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妇雪白细嫩的艳妇

一秒记住【文学楼】,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阴魂王!”

阴魂王突然出现在兵锋的神念中,即便其模样变化了很多、气势也变化了不少,甚至比起刚出世那会儿也有所不如,但超出地元境的修为却瞒不了人,仍然被兵锋一眼识破了身份。

“害人害己,真是该死啊!”看到阴魂王脚下几具干瘪的尸体,兵锋忍不住暗自咒骂一句。

他口中该死的对象不是阴魂王,而是对他紧追不舍的叶凌霄——如果当初叶凌霄能够放下成见、不急于追杀自己,而是乘着阴魂王实力大损之际,联合同门合力围剿,哪里还会给它东山再起的机会?更不会因此连累同门丧生,甚至死了也不得安生,连血肉、神魂都成了资敌物资。

但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晚了,连他自己都处在极度危险之中、快自身难保了——兵锋能够认出阴魂王,阴魂王又怎么可能认不出眼前这个让自己实力大损的小蝼蚁?

正所谓仇人相见分外眼红,阴魂王毫不迟疑地丢下手中的干尸,怪叫一声杀气腾腾地冲向兵锋。

前有阴魂王拦路、后有叶凌霄追杀,偏偏这两个家伙自己一个都打不过,兵锋觉着自己现在就是风箱里那只两头受气的小老鼠,无奈之下,只能变换方向再次狂奔。

“妈的,真是屋漏偏逢连阴雨、船破偏遭穿堂风,这完全是想要我的老命呀!”

刚跑出没几步,“视线”中突然出现了一支近二十人的队伍,看清这群人的服饰,兵锋顿时有种蛋痛的感觉,心中更是连连叫苦不已——这群人个个白衣飘飘、气质不俗,不是西川学院的那帮同门还能是谁?

如果换成漠北学院的人,兵锋绝对会毫不犹豫地冲过去,直接来个祸水东引。但对上自己的同门,还是一群对自己极好的同门,他又怎么可能这么做?

“别过来,这边有阴魂王!”心中比吃了黄莲还要苦涩,兵锋偏偏还不得不出言提醒的同时,准备朝着叶凌霄追来的方向斜插过去。

两害相权取其轻。叶凌霄虽然强大,但比起阴魂王来说,还是有所不如。虽说阴魂王最恨的是自己,可毕竟当初叶凌霄也参与攻击了呀!说不定自己运气爆棚,或者阴魂王搭错了神经、吃错了药,与叶凌霄对上了呢?

虽说这种可能性无限接近于零,但毕竟还不等于零不是?万般无奈之下,兵锋只能将命运寄托在这虚无缥缈的希望上。

“你们……”

让兵锋完全没有想到的是,这群人听到他的话不但没有就此离开,反而加快速度向着自己冲了过来。尤其是为首的一名少女,整个人就如同一柄锋芒毕露的绝世长枪,速度更是快得无与伦比。所经之处,浓雾仿佛也承受不住她的气势,自动分出一条道路。

少女身后的那些人也个个修为不俗,兵锋甚至在其中发现了久违的屠豪大小姐的身影。

“真傻呀!”看着这群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同门,兵锋突然觉着鼻子有些发酸,泪腺好像也有些不受控制想要分泌粘液,“那就让我陪你们一起傻一回吧!”

华夏有一群特殊的傻子,被国人誉为“最可爱的人”。其实他们都知道,这几个字真正想要表达的意思就是“傻得可怜没人爱”。兵锋就曾经是这个傻子群中的一员。

他们也确实够傻,傻得可以在枪林弹雨的战场,傻乎乎地将自己的后背交给同伴;面对飞来的子弹,傻乎乎的为同伴挡枪;哪怕陷入绝境,他们也不肯丢下同伴独自逃生,还傻乎乎、乐呵呵地说:兄弟们一块上路不寂寞……

“多大的人了,还哭鼻子!”四十多米的距离转瞬即至,还没等兵锋完全从感动的漩涡中挣脱出来,轻飘飘的一句话已经传入耳中,兵锋顿时羞愤难当、几欲掩面狂奔。

少女显然并没有打算就这么轻易放过他,语言还是如同她的人一样犀利,“记住,战场不需要眼泪!”

兵锋脚下一个踉跄,直接一屁股坐向地面。将落未落之际,被一双温软的手臂拦腰抱住,耳边传来屠豪琼关切的询问:“臭小子,你没事吧?”

还是屠豪大小姐对我好啊!兵锋顿时感动得一榻糊涂。

“对不起,”一边不要钱一般把大量回气丹、疗伤丹、神魂草灵液塞向兵锋嘴里,屠豪琼还一边不停自责,“我不该撇下你一个人,害得你落魄到这等地步,还差点儿丢了性命……”

差点丢了性命是真的,但我咋就落魄了呢?这里还能有比我更富有的人吗?

屠豪大小姐一番话只听得兵锋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越听越糊涂。环视四周,只见一群同门看向自己的目光充满了同情、怜悯,那样子分明是完全认可了屠豪琼的话。

顺着众人的视线看向自己,兵锋顿时恍然大悟:经历了连番撕杀,又像土拨鼠一样在地洞里进进出出,他的一身衣服早就污迹斑斑、破乱不堪,这幅模样不就是山穷水尽、穷困潦倒的最佳代言吗?

再加上刚才那幅摇摇欲坠、站立不稳的样子,不就是身受重伤、险些没命的最好证明吗?

“我、我有很多神魂草,灵石、丹药也不缺……”虽然从不太在意面子问题,但被人误会到这种田地,兵锋也不禁老脸一红,出言辩解。

“我知道,我知道,是我们误会你了,你那么厉害,怎么可能……”难得屠豪大小姐深度自责之下,从善如流、善解人意一回,连声附和——真是对不起呀,因为我的一己私念,害得你不但险些丢了性命,还在这么多同门面前丢尽了脸面。

屠豪大小姐是真的后悔了!诚心诚意地在忏悔!

“是呀,是呀,小师弟勇猛无比,一枪击杀宋成贵、一举灭杀……”

一些心思灵活的同门当即附和起来,看向兵锋的神情分明就是:放心吧,小师弟,我们都是过来人,你的心情我们大家都理解!

兵锋和屠豪琼现在卿卿我我的样子,分明不就是一对小情侣嘛!男孩子不就应该在自己的小情人面前保持自己男子的尊严嘛!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身为同门,这点儿忙我们这些做师兄师姐的还是会帮滴!

“天啦,真的没法活啦!”兵锋欲哭无泪,无语问苍天!

万般无奈之下,灵机一动,飞快地从储物袋中掏出两株淡紫色的神魂草,不由分说地塞给屠豪琼,口中连连说道:“这是我专门为你留的,你看,颜色都已经呈淡紫色了……”

事实胜于雄辨,兵锋心道:这下你们应该可以相信,哥真的没有落魄,真的有大量神魂草了吧!

“真是用情良苦呀,自己都落魄成此等模样了,还舍不得服用,非要把最好东西留给自己的小情人!”共同的心声几乎同时在在场所有男子心中发出,看向兵锋的目光中充满了掩饰不住的钦佩。

“要是有个男子对我这么死心塌地,那该多好!”共同的心声也几乎同时在在场所有少女心中发出,看向屠豪琼的目光中充满了浓浓的羡慕,当然也不缺乏那么一丝丝嫉妒。

在众人充满羡慕嫉妒恨的目光中,屠豪琼心如撞鹿、羞羞搭搭、扭扭捏捏、欲拒还迎地接过了兵锋递过来的神魂草,心中还止不住地埋怨:“你怎么能这样呢?就算想要表白什么,也用不着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吧!”

这个时候,兵锋岂能不知道,自己这个自认为英明神武的举动,算是彻底坐实了自己的“美名”,这下就算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无力之下,身子一软,一头栽倒在屠豪琼怀里。

“瞧瞧,都虚弱成这样了,还要坚持到把定情之物交到小情人手中才倒下去!”

这一倒不要紧,所有人心中顿时共同发出了同一个声音:“小师弟真不愧是情圣呀!”手机用户请浏览m.wenxue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