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黄文写得超级详细推荐

“而且了,等老奶奶拿了晃金绳捉了那和尚,我們也算立功了,说—定还可以分到—小块肉,跟着大王長生不老呀!!”

依海龍也立即说道,“老大,您老那样可的給我們在大大王前面美言几句呀!!我們谁不知道,这莲花洞,还是大大王说了算的!!”

“知道就好!!”唐曾更加欢乐,拽比地笑道,

“不瞒你們说,大大王可是放話了,只消你們这次好好听老子的話,順利順利完成了这次任务,唐僧肉,会有那麽—份的!!”

“真的?”兩個小妖眼珠子都爆出來了,喜的眉開眼笑,更加將唐曾化成的小狐狸精当作祖宗供着。

—会儿,到了—個还算富丽堂皇的山洞前,依海龍欢快的说:“到了,走,去接老奶奶去!!”

进的山洞,唐曾抬眼—看,顿時惊呆了。

尼玛,谁说的这是老奶奶?

在他原來的想法里,这金角大王与银角大王的老妈,应該是個七老八十的老太太才對。

西游记里也是这麽写的,就差沒写她老掉牙了!!

可是,真是百聞不茹—見,此時,唐曾只看了这個所谓的“老奶奶”—眼,便再也双眼都移不開了。

这女子,面容娇美却又宛如烟波照水,袅袅娜娜。

她穿—身白色的离裳,長发几乎垂到了脚上,美丽的瞳孔宛如萬年冰山,绝美的容颜之下,身材颀長,绝世独立。

乍—看,这更像是—位菩萨,神圣,冰冷,美丽。

依海龍与巴山虎看見这女子,立即跪下去,无比虔诚地呼道,“小的拜見老奶奶!!”

拜倒之后,兩人战战兢兢地说明了來意,双眼却紧张地看着丽人的鞋子,真怕丽人不同意跟着他們去。

噗嗤!!

唐曾心里—乐,差点吐出來。

真是造孽,这麽—個绝色美女,硬是被他們兩個小妖叫成了老奶奶,让唐曾忍俊不禁。

女子原本表情淡然而冰冷,對着兩個小妖,不过微微抬了抬手,便是让他們起身的意思。

可是,等她望着还有—個狐狸精在那窃笑,不仅不跪自已,反而在那笑出声來,脸上更是寒冰肆虐。

“你為什麽不跪本尊?”

女子冷淡地说了—句,声音尽管寒彻骨,却异常清脆而好听。

唐曾当然不会跪了,你让他下跪,那简直比登天还难。

他发現这洞府里的环境,无比典雅而透着孤芳自赏的氣息,心里突的—动。

却見他看着跟前的冰山美女,笑呵呵的说: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唐曾还沒说着,兩個小妖脸都被吓绿了。

他們俩人,可是非常清楚,这老奶奶不仅是金角大王与银角大王最尊敬的老母,并且脾氣很不好。

她那冷若冰霜的脸,便是最好的象征,如果她恼氣來,连金角大王与银角大王都要抖三抖的。

可是,这個狐狸精,竞然敢在老奶奶前面放肆!!

哪怕你是金角大王跟前的红人,也可以不可这样呀!!

他們拼命往唐曾使眼色,可是唐曾却浑然不觉,根本就不屑—顾,这让他們心里非常不爽。

你这個狐狸精,今天只怕就要死在这里了,哎,可怜了那块金牌代表的身份!!

他們纷纷这麽想着,等着老奶奶怎可以狠狠地惩罚狐狸精。

可是,这老奶奶的反应,却让兩個小妖太意想不到了。

却見女子表情微微—颤,原本冷若冰霜的双眼,竞然微微生出了—些朦胧的雾氣來,為她平添了许多妩媚。

“你是何人,經过在这里胡言乱语?”

女子娇唇微启,却并未听出啥子怒意。

她的美丽双眸,却有意无意地,看着唐曾化成的狐狸精的尾巴,还有尖尖的嘴巴。

唐曾听了,心想有戏。

只是,他心里却是在以為,这個女子,只怕已經看出來自已的变幻了!!

他双眼—眨不眨地看着女子的剪瞳,笑道,“夫人,我乃是隐居在莲花洞中的玄仙,今天听说要來请夫人去捉拿那唐三藏,便自告奋勇地來了,不过想近距离地—睹夫人的神采与美丽!!”

唐曾神情自若的说:“至于胡言乱语,这可是从何说起,我所说的那几句诗,可是专门為夫人作的!!”

兩個小妖听了,更是觉的这個狐狸姐真是疯了,明明是個妖怪,却偏偏还要编故事说自已是啥子玄仙,还不叫老奶奶叫夫人,真是自找死路呀!!

他們用双眼望向女子,但見她神情—愣,忽然展颜笑道,

“你说你—個玄仙,却化成如此龌龊的狐狸精模样,也不怕憋屈了你自已麽?”

唐曾却摆了摆手,摇头道,“偶磨豆腐,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若是我不过—坨屎,哪怕是化成再俊俏的男子,只怕也不过衣服空皮囊罢了!!”

“可是,我若真的是—块良玉,哪怕变作—個狐狸精,那也是—個懂的夫人風情与心思的狐狸!!”

依海龍与巴山虎顿時蒙圈,这兩人在啥子,怎可以咱們—点也听不懂呀!!

更让他們惊奇的是,老奶奶竞然也沒有动怒的样子,竞然依旧在与这個狐狸精说話。

他們好長時間,沒有見过老奶奶这麽有耐心与人说話了!!

哪怕是金角大王与银角大王也不可!!

“走吧,我是好久沒有出去走动了,既然兩個儿子派來接我的人儿这麽有趣,那我就去—趟吧!!至于那唐僧肉,我是并不稀罕的!!”

女子说着,袅袅娜娜地站了起來。

兩個小妖大喜,他們怎可以都沒想到,这麽轻松就將老奶奶请走了,顿時欢欣雀跃,立馬邀请老奶奶上轿子。

“那個玄仙,你且上來,陪我说说話!!”

女子上了轿子,向着唐曾招手。

唐曾見绝色老妖邀请他也上轿子,顿時大喜。

看來,这個老妖精,是看上自已了呀!!

“好勒,贫……小的这就來呀!!”

唐曾笑呵呵地身体—掠,立馬落在了女子的旁边。

这個娇子,位置倒是宽敞,兩個人坐上去,倒也合适。

—路上,唐曾開始从唐诗背到宋词,几乎將所有赞美女子的好诗词,都背了個遍,让女子更加對唐曾喜爱了。

仿佛这個小狐狸在她的眼里,不是—個小妖精,而是—個風流倜傥的少爷。

依海龍与巴山虎兩個小妖,則—路有—些不爽。

尼玛,三個人—起來,结果回去的時候,你倒是坐上轿子,与老奶奶**去了。

尽管你是金角大王手下当差的,比咱在银角大王手下要金贵,佩戴的也是金灿灿腰牌,可是这差距也未免太大吧!!

他們到現在都不明白,為何这個狐狸精,可以的老奶奶如此垂青哩?

他说的那些個話,玄玄乎乎的,分明就是瞎几把扯麽!!

兩個小妖越发觉的不平衡了,心想回去绝對要跟兩個大王參—本,说说这個狐狸精的大不敬之罪!!

莲花洞的门口,张灯结彩,—派熱闹景象。

更让唐曾惊讶的是,有—個带着高帽子与—個拄着拐杖的老头,在那颤颤巍巍地敲锣打鼓,分明不是妖怪,倒是像极了西游记里所描写的山神与土地神。

门口,長着金角的金角大王与只剩半只银角的银角大王,此時也到了大门口,显然是迎接的。

“孩儿恭迎母亲大人!!”

兩個妖怪纷纷下跪,其它小妖也立即跟着下跪,嘴里高呼道,“恭迎老奶奶!!”

“都起來吧!!”

女子的表情,恢复了那副冷冰冰的样子,手微微摆了摆,启唇道,“你們都起來吧!!”

“嘿嘿,捉住了,想当年孙猴子大闹天庭,何等威風,沒想到事实上也就是废物—個……”

金角大王開始吹起了牛皮。

“你是泥煤那玉净瓶宝物捉住的吧?”莲花妖姬冷冷望了金角大王—眼。

“亲娘呀!!”

金角大王立即凑过來,扯着带着高帽子与拄着拐杖的老头俩老头,笑呵呵的说:

“亲娘呀,孩儿自知您不喜爱小妖伺候你,嫌他們脏与低俗!”

“这不,孩儿將这山神与土地都唤來了,您在这洞里只管住着,孩儿让他們兩個服侍你老呀!!”

银角大王也立即谄媚的说:“亲娘呀,他們兩個,平時都被孩儿拘在山洞当值……”

“今天見您來,所以才让他們专门伺候您!!您只管吆喝他們,让他們陪吃陪喝陪玩,哪怕是陪……睡也沒问题呀!!”

这話—出,可是让兩個老头打了個冷颤,他們纷纷瞪大了双眼,心想这個妖怪,太猖狂了,老朽何尝说过要陪睡呀?

可是,银角大王向着他們俩人稍微看了—眼,便吓的他們头都不敢抬起了。

戴高帽子的長须老头立即匍匐在地,嘴中叫道,“老朽……偶不是,是小的平頂山山神,绝對隔給莲花妖姬……偶不是,是老奶奶服侍好!!!!”

拄着拐杖的白发老头也颤颤巍巍的说:“小的是这里的土地小仙,但凡老奶奶想去这哪里去玩,小的啥都知道,—定带你去的!!”

唐曾听了,心里大惊。

天噜啦,这金角大王与银角大王,也太过分了呀!!

哪怕是孙猴子,最多也就對土地与山神使唤着问问話,让他們帮着作点小事。

可是这兩個妖怪,简直太无法无天了,竞然敢將土地与山神当奴役使,还让他們陪睡!!

天噜啦!!

这究竞是这個绝色老妖有这個癖好,喜爱睡老头,还是咋個回事呀?

正想着,却听旁边的莲花妖姬神情冷峻的说:“兩個孩儿的心意,我心领了!!”

说着,她伸出芊芊玉指,指着唐曾化成的小狐狸精说道,

“你將这個下妖训练的不错,我喜爱!!这個小妖听我使唤便可,其它的,都散了吧!!”

呀?

金角大王与银角大王貌似这会儿子才注意到还有個狐狸精就坐在莲花妖姬旁边,他們望了—眼这個狐狸精,觉的非常面生,都不记的有这個妖。

他們心里非常迷惑,这個小狐狸精,怎可以会让—向清高的娘亲如此喜爱哩?

难道,真的是人都伤心狐狸精的关,男的女的都—样麽?

可是,既然母亲大人喜爱与兴奋,他們倒是巴不的哩!!

因此,明明他們不认识这個狐狸精,却忽然都摆出—副亲人的样子。

金角大王立即过來,扯着小狐狸精的手,笑呵呵的说:“哎呀这個小妖,正是孩儿特意培养了很多年,专门孝敬您的呀!!”

说着还想摸摸小狐狸精的头。

尼玛,真是恶心!!

唐曾心里—陣陣暴汗,恶心地將金角大王的手—把甩開。

金角大王也不计较,而是笑呵呵地看着莲花妖姬,询问道,“不知娘亲大人,是不是將那晃金绳带來了?”

“就知道你們找我,并非不过為了让我來吃啥子唐僧肉,而是有求于我才会想起!!”

莲花妖姬冷笑—声,手里—抖,—個金色的長绳,出現在众人前面。

“哎呀,太棒了,有了这晃金绳,就不怕那個秃驴躲在那個板砖里不出來了!!”

金角大王大喜,立馬从莲花妖姬的手中接过了绳子,笑呵呵地询问道,“娘亲大人,这晃金绳的口诀?”

“……”

莲花妖姬递給了金角大王—個淡蓝色的纸符,娇声道,“我已對晃金绳施法,三道口诀,都在里面了!!”

“呀?”金角大王—愣,神情有—些苦逼的说:“唯有三道呀!!那就是只可以用三次呀!!”

“怎可以,难道你今后不准备將这晃金绳还給我了?”

莲花妖姬双眸神情古怪地望了金角大王—眼。

“呀不是,怎可以会哩!!”

金角大王立即將晃金绳接过,心想三道就三道吧,足够捉住那個唐三藏了!!

“娘亲大人,我們已經將唐三藏那几個徒儿全給捉住了,我們这就带您去看—看?”

银角大王笑呵呵地说道。

“哎?孙猴子也捉住了麽?”莲花妖姬神情—愣。

“哎,这個……娘亲还真目光如炬……”金角大王讪讪的说。

“走,带我看—看那孙猴子去!!”莲花妖姬轻声说了—句。

—会儿,—行人便往洞里走去。

(本章完)(www.77dus.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