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翼乌全彩集漫画精灵宝可梦

2、

碧色天地,青松荫蔽,安静的墓场,蒲公英的花飘飘落落。回国这么长时间,一直不敢站在这里,总觉得这里的风,萧瑟的带着刺痛的凉,穿过肌肤,直抵灵魂深处!

我在楚冰目前放了一束她最爱的蒲公英,只希望它的花瓣能随着风漂到天堂,让她保佑她的母亲,一定要醒过来。

走出墓地,我给肖江打了电话,有些事总要说清楚,有些人总要告别。

武馆,承载了很多我青松岁月的地方。我和肖江坐在光滑的地板上,望着诺大落地窗外寂静的夜,这座城市的美丽一览无遗地倒影在我的眼前,星空很美,绚丽、温暖,冥冥中却生出一种哀伤和凄凉。

记忆是一双灵巧的手,将那幅旺盛的青春渐渐拼凑——

时隔多年才明白,那年的夜晚是幸福的味道。

好久后,他遥望着星空,说:“辛瑶,你的话还算数吗?”

我的心轻轻的跳着:“算数。”

他静静地笑了笑,拿出了一个录音机,按了按钮:“公平点。”望着寂静的夜空,他眼神微微波动了一下,“被告人辛瑶,从什么时候喜欢上本律师的?”

时光重叠在黑暗中,我望着天边的月光,眼里开始慢慢的蓄满泪水:“很多年前,我遇见了一个男孩。他有些与众不同,没有满身汗臭味,白白净净,笑的那么纯净。为了让他记住我,我故意将他打伤,故意和他作对,故意和他在一个武馆、一个学校,让他想逃也逃不了,是不是很有心机?”

肖江淡淡笑了笑。

“我原以为他只能独属于我。可是上了学之后,那个不起眼的男孩,变的越来越帅。更可气的是,成绩还特别好,特招女生喜欢,特会招蜂引蝶,连我唯一的朋友都不放过。我特别生气,但我要面子,就是装作无所谓。那年除夕夜,我终于忍不住问他喜不喜欢张甜,那个人跟我说不喜欢的时候,我简直高兴的想要蹦上天去。我想他应该喜欢我的。

可是,他好笨,一点都不懂女生心,牵手、接吻什么都是我先开始的。这就罢了,他还花心,和别的女生亲吻,气的我真想撕烂他的嘴。可我多高冷,就是装作不在乎。而他居然变本加厉和别的女人上床,为了惩罚他,我决定抛弃他,我要晾晾他,我要惩罚他。我和他分手了,一个人跑去了美国。在美国的这五年,我过的一点都不好,每天每天都好想他,很想飞回去,回到他的身边,可我就是爱面子,就是不要找他。他居然也那么绝情,一个电话都没有。

回国后的第一天,就遇见他。可一切已物是人非,看着他牵着别的女生的手,我才知道什么叫心如刀绞。如果再给我选择的机会,我一定不会离开他,死皮赖脸地就贴在他身边。

如果可以回到过去,我一定认认真真回复他每一封信;如果可以回到过去,我一定像答应他那样每个星期给他打一次电话。

他现在有自己该守护的人,也快做爸爸了,想要抛弃我,所以我才不会祝福他。他生男孩,我就生男孩,让我儿子抢他女朋友;他生女孩,我就生女孩,让我女儿抢他女儿男朋友。”

“他这个人啊,什么都好,就是不爱为自己考虑,不爱和别人争,不爱抢,以后没我在身边帮他出头,我想告诉他,要他好好照顾自己,不要让我担心。”

月光将记忆叠加,再反复地经过。光的照耀,影子能感觉到吗?

再见了肖江,这次真的说再见,这次真的道别。今夜晴,晚风吹起,心里落着大雪一样的星群。

回到公寓,坐在书桌台前,望着那黄橙橙的台灯,我叹了口气。抽开了底柜的抽屉,拿出了那有些历史悠久的随身听。在美国的时候,在我觉得自己快熬不下去的时候,我就会将它拿出来。我总是珍惜着,怕听坏了。可今天,我已经将磁带反复倒腾了两遍,却还是没有声响,这让我脊背不禁有些冰凉。

走出房间,韩梦秋不知什么时候进来的,就坐在沙发上看着我,桌上放着一份亲子鉴定报告:“我想你已经猜到结果了吧。”

我拿着随身听走到他面前,质问:“你动我磁带了?”

“哦,那么古老的东西,想听听是什么,哪知道我按错键了,就都洗掉了。”他语气和神态都非常轻松淡定。

我整个人开始狂躁起来:“韩梦秋!”可又说不出狂躁的理由。

韩梦秋这下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挑高了双眉看着我:“一盘磁带就让你这么心如刀绞了,那你和他分手该有多心痛啊?!”我心下滋味难辨,静默无语,他举着鉴定报告:“就算是肖江的种,可也是个没诞下的种,现在这社会流个产不是什么稀奇的事吧?凭你的‘聪明才智’应该不难办到吧。”

“所以呢?”我问。

“所以你又想玩什么花招?想从我这找录音笔吗?”

我低头一笑,说:“离婚吧,你也不用处处提防我的诡计了。”

他愣了几秒,抓住我:“你休想!”

3、

韩民涛二次开庭前一天,我和韩梦秋来到了巴黎。多扯的理由,他说要将林风广场做到全国屈指可数,引进大牌服装进驻百货是一方面,其次还要有自己的品牌服装店,所以他要在林风商业街专设一条自己原创品牌的服装店,这次主要来参加巴黎时装周,了解行情的,换句话就是来偷师的。

我觉得这样也挺好的,至少护照到我自己手上了。

暮春的巴黎,是一座绿荫浓郁的花城。

富丽堂皇的卢浮宫、雄伟壮观的艾菲尔铁塔、圣米歇尔大道、只要你有几分悠闲心态和思古幽情,那么,无论是漫步在在古典雅致与现代风味巧妙融合的香榭丽舍大街上,还是塞纳河畔的绿荫□□,就都会真实地感受到巴黎那份扑面而来的人文气息和浪漫情调。

酒店房间的落地窗前,我靠着木椅,面对着巴黎这个浪漫艺术气息的国度的夜景。突然回想起很久很久以前,我有个梦想,做一个属于自己的服装品牌将它带到巴黎的时装周上。我轻轻吁了口气,低下头在没完成的画上小心落了笔。只是突然被从房间出来的韩梦秋横空抱起,惊的我画板掉在了地上。

他将我按在了床上:“我知道你不想和我亲近,但我就想,我就是很霸道。你再难受也忍着,在心里忍着别表现出来,不然你会很倒霉的。”

“韩梦秋……”

他将我嘴堵住了,总是在我难抉择不知道说什么时,非常识时地帮我放弃掉说话的权利。

4、

时装秀很精彩,看了一半,我乘韩梦秋不注意偷溜了出来。天近黄昏,这座艺术之都带着几丝淡淡的感伤和惆怅,夕阳的余晖温柔地洒落在古老的砖石路上,洒落在林荫道那些鳞次栉比露天酒吧的餐桌和笑脸上,这里荡漾着一种安详宁静的氛围。

拐到一处巷口,隐隐觉得身后似乎有人。再回头,便见不远处两个外国佬神情鬼祟。我心中一震,来不及细琢,背过身,加快了脚步。三步并两步,然后跑了起来。又一个拐角,我被一股力量拽到了一边,护在了怀里。只是身后那一声枪响,扎的我毛骨悚然。

再低头,韩梦秋已倒在我面前,浓密的头发四周染满了鲜红的血。一霎时,我是呆愣的,再回神,只觉得心像被线割得鲜血淋漓。我急忙捂住韩梦秋的伤口:“韩梦秋,听到吗?!你给我坚持住,别睡,千万别睡!你敢丢下我,我会恨你一辈子的……你听到没有!”

站在急诊室外,看着那亮起的,突然觉得当名医生是那么自由,至少可以随意进出那里,而我却不可以。

从拍的x光来看,子弹并没有射入脑部,而是像在往湖面上致出一快石飘那般飞过头皮骨,不幸中的万幸并没有生命危险。

看着病床上沉睡不醒的韩梦秋,如果没有我,他连这个不幸中的万幸都不会碰到吧。

半个月后,当我确定他已完全脱离危险期时,我将一份离婚协议书放到病床的移动桌板上:“韩梦秋我们离婚吧,我认真的,字我已经签好了。”

正吃饭的他突然制下手中的筷子,抬起头就像听到一出好笑的笑话盯着我:“我脑子有伤,因为你受的伤,你现在跟我提离婚?”

我很平静地说:“你受伤因为谁,你心里应该比谁都清楚。韩梦秋,我承认我斗不过你们父子,我也不想再斗了。股权协议回去我会请肖江理出来签完字交给你。不过你放心,我也不会和他在一起的。”

他恼怒的看着我:“我是不会签字的!”

“那你跟我的律师谈吧。”走到门口,我停了下来,并未回头,“以后我们也别见面了。”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