娜美禁图

最后,王永辉还是拗不过张文轩,由张文轩请客,一行人浩浩荡荡奔赴天香楼。

源阵师公会门口宽阔的永兴大道上,一辆辆华丽的马车依次排成一个长列,向天香楼行驶而去。

永兴大道,本就是永兴城最为宽阔的街道,往来人群极多。

街道上,许许多多来往行人,都奇怪地看向源阵师门口。

“天,怎么这么多大人物一同出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看,那辆马车,那可是尊贵的源阵师公会会长,五阶源丹师张文轩大师的马车啊!文轩大师一向待在源阵师公会钻研源丹,深居简出,即便城主相请都不一定出来,究竟是谁,有这么大面子,能请动他老人家?”

“那辆马车是三阶源丹师李安平的,那辆马车是三阶源丹师吴博洋的……天,源阵师公会有名的源丹师及源阵师,几乎都在其中啊!”

行人中有人颇有见识,对这些马车的主人都能一一道来,但越是清楚,他们才越是惊讶,到底是什么样的事情,会惊动这么多源阵师公会的人一同出现。

“那辆马车,是王家家主的马车!”

有人眼尖,认出了王永辉的马车。

“难道,是王家请动这么多大人?”

“绝不可能!王家虽然还是永兴城四大家族之一,但如今已经排在末尾,地位岌岌可危。以王家的实力,怎么可能请动如此多的大人物?”

行人们议论纷纷,但没有一个人,能够想到,这么多在永兴城鼎鼎有名的大人物,却都是因为一个有着永兴城“贵族之耻”的人而出现。

甚至于,张文轩这个在永兴城,身份隐隐排在第一的大人物,都要抢着要包下天香楼顶楼请王昊阳吃饭。

数十辆华贵马车,沿着宽阔的永兴大道,一路来到天香楼。

天香楼高十层,每一层都唯有富豪之家才能消费得起。而第十层,更是唯有顶尖家族,才能进入。

若是别人,想要包下顶楼自然是不可能,但张文轩是谁?

他的身份,在永兴城无人能及。

与他而来的众人,每一个都属于永兴城最尊崇的一批。

他们要包下顶楼,天香楼老板自然是高兴地答应。

此时已经是下午,但天香楼中,客人并不算少。

因为天香楼并不仅仅只提供饭食,这里环境优雅,向顾客提供最顶级的茶水以及各种表演。

能够待在这里优哉游哉喝茶欣赏表演的,都是永兴城中的贵族及大富豪。

他们正惬意品茶谈天时,忽然张文轩一行人进入天香楼中。

这些人,对于张文轩、王永辉等人,又怎么可能不认识。

但正是因为认识,眼前的场景,才更令他们惊骇。

张文轩是谁?王长老是谁?李安平是谁?

这每一个名字,都是令无数人敬仰的大人物。

但此刻,张文轩等人,却簇拥着王昊阳,顺着木质楼梯,一层层向顶楼而去。

“我是不是看错了,刚刚那个走在中间的,是王昊阳?”

“我是在做梦吧?那不是号称‘贵族之耻’的王昊阳吗?为什么他会被张会长等人簇拥在中心?”

“啪!”

一个大腹便便的大富豪,狠狠地给了自己一巴掌,“嘶!真疼,是真的!”

“谁能告诉我,王昊阳那个废物,为什么会和文轩大师有说有笑地从我面前走过?”

一众在永兴城中喝茶的贵族和大富豪们,满脑子的疑惑,但却没有人,能够为他们解惑。

……

王昊阳等人,在天香楼顶楼,整整吃喝了将近两个小时。

来到楼下,众人分别时,王昊阳对张文轩说:“文轩大师,有件事情我想要麻烦你。”

张文轩有些奇怪地看向王昊阳:“小子,有什么事情直说就好。”

王昊阳拿出一张纸条递给张文轩:“这些药材,帮我准备一下。”

张文轩接过纸条,打开一看,有些惊讶地说:“这些药材,是美颜丹的材料啊,小子,你居然能够炼制美颜丹?”

王昊阳笑着说:“文轩大师果然厉害,居然一眼就认出了这是美颜丹的药材。没错,我确实能够炼制美颜丹。”

张文轩赞叹地说:“真是了不得。这美颜丹,虽然等阶不高,但它对木系元素奥义的要求太高了,雷鹰君国内,没有一人能够炼制。小子,你掌握了这门技术,等于是多了一座开采不绝的源石山啊!”

王昊阳呵呵一笑:“赚个小钱罢了。源阵师公会手握永兴城最大的拍卖行,文轩大师还能看得上我这点小钱?不过待美颜丹炼制出来,还要麻烦文轩大师照顾一二,卖个好价钱。”

张文轩摆摆手:“你已经是源阵师公会的注册会员,拍卖行自然会对你有所照顾的,这个无需我来帮忙。再者说,美颜丹这种稀缺丹药,只要你不是一次性扔出上百颗出来,价钱方面就无需担心。小子,药材晚饭之前会送到你家的,我还要赶回源阵师公会处理事情,就先走一步了。”

道别张文轩,王昊阳一家登上马车,踏上归途。

王永辉关上车门,立刻开口道:“昊阳,你准备今晚就炼制美颜丹吗?”

王昊阳点点头:“没错。美颜丹只是二阶丹药,炼制它花不了太多时间的。”

王永辉有些担忧地说:“美颜丹迟些再炼也没什么。你明天还要参加源器师考核,还是花时间熟悉一下炼器术吧。”

王昊阳笑着说道:“父亲,你放心。炼器术我昨晚已经熟悉过了,今天早上忘记将成果拿给你看了,等会到家我就拿给你看。”

回到家里,王昊阳从纳戒中取出他昨晚炼制的三阶剑器:“父亲你看,这柄剑如何?”

王永辉接过剑,打量一番后,将源力输入剑中。

霎时间,三尺长剑之上竟被火焰覆盖,熊熊火焰燃烧于雪白剑身之上,模样颇为不凡。

王永辉轻挥手中长剑,长剑劈砍在一旁的巨大石头之上。

连一丝声响都未发出,长剑便轻易地进入巨石之中。

将长剑抽出,王永辉看向眼前巨石。

这一看,令他咂舌不已。

只见那巨石切面,光滑无比,在切面之上,尚且有着黑色的烧灼痕迹。

他刚刚并未使出太大力气,但手中长剑却无比轻易地便刺入巨石很深的地方。

“这剑,就是用我昨天购买的精铁铸造?”王永辉惊讶地问道。

“没错。”王昊阳点点头。

“若我没有猜错,这长剑应该刻画了一个增加锋锐的金系阵法,一个增加坚固性的金系阵法以及一个增加火系伤害的火系阵法。对不对?”王永辉略一沉吟,笑着说道。

“父亲,你是如何猜到的?”王昊阳有些惊讶。

“这长剑被火焰包裹,火系阵法非常明显。而我昨天给你买的精铁,只是很普通的炼器材料,用那材料造出的长剑,锋锐度和坚固程度,都远远逊色于这柄长剑,这说明你至少刻画了两个金系阵法,分别用来增加锋锐度和坚固度。”王永辉回答道。

“哈哈,父亲,你分析的完全正确。”王昊阳拍掌赞叹道。(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