都抢了,到时候,我还想把夜天狼的脑袋拧下来当夜壶耍耍,也要看我的心情呢。”

“放肆!”

“狂妄!”

“无知!”

听到叶天口出狂言,夜知欢二女顿时惊叫了起来。

鬼狱森林这片地下,除了主母之外,似乎很少有人难如此挑衅夜天狼。

这简直是找死啊。

不过,想起叶天其实离死已经不远了,夜知欢二女冷哼一声,眼中反而充斥了怜悯之色。

“子,你已经嚣张不了多久了。”

“等你的脑袋被夜天狼拧下来的时候,恐怕就由不得你了呢。”

“你现在口中狂言,到时候,别哭得像个女人就行了。”

二女暗自摇头,两相分开,一前一后,似乎害怕叶天逃走了。

她们要好好看看,叶天是如此惨败的。

本章完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