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淫后骆冰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耳边再次响起一阵嗡嗡的声音,就像什么机器不停地转动。【文学楼】感到无比的烦闷,紧紧闭上眼睛。眼前一阵红光闪过,我听到似乎有人喊我的名字。

我努力睁开眼睛,一片白色的画面闪过,几个身着白衣的人影晃了晃。但是那光芒太刺眼,我睁不开眼睛,只得又重新闭上。

“千卉!”陈一白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我睁开眼睛,再次看到了那一片辽阔的鹅卵石石滩,无数墓碑在灿烂的阳光下发出阴恻恻的光芒。

林丽、冯祖青和于少波站在不远处,都惊讶地看着眼前的风景。

“这地方让我想起世界的尽头。”林丽道:“看那座雪山,我打赌,我们走一辈子也走不到那里。”

我看见林丽指的那座雪山,正是后隅的出生地。林丽的能力看来不低,竟然一眼看出那不过是一尊幻象。

四人身上的那一圈红光还在,只是在阳光下变得很浅了。我警惕地望着四周,不知道那些黑使者什么时候会来。

这时候,一声轻柔的猫叫传到我的耳边,我低头看到了小黑。

“小黑,你不是跟成羲在一起?”我伸手抱起小黑,林丽转头看着我,脸上突然绽放出一个笑容:“这就是你养的那只灵魂宠物?”

“你能看见小黑?”我惊讶地看着林丽,林丽点点头说:“这个封印的空间里,我们也跟林魂体差不多,所以能看到。”

冯祖青皱着眉头道:“这么多坟墓,不知道后隅要搜寻的是哪些。”

陈一白抬起手指指远处说:“也许是那里,这么辽阔的地方,竟然只有那里有一棵树。”

果然,在他手指的方向有一个看上去非常茂盛的树。虽然很远,也看得出来树冠很大,像一把大伞一样覆盖着一大片鹅卵石滩,下面哪些墓碑看上去,跟其他的有些不同。

我们想那棵树走过去,越离得近,我觉得那树越发熟悉。

“是棵槐树。”林丽在我身边叹道:“果然是老槐必有鬼。”

我盯着那越来越近,越来越庞大的槐树,突然响起了什么,转头对陈一白说:“一白哥,这槐树象不象那颗塔中树?”

陈一白愣了一下,还没回答,林丽却指着那棵树道:“还真是塔中树,看树干下,真的是一棵从塔里长出来的树木呢。”

我惊讶的合不拢嘴巴,只见槐树下面一个歪斜的石塔,仿佛那种老和尚的塔冢一般。

我三步并作两步跑上前,仔细地看着那尊石塔,除了塔身上没有那些梵文符咒之外,真的跟我们经历过的那棵塔中树一模一样。

陈一白也惊讶无比,喃喃地道:“这怎么可能?难道这里竟是跟那塔中树相通的?”说着他突然伸手将我挡住道:“别太靠前。”

“这槐树……看上去好像比我们见过的那棵少了些什么。”我抬头望着密密匝匝的槐树枝叶,看着无数片树叶下雨一样纷纷扬扬落下。那树下无数的墓碑上落满了树叶,绿的、黄的,几乎将那些墓碑埋没了一半。

林丽好奇地走到石塔前,从雕花的窗户上望进去。口中道:“这树这么大,是怎么从塔里长出来的。”突然她“咦”了一声,猛地往后一纵,大声道:“小心!”

话音没落,只见一股浓浓的黑色烟雾自塔里一涌而出,瞬间便用到我们面前。

“是后隅的黑使者!”我惊叫着,已经被陈一白拉到身后。

桀桀的笑声在四周涌动着,天空中灿烂的阳光一下子隐没,原本蔚蓝的天空变作一片赤红色,四周所有的东西就像突然生了锈似的,都变作铁锈红色。

我完全没料到这一变故,以为最多不过象刚才跟成羲那般遇到一批黑使者。

浓浓的黑烟还在翻滚,无数黑色身影从浓烟中立起,全部是黑使者。

陈一白紧紧将我护在身后,我紧张的呼吸都不自如了。耳边再次响起那一阵阵“嗡嗡”的声音,震得我胸腔都要裂开一般。

突然,只听见一声尖叫:“冯哥!”

我看见林丽睁大双眼,满脸惊恐地看着槐树下的石塔位置。冯祖青紧紧靠在石塔上,脸色涨红,眼珠外凸,仿佛被石塔里的什么东西掐住了脖子。

冯祖青挣扎着右手从背包里取出一个东西,冲着自己的脖子就点过去。

只听得一声尖啸,冯祖青“扑通”一下摔在地上,似乎禁锢被解除。他也不敢停留,就地翻了几个跟头,撒腿便往这边跑来。

“快跑,是后隅!”

冯祖青嘶哑着喉咙喊出这句话,在场的所有人都面色一变,居然是后隅?!他亲自来了这里?

冯祖青速度很快,瞬间已经跟我们汇合。但是那些黑使者更快,已经将我们几个团团包围。

我被他们四个围在中间,周围全是黑压压的黑使者。后隅从石塔那里现身出来,红色双眸紧紧盯着我,冷笑道:“哼!我略施小计,你就自己送上门来。女人,知道你是多么特殊的宝物吗?阴阳合一的活体,自古以来就是天下少有的圣药。如若能食你肉,喝你血,我损失殆尽的功力会立刻复原。”

我突然想起成羲说的话,后隅是为了我的灵魂而来,那么这一切,难道就是个陷阱?

后隅右手张开,一个火柴棍一样的人影立在那里,垂着头,头发长长抵盖住了面孔。但我还是认出来那是兰贞,看起来,她已经被后隅抽魂。

“愚蠢的女人,以为可以利用我吗?哼!”后隅说着转过头盯着我道:“若不是让特别刑侦署的人都相信我为了兰贞来找阴灵,你怎么可能上当,来到这阴间之地。”

后隅说着,一口将兰贞吞下:“嘿嘿,兰贞,你已经完成了你的使命。”

陈一白等着后隅,厉声道:“鬼王,你以为会轻易得逞吗?我不会让你碰千卉的。”

后隅只冷笑着,眼中全是轻蔑的目光。然后只见他伸出手,冲着四个人虚空地一抓。四人身上那圈红色的光圈都立时不见了,陈一白神色一凛,双目怔怔地看着我,道:“千卉,我……”

话没说完,只见他们四个晃了晃,突然全部消失了。我一怔,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伸手出去,却也只抓到几片落叶。

“一白哥!少波!”我大喊着,却只看见面色木然的黑使者,将我围得越来越紧。

突然,漫天的树叶猛地顿住了,眨眼间都变成白色剔透的冰晶,沸沸扬扬,如同雪花一般飘洒下来。

我打了个寒战,看着一团冰舞将我围住,耳边那个熟悉的冷冷声音响起:“后隅,我说过不要碰她,否则,我会将送给你的东西收回。”

“成羲!”我看着成羲黑色的眸子,顿时松了口气。

后隅看着成羲,怒道:“成羲,她不过是个凡人,将她杀死,你的灵丹也能马上拿出来。为何总是阻止我!”

“因为她与我有恩,还记得吗?我们曾经在上天惩罚的封印里发过誓言,谁能将我放出重见天日,我便将自己的命交与他。”

“可是成羲,你是我最好的朋友,难道你要看着我魂飞魄散?”

成羲的眼神中显出复杂的神情,他摇摇头道:“如果我会那样,就不会将我的功力分给你。我没想到你会被伤得那么重,居然都难以保全魂魄。”

说着,成羲突然伸手抓住我,使劲往外一抛道:“后隅,我会陪着你呆在这里,永生永世!”

我的身体被高高抛起,向着铁锈色的天空冲过去。耳边,成羲的声音回响着:“千卉,再见!”

“成羲!”我惊叫着睁开眼睛,眼前一片白色晃动,白色的日光灯,白色的墙壁、床单,和穿着白色衣服的人。

这里是……我吃惊地发现,自己竟然躺在医院里。那些身着白色衣服的人,竟然都是医护人员。

一阵嗡嗡声传来,我转头看见一台机器连在我的身上,那嗡嗡声似乎是自动血压仪。心跳、血压和其他指标在那台机器上显示出来,我动动左手臂,手腕上有些疼痛,抬起头看看,只见一个留置针扎在手腕上,连接着输液器在输液。

“千卉,你醒了!”

我转头看向门口,只见还是学生模样的陈一白惊喜地看着我,转身冲了出去,接着我的父母和医生也跑进来……

原来我住院了,是心脏手术,手术之后,我昏迷了将近两个月的时间。

我现在竟然还是个高中生,那些所有的事情竟然都不过是我的一场噩梦。

两周后,我康复出院。

回到家里,坐在自己的房间,看着左手腕上的置留针伤痕,和胸口正中的疤痕,心中感慨万千。

难道,那一切真的都是梦吗?

“现在怎么样?能把灵丹还给我了吗?”一个冷冷的声音在我背后响起………………(全本完)(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