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轻点 太大了啊 好胀

“鸢儿的青木之气生机盎然。你金丹虽被包裹,但丹气却越来越旺,就说明此气可濡养你的内丹。却为何一再想破去?以后不要再存此念了。”

黑喾连忙传音至龙玄脑海。

龙玄听到黑喾的传音,所幸还未去做。暗呼自己太过执着。遂真气运行肺经。

肺者,主气,司呼吸。本就起于中丹之内。上可疏解肝经之刚。所谓刚者,便是刚强烦躁之意。而当龙玄之真气循行时,触发肝经,则条达而生,心绪豁然开朗。又加上本身体内有青木之气,头脑立刻清明。

“没有问题了,黑喾爷爷”

龙玄清醒过来的第一句话便是传音给了黑喾。表明自己已经想通,不会再执着于金丹是否包裹之事。

“依目前的进度,龙玄十二经脉的周天运行看来一两个时辰内是不可能完成的了。”黑喾暗自忖道。小周天只是真气在任督二脉之中循行,而大周天却是真气运行十二经脉。所以耗时许多。遂盘卧于玄龙池中,准备炼化龙珠。

“爷爷,为何玉儿哥哥每次真气运行,我却有所感应,似是我自己也在运行一般?”

黑喾刚刚卧定,鸢儿的声音便自脑海内响了起来。

“有所感应?”

“是啊。现在玉儿哥哥真气正在肺经运行,且是第二遍运行一半。”

黑喾正待要问小鸢是何感应时,嫩嫩的声音又传了过来。

“鸢儿,你先坐好冥思,等一下我再和你说话。”

黑喾连忙传音道。既是鸢儿能感应龙玄真气流动,那么敖巸鸣儿与龙玄魂魄相交,便也应该能感应到了?

“巸儿鸣儿,你们能感受到玄儿的真气运行吗?”

为了确定答案,黑喾也顾不得许多,便直接传音至敖巸与鸣儿的脑海之中。

“可以啊”

敖巸此刻正无聊的想睡觉,头疼什么时候才轮到自己。都一个多时辰了,龙玄才运行真气到肺经第二遍。突然听到黑喾问话,便想也未想,直接喊了出来。

“可以”

鸣儿此时也睁开眼来看着黑喾。

“什么可以?”

凌巽听到说话声,连忙问道。

“玄儿,你自真气运行,不闻不看,意摄中宫。”

见几个孩子都睁开了眼睛,唯独龙玄闭目轻蹙眉宇,真气一凝。黑喾连忙传音,同时轻摆双手,不让几人说话。

敖巸吐了下舌头忙收声闭目。其余两人见样学样,也都连忙坐好。唯独凌巽睁着眼睛看着黑喾,想说话却又不敢开口。

“巽儿,我说话你听着。是便眨一下眼睛,否便眨两下眼睛。”

连敖巸都不能传音,更不用说现在在五人中进境最低的凌巽了。

只见凌巽眼睛一眨,满脸的疑问之色。

“巽儿,你能感受到玄儿哥哥的真气运行吗?

黑喾小心地把话传了过去,随后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凌巽。

凌巽并未立刻回答,随即闭上了眼睛。半刻之后才慢慢睁开。看着黑喾,摇头轻轻地眨了两次。

“巽儿不急,你感受不到也是正常的。”

见凌巽满脸失望之色,黑喾连忙安慰。本就生在鬼集,从小又有父母上师宠爱,自是心气比别人高些。这种反应也是正常。

“等一下我会让鸢儿妹妹传气与你。入后你要凝神观想,多在体内十二经脉循环几次。尤其是在肝经要仔细些。”

鸢儿的青木之气本就与肝同属,五行为木。况且肝开窍于目,主动主生,让常人的气血能畅通无阻。

内视却是有助于粟珠凝成,金炁初现。若能如此,凌巽便可以至坎离交境,至少也能赶上鸣儿进境,如此便又能进了一步,所以黑喾一再叮嘱。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