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不不要了太满了流来了

此为防盗章

始终没找到人的林安寒不由的皱了眉, 握住驾驶盘的手此刻都忍不住习惯性的微微蜷缩。

林安寒的别墅在郊区,离市区不远,但也不是走路就能赶到的距离, 因为这里是b市新开发出来的楼盘,除了安保, 人烟稀少,远离闹市,林安寒愿意住在这里看重的就是这一点, 所以按理说林安寒找人应该很容易,但他就是怎么找也找不到。

卧槽,他明明计算好时间的。

难道这几年他的前女友还能突然健身变成飞毛腿了?

正当林安寒准备开始第四次绕着别墅区继续绕行开车时, 才终于发现了自己想要看见的那个身影。

他一眼就能肯定那是她的身影。

其实算起来他和夏安心已经两三年没见了, 但这一点都不影响林安寒的眼力。

这几年她头发明显变长了, 人也好像变瘦了不少,看样子是自然消瘦的模样, 背影倒是依然能好看到让所有人一见钟情...

这么好看应该有男朋友了吧?

说不定还还很高很帅...

再说不定, 也十分喜欢她...

而她说不定也很喜欢他...

莫名自己展开的脑洞让原本想打开车门下车的林安寒突然就停止了下车的动作,重新关上了车门。

分手前她好像是说一辈子都不要再见面了?其实他也不是很想见她, 只是人毕竟是他带来这里的,他可不想到时候出事了自己被人找上门,对就是这样。

抱着这样掩耳盗铃的想法,林安寒就这样默默开车跟在她身后。

这样一辆车不怕耗油陪着她走走停停的, 既不超过她, 也不被她抛在身后, 哪怕是再迟钝夏安心也知道有什么地方不对而心存疑虑了,但她却并没有停下,而是继续往前走。

又走了一会后,炎热的天气和轰鸣的马达声让夏安心直接转过头,直直向后走去,似乎一点都不担心被在前方的小轿车撞上的模样。

车的主人似乎没想到她会突然转身走过来,愣了好一会才刹车停了在路边,似乎想把自己和车子隐藏起来一样,直到夏安心走到车窗前,车内仍然没有任何动静,看起来就像完全呆住了一样。

夏安心略显不耐的敲了敲车窗。

似乎没想到夏安心真的会走过来,居然还敲了车窗玻璃,车里面一时间毫无动静。

虽然昨天下了暴雨,但天气就像个顽皮的不愿让人猜对心思的淘气鬼,一大早便是艳阳高照,而距离夏安心现在所处的时间点,也已是临近中午的时间,越临近午休时间,天气便越发恼人的燥热,已经走了不短的路程现在还被人‘骚扰’的夏安心擦去额头上的汗珠,只感觉整个嗓子都在冒烟。

车里的林安寒却有些手足无措的慌张。

他是不是该准备些什么?还是该做些什么?要不弃车逃跑吧?

但并不容他多作思考,因为夏安心此时就站在车前,看样子已经知道他是谁了,这并不是一件容人逃避的事,所以也没让夏安心等太久,车窗就打开了,在透出了车内空调的超强冷气的同时,露出了林安寒有些紧绷的下弧线条。

“开门。”夏安心略显不耐的敲了敲车窗,非常简洁的说道。

原本直视前方的林安寒这才转过头来,看着夏安心,看着似乎这才发现她的存在的模样。

“原来是你啊。”第一句话透露出了好巧的意味,最后一句却尾音上挑。

“早上刚见过的夏小姐?”

“天啊,夏小姐你怎么在这里,夏小姐你还好吗?”

林安寒在夏小姐三个字上特别咬文嚼字的加了重音,似乎是挑衅的模样。

.....

干啥呢...

被林安寒一连串夏小姐喊晕了的夏安心过了好一会后才明白林安寒称呼她为夏小姐的真正含义。

有意思吗?夏安心一言不发,目光直直的看向林安寒俊朗的脸孔,再上移看到他似笑非笑的瞳孔,目光直白的透露出这样的信息。

当然啦,林安寒却略显得意的点点头,看着夏安心微拧得不易察觉的眉头...

所以难道不是很有意思吗?似乎看出来夏安心心情不好,林安寒略显调侃的回视了过去。

“你先开门。”有意思个锤,因为天气心情越发不好的夏安心沉默了一会后心平气和道。

开门,开什么玩笑,他是那种叫开门就给开门的人吗?

林安寒直接用奇异的目光看着夏安心,一副听不懂她在说什么的模样。

我为什么要开?凭什么让我开?

他的目光像是这样问道,但最后林安寒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在打开了车门的同时嘲讽值MAX得笑容同时扬起。

“所以你是夏安心还是夏小姐?”

在车门打开的同时他嘲讽的尾音也随之落下,带着低沉而引诱的味道。

夏安心抿了抿唇,倒是对再次见面却一直有些阴阳怪气的林安寒直觉的不作回答。

“夏安心是这个世界上我最反感的人,同时也是我的前女友,如果你是她我就不会让你上车了...”

他看向了车门前面无表情的女子,一字一句慢悠悠的说道,语气非常直接欠揍。

“夏小姐呢...”他尾音绕了几个圈,男性磁性低沉的声音带着莫名勾人的沙哑。“是我最近一见钟情的对象,我想要追求她...”

“那么你是谁呢?”他低低的问道,眼睛却漫不经心的看着夏安心,看着却似乎并不在意她的答案是什么,也不觉得夏安心的答案能影响到他什么。

夏蝉在嘶哑的鸣叫着。

日头已到中午时分。

难言的沉默在两人中间蔓延着,夹杂着初夏的味道。

夏安心终于动了。

“如果我说,”夏安心眨了眨眼,一滴汗水从她白皙的脸颊滑落,看着车内已从漫不经心转变成认真的男人,凑近了些,忽然猛的弯腰,撑住靠近车门的座椅,嘴角微勾,眼睛直视着眼前距离自己不到两米的男子。

她的脸上带着被阳光晒出的燥热红晕,颊边的发丝因为汗水一缕一缕的黏在颊边,在她突然靠进来的同时似乎把窗外的阳光一起带进来了,不然明明没有再靠近一公分,俯在他上方的夏安心也没有做出别的什么,但在冷气很足的车内林安寒却莫名觉得空气因为她的靠近忽然就带上了一丝燥热,让他觉得喉头有些干渴。

夏安心对着林安寒微微一笑,空闲的右手却趁林安寒失神之际顺手勾起林安寒放在驾驶座的手机,然后快速直起了身。

“谢谢。”她笑眯眯的晃了晃手中的某品牌机。

“你...!”

林安寒睁大眼,终于反应过来自己上当了,脸色有些难看和恼怒,不知是气夏安心居然敢戏耍他,还是气他居然还愚蠢的上钩被引诱上当了。

这在这几年初出茅庐便在商场闯下不小名头的林安寒来说简直那么的不可思议但却又因为对象是谁又显得那么的情理之中,毕竟在她手中他从来没赢过。

无关乎理智,无关乎智商,只是在面对她,他总是会显得格外幼稚笨拙,手足无措到像个傻瓜一样。

无论过了多少年都是一样。

一时之间没空理会林安寒懊恼到五味杂陈的心思的夏安心直接按了主屏键。

要输入密码。

夏安心抬起头,却看见林安寒那难看的脸色,低下头还是决定自食其力。

“是什么呢?”夏安心这样思索着,顺手就把林安寒的生日输了进去。

错误。

林父生日。

错误。

夏安心想了想,输入自己的。

错误。

看着手机因为解锁三次失败而陷入十几秒的休眠时间,夏安心微皱着眉头,习惯性把手指放进嘴里,咬着手指甲继续冥思苦想。

“别咬手指。”一旁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只好默默围观的林安寒看到夏安心的动作,下意识的说道,但是很快反应过来,两人现在的关系,又觉得后悔,但看到夏安心似乎非常认真一点都没听到的模样,又有了些奇怪的失落。

其实他现在大可以可以从夏安心手上抢回手机,毕竟就算拿到手机,夏安心仍然站在车门前,此刻还一脸认真的沉思着手机密码是什么,根本不可能有反应的时间...

但林安寒还是没去抢,只是看着车门处一脸认真似乎一点都没顾虑到晒得她满脸潮红的太阳的夏安心,不动声色开大了冷气。

夏安心估计解不开密码了,她皱皱眉,抬头一脸认真的看向林安寒。“你这几年换了喜好?”

看样子像是十分惊异的模样。

“人不可能总是一成不变的。”林安寒下意识的回答道。

“那你现在的喜好是什么?”夏安心眨眼问道。

被问的林安寒只觉得好笑。

有抢了对方的手机还要求对方告知密码的吗?那一脸求解的模样对着林安寒这个刚被抢了手机的人是不是不太合适?

他能那么没有节操的告诉她吗?

他是那么没有节操看到前女友就直接投降的人吗?(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