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味儿媳妇txt

红酒轻轻在高脚杯中摇晃,在柔和的光芒之下,发出妖冶惊心的美,她轻笑,红酒悉数流淌进她的唇齿之间,缠绵的流连。

让人恨不得是那红酒,可以一品她樱唇的芳香。

她生着如此高雅清丽的容颜,身上的气质却如此魅惑,像是带着致命诱惑的天使,纯洁却妖冶。

“谢小姐是准备色诱?”

对面冷酷的男人轻轻打量过她,冷冽的目光中,不含一丝感情,即使是如此挑|逗的一句话,如此不纯的动作,仿佛也被他做的一派理所当然。

谢紫昕轻笑,果断的伸出手,“路先生果然不负我所望,我们,合作怎么样?”

路翎晔一挑眉,斜睨着她,似乎微微有兴趣,“什么合作,内容。说来听听。”

即使这么说着,他表面不动神色,内里却已经了然——无非是什么计划,然后她重新找回爱她的韩宇泽,而他,则可以得到江雪然。

他不过是想知道,这个女人,内心究竟就多么的狠毒,她会对然然做出什么……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就是这样。

“很简单,”谢紫昕身子往后撤了撤,靠在柔软的沙发上,笑开,“只要我和父亲一说,在经济方面打压他,并且告诉韩父,他不会为了一个女人舍弃他的父母以及江山一切,毕竟……他是如此有野心的男人。”

路翎晔低低的笑起来,冷冽的面部线条因为这句话柔和起来,让对面的她看的呆了一秒。

“你也知道,他是多么的有野心,怎么可能任由你们的摆布?你以为,这些能挟制住他?”路翎晔冷笑,一派的嘲讽不屑。

他还以为是什么完美的计划,没想到……失望了。淡漠的起身,他优雅的睥睨着她,“谢小姐果然是名门小姐,自幼被人宠惯了。”

言外之意,说她无脑。

谢紫昕脸颊划过一丝气恼,却压制下去,随着他一起起身,“那你有什么好办法?”

路翎晔一耸肩,“没有。”

言毕,连招呼都懒得打,径直离开这个地方。

她约出来的这场“约会”,对他而言,就是浪费时间浪费精力罢了。

目送着他的背影离去,谢紫昕重新坐下,笃定智慧的眯起眼睛,这时的她,完全脱胎换骨一样——这样,只不过是放松他的警惕,这个男人爱江雪然到了什么地步,她懂得。

倏而,她的目光有些流连和痴迷,唇边勾起了苦笑,喃喃,“泽,毕竟我也是这么爱你……”

—————————————————————————————————————

路翎晔爱江雪然。

谢紫昕爱韩宇泽。

看上去,怎么也不会走到一起,可是江雪然爱韩宇泽,是不是也就注定他们之间的纠缠?

再次见面,极其富有戏剧性,他冷酷的面容不复,有的只是气急败坏,震怒的将手里的证据往桌子上一拍,“是不是你?”

谢紫昕轻笑着,拿起一张照片看了看,笃定的给了回答,“是,是我没错。怎么样?”

“你!”路翎晔浑身气的颤抖,却无法对着她一个女子发脾气,只得无奈的开出价码,“要怎么样,你才能告诉我她在哪?”

“上次还说我无脑。现在没办法凭借你的力量找到她了?”她精致的眉目中带着嘲讽。

“她在哪?”

他无心听她的冷嘲热讽,关心的只是江雪然的下落,记得眼眶发红,对于他来说,江雪然是命,他把命丢了,怎么可能不急?

谢紫昕神色淡然,“闵陌炎那。”

“什么?!”他不敢置信的拔高音量,忍不住拔起脚步冲了出去。

这一次,又是她一个留在原地,结局,却大相径庭。这个时候,她仍旧晃着杯中的红酒,眼泪却大颗大颗的砸落,最后竟然不顾旁人惊讶的目光趴在桌上狼狈的嚎啕大哭,“为什么,没有她,你却变成这样……为什么……”

江雪然意外的死了,韩宇泽现在把自己画地为牢,他一直深信不疑,是他,亲手把自己爱的女人推至无边的地狱……

谢紫昕唇边泛起自嘲的弧度,眼泪如珠簌簌掉落,放任自己在这酒吧混混沌沌的度过了三天。

他颓废,她萎靡。

这有何尝不是一种陪伴?

她一直以为,没有江雪然,他就会回归自己的身边,然而,看到他现在心如绞痛的模样,她才瞬间明白——原来,爱情不是选择题,不是除了江雪然,就是她谢紫昕。

三天,她意识已经完全被酒精麻痹,用醉生梦死形容也不为过,混沌中,她看到了冷如刀锋的一张脸,不由得轻笑,“你怎么在这里?”

路翎晔看到她身后猥琐的男人,目光幽幽变冷,缓缓打量过男人到处乱摸的脏手,倏而上前,毫无理由的拉起她。

“啪——”

响亮的一巴掌,足够疼,他自己的掌心都带着微微的痛感。

谢紫昕的目光瞬间清明,捂着自己被扇的脸,微微侧目,心里一滞,看清来人时,彻底爆发,“路翎晔,你tm有病啊?!”

她毫无高雅形象的大吼,眼眶却一点点湿润,自己心里已经痛到麻木,这一巴掌,才让感受到自己还活在这个世界上,

路翎晔的出现,无疑是一个宣泄的窗口。她哭闹着扑过去,对他一阵乱打,路翎晔冷着脸照单全收,雨点般的拳头打在他身上,他连闷哼一声都不曾有。

直到她哭够了,闹完了,浑身没力气了,昏昏迷迷的睡过去,路翎晔小心翼翼的抱起她,放入汽车的后座。

再回来,他脸上仅有的一点温柔不复,只有浑身肃杀,居高临下的睥睨着刚才的男人。

男人一震,哆哆嗦嗦的站起来,支吾着,“我……”

“你竟然动她……”

黑黝黝的枪口,直直对着他。

男人连连讨饶,脸色苍白得可怕,“大爷,我错了……我不知道那妞是您的女人,饶了我吧。我没动她,真的……”

路翎晔冷冷的注视他一眼,冷哼,“去死吧……”

如果不是那女人在自己的车上,他发誓他一定会把这男人所有动过谢紫昕的地方全都扫射一枪……

出了酒吧,远离那浑浊的空气,冷风一吹,路翎晔疲惫的揉揉眉心——自己到底是怎么了?竟然在那种人多眼杂的地方开枪。

况且自己找她,不是来报仇吗?算账吗?

为什么看到她一副堕落的样子就气的发疯?

“疯子……”路翎晔闷声评论了一句,懊恼的摇摇头,坐上车,看见谢紫昕安恬的睡在后座,一颗躁动的心稍稍安抚下来。

“哎,总不能对一个醉成这样的女人下手……”

喟叹一声,路翎晔把她送到酒店……

————————————————————————————

一男一女,穿着价值不菲的奢华衣服,醉意朦胧的来到酒店,要了一个套间……

这个说法是多么让人想入非非。

事实上,这件事,就是这么暧昧!路翎晔一张冰山脸也化为无可奈何,头疼的看着床|上的人儿,一阵心烦意乱。

“喂,”他烦心的拍拍她的侧脸,“你醒醒……”

然而,谢紫昕只是像一只高贵却诱惑的猫儿哼咛着,不肯睁开眼睛,却一度坚持着自己的洁癖,“要洗澡……”

实在拗不过她,路翎晔看在她一身酒气的份上,懊恼的揉揉头发,走进浴室,替她放好温水。

再回来的时候,已经是一室旖旎,谢紫昕的裙子已经不知道褪到哪里,内衣松松垮垮的搭在身上,也许是因为酒精的缘故,身上带着一层淡淡的粉色……

致命的诱惑。

路翎晔晃了下头,将心中的邪念甩去,不自觉的讲声调调冷,“谢紫昕,你自己过来洗。”

“唔……”她难受得哼咛,纤柔的手指玩弄着自己胸前的勾带,动作越发的撩人。

一向淡定自持的路翎晔莫名的心烦意乱,浑身燥热,面上的表情更是冷冽,调整了一下呼吸,走过去,一把拉过她的手腕,拉着她向浴室走去。

“唔……好疼……”低柔的声音如同猫儿的低吟,挠的人心里痒痒。她身体热得发烫,不自觉向一旁微冷的身体靠过去,还不安分的晃动着。

“谢紫昕,”路翎晔咬碎了牙,“我真想掐死你!”

明明到浴室就那么几步路,他却煎熬的觉得度秒如年,汗滴,从额前滑下,好不容易艰难将怀里不安分的人儿放入浴池,她却伸着白嫩的手臂一把拉住他,力道不大,但是出乎他的意料,竟然被她拽的跌入水中。

”你……“

还未说完,就被她柔软的嘴唇贴住,一时错愕,他竟然忘记去推开她。

后来的后来,他和她没有一个人记起什么,所谓的理智抛到九霄云外,两人最激烈的纠缠,只想把心里那个人想成对方,弥补心中极致的痛苦。

成年人,一夜|情,谁看的都没有那么在乎,尤其是对于他们这样清醒的人,一早起来,短暂的错愕之后,双方都能克制理智的面对,“玩玩而已。”

谢紫昕微微一笑,“总之,还是谢谢你。”

路翎晔一愣,“为什么?”

谢紫昕提唇,轻笑,“因为,你给过我快乐,最起码,在我极致痛苦,还有人在我身边。”

一顿,她仰头,看着站在床边的他,眸子里再度回复了专属她的睿智,“而且,不是我混乱中的那个猥琐男人,很好。况且,你都帮我杀了那个猥琐的男人……”

路翎晔冷漠的勾唇,“我希望我们以后不要再见的好。这件事,我也不会对你负责。”

克制而冷漠。

谢紫昕点头,“当然。”

目送他离开的背影,谢紫昕愣愣的瞪大眼睛,发呆了良久,一摸脸,满脸的泪水。那一刻,她似乎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

她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

缘分这种东西,真的不得不说,很奇妙。

他们从最开始的漠然,到后来的一夜错乱,原以为会相见两相厌,没想到……

亚洲地区最大的商务宴会。

谢紫昕穿着华丽的衣裙,化着高贵典雅的妆容,原本应该是舞池里最美的女子,现在却一脸挫败的坐在某个角落,一杯接着一杯地喝着高浓度的香槟。

路翎晔冷笑,冷眸微微眯起来,讥讽的笑开,“莫非谢家小姐没了韩宇泽就堕落成这么一副样子?”

他站定,略一侧身,顺着谢紫昕迷蒙的目光看过去,韩宇泽阴霾着一张脸,和一群人谈论着什么,看的出来,他不高兴。

“呵呵……”谢紫昕低迷的笑了笑,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我自甘堕落啊……你相信吗?他连我正眼都不瞧一眼,江雪然的死我有错,可他怎么这么对我?”

听到那个熟悉的名字,路翎晔心口猛地一紧锁,眸光倏而变冷,逼近她,大掌捏紧她的下巴,“对于你,这样最好。她的死,你有错?!仅仅是有错而已吗?如果不是你,她怎么可能落入闵陌炎的手里!”

路翎晔眸底一片血红,像一只被触碰到禁忌的狮子,浑身冒着暴怒的气息。上一次,是他对不起她,原本可以放她一码,可如今,她却再一次踩踏他的底线……

谢紫昕不是被吓大的,什么大场面也见过,可现在见到路翎晔不为人知的嗜血一面,也难免有点犯怵。他的手越收越紧,下巴的颌骨仿佛要被捏碎,她忍不住吃痛的叫出来,“你放开……我知错了,呲 ——”

他这幅模样和韩宇泽一样,在他们面前,江雪然这三个字仿佛就是魔咒,不能被提及……

谢紫昕眼眶一酸,委屈的溢出眼泪,温热的泪滴砸到路翎晔的手背上,一片灼热,他暴怒的松开手,吼出来,“哭什么哭,你委屈?!”

该死,他居然看到她的眼泪,所有的嗜血因子都消失不见,甚至……有些心烦意乱。

谢紫昕抹了一把脸,眼泪还是不由自主的往下掉,好听的声线有些抽噎,“你以为我是故意的?我也没有想到会那样……谁知道闵陌炎会那么做!为什么你们一个个都冲着我来?”

路翎晔心烦的揉揉眉心,指着远处,吼出来,“滚——”

谢紫昕起身,身体不稳的晃了晃,自嘲的笑了笑,无所谓的喟叹,“也罢,我在会脏了你的眼。毕竟,我是真的对不起你。”

她爱韩宇泽,他却如此践踏她的心意,她欠他一个爱人,他又何尝不欠她?

不等路翎晔再出声,谢紫昕就已经一摇一晃的走远,路翎晔站在原地,做了几个深呼吸,却好死不死的瞥到那女人,落入一个老男人的手里。

不知为什么,一股无名火再次冒上来……

谢紫昕迷蒙的看着面前的人,一会陌生,一会好似和韩宇泽重叠,一会又是路翎晔。一个个扰的她头痛欲裂,不管是谁,她一推,身体却向后退了几步,眼看着要跌倒。

男人一拉,顺势抱了个满怀,坏笑着就要吻她,“美人,慢点哟。”

轻佻的语气,男人笑得万份开心——谢家的掌上明珠,韩宇泽的前度未婚妻,随便哪个身份,都足够他敲上一笔。如果能把到她,那就更好了……

谢紫昕来不及搭腔,身体就再度被一拉,路翎晔暴怒的声音在耳边回响,“你就这么贱?!看他的岁数,都是爸爸了!”

“我……”谢紫昕委屈的颦眉,一张清丽的小脸上满是可怜,“你干嘛要一直管着我?你不是恨不得永远不见我吗?我堕落与你有什么关系?!”

说完,负气的甩开他,跌跌撞撞的向前走。

也不去再看韩宇泽,莫名的,从他一出现,似乎她的视线不再紧紧胶着在韩宇泽的身上了。

“该死。我是疯了。”路翎晔无奈的捏着空落落的掌心,一阵迷惘——他的冷冽自持,为什么一到她,全然不复存在。理智什么的,也跑到九霄云外了。

跑开的那个小女人,似乎还在负气委屈的哭着,即使见不到她的眼泪,路翎晔还是莫名的心里一疼。

“该死,中邪了……”

闹着骂了一句,路翎晔不依不饶的追上去,不由分说的抓住她的手腕,禁锢住她,“谢紫昕,酒量不好以后不准喝那么多酒,难道不知道一个个猥琐的老大叔老流|氓正盯着你看吗?!”

突如其来的怒火,严厉的语气,甚至有些蛮横不讲理,不知道为什么,谢紫昕莫名的心里漾起一层层温暖。

看着他的眼睛,还是骄傲的扬起头,“关你什么事?!你不是巴不得看着我在别人的身下承欢吗?看着我痛苦的样子你开心的很吧。你真虚伪,路翎晔,我瞧不起你!”

话是这样说,内心却还是贪恋着他的温暖,手倔强的不肯松开,一度想要喊出来——路翎晔,你留下我啊,说话啊!

可是她骄傲的自尊丝毫不允许,就这么等着他开口。其实,他现在就是她孤岛的救赎。

良久,路翎晔冷眸盯着她,一言不发,那冰冷的眼神却足以将她所有负隅抵抗的坚强击碎……

终于,谢紫昕笑得满眼晶莹,从他的桎梏中抽手,一脸失望凉薄,“算了……”

她是真的可笑才会希望他留下她。

然而,抽身的一瞬间,路翎晔一言不发的揽住她的腰,粗鲁的吻上来——说不出为什么,那就什么都不要说,让思想做主!

一吻到底,也不用为自己现在荒唐的作为寻根溯底……

———————————————————————————

【感情过程就这么多,具体在一起的过程正文有叙述哦~下面直接甜蜜……】

“翎……”谢紫昕在浴室里,踌躇了好久,还是闷闷的喊出声——她忘记拿睡衣进来了,总不能一直在里面泡着吧?!

“嗯?”门外的男人扬扬眉毛,捧着手边的睡衣,笑得万分得意。

没错,是他使坏,可谁让他的小娇妻都结婚这么久还是如此青涩呢?他都开始怀念当初她喝醉时的大胆模样了,可喝酒伤身,他又不舍得让她多喝……

夜深人静,不做点什么,真是对不起这完美的氛围……

里面没了声音,路翎晔勾唇,继续放长线吊大鱼,“老婆,你不准备出来了吗?刚才叫我有什么事啊……”

“啊,我……”谢紫昕憋红了脸,纠结了好半天,终于忍不住说了出来,“你能帮我取一下睡衣吗……”

尽管声音小的可怜,路翎晔还是忍不住笑起来,声音里有明显的戏谑,“哪件?”

“就是……平时穿的那件啦。”

“好。”某人的声音十分愉悦。

路翎晔轻轻敲门,坏笑着压开一条门缝,将手中的睡裙递过去,谢紫昕慌乱的接过,“嘭——”的一声关住门。

“……这个……”

谢紫昕犹疑的看着手里的黑色蕾丝性||感睡裙,嘴角忍不住抽了抽——什么时候,路翎晔也变得这么se了!?

“老婆快点出来。”

万恶的声音再次响起,顾不得多想,她连忙将衣服套上去,推门出去。

一出来,一道炽热的视线便将她从头到脚的打量过一遍,渐渐的升温,谢紫昕脸色涨红的绞着裙子的衣角,不安的支吾,“那个,我再去换一件。”

“不用,这件足够好。”路翎晔坏笑着走过来,拉着她的手,轻轻一推,两人便双双跌入大床中,卷入柔软的窗幔之中,紧紧相贴。

冷静的房间瞬间升温,旖旎逐渐包裹……

“老婆,你今天真的很美。”他坏笑着压下,冷冽的脸上满是温柔与疼爱,大掌顺着她白皙的脖颈缓缓下移,勾勒过她曼妙的曲线。

她黑色蕾丝睡衣中没有任何的内衣,黑色的诱惑与白皙的皮肤明显的对比,更加的摄人心魄,路翎晔喉咙一阵干哑,忍不住俯身吻了下去……

一场欢爱,极尽缠绵,几度升温,谢紫昕终于放任自己,高调的呻|吟着,大床吱吱呀呀的晃动着,黑发点点遮住她身上的草莓,温热的身体摩擦着,她却只想拥紧身上不停“运动”的男人。

最极致的爱意之后,谢紫昕慵懒的眯着眼睛,如一只高贵的波斯猫一般蜷缩在他的怀里,把玩着他胸前的小豆豆,惹得他一阵颤动,热喘。

“你再乱动我会再一次的……”

谢紫昕咯咯的笑,窝在他怀里,是最契合的模样。“路翎晔,我怎么之前没发现你这么坏?你还好这一口?看起来一副冷淡生人勿近清心寡欲的模样啊,啧啧……”

路翎晔坏坏的低笑,咬着她的耳垂,细碎的吻着,“我只对你这样,喜欢吗?”

“恩,好痒……”她不安的扭动,却再次触发原始的激情,被压入身下,“唔,喜欢喜欢,别来了。”

“喜欢还不再来?老婆莫非不是鼓励我?”某人一副比韩宇泽还要邪魅的表情。

“坏蛋!”

她低低叫一声,在他最深度的嵌入之时,紧紧的拥着他,两人似乎灵魂都被糅合在一起——

“翎,老公,一辈子别松开,好吗?”

“我爱你,我要你,怎么可能松手……你是我的!我的!”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