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视频大全叫不停

第342章:兄长的威胁

慕容姚也在和飞羽发短信,闻言愣了下,抬眼,发现苏烙诚的脸上写着“已拿定主意”五个大字。www.wenxue6.com

这五个字换个意思理解那就是我们去约会。

慕容姚瞬间会意,低下头抿嘴笑笑。

眼前这个男人专注约会的表情实在很喜感!

“我们单独吃,那锦妍和锦羡怎么办?”藏好心里的想法,她提出一个正常向的问题,侧面答应约会邀请。

苏烙诚:“安年现在从公司过来,让他照顾两个小的就好。”

慕容姚听了他的安排,点点头,“学长很有责任感。”

这哪儿是大哥二哥啊,根本就是贴身又贴心的保姆。

“应该的。”身为苏家的长男,他本人颇有自觉。

不过想到以后每周都会回市,只怕两个小的会越来越黏他,确实该出一个妥善的对策。

安年已经在逐步接手公司的事务,今天只能算勉强带班。

苏烙诚正儿八经的做着思绪,然后就发现慕容姚正用探究的目光注视着自己。

这样的探究不加掩饰,不从他身上挖掘出点儿什么,不轻易罢休。

“有疑问?”

“学长答应了安年什么条件?”

苏烙诚默了一瞬,眉眼间泛出饶有兴致的光彩,与她假意计较道:“你从哪里判断出我用某个条件说动安年?”

苏安年是苏氏的接班人不假,可也是龙凤胎的哥哥,父母不在,自然有义务照顾弟弟妹妹。

这是苏烙诚的立足点。

“你没发现吗?”慕容姚望着他,认真分析道:“你用反问回避我的问题,通常时候,不管我问你什么你都会用最简洁的语句直接回答我。”

回避是最有利的证明。

苏烙诚对他们的相处模式确实没有特别留意,只要彼此都舒服融洽,那就是好的不想因此被抓出破绽。

听着她的解释,再一回想,发现真就是这样。

几番回味罢了,他忽然欣慰,“看来你比我想象中更了解我。”

慕容姚脸架不住这个人一本正经的调侃,只好转移话题,“那到底是什么条件?”

苏烙诚还是反问:“你觉得呢?”

她敏锐得像只正耳听八方的猫,“学长这次的反问是小心规避,而非习惯使然。”

即是说:他不想让她知道他们兄弟两达成一致的交换条件。

苏公子对自己的女朋友刮目相看了。

“也不是什么不能说的。”稍适,苏烙诚道:“我答应安年,以后公司的事,无论巨细,都无条件站在他那一边支持他。”

慕容姚表情变得疑惑,“学长不是学医了吗。”

苏烙诚笑笑,轻描淡写的语气,“有些责任原本该由我来承担。”

比如继承家业。

她以为他选择了自己的职业和所要行的人生道路,就能够心无旁骛的走下去,却忽略了他是苏家长子的事实。

假如家族需要他,他定义无反顾。

也只能义无反顾。

慕容姚将事实略作消化,感慨道:“难怪学长在国外还读了b”

这是昨天来市路上,文大夫爆的料。

“财团的事我几乎不管,只要了解运作情况和重要生意项目就好。”所以苏烙诚也只是出国留学的时候顺带拿了个工商管理硕士学位而已。

而已?

慕容姚感受到来自学霸的碾压

她还是想不明白,“如果只是这样,安年为什么要和学长达成那种条件。”

谈及财团的种种问题,兄弟血缘的情谊似乎就那么重要了。

她隐隐有预感,自己对眼前的男人的一切,想得到底还是太简单。

见她有兴趣了解,而苏烙诚认为两个人已经开始交往,这些事早晚得让她清楚,便耐心解释起来。

“你也看到我们家的构成了,爸妈有四个子女,单说家业继承问题,将来对财团的掌控权至关重要。锦妍锦羡还对于他们两个来说,只要快乐的成长就好,谈将来还早。安年是公认的顺位继承人,一直以此身份在公众前露面,不管是父亲母亲还是他自己,都是这样坚信的。故而算下来,我是次位继承人,但我又是他的大哥,基于这种的特殊情况,多少会对他造成一定的影响。”

慕容姚心里咯噔了一下,“什么影响?”

苏烙诚英俊的面庞波澜不惊,看似与平时说话没有不同,但她感觉得到,在说及家族继承的问题时,他比寻常时候严肃。

“对财团继承的安全感。”他一言蔽之。

慕容姚:“”

苏烙诚:“安年从出生开始就被当做家族继承人培养,他不像我得到了选择的机会。在成长过程中,他已经潜移默化的将继承家业当做自己的使命,如果他失去这种使命,等同于失去存在的意义至少他自己是这么认为的。”

对此,身为苏安年的大哥,苏烙诚看得比任何人都透彻。

虽然他反抗过。

叛逆期大爆发,甚至分文不带离家做了浪人。

可当苏熠晨派保镖将他带回,他的选择是顺从。

他心有不甘,却又无法违背生来就背负的使命。

没人会怀疑苏安年对苏氏帝国的重要性。

只是事无绝对。

一场意外,一次不可挽回的错失,都有可能让他失去一切,那么接替他的第一人选,将会是他的大哥。

到那个时候,苏安年存在的意义又是什么呢?

“在财团继承的问题上,我永远是他最大的威胁。”苏烙诚很遗憾的说。

“学长有没有和他好好谈过呢?”

慕容姚觉得,任何事情都有可以谈的余地。

总要试一下。

毕竟他们是亲兄弟。

“尝试过,也用了很多种办法,委婉的,直接的”苏烙诚不瞒她,“但都失败了。”

本该继承家业的大哥有了别的选择,因此,弟弟才得到机会,无论大哥怎么对弟弟说“你放心,我不会回来跟你抢”,好不容易得到、并一直为之努力的弟弟怎么可能真正放下心来

默了会儿,慕容姚十指交错,猫似的把双臂向前伸展,说:“学长发现不能用言语和行动消除安年的顾虑,索性把威胁化作压力,督促他前进,对吗?”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