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女配狠勾人H

章奕珵一副被雷劈了的表情,也就是说贵妃位置其实他娘的?这是何等的狗血?

“不……不可能吧,怎么算这年纪都对不上啊?”章奕珵记得皇帝就比他大十岁左右而已,怎么会跟他娘扯上关系?这不正常。

皇帝眨了眨眼,很好玩的说道:“教导人事的宫女,朕可从来没说过贵妃比朕小啊!”

不仅不小,还大好几岁呢,看着年轻那是保养得好。

章奕珵:“……”整个人有点外焦里嫩,所谓的真相好像有点可怕,难怪贵妃总是针对他。

只怕他娘当初从太后身边失踪都不是正常简单的事儿。

“这么说,我爹和我娘的意外,到底是姬蓉做的,还是贵妃做的?”章奕珵脸色一变,突然想到了一个可能。

因为情殇毒的关系,他一直以为是姬蓉发现了什么,然后就像顺手给他爹下毒一样,顺手也将他爹和他娘给灭了。后来仔细询问过,姬蓉也没有反驳。

现在看来,姬蓉或许根本就不记得,加上一直呆在黎国,哪里会碰上他爹娘?

皇帝挑眉:“朕可不知道,反正……贵妃也已经死了。”

言下之意,就算还有真相没有被挖掘,罪魁祸首也已经死了,依旧等于已经报仇。

章奕珵一噎,确实是如此,果然人生就没有完美的。

贵妃一死,这事儿无从查起,最终也不得不放下。

因为容墨烨的弹精力竭,这几年因为黎国都被打趴了,附近的小国和部落地盘也接受得很顺利。

摄于大梦的强势,他们也不得不割让土地来维持生存和和平。

好不容易将大梦给安抚好,果然没有找麻烦的心思,一个个松口气之余也龟缩在了自己地盘不敢妄动。

以往被大梦礼遇养大的野心顿时烟消云散,至少短期内是不敢动的。

不仅如此,其他地方蠢蠢欲动的边境也和平了下来,这两年更是恢复了四方来贺的盛况。

所以,章奕珵接手的终于不再是烂摊子。

而国运昌隆的大梦在经历了几次浩劫和波澜后,越发的繁荣鼎盛。

最终,两位能力卓越的年轻丞相,成为了无数有志者心目中的传奇,流芳百世,争相模仿。

“小锦,西洲城来信了。”某天下朝,章奕珵掏出一封信递到宣云锦面前。

宣云锦动作微凝,大概猜到了是什么内容,算一算,送宣义信回去的人也应该到了,尽管时间有点久。

深呼吸一口气,宣云锦抬头看到章奕珵眼神中的鼓励,笑了笑拆信,淡定的看了起来。

瞧着宣云锦看完信就沉默不语,章奕珵关心的问道:“怎么了?不管如何,事情已经过去十几年了,能得到真相就不错的。”

“唉……”宣云锦叹息:“我娘这辈子或许就眼瞎了一次,却没有机会后悔了。”

要是她的话,在宣老爹娶平妻的时候就会反悔了,看清楚男人的嘴脸,哪里还会等到梅氏生了一个又一个孩子,最终轮到自己却一尸两命?

“跟我们猜测得差不多,我娘难产不是意外,动手的的确是梅氏,而我爹,他是知情的。可惜,为了我娘的嫁妆,竟然真的视若无睹,纵容了梅氏的行为。”

这样的男人,到底有多薄情寡义?当初会把全家都接到任上也不知道是怎样的想法,绝对不是让发妻和儿子享福的。

小小一个宣家,竟然还有这么多的算计和冤孽,这日子怕是自己就不想好好过的。

“宣义信呢?”章奕珵只能稍微转移着话题,毕竟父母的事儿已经不好再追究。

“死了……”宣云锦顿了顿,面色微微有些古怪:“只是我没有想到,为了得到我许诺的银子,我爹他……”

“怎么了?”章奕珵意外,难道事情还有后续?

“他杀了梅氏,说是给我娘报仇,倒是把自己摘得干干净净。”宣云锦顿觉无趣。

虽然她也恨不得梅氏死,却从来没想过会以这样的方式。

再怎么说,梅氏一辈子都奉献给了宣家,给了宣老爹,甚至如今生活再艰难,家里几个男人都靠梅氏养活,当真没有丝毫的犹豫啊!

就是不知道梅氏死的时候是何感想?

她这一辈子就为了这个家了,甚至为此染上了一条人命,只怕从来没想过自己会有这样的下场。

章奕珵一窒,拉起宣云锦的手握紧,挑了块桌上的糕点喂给她:“钱财本来就迷人,何况还是他们急需的,梅氏死了,宣家就没女人了,等这笔钱财花光,不知道他们能不能拉下脸去谋生?”

老大和老二的媳妇都和离回娘家了,早已经恩断义绝。

宣家接受投喂,张口咬了糕点:“和离的时候倒是干脆,觉得自己不会缺女人呢……”

在宣家的男人看来,和离这种事情终究是女人吃亏的,尽管宣家的两个媳妇还算年轻,可到底是嫁过人的。回了娘家还能再嫁到什么好人?

殊不知,两个媳妇一直没有生孩子,再怎么都比留在宣家好。

看梅氏就知道了,留下只会被榨干,不管是嫁妆还是人。

说了一半,宣云锦脸色一变,胸口只觉恶心,一阵翻腾不休,侧身便吐了起来。

不仅是刚刚吃下去的糕点,连早饭都一起吐了出来。

章奕珵直接吓傻,手无足措的看着,心下灵光一闪,似乎想到了什么。

宣云锦怔了怔,立刻探出神识朝自己的肚子扫去,最近日子过得太清闲,貌似都没觉得不妥。

一扫之下,果然肚子里多出了东西。

“这,是不是……”章奕珵不确定的问道。

宣云锦挑眉:“好像是。”

章奕珵顿时一喜:“真的?果然需要好好努力。”

宣云锦脸色从红到黑:“你到底想要几个?”上次还说不让她生了,现在就将这话忘到了爪哇国去,一副多多益善的表情。

果然,章奕珵接话很快:“多多益善嘛,睿儿一个人多孤单,这里又不是村子里。”

宣云锦眉目一挑,没好气的说道:“说个数,我一次性给你生完了,免得一次次来遭罪。”

章奕珵目瞪口呆,还可以这样?

2(www.77dus.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