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玲和她的公

“荆棘城的公民们,抬起头来,请听我说!”在荆棘城的南城门城垛上,一个身着华丽的青年瘦子对着下面仰头的人群喊道:“我的哥哥,罗斯城主,被一个卑鄙的异种杀害了。荆棘城,以前——在没有魔族和异种以前,在巨岩之乱以前,它是个美丽自由的繁华之城。但是现在,成了什么?异种在城市横行,恶心的魔族竟然能和我们走在同一片大地之上!”

他情绪激动,口沫横飞,“到处都是混乱,城市里的每一个死亡,都和异种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他们的到来,带来了诅咒和恐慌,在这之前,你们见过怨灵、狼人、食尸鬼吗?没有!荆棘城的公民们,你们看看,现在城市变成了什么,异种的家?怪物的窝!”

他突然间神色暗淡:“我的哥哥,是个虔诚的信徒,他的内心一直对异种和魔族抱有一丝幻想,幻想着七神能够感化他们.....但是,兄弟姐妹们,他们是怪物啊,怪物!诸神怎么可能会保佑他们?但我的哥哥,却用他那温柔的逻辑,给了这些怪物安稳的栖息之地。”

瘦子带着点哭腔,下面的人们渐渐被感化了,他们全神贯注地盯着他。

“但这温柔的逻辑无法与自由的意志相抗衡,我们每个人都能够证明,这里是荆棘城,是人类的地盘,是我们生存的地方.....而不是该死的异种和魔族逗留的地方!”

“消灭异种,赶走魔族!”

不知是谁开了个头,聚集的人们高亢着附和着,他们涨红脸的愤怒表情,在站在城垛上的费罗看来,真是一道亮丽的风景。

战印压了压头顶的帽子,在人群中往前挤着,只要通过前面的大门,就可以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你,把帽子拿开。”

前方几个全副武装的卫兵正在排查着进出城门的每一个人,在卫兵的顶上,宽厚的城垛上站着密密麻麻的一群士兵,他们的手上拿着大明造的火器。

“你,穿的这么厚,把脸抬起来给我看看!”

在城门口,行人自动形成一个队伍,慢慢往前推进着,士兵们不放过任何一个人,每个都仔仔细细地检查着相貌。

从低低的帽檐处往前看,城门的大门上画着一副巨大的素描像,一个黑发黑瞳的青年,腰上系着两柄剑。

战印舒了口气,拇指在食指肚上不停地磨搓着,今天是最后的机会,艾兰特帝国的将军图巴尔已经快到荆棘城了,听说艾兰特的宫廷魔法师罗宁也从卧虎城赶来,如果现在不走,以后就有麻烦了。

图巴尔带着两万大军驰骋而来,据说他现在已经是个天纹八级的战士了,他的护卫中有好几个已经到达了天纹级别的骑士、法师。

罗宁就更棘手了,艾兰特的宫廷魔法师,虽然在艾兰特不算出众,但毕竟也是个龙铭级别的法师,实力更不容小觑。而且,他跟罗斯兄弟两的交情,据说也不浅。

荆棘城马上就会变成一个火药桶,战印有这种预感。

在事情变得麻烦之前,必须马上逃离这里。

“你,把帽子拿掉。”

一个士兵用剑柄抵了抵战印,他的身后,一个士兵头目双手叉着腰,目光尖锐地打量着他。

“做什么的,出城去哪里?”士兵机械地问着。

“嘿嘿,小人是个佣兵。到城外转转,看看能不能接点活干。”战印掀开了帽子,一头金发在风中飘荡,他的绿色瞳孔和善地看着卫兵,“自从魔族可以在大陆转悠,我们的日子,就不好过了。饭碗都被该死的猎手抢光了。”

“也是,活该你们倒霉。”卫兵打趣地说道。“行了,你出去吧。”

“好的!谢谢您!”战印眉开眼笑地附和着。

“等等!”卫兵后面的头目摸着下巴,他盯着战印看了一会儿,又努力地思考了下,“你说你是佣兵?过来,到这边来,快......”

战印低声笑着,他来到这个肚皮有点圆的长官面前,“是的。是个不起眼的佣兵。”

“放屁!”圆肚子头目大喝一声,身边的卫兵们纷纷举起长戟对准了战印,“你说你是佣兵,哪个佣兵不喝点酒,可你身上闻着......”他用鼻子在战印的身边使劲嗅了几下,“倒和下水道里的老鼠一个味......”

“哈哈啊哈.....”

周围的卫兵们大笑了起来,战印尴尬地赔笑着。

“穷的时候,都睡在大街上,身上味道难免......”

战印假装寒酸地傻笑着。

“异种!是异种!”

后面的广场上传来一阵尖叫声,一个包裹在黑衣里面的黑发人在街上奔跑,他的黑发在风中飘荡起摆,格外的显然。

“还不赶快给我追!”

圆肚子头目打个机灵,呵斥了一旁的卫兵,他们纷纷追着跑了出去。

“别放过他!抓活的!我要拉着他上绞刑架!”

城垛上的罗费也看到了这一幕,他身边的火器手纷纷下了城墙,跟着先前的卫兵追了过去。

“长官,我可以走了吧?”

战印嬉皮笑脸地问道。

“走吧,走吧。”圆肚子头目一副嫌弃的模样,他现在完全没心思花在战印身上。

战印陪笑了下,往门口走去,刚走出那个圆形的大门,心中顿时踏实不少,长长地舒了口气。

“闪开!闪开!”

突兀地,前方一个骑士骑着快马往城门这里飞驰,他的速度很快,对着战印猛冲了过来,并且没有停止的样子。

“查尔,不公平!你的马比我的好!”

骑士的身后跟着一个法师模样的士兵,他不停地用脚蹬着马肚子,眼睛直盯盯地望着前方离他有十来米的骑士。

“闪开!”

骑士看见战印正好挡在他的路上,叫嚣着呵斥他退到一边,战印往后小跳了下,躲过了马的前蹄,眉头不由得皱了几分。

骑士被战印的阻挡稍耽误了片刻,身后的法师从他的身侧超过,在一群卫兵的围堵之中冲进了大门。

“哈哈,是我赢了!”法师跳下了马,对着警觉的卫兵亮出了一个手牌,上面刻着一头雄狮。

卫兵纷纷收起武器,个个站直了身体,仿佛是触电一样。

“艾兰特第一军团参谋长,路飞。后面骑士是图巴尔将军的侍卫,查尔。卫兵们,都没事了,收起你们的武器吧。”

(本章完)(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