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家庭教师

黎夏雪没有再次回到医院,只是随着凛汝若回了薛家。

她不是不想去,而是怕看见薛奕哲维护蔓嫣的那一幕。

第二天,黎夏雪早早的就起来了。

黎夏雪揉着眼,睡衣还没有换,穿的拖鞋走路时发出“嗒,嗒”的声音。

因为凛汝若和薛伟阳还在睡觉,家里的佣人做事总是小心翼翼,整栋别墅显得异常安静,黎夏雪走路的声音也因此显得很大声。

黎夏雪为了不打扰凛汝若和薛伟阳,只得小心翼翼的走下楼,让发出的声音小了些。

她走进厨房,厨房里的佣人正在小心翼翼的做着早餐,每个动作都是很轻,生怕吵醒了正在睡觉的凛汝若和薛伟阳。

“呃……啊?!少奶奶早啊。”家里的佣人有些错愕的看着突然来到厨房的黎夏雪。

黎夏雪愣了愣,明显被这个称号吓到了,随后无奈的笑了笑,道:“我不习惯这样称呼呢,要不……你们叫我黎小姐就好了。”

黎夏雪说完,佣人就犹豫了:“可是……夫人……”

黎夏雪早就预料到是凛汝若让他们叫她“少奶奶”的:“夫人那边我会交代的。”黎夏雪露出一个微笑。

“好……好吧。”佣人们无奈,只能答应了。

“你们先去休息吧,我做就好了。”黎夏雪笑了笑,看着佣人。

佣人明显愣了,让少爷的未婚妻做饭?真好笑,怎么可能?

“没事的啦,我煲点汤给薛奕哲哦,我会和凛阿姨解释的。”黎夏雪还是一脸微笑。

“少奶奶让你们干什么你们就干什么知道吗?”凛汝若的声音在佣人脑子里回荡,佣人只好低下头,走出了厨房。

黎夏雪做好汤,也顺便给薛伟阳和凛汝若做了早餐。

黎夏雪刚把早餐端上桌去,凛汝若就起床了。

凛汝若看了看桌上的早餐:“哇!是夏雪自己做的吗?”

黎夏雪看到凛汝若起床了,愣了会,笑着:“嗯!妈咪早好,我还熬了点汤给薛奕哲,我先拿去给他吧,妈咪您慢慢吃。”

“哎,好,真乖。”凛汝若点点头。

凛汝若吩咐司机把黎夏雪送到了医院。

黎夏雪抱着饭盒来到了薛奕哲的病房门前,正要推开门,却望见里面的薛奕哲……还有……蔓嫣。

黎夏雪看着蔓嫣一口一口喂着薛奕哲吃饭,她心钻心的疼,原来昨夜蔓嫣一夜没回去啊。

薛奕哲脸上挂着温柔的笑。

不像看见她那种厌恶和不屑,黎夏雪看见薛奕哲的笑……只能是冷笑吧。

“怎么站在这里不进去?”一个温柔的声音响起,打断了黎夏雪的思绪。

黎夏雪转过身,看见薛奕宸对着她笑。

她眼睛有些酸酸的,把饭盒胡乱塞给薛奕宸:“给你吃吧。”

她低着头,和薛奕宸擦肩而过,她没有让眼泪掉下来,她嘴角浮现出一丝笑意。

她的笑,很苦涩,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了。

黎夏雪没有回薛家,她坐在医院的长椅上,不远处,有一对情侣,男人推着轮椅,女人失明了。

男人说:“亲爱的,你听见鸟叫了吗?现在花园里小草很青呢。”

女人靠着男人的手:“我听见了,鸟的歌声真好听!”

黎夏雪愣着听着他们的对话,如果这是她和薛奕哲……那该多好……她苦涩的笑了笑,她在想些什么?薛奕哲可能对她这么好么?他恨不得她死……

过了阵,黎夏雪也冷静了,她走回病房。

就算被骂,那就被骂得彻底吧。

黎夏雪才走近病房,就听到一阵吵闹声,和断断续续的呜咽声。

黎夏雪皱了皱眉,加快了脚步。

黎夏雪没多看,推开门就冲了进去,谁知,她才抬头,就被一个什么软绵绵的东西砸了过来,幸好她反应及时,抓住了这个软绵绵的东西。

她睁开眼,发现自己手上拿着一个枕头。

吵闹声依旧没有因为她的到来而停了下来。

是薛奕哲和薛奕宸在吵架。

“你以为你是谁?!能管得着我的生活?!”薛奕哲怒道。

“呵?!我是你哥哥啊!你到底了不了解蔓嫣?!她刚从国外回来!你怎么知道她有没有改变?!你怎么知道她还是不是原来的蔓嫣?!她接近你有可能是因为利益懂吗?!”薛奕宸也跟着薛奕哲吼。

原来是为了蔓嫣啊……黎夏雪苦笑。

“变了?!你又多了解她?她为了利益?那黎夏雪又是为了什么?还不一样吗?!她进我们薛家为的难道就不是利益?!”薛奕哲冷笑道。

“我敢肯定!黎夏雪进我们薛家肯定不是因为利益!”薛奕宸狠狠的说道,他相信,黎夏雪肯定不是为了利益,如果是为了利益,她那时根本不会说薛奕哲不爱她,因为为了利益,她管他爱不爱她?

“你就这么肯定?!”

“我不肯定你又了解她多少?!”

“她是我未婚妻!不用你管!她是我的!我想怎么样怎么样!和你有什么关系?!”薛奕哲只是冷笑,她是他未婚妻,是他的一个玩具。

“呜呜呜……你们……你们别吵了……”蔓嫣在旁边哭着,哭得梨花带雨,楚楚可怜,让人一看就不禁怜惜。

“做作!”薛奕宸冷笑。

“薛奕宸你够了!”薛奕哲抬起手,一巴掌就扇了过去。

“pa!”清脆的巴掌声,薛奕宸摸了摸脸,却没有一丝疼痛,他看了看前方……一个酒红色的长发在他眼前十分耀眼。

淡淡的罂粟花香让薛奕宸和薛奕哲错愕。

薛奕哲的手还未来得及放下,还悬在半空。

她的头歪着,脸上的巴掌印是这么清晰,可见着巴掌是有多重,可是她没有掉眼泪……

黎夏雪为薛奕宸挡住了这一巴掌。

病房里没有一丝声音,安静得诡异。

黎夏雪摸了摸脸,头摆正了,只听她缓缓开口:“薛奕哲啊……”她顿了顿,“别怪你哥哥……是我黎夏雪的错,我就不应该出现的,我不出现,你和蔓嫣应该就挺幸福的吧……都是我的错……是我自作多情了,别怪你哥哥……你要自由,我给你……你和蔓嫣怎么样,我不管,我放任你。我给你自由!你满意了吧!我黎夏雪不会在干扰你的生活。‘薛奕哲的未婚妻’,我就当这个是个称号罢了就好了。如果,你还想要继续把我当玩具摆弄,那随意……”黎夏雪笑了笑,她看着眼前的的薛奕哲有些失神。

许久,他们都没有说话,黎夏雪转过身,走出了病房,她宁愿自己心痛,也不要看见眼前这位男人……这位把她当玩具,她却深深的爱着的男人。

手机版上线了!阅读更方便!手机阅读请登陆:m..

<script>read2();</script>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