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最舒服的性经历

收拾好一切的她出现在了医院的门口,看着这个久违的医院,心情复杂的迈着沉稳的脚步走了进去

由于被冷藏,一直呆在家中的安佑霖突然手机响了起来

“哥们儿~~好久不见啊,怎么样这一个月?想找你喝一杯都难啊”电话那头传来了沈尘青涩的声音

“哎...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接到沈尘的电话,他有些意外

“想你啊,一个月快结束了吧,之前给你带打电话都不通...人也找不到,学校也不不去了,真的有这么严重吗?”沈尘像个孩子一样说着,他应该还蛮依赖他的

“恩,快了,你最近都在忙什么呢?我没有看着你...肯定天天翘课吧”

“啊...我...哎呀,别哪壶不开提哪壶啊”

“那你哪壶是开的?”

“我哪壶都不开,你就别提了”沈尘搞笑的说着,不知道为什么,沈尘每次出现总是能逗人发笑

“哈哈哈,你啊...”安佑霖终于被沈尘逗笑了

“笑了吧,哈哈...”沈尘也跟着傻傻的笑着“噢!对了,前一段出去玩儿,听到说苏锐儿被南区的女生打了,你知道吗?”

他沉闷的‘恩’了一声

“哥,你这是遇到脑残粉了啊”沈尘二二的补了一刀

“哎,不说那个了...处在这个阶段,我真是进退两难...”

“啊,那个...苏锐儿...你们怎么样了?有没有什么进展?”

“老样子,不记得我”他哭笑不得的自嘲道

“奇怪,怎么会?我去试试...照你说的那样,她应该也不记得我吧”沈尘好奇心大发

“你不要吓到她啊”他提醒到,生怕没心没肺的沈尘会伤害到现在脆弱的她

“吼,我是那种人吗?再说,就算是,吓谁我也不能吓她啊,你说是吧,哈哈...”沈尘嘟囔道

“好好”他的语气略有无奈

“到时候联系你,先挂啦,快没电了~~~”沈尘永远一副小孩子的样子

安佑霖无奈的笑了一下,转而依旧眉头微微锁起...看向远处的一片原野

大概他生来就是要让苏锐儿折磨的

热闹的夜市,要数小吃最为兴旺。沿着笔直的街边,一排接一排的小吃品种繁多、琳琅满目。老板笑脸相迎,殷勤周到,顾客来来往往,喜笑颜开。

“哇,好久没有像这样痛快的吃东西了!”黎新彤不顾形象的往已经装的满满的嘴里塞了一个丸子进去说道

“没想到你这么喜欢小吃街的路边摊啊”景沐辰笑着看着面前的黎新彤说“不过没关系,你放开吃,这顿我请”

“老板~~再来瓶啤酒~~”喝掉最后一口酒后她说道“我就喜欢这样的夜生活,无忧无虑的然后一直玩到第二天天亮,再去看日出...真的好美,好怀念那个时候啊,以前在家啊,和锐锐就是这样,几个人一起出去吃吃喝喝,不过...她不喜欢这样的生活,大部分都是陪着我,一直迁就我,她人很好的,从来都是迁就我,就像是对严煜枫一直也是这样,说来我这个当姐姐也挺惭愧的,呵呵...”她低笑了一声,又喝了一口酒

“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景沐辰看着面前的她,四目相对,他仿佛将要把她看穿一样“你看这里每一个小吃摊,他们每一个人都很努力,为了生活为了养活家,不辞辛苦的每天忙碌到深夜,他们每个人脸上看起来都喜笑颜开的,可谁又能看到这样的皮囊下背后有着多少不为人知的故事...”

“你不就是这样吗?”黎新彤淡淡的说“你假装很合群,可是心不在焉,大家都好像很喜欢你,但你真正的样子却没人说得清楚”

“你不也是那样吗?”景沐辰看着她的眼睛

她轻笑了一声,仿佛带过了那些年来所有的悲伤

他痴笑了一声,娓娓道来“我知道你的处境,有时候你要学会争取,但更多时候也要学会放弃”

昏黄的街道,把她的头发染上一层金色,瞥见她发红的眼睛还带着泪,他举起了酒杯

后来她也慢慢地举起了酒杯...

“你知道吗,有那么一瞬间,我试着放弃过...”

如果可以,我也想装作什么都没看到,什么也不知道,我想就那样远远地,静静地看着他,我想和苏锐儿回到从前,我想了很多,可我似乎在逆行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直到傍晚苏锐儿才从医院出来,一脸茫然地她走在空无一人昏黄的小路上,寒风瑟起,吹着她单薄的身体,这风仿佛将要把她刺穿

‘滴答’一滴雨水落在了她的脸上

“糟了...”她仰头看着天空中摇摇欲坠的小雨,慢慢的伸出了手想要去触摸那些雨滴

寒风吹起,细雨迷离,风雨无情的撬开了我的记忆

[“哎...效果没有预想的好啊”“你这个记忆,可能暂时是找不回来了,淤血状况好一点了,但还是要继续吃药,平时要注意,多出去走走,放松心情,不要有太大压力”]

医生的话语夹杂着风雨中的细雨缓缓袭来,回荡在耳边

她拖着沉重的脚步,蹒跚向前走去

那个开朗,活泼,爱笑,倔强的苏锐儿,那个活在阳光里的苏锐儿已经驶过去了吗?回不去了吗?

为了这该死的记忆,她已疲惫不堪,把自己折磨得心力憔悴,一夜间掉了很多的头发...

一早苏锐儿就站在镜子面前,看着自己苍白无力的脸颊,伸手去碰一下额头上那不深不浅的伤疤...对着镜子轻轻地笑了一下,嘴角慢慢勾起了一个漂亮的弧度

“加油!”

初夏的清晨有着灿烂阳光的味道,沈尘带着耳机骑着死飞顺着光的方向骑去,苏锐儿从另一个方向略有慌张的边走边看手表。

突然在一个转角,他刹车截住了苏锐儿的去路,帅气的停在了她的面前,摘下了耳机

苏锐儿被吓得瞪大了眼睛看着面前的沈尘

“喂...小美人”沈尘玩昧的看着她

“沈尘!!!你要干嘛啊!!!”反应过来的苏锐儿大喊了一声“还想撞我吗?”

沈尘被苏锐儿的话惊的愣在那里,迟迟都没反应过来,直到苏锐儿已经离开了很久他才慢慢缓过来...

他不禁笑了一声,又戴上了耳机,向另一个方向骑去

【学校】

“惨了惨了惨了,要迟到了”苏锐儿慌慌张张的跑着对着面前的人群说“借过,借过,不好意思,借过...”

她低头朝我迎面走来,眉头紧锁,似有心事,我们之间只有十公分的距离,她没有认出我来,就这样匆匆擦肩而过。只留下一句“借过”

他回过身看着她的背影“笨蛋,又要迟到了吧”

说实话这已经不知道是安佑霖第几次这样在远处看着她的背影了,直到她上了教学楼,他才放心离开...

他生怕她会再受到伤害

苏锐儿蹑手蹑脚的来到班门口,怯生生的看着讲台上的班导,那个有些机车又八卦又看不顺她的班导

班导用余光瞥了一眼她,又自顾的讲了起来,过了好一会儿才对门口的苏锐儿说道“又迟到了吧,下面跑十圈再上来!”

苏锐儿抿了一下嘴巴,看了一眼她,没有说话转身朝操场走去

严煜枫坐在办公室里,喝着咖啡,低头看着资料...这可不是学校的资料,而是他调出来关于安佑霖的资料...

自从‘绯闻’事件以后,严煜枫总是对苏锐儿和他念念不放...耿耿于怀

然而资料除了简单的基本介绍外,就再没任何有价值的信息了

他眉头微锁,闭上了眼睛

苏锐儿来到操场仰头看了看了天,微弱的太阳有些刺眼,但因为时间还早,空气还是十分清新的,她整理好了心情向着操场跑去

脚伤刚刚恢复的她,刚开始跑还是慢慢很轻松的,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太阳也慢慢热烈起来,她显得有些体力不支,但依旧咬紧牙关一直跑着,从未停下一步,她就是这样倔强,不服输。也一直以这样的态度生活着,即使累了。

班导高高的站在教学楼上,看着操场下面奔跑的苏锐儿,嘴角勾起了一抹坏坏的微笑...

汗水慢慢渗透了她的衣领,她只觉得那种天旋地转般的眩目瞬间又涌了上来,仿佛置身云海深处,又似随风飘扬的柳絮,双脚竟如同面条一般瘫软;思维如同漆黑的夜里的一滩死水,停滞得不起半点波澜。周围的一切都与她无关了,她如同一桩朽木,就这般倒了下去。

初夏的阳光穿透橘子树洒在地上形成梦幻般的圆斑,烈日当空,我躺在那里...淡淡的**着,用着最后一点的意识感受到了一阵凉风的吹过,带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他在唤着我的名字

“苏锐儿...苏锐儿...!!!”

只是朦胧中,我并没有看到什么,就闭上了眼睛...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