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好大好深啊别停

时间,慢慢的流逝,大墙上的电子钟在不停的闪烁着,每闪一下,保罗都感觉自己的心仿佛也跳动了一下。

“不用紧张,我根本就不用怕的,这是一场,必定能胜的仗,所有的一切,都是在我的算计之中的!”

把目光回到自己面前的那个电脑屏幕上,保罗的心中不停的说着安慰自己的话。

“你确定能赢吗?”

三野的电脑屏幕上,似是忽然之间闪烁出了一句话。

“能!”

望着屏幕上的那句话,三野的额头,再次绷紧了起来,手并没有直接在键盘上敲击下去,而是变得沉默了起来,过了好一会,才用力的敲下一个字。

“很好,我要的,就是这样的肯定的话,你也必须要赢了,过了今天这个期限,你应该知道后果!”

屏幕上很快便又出现了一行字。

这一次,三野没有再沉默,脸上的神色飞快的变了一下之后,便飞快的回应了,但是话语却只是很简单的一句话,“你放心吧。”

“三野先生,你准备好了吗?”

在经过了近十分钟地调整和准备。保罗终于把内心地所有地一切情绪。都平息了下来。深吸了一口气之后。转过头。望向三野。

“嗯。”

三野点了点头。抬目望向电子钟。时间。竟然已经显示到了九点二十八分!

他地手。情不自禁地剧烈地颤动了一下。

随着一声如同以往同样清脆而并不怎么响亮地钟声地响起。所有地人。脸上地神情。都变得瞬间像是被拉紧地弦一样了起来。

“开始。”

以往由杨政的嘴里发出地一声暴喝,从郎三那有些瘦削的身躯中发出来,声音却并不杨政在气势上相差多少。同样地宏亮,震慑。

“收到。”

包括杨政在内的四个人。几乎同时应了一声。

旋即便每个人都开始在电脑面前神色紧张的操纵了起来,大厅里很快,便只剩下噼噼啪啪的键盘敲击声,以及人呼吸的声音,一种紧张之极的氛围,在空中间漫延,而郎三的妻子。似乎也感受到了现场地气氛的严肃和凝滞,坐在一旁发呆的脸上,竟也出奇的安静,似乎也感染到了一丝的紧张。

今天的总指挥,改由郎三出任,这是杨政的决定,主要的目的在于,整个计划,是由郎三提出来的,他应该是最清楚地。而另一方面,这样的话,杨政便能够更加的集中精神。去执行整个计划地关键部分,这样他的操作效率,将提到最高的。

“一号任务完成,准备二号任务。”

果然,很快,约摸十分钟不到。杨政的声音便响了起来。

“收到!”

郎三飞快的应了一声。

而方敏和金斯几人抬眼望了一下杨政的方向之后,便又立即低下了头,飞快地操纵了起来。

“二号任务完成,准备三号任务!”

大厅响起的,依然是杨政的声音,此时的杨政,已经完全沉浸到了任务之中,所有的以任务无关的东西,甚至是包括此刻大厅里的人。都已被他完全的抛到了脑后。而经过了超长时间的养精蓄税之后地大脑,也开始向他表达着了磨刀不误砍柴功地意义。变得极度的清晰了起来,反应,也变得非常地敏捷。

一种已经很久没有过的,所有一切尽在掌握之中的感觉,在极度集中的注意力中,再一度的出现了出来。

因此,他完全没有注意到,当他的第二次声音响起的时候,郎三转头望向他的眼神中,曾一瞬出现过的耀眼的光芒。

更没注意到,方敏和金斯几人望向他的极度诧异的眼神。

所有的任务,都是大家刚才统一商议出来的,每个人都有不同的负责部分,每一部分分成几个步聚,也就是杨政嘴里的一号二号三号……的任务,杨政负责的每一部分,都是在他自己要求之下,加大的。

而现在,在他们都还没有完成第一个步骤之前,他居然都已经完成了第二步骤了!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思维和快速反应以及操作效率?

这还是人吗?

这样的念头,在方敏和金斯三人的脑子里回荡,就连郎三的妻子,这个并不怎么了解事情的人,在连续的听到杨政的声音之后,都开始用一种奇特的眼神打量起杨政来。

不过,这样的杂念,也仅仅是在他们的心中一闪而过,马上,他们便又把所有的注意力集中到电脑屏幕上的事情上来,而且,以一种更大的压力敦促着自己去以更快的反应去做好自己的事情。

电子钟在一秒一秒的慢慢的闪烁着。

保罗的目光紧紧的凝注在屏幕的一组数字上。

“一万……”

升,升,升……

他的心中几乎是在呐喊着升字。

“呼……”

终于升了。

看着屏幕上,终于开始往上走的数字,他的心中,终于缓缓的松了一口气。

同时松了口气的,还有三野。

两个人情不自禁的对视一笑。

“大哥,可以开始了吗?”

荣氏大厦的顶层,曹阳满脸激奋,望着还在双目凝视着电脑屏幕沉思的陈洛,有些迫不及待的问道。

“再等一下。”

陈洛头也不回,依然紧紧的盯着那些数字。

屏幕上,那些数字,目前还没有太大的变化,几点上升,而又几点下滑。

这显然还并不是他要等待的那个时机,尽管他的心中也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但是他知道,他必须要加一点耐心等!

这一次。他打算投入的资本,可是荣氏全部现有的可以用到地流动资产,他绝不能掉以轻

“上!”

终于,陈洛的看到了那个连续地三分钟往上跳的数据,心中猛的一跳,大喊了一声。

“收到!”

王明和曹阳同时喊了一声。

而美国的纽约。

杨政和所有人的动作,都已停了下来。

所有人。都只是紧紧的盯着屏幕,空气中,并没有松下来,反而似乎更加的紧张了。

屏幕上面,数据在不停地跳动着,一条鲜红的曲线,还在缓缓的往上攀升着。

那数据每跳动一下,大厅里的人的心便猛烈的跳一下。

杨政的眼睛几乎都没有眨一下,脸上的神情看起来是大厅里面最稳定的,没有任何的变化。然而内心之中,却早已经是惊涛骇浪。

此时此刻,他能做地。都已经做好了,剩下的一切,便只能听天由命了!

这是一场赌博,也是一场并不由他自己主导的赌博,这场赌局,是由郎三提出来。经过他地同意的!

难道,上天真的不愿意帮自己这最后一次么?

杨政的手,在不知不觉间,已经被他自己抓破了,一丝淡淡的血迹,从他的手上渗透出来,而他却浑然不觉。

金斯和罗伯森地脸上,也同样是极度的紧张,甚至连呼吸。都已经开始急促了起来。

赢。赢,赢!

他们的心中。在不停的呐喊着。

跌跌,跌……

一定不会升的,我们一定会赢的!郎教授一定不会错的!

看着还在不停的往上跳动的电子数字,方敏地脸色,都已经变得苍白了起来,嘴唇变得惨白,不停地在心中疯狂喊着。

而此时此刻,最紧张的人,莫过于郎三了。

尽管他地脸上,看起来也是和杨政一样,显得那么的平静,有些瘦削的苍白的脸上,看不出有一点的紧张情绪。

不可能,不可能的,一定会跌的,一定会出现一个第三方的。

然而,随着时间缓慢的流逝,郎三即便是连最后的脸上的平静,也终于再也没有办法保持了,握着鼠标的手,开始不停的慢慢的颤动了起来,嘴唇不停的蠕动着,甚至几乎要喊出声来。

凝滞,紧张的气息,在空气中,越来越来加的重了起来……

夜,是黑色的。

黑色,本来是什么都看不见的,但是夜,却总能够透彻很多的东西,包括很多在刺眼光亮的阳光之中看不到的东西,这是一个巨大的悖论。

华盛顿的夜色,并不比纽约州要逊色多少,各条大街上各式各样的霓虹灯,一样的是那么的绚丽多彩,妖艳动人。

夜色朦胧的街道上,一个又一个的半的女郎,在充分绽放着自己白天很想展现却并不敢展现的东西。

每一个城市,都有一些边缘的部分,华盛顿也并不能因为它是白宫的所在地而例外。

这些边缘的部分,是很少有人注意到的,或者说,很少有普通人注意到,在那些地方,每天都有许多的人,无缘无故的消失在第二天的太阳升起之前。

或者,这些人,我们也可以称之为边缘人,他们如同城市的边缘一样,是没有太多人会留意,而除了特别的情况,他们也不会去留意别人的人。所谓的特别情况,大多数时候,这些人是他们的目标。

冷锋的闪亮着炽红色的眸子,在漆黑的夜空之中如同一道细长的小剑一般,散发出一种令人不安的感觉。

夜风微微的吹拂,他地额角那缕标志性的乌黑长发,在夜空之中轻扬。

他地身后,十几个脸无表情,目光冰冷,清一色的黑色黑眼黄皮肤的男子。如同一杆杆的笔直的标枪,矗立在那里。

“你们……想做什么!”

说话的。是一个金发碧眼的高大男子,但现在,他地高大的身材,以及他的身后四五个和他差不多的猛男,都并没有给他带来任何一点的勇气或胆量,他说话的声音,明显有些抖。

听到他的话。冷锋笑了,嘴角扬了扬。

想做什么?

这个西方鬼子,不是脑子烧坏了吧?这么白痴的问题,居然也问得出来?

“你们知不知道,这样的行动,会有什么后果?”

似乎是见冷锋并没有出言,也还没有什么动作,那个身材高大的男子,似乎心神略略地镇定了一些。

“哈哈……”

冷锋终于出声了,仰着头笑了起来。似乎是听到了世界上最好听的笑话一般,笑得极为开怀。

声音震透夜空,吸引了远远的路过地人眼睛。但是他们只是在看了一眼这边的情况之后,便立即如同被火烧了尾巴一般的飞快的移开了。

只要是一个神智清楚的人,一看清这边的架势地话,都应该明白,这里,是绝对要有多远离多远的。

“你……”

几个金发男子听着冷锋肆意的笑容。脸色全都变了。

“杀!”

终于,冷锋的笑声,缓缓的停了下来,薄薄的嘴唇之中,缓缓的吐出了一个字,而就在他的这个字落下之间,他的身形也动了。

“升了,升了,在升了!”

看着正在一格格地往上跳动地电子数字。jiy忍不住的激动地喊了出来。转过头高兴地望着三野和保罗。

后两者正在全神惯注地注视着屏幕,尽管他们谁也没有回过头来回应jiy。但是他们的脸上的那种神情,却是显而易见的,是一种极度的激动,高兴。

“justin,这一次,你终于要输了吗?”

保罗的心中,一种难以言喻的激荡,充斥着他的内心。

我说过,一定要打败你的,我一定会打败你的!

可是,真的是我打败他的吗?

保罗忽然浮起一丝奇怪的感觉,抬眼望了一眼正紧紧的望着屏幕,连眼都不眨一下的三野,有些发愣不管是谁打败的,又有什么关系呢,总之,他败了,他的不改神话,终于要改写了!

他的脸上,笑容又开始慢慢的浮现了出来。

然而,他的笑容,还没有来得及完全的绽放开,便已经开始凝结了,脸部的线条,在慢慢的变得僵硬了起来。

“完成了吗?”

中国大陆s市的一栋高耸入云的大厦之中,陈洛神情紧张的转头向曹阳问道。

曹阳伸出手指,做出一个胜利的姿势。

陈洛缓缓的舒了一口气,转过头,重新望向屏幕。

雪儿,这次,我可是把所有的一切都压在你的身上了,希望,一定不要有什么意外才好!

注视着开始一闪一闪的数字,陈洛的心中,默默的念道。

全文字版小说阅读,更新,更快,尽在文学网,电脑站:ωωω.:àp.!他的脸上,是一片紧张的神情,几亿巨资,正在刚才他的一声轻言之中,如同流水般的注入到香港,而那是荣氏集团目前所能够动用的全部的资本。

这,是他这个新一代的荣氏掌舵人,做的最大的一次决策,而这一个决策,是并未经过董事会以及其它的管理高层的,甚至,连荣智超也没有通过!

“跌了!三哥!”

郎三的妻子充满欣喜的惊呼声,打破了房间内的沉闷。

所有人的精神,都猛的一震,旋即目光落在液晶屏上。

“真的跌了!”

郎三也激动的从电脑上跳了起来,狂喜的呼喊了一声。

紧接着他的行动地,是金斯和罗伯森。

每一个人的脸上,都充满着喜悦和激动,而方敏地脸上,已经流下了一丝的泪花。

“杨政,下跌了!”

“是的。跌了!”

杨政缓缓的点了点头,语气不无沉重地点了点头。

他的目光。并没有离开他的屏幕,他还必须要再观察一段时间那些数据。

并不是因为他还不相信,这次的下跌,是真地下跌,在他刚才的统计分析中,他已经分析清楚了这绝对是完全在郎三的那个计划之中的下跌,而且。不会再有往上回的可能性了,所有的胜负,都已经决胜出来了。

可是他的心情,却很复杂,他不知道,自己是否应该,也像他们那样,这样的举手拍掌相庆,他的心中,似乎有一点点的失落。

完了。结束了。

也该结束了。

他们之间地这一段恩恩怨怨,也都是应该结束了!

因为他们之间的恩怨,时间。已经拖了这么长!

这么一段的时间,已经拖累了多少人?

又有多少完全无辜地人,卷入到了他们之间的这些是是非非之中?

让一切,灰飞烟灭吧!

杨政的手,缓缓的点下了鼠标键,完成了他最后一手的操作。倾尽所有的资金。

“完了!”

保罗脸色惨白地喃喃自语着,此时此刻,他似乎已经只会说这两个字了。

他的那个完美的计划,在如同闪电般的往下掉的电子数字的面前,彻底的宣告了失败。

他们在前一段时间,辛辛苦苦筑起来的长城,现在正如同摧枯拉朽般的倒下,倾覆地速度,远远地超出了他们的任何人地想象之外。

那些数字每一次的跨越式的跳动。都像是一柄柄的巨锤。不停的敲击着他们脆弱的心脏。

“怎么会这样的?”

jiy的一脸茫然的如同傻瓜般的望着数字屏,不停的重复着这个傻瓜式却又没有人能够回答他的问题。

大厅之中。只有一个人,是没有什么反应的,就是三野。

他的镇静,似乎远远的超出了他们,自始至终,他都没有露出像保罗和jiy两人这样的神色,甚至连一点的其它神色都没有,脸色一直如沉水般。

谁也不知道,他现在的内心,究竟是想怎么样!

这个只有三个人,并不大的办公室之内,充斥着一种死灰般的气息。

也许是一刻,也许是一个小时,总之是良久,三野终于动了,从他的椅子上缓缓的站了起来,向门外缓缓的走去。

连看都没有看一眼保罗和jiy两人,只是在眼神有些诡异的望了一眼他的电脑。

“你……你去哪里,你要做什么?”

jiy突然之间醒了过来,望着正一步步的往外走去的三野,嘶喊道。

然而,三野仿佛并没有听到他的大喊声,继续我行我素的往前走着。

“三野先生,三野先生!”

jiy整个人坐了起来,往着三野追了上去,一把抓着他的手。

“放开。”

三野的简短的话语中,带着一种漠然。

“你要去做什么!”

jiy还是有些犹豫,手虽然有些松动,却还是抓在他的手上。

“做我该做的事。”

三野淡淡的说完,随手一挥,jiy若大的身躯,顿时便跌倒在了一边的地面上,而他的身形却继续向前。

好不容易让自己的大脑清醒了一下,jiy抬起头,眼里的瞳孔,就开始收缩,三野前进的方向,竟然是那一扇可以开放的落地窗!

“不要!”

jiy大喊了一声,飞快的站了起来,再也不顾刚才被三野一摔摔在地上的那种疼痛感,向三野扑了上去。

“保罗,保罗!”

一边抓着三野的手。ji一边疯狂的大声的喊起了还在办公室里面地保罗。

“放开吧。”

三野回过头,眼神很淡漠地望着jiy。

“三野先生。我们虽然败了,但是,我们不一定要这样的,你不要冲动啊,想开一点!”

jiy非但没有松开手,反而抓得更加地紧了。

“放开。”

三野的脸上神情明显的顿了一下,但是一瞬间。便又回复了那种木然的神态,冷冷地盯着下,jiy的手,不知不觉间,缓缓地松了开来。

“啊……”

随着眼前的一道人影晃的一下,往窗外的跳跃动作,jiy的大脑感觉似乎是要窒息,短路了,嘴里发出了一声疯狂的叫声,双手紧紧的抱着头。在角落里,跌坐着。

“完了……!”

办公室里面,保罗还是那一副惨白木然的神态。念着同样的两个字,对于发生在仅仅几米之外的事情,似乎完全没有察觉,连jiy地响彻整座大楼的尖叫声,也没有听到,他的身形。如同一个木偶般地缓缓的也向jiy那边移动,向着刚才三野站立过的方向,跳出去的方向移动。

“啧啧……真是恐怖啊!”

“又一个,真是造孽哦!”

“这么年轻,为什么呢。”

“真是的,生命多么珍贵……”

“我要回去烧个香,今天真是发了霉了,一下子撞了两个短命鬼……”

大楼的路面上,两具血肉模糊地尸体。在大街上横躺着。红的,白的。黄的……,溅脏了一片的路面,周围密密的人群,紧紧的把这一片肮脏的土地围了起来,种种不同的议论声,如同一只只地苍蝇地叫声,在人群之中嗡嗡的响着。

直到不一会,警笛地轰鸣不停的回旋响起,越来越近的时候,人群,才依依不舍的散开。

“项爷,不好了!”

“什么事?”

“股市,从今天早上开始,就一路狂跌,我们的钱,已经差不多要全部消失了!”

在一辆接一辆的警车不停的鸣动着警笛向那栋大楼靠近的时候,在距离不到三十公里的项氏的别墅里面,瘦削中年人也正脸色苍白的奔向项华的书房。

“知不知道怎么回事项华的手里刚刚抓紧的手杯,啪的一声掉到地上,好一会,才勉强的震定下来。

“我问了那些人,他们全部都说不知道啊。”

“饭桶,全部都是饭桶!”

项华的嘴里,发出了一声怒吼,书桌上的东西,被他的一手扫过去,散落得满书房。

“项爷……”

瘦削男望着暴怒中的项华,也顾不得会触霉头的顾忌了,有些着急地道,“我们现在,重要的不是指责这些垃圾啊,我们要想一下怎么办啊!”

“怎么办……”

瘦削男的话,顿时让项华从暴怒中冷静了下来。

“是啊,项爷,我们现在怎么办?那些钱,可不仅仅是我们的,还有一些是……”瘦削男有些紧张地望着项华。

“上次那件事,做得怎么样了?”

项华的脸上,阴晴不定的变幻了一会之后。神情漠然地问道。

“什么事?”

瘦削男一时没有会过意来。

“那个贱人。”

项华的眼里射出一丝阴冷的光芒。

“一切都在掌握之中!”

瘦削男顿时回过了神来,顺口说完,旋即有些犹豫道,“项爷,我们现在,好像不好节外生枝吧?”

“告诉他们,立即行动,同时准备去南台。“好!”

项华的话音一落,瘦削男顿时领会明白了他的意思,眼里同样的闪过了一丝的阴狠。重重的应了一声。

“该死的小贱人,把我们害得这么惨。我绝不会放过她的!”

项华恨恨的挥着拳头,在桌上用力的锤了一下。

“你赢了,上帝还是站在了你地身边,对于已发生的事,我不想再去说什么,在这最后地时刻,也许是我的最后几分钟。我只有一个请求,去找到她,保护她,好好善待她,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她更加的爱你,也没有人比她更值得你去爱!”

点开一封最新的邮件,看着信上的内容,杨政的手,猛的颤了一下。

这是一封奇怪地信。上面并没有署名,上面说的她也没有具体的指明名字,内容也很短。但杨政的眼神,却一直直直的盯在了那里,似乎,这是一封很长很长的信一般。

“杨政,怎么了!”

在和郎三他们几个人用力的拍手相庆之间,方敏的眼角却忽然看到了神情痴呆地望着电脑的杨政。犹豫了一下,忍不住地上前问道。

凭着一股直觉,她感觉,此刻的杨政并不开心,可是,现在这个时候,他不是应该最高兴地么?为什么会不高兴“没有什么。”

听到方敏的声音,杨政才像是恍然间回过神来,转过头展颜笑了一下。眼角的余光再次扫了一眼那白白地屏幕上。几行短短的文字,在心中叹了一口气。移动鼠标,点下了关闭键。

“没有什么为什么我从你的脸上看不到半点的高兴呢。”

“谁说的,我现在不是高兴着嘛,只不过我的反应慢了一点而已。”

杨政放下手里地鼠标,脸上挤出一丝灿烂的笑容。

“虚伪!”

看着杨政脸上突然产生的灿烂笑容,方敏白了杨政一眼,明显是对于杨政的笑容,和他说的话完全不信的。

“呵呵,大家有没有想好,去哪里庆祝了?等彻底的完成了这次的事情之后,我请客,就算你们想要去白宫玩一趟,我都请!”

杨政不置可否的笑了笑,转过头,望向金斯和罗伯森,以及郎三夫妻。

“justin,这可是你说地!”

罗伯森第一个跳了起来,指着杨政道。

“你放心,绝对不赖账!”

“哈哈……”

杨政满脸微笑地话,说得大家都笑了起来。

“我觉得,现在谈去哪里庆祝,还远了一点,我们现在最应该的,是找个地方填一下肚子!”郎三突然说道。

“不错!”

刚才郎三不说,大家没有感觉到肚子饿,此时他一说,顿时全都捂起了肚子,感到肚子一阵地翻腾起来。

“出发,现在就去解决民生问题!”

杨政自己也感觉到,肚子开始咕噜的叫了起来,从刚才吃完饭到现在中午收市,算下来,也已经有足足六个多小时了,看了一眼郎三夫妻,不禁有些内疚起来,他们是更迟吃东西的,一直饿到现在真是难为了,因此,率先向门口走去。

“不可能,不可能的!”

伦敦,一座外表看起来陈旧古老的房子中。

一个头发银白的老头,望着电脑的屏幕,神情痴呆地一遍又一遍的喊着。

“先生,这里有你的一封信。”

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门铃响起来,他才似乎刚回魂一般的打开门。

门口递进来的,是一封洁白的信封。

“我的?”

“是的,先生,一个小姐让我转交给你的。”

“小姐,请问,你还记得她长什么样吗?”

“哦,先生,我还真的形容不出来了,不过,她是一个中国姑娘,大概二十岁不到的样子,长得非常的可爱,是的。非常的可爱,先生。我能想到的,大概就这么多了。”

“啊?谢谢你了!”

头发银白的老人听完那一番话,脸色已经完全的变了,匆匆的转过身,拆开信封,他地脑里,浮起一丝不详的预感。

“亲爱地老师。我走了。”

只是看到头一行字,老人的双手,就猛的颤动了一下。

良久良久之后,才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慢慢的继续往下看下去。

“老师,也许,这是我最后一次这么称呼你了,我想,在收到这封信的时候,你一定非常的惊讶吧。或惊于股市上地一些意外,或惊于我的离去。”

“对不起,我必须要先对您说这三个字。因为,我听到了你的一些,并不想让我知道的事情,但是,请您相信,当初。我并不是故意的,我那天进入你的房间,是想找你问一些事情的,没想到听到了你和另外一些人的谈话,在听完你们的那番谈话之后,我简直惊呆了,许久都反应不过来,我抛下本来要问你的问题,离开了。躺在床上想了很久。我觉得,我并不是你们这个世界地人。也不适合更不想融入到这个世界去,所以,从那一刻,我就已经决定了离开。”

“但是我还不能离去,你们要对付的人,有一个,是我的朋友,或者说,是师兄,对吧?他好像也是你地学生。”

“我一直都在矛盾,挣扎,尽管,我不想融入你的圈子,可是你教我那么多的东西,如同我的亲爷爷般的疼我宠我,也没强迫过我去加入那个圈子,我不想背判你,可是我也不想他被你们欺负。”

“在考虑良久之后,我终于做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决定,既不背判你,也不会让他被击垮,我选择我们自己操作,我并没有在对你地数据上作假,我只是把一份数据,和一个计划,发给了我的哥哥。”

“我知道其实,这样对你,已经是很不公平的了,可是,我别无他法。”

“再见了,老师,这一次,是真的最后一次这么称呼您了。谢谢你在这一段时间,给我的教导和关爱,我会一生一世都记得你和你的恩情的,以及你教授给我的知识,我会善加运用,为人类造服,而绝不会滥用的,请你放心!”

终于在急促地呼吸中,看完这封并不是很短,而且明显语法表达等有多处错误地信,银白发的老人地头发,已几乎是根根竖了起来,全身也仿佛在震颤一般。

好不容易,骂完这句最简单粗俗的口暴,身形也如同一瘫烂泥般,软软的倒在了地上,眼神也泛散无力“现在播放一则最新的新闻,当时间十一点三十七分左右,香港xx大厦,在间隔不到十分钟之间,连续的跳下了两个人,两人均当场身亡,据报道,其中最后跳下来的男子,为联邦美国纽约州籍男子,目前……”

当杨政几个人走进一间夜餐馆的时候,这样的一则新闻正好在电视屏幕上开始播放了起来,屏幕的画面上,一群身穿制服的警察们,正围在两个血肉模糊的尸体面前忙碌着,周围许许多多的市民正围在周围指指点点着。

电视的画面,只有一个角落的人能看得到,声音,却飘散在了餐馆的每一个角落,只是在吵杂的声音之中,听起来,是那么的模糊,杨政只是听到了新闻,香港等几个字之后,其它的却是一句也听不清,在因为香港两字而勾起的兴趣,努力的竖起耳朵,听了几次,都没有任何的结果之后,很快便也融入到了吵闹的氛围之中,和方敏他们讨论着吃什么会相对美味一些……

此时的窗外,深夜的霓虹灯,正在不停的闪烁……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