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受三攻太涨了

“原来是在地下,难怪是我的刀心发现不了,有意思。&“

李阳的嘴角勾勒出来一丝邪魅的弧度,当下体内的刀心缓缓的运转了起来,在他的那双漆黑的眼睛中浮现出来两把金色的弯刀,那金色的弯刀犹如是灯矩一般的明亮,他目光锐利的盯在了地面上。

顿时间在他的眼中,脚下的大地,轻微的犹如地鼠钻的地洞一般在松动,地下的男子异常的敏锐,唯恐被他察觉,在身影距离他很远的地方的时候,便是周游着身子以李阳为中心开始划起来圆来。

他滑动了一个宽大的半弧,悄然的移动到了李阳的身后,方才缓缓的潜行着朝着李阳所处的位置不断的逼近,等到他的身影来到李阳三米左右的时候,地下的他方才挥舞着手中金色的斧头,悄然的酝酿起来可怕的攻击。

李阳抿了抿略显干裂的嘴角,眉头轻微的一挑,将那戴着斗篷的男子的一切动作尽收揽在眼底,他漠然的没有说话,但是其手中的妖刀却是微微的一旋,手中的妖刀那锋利的刀刃顿时间闪过一道冷冽的寒芒,阴冷无比。

“咻……“

忽然在那地下的男子动了,他轰然间的从地底破土而出跳了起来,手中的金色斧头化作一柄十丈长的光辉,恶狠狠的一下子砍了下去,凌厉的斧威,威势凶猛,一时间是惊的周围沙土飞尘簌簌乱舞。

眼看着那金色的斧头,快要落在李阳的身上,将他的身体从中间一刀分为两半的时候,那矗立在原地默背的少年,一人一刀宛如是僵化了一般一动不动,那男子眼角微微的抽了抽见到李阳此番古怪的动作。心头瞬时间意识到了不好。

“嗤……“

的一声,那凶猛的金色斧威落下,一刀将李阳的身体劈成了两半,然而古怪的却是李阳被从中间一斧头削开的身体,竟然是没有任何的血液流溢出来,其身体也没有血肉模糊的分开向着两边倒去。而是身体诡异的一点点的化为了光点消失不见。

“这……是怎么回事?‘

那男子的三角眼睛微微转动,斗篷下那张宛如是古墓里面的死人多年没有见过天日一样苍白的面容,嘴角浮现出来一抹的讶然。

下一刻,忽然一声爆喝之音响起,在他的身后身穿着一身灰色衣袍的少年,凌然犹如猿猴一般跳跃而起,少年那一身宽松的被凌厉的劲风吹的鼓胀,少年的双手按在那妖刀上,一声暴喝。在那三角眼睛的男子惊恐地目光下,一刀将他的身体从中间活生生的劈开了两截。

“嗤啦……”

一声,三角眼睛的男子头顶的斗篷开始分成两半,结果一点点的他的身体开始一点点的崩裂分成了两半,一时之间血雨洒落,溅红了地面,撒的大地一片的血红之色,直到死去那男子似乎是都没办法相信。为什么他斧头下的李阳会化作光点消散,而李阳又怎么会出现在他的身后挥刀。

他自然是不懂。只怕是大多数人都无法想象得到,这个少年竟然会将幻术师一个基本的幻术错乱分身,每次都是施展的那么出神入化,达到迷惑敌人,击斩敌人的地步吧?!

武技不在于高低之分,而在于看你如何的灵活运用。他一直以来的一个论理,对于一名修器者来说,什么样的招数,到是其次,关键是这一招出去之后达到的效果才是关键。招数并无高低贵贱之分,要看所用之人如何运用,平庸的招式用的好了便是绝学,绝学用的差了便是平庸。

显然这个论理,在他的手中一次次的彰显出来其准确性,李阳更加注重的个人战斗方式,每次战斗灵活运用的技巧,而不是学什么牛逼哄哄的高格调大招,动不动莫名其妙的来个秒杀,那是中的遐想,而非现实。

李阳深吸了一口气,斜睨边的刘海,被雨水打湿了许多,他微微的沉吟了一下,听着身后一排排清晰的步法,反手把手中的妖刀放进了牛皮纸之中,妖刀入鞘等到李聪聪他们赶来之后。

他微微的眯了一下眸子,沉声对着身后的几人说道:“赶紧我,一鼓作气冲出去!”身后的几人闻言,赶忙是应声。

李阳用约定好的暗号,给周围的猎人几人传递出了突围的信号,当下一马当先带着他领队的队伍,没入进了朦胧的蜃气之中。

“有人要冲出来了,准备伏击!”

一颗高大的树木上,一个瘦小的男子灵巧的双腿如同剪刀一般,盘旋在那树干上,遮掩了一下眼帘抬眼望去,见到在那朦胧的蜃气之中,几道人影快速的向着他们这边冲来,赶忙是向着身后几个隐藏在树梢上的几名同伴吩咐了一声,当下身影犹如壁虎一般灵巧的向上攀爬了上去。

李阳一个箭步跃了过来,眼帘遮掩着面颊,他锐利的目光迅速的扫视了一番,嘴角轻微的勾勒出来一丝微妙的弧度,似乎是察觉到了周围的异常,不过他脚下的步子却是没有任何的停留,依然迅捷的迈了出去。

当他的身影,到达那隐藏在树梢上的几人下方的时候,忽然几人眼神对视了一下,各自手持着一角网线上沾满了毒素的金丝网,不约而同的纵身跃了下去,撒开了那沾满绿色毒素的金丝网,似乎是要将众人笼罩在其中。

李阳眼角微微的一眯,迅速的扫视了一圈,心头计算了一下角度和速度,等到那几人扯着金丝网,快要到达他的头顶的时候,终于他也不再隐藏,果断的出手了,只见到他脚掌一跺地面,整个人旋转着飞了起来,在他悄然飞起的刹那,他伸出手拔出来身后的妖刀。

“刷……”

的一声,一个身如鸿雁的朝天翻,一刀宛如瑰丽的利茫,凶猛的斩了出去,“嗤啦……”一声轻鸣,在李阳那一刀瑰丽的反身一刀下,那沾满毒素的金丝网,一刀硬生生的被他给从中间劈开了两半。(未完待续。。)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