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激做爰小说

父王回来后,师傅成天缠着父王,简直恨不得吃饭睡觉都跟着,还成天不停的说着笑话,要不然就是讲的一堆佛学道理,地球的,法界的都说了,什么让父王开窍点,不要做傻事之类的,但其实自从那次被我阻止后,他就再也没有过轻生的想法,所以大家看到的都是师傅不停的说着什么,父王却是直接把他当空气,该干什么还干什么。【全文字阅读】

因为好不容易才见到,我让他留下来陪我一段时间,他倒是没有拒绝,只是说什么也不待在王府或是皇宫,我也没有多说什么,陪着他选择了住客栈。

其实如果他要住在王府的话,那才是最糟的,自己的父亲自己知道,真那样选择的话,虽然不杀人,但是王府一定会有一段时间没有安宁之日了。

因为连着几天来都一直精神紧崩,所以他送我回客栈后我很快就睡下了,完全不知道暗中发生着的变化。

这是怎么回事?

看着镜子里的人,我一时间有点反应不过来。

长得落地的紫发,长长的睫毛下的紫色眸子,还有那一身我不记得自己曾换过的紫色衣服,我不由怀疑屋里是不是多了什么肉眼看不见的东西。

可是四下看看却又一切正常。

想着可能是眼花了,过一会就会好,我便拿起梳子想打理头发,可才把梳子放在头发上,我再次呆住了。

愣愣看着瞬间粉碎顺着头发滑下的梳子的粉末,我说不出话来。

“月儿,起床了吗?”

门外传来凤南熙的声音,我机械的点头,“进来。”

声音响起,我再次愣住,这是我的声音吗?

回过神来,我看着镜中站在我身后的熙,一时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帮你梳头吧。”他说着,手中现出一把银色的小梳,很是精致漂亮。

梳子所过之处,原本紫色的头发瞬间又恢复成我熟悉的黑色。

我静静看着他给我把依旧长到落地的头发束好,然后眼睛的颜色也变回了黑色,直到最后,他什么也没说,没说为什么我的头发会变成紫色,也没说为什么他给我梳过头发后一切就又恢复了,不知是不想说,还是因为其实我应该比他更清楚。

“走了,师傅他们已经在等我们了呢。”

我点头,什么也没说,和他一起下楼。

一连几天,我陪着父王四处游玩,第一次真正感受到有父亲在身边的感觉,虽然他不爱像师傅一样的爱说笑话,喜欢逗乐,但是我依旧很开心,这是之前从未有过的开心。

师傅之前说的什么父亲和师傅都是一样冷冰冰,像魔鬼这样的话根本就是骗人的。

因为在外面,我没有叫他父王,而是改叫爹爹,多少有点别扭。

早上起床后,我来到楼下,就看到爹爹和师傅各坐一边,誰也不理谁的样子,不由好奇。

这些天虽然爹还是继续的不理会师傅,可师傅就好像打不死的小强,成天缠着他,有的时候直接大打出手都有,可是师傅不理会爹的事情是从没有过的。

看到我下楼来,两面为难的趴趴好想抓住救命稻草一样扑向我。

呵呵笑了两声,我和趴趴一起坐下,正想开口帮两人“调和”,却是直接没了机会。

“月儿,早餐过后我们回冰凰。”

爹爹开口,不是询问或商量,而是直接的命令语气。

我看了师傅一眼,才看向他,“是出什么事情了吗?”

“没有,只是我们该回去了,冰凰才是我们的家,不可能一直待在这里。”

他这一说,我才想起我们来我们真的已经在这里待了一月有余,虽然我依旧觉得好时间太短,可是对于他来说,这个时间已经够长了。

我不想离开,因为这一走,不知道多久才能回来,才能再见到熙。

本来我还以为可以拖延,然后让他陪我们留在傲龙的,可是看他此刻的坚定,我知道,这不可能。

“你不会想为了那小子留在这里,不要父王了吧?”他似是察觉了什么,咬牙切齿道。

我看着不由心悸,赶紧打着哈哈道:“不会,不会,怎么可能呢?这不是都要走了吗?”

说完,我看着他终于放松的表情松了口气。

我一边吃着早餐,一边闲聊似的和他拉长扯断。

“父王你觉得早餐还合胃口?”

他点点头。

“那这里的服务也还满意?”

“嗯,还可以。”

“那这里的风景呢?看着可还舒心?”

他点点头,“嗯,都不错,可是我们还是必须回冰凰。”

“……”

牙齿紧咬着筷子,我看着他,我怎么就没看出来他这么精?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