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修炉鼎重生h好猛

因为此刻他发现这枚血玉似乎有些反常,不知道是魔血还是什么东西,如此的邪乎。

嗤!

一道玄冥指被南玄月点指而出,撞击在那枚血玉上直接爆开了难以阻止血玉的冲击力。

“见鬼!”南玄月一声惊呼,觉得这东西太邪门了。

而,二黄却是张口喷出一口大黄钟"翁"的一声颤响,对着矮头陀撞击而去,希望能先解除南玄月目前的危机。

钟鸣声阵阵,如闷雷在此地炸开了,音波荡漾,泛起一道又一道的涟漪,向前横扫。

这种音波绝对够强大,哪怕是二黄的实力不足目前还处在胎息中期的境界,可是面对后期的修士一样可以过招,甚至都没有落下风的样子。

它的修为虽然是靠幻妙神果的药力的强行提升上去的,可是那种果实的药力惊人,提升上去的修为如自己一点一滴修炼上去的一样。

最惨的莫过于南玄月吃了幻妙神果都没有提升至金丹期,虽然实力增上去了,可是难以跨越金丹这个瓶颈。

嗤!

金刚杵金光灿灿,似乎有大道禅音在诵出,瓮鸣作响!在虚空一个盘旋后对着花弄影飞驰而去。

杵尖可谓是锋利无比,被一层金光包裹着,对准了对方的胸口凶猛的刺去。

而,花弄影反应倒是不迟钝果断的一个转身,身躯婉转柔软韧性极好,下半身腿部都没有动一下,腰间犹如装了弹簧一般一阵摇摆,双手掐诀,一片粉嫩的花瓣飞舞,向着金刚杵缠绕而出。

随后,她手臂一甩一枚匕首横空而出,白光灿灿,到了金刚杵的附近突然震出一片黑色的雾气,扑击而去。

眼见自己的法就要快被黑气给覆盖了,南玄月不怒反笑,觉得这家伙是傻吗,拿着这黑丝去对付一件佛门至宝,这不是在扯犊子吗?

一道法决打出。

金刚杵子在原地一个盘旋,金色的霞光猛地一个冲出直接淹没了黑色的雾气,根本就靠近不了一件佛门至宝。

见状的花弄影那是一阵心惊,这么强烈的毒气居然不能侵蚀他的法宝,这是有点奇怪了?

她的这黑色的毒气可是可以让法宝失去灵性的,可是明明可以做到的为什么那佛光冲过来就感觉那股黑气焉了一样。

平时在对敌的时候即使不能侵蚀法宝,可是短时间让法宝失去灵力还是能做到的啊,怎么就被佛光给淹没了。

不肖片刻,那股黑色浊气就被佛光给净化掉了,化成一股白色的雾气随风飘散了开来。

“之前饶了你一命不知道珍惜,那我现在就取小命。”南玄月喝道,双手掐诀,指尖中缠绕着血红色的灵光,剑名声开始爆响,甚至有电弧在剑气之中窜动。

这是剑气与雷电结合的剑气,杀伤力很大,一般人很难对付,就是不知道花弄影这女子能用何等手段应付,不过看其一直是花瓣乱飞并没有什么法宝的样子。

不过这不代表其没有应付的手段,南玄月根本没有大意两人,能进来之人岂是泛泛之辈,都是一教圣女,有极高的手段。

“哼!你真能杀得了我嘛?若是如此在外界你就出手了。”花弄影此刻却是华容盈盈一笑,妩媚至极,眼睛像是勾魂一般一双水灵灵的眼睛眨巴个不停,唇红齿白,吐气芬芳。

没想到此女子是这么认为的,闻言的南玄月那是果断的打个哈哈,觉得可笑之极,居然还会这么想,真是笑死了。

他不过是不想浪费时间罢了,根本不想把时间浪费是一个不值得一提的女子身上,早弄到术法岂不更好。

然而,当南玄月手中的剑气脱手而出的瞬间,电弧窜动,犹如一道流光一般,速度极快,嗤的一声飞射了过去。

可是花弄影根本没有丝毫的变色反而是极为从容,右手向前摊平展开,手中一阵桃花瓣飞舞,灵光闪闪,粉红色灵光开始在手中急速的形成,那像是一把扇子,却是以桃花而做,手把是一截桃木,不知是何种法器。

但是南玄月觉得能被花弄影如此注重的法宝估计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八成也是一件了不得的法宝,否则绝对不可能会拿出来对付南玄月这强大的剑气。

“你个老秃驴要不要脸敢抢我兄弟的宝物,你妈没教你不允许偷不允许抢吗,你看你这是干的啥事?真给你妈丢人。”二黄边出手边大骂,嘴里哼哼唧唧个不停。

跟人家斗个法那是把人骂的那是狗血喷头,估计长这么大还真没有被人这么骂过,可现在却是被一条大黑狗给骂的汗流浃背。

“你说你好好的和尚不做做什么头陀,你妈生你就是让你做和尚的大,逆,不,道,你对得起谁啊,幸好我不是你老子否则非被你这个不孝子气死不可。”

“你特么的还是不是一条狗了,老子干什么管你屁事,还,还,斗,斗,斗不斗法了。”矮头陀那是肺都快气炸了,气的那是说话都结结巴巴的。

这死狗简直是没有一点的节操,什么话都能说出来,无耻到极点。

“我妈生不生气管你屁事,你特么的斗个法咋屁话这么多?”

“不是,我若是你老子非弄死你不可,做和尚还不够还做还做头陀你说还是不是与这女子有一腿,否则你那么卖力干么,是不是那事也这么用力?”二黄骂着骂着完全失去了节操,还不停的人拐着弯骂对方。

“好,骂的好!”南玄月那是拍案叫好,这真叫个过瘾啊。

可是花弄影闻言那事极为不爽,不是在骂头陀吗怎么就扯到了她的身上,还说什么与她有一腿,怎么不恼火,气的那事脸红脖子粗的。

“哼!大黑狗休得胡言乱语小心把你炖了。”说完,花弄影玉臂猛地一甩无数道花瓣横飞了过去,朝着二黄那边攻击而去。

“唉,咱俩还没完事呢,可别护短。”南玄月张口喷出一道先天精气,化成一道匹练向着哪飞舞的花瓣席卷而去。

如今被二黄气的那是直跺脚,银牙咬的咯吱咯吱的,恨不得立马冲过去把它剁了稀巴烂。

可是南玄月在前方挡住了根本没有让她攻击的机会,匹练与之撞上难以靠近二黄分毫的样子。

不过此刻南玄月却是心中一喜,因为那一道神念从玉简之中抽了出来,返回到了自己的识海之中,正在与主识海融合把在玉简之中学会的东西注射了进来。

这才是让南玄月主要笑的原因,因为感觉这种功法的强大让他都是惊讶至极,还真是没见过如此强大的术法。

呼!

南玄月掐出一道古怪的法决,手中更是一道灵光光圈在闪耀,散发出紫色光芒,在周遭一阵来回环绕,像是不舍得离去一般。

这并非是不舍的离去,而是南玄月在熟练一下如何操控这种术法,就是为了给对方一个突然袭击。

“看来这枚术法也不过如此啊。”花弄影一阵讥笑,脸上带着不屑的神色,红唇上扬,高傲至极。

嗤!

一根细小的紫色光丝大约近两尺的样子,从南玄月的手指尖冲了出来,犹如一条小蛇一个窜动朝着花弄影所在的方向冲了过去。

这宛若头发丝般的光丝不是那么的显眼,也不是那么的可怕,但是速度极快的冲到了对方的身前。

而,花弄影却是毫不犹豫的挥动着手中桃花扇"嗤嗤嗤"连扇了三下,三股粉红色的灵光冲向那条紫色的光丝,瞬间就给包围了。

可是让花弄影惊讶的是那三股灵光对那紫色的光丝根本起不到任何的作用,瞬间秒穿了过来,对着自己的身躯穿来。

“见鬼!”震惊的花弄影惊呼,第一次是那么的惊讶与失色,法决一掐,召回来了那枚匕首向前斩去。

大老远从下方直奔而上的匕首急速的行驶而来,斩在了紫色光丝之上,却是没有任何的感觉,起不到任何的作用,柔软性极强的光丝如蠕虫一般拱起腰肢丝毫不影响前进,急速冲出。

花弄影急速的掐诀施展出无数的花瓣飞舞想要挡住这光丝,并且手中的桃花扇不断的扇出道道的灵光,可惜没有任何的作用,一一击破。

“啊...”一声少女的尖叫,那条光丝从花弄影的臂肘上穿了过去,没带一丝一毫的血液溅起,却是让此女倒飞了出去。

“秃驴今天被老子教训的如何?”二黄咧着大嘴嘿嘿直笑。

“你特么的能不能不要骂了,你累不累啊?”矮头陀闻言那是一阵无语,被这死狗骂了无数遍了,如今那是心神疲惫啊,真的不愿意招惹这死狗了。

可是见到花弄影从上面横飞了下来,这姿势似乎有些不寻常的样子,并且之前还发出一声惨叫,估计是败掉了。

“我来也!”二黄状那是一声大喊,抽出空来一只项大的大神腿凶猛的对着花弄影踹来,丝毫不留情,出腿极为狠毒。

对敌经验丰富的花弄影怎么可能会轻易被对方一条大狗腿给踹到,大袖一展无数道暗器飞镖冲了出去,与此同时身子一个连翻冲到一旁。

虽然没有被踹中可也是震惊无比,这一人一狗配合的还真是默契。

咚!

而,矮头陀见状那是果断的祭出了自己腰间别着的那个项大的宝葫芦,对着南玄月就是一阵狂风死命的吹袭,罡风阵阵,甚至还有暗器激发。

从容不迫的南玄月那是随意的点出一指,一枚光丝从指尖冲了出去,在狂风的吹袭下难以发现灵光,只看到其轻蔑无比。

而,见状的花弄影却是脸色一变冲着矮头陀喊了一嗓子道“小心那枚光丝。”

彭!

那宝葫芦底部被什么东西给穿通了过去,瞬时就漏气了,一股狂风朝着矮头陀与花弄影那里冲去,难以想想此刻到底是怎么一个回事。

,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