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啪的最爽的一次过程

云阡尘缓缓起身走近苏婉儿,挑高眉头,居高临下看着一脸警惕的苏婉儿。

看苏婉儿这般,云阡尘他心里更加笃定,她只是被湘玥国那个城府深不可测的女人彻头彻尾的给利用了。

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竟然千里迢迢将他从北衡国找来后,却一直没有出现了,更有趣得还特意找个这么一个半的女人来迎接他,如果不是方才让影留意一番,还真漏了这么有趣事。

呵,果然这回来湘玥国来对了,这个把他叫来的陈侯妃,很是让他很好奇,还有那个不可一世的睿王轩玥睿也让还很期待。

还有……

呵,接下来的日会很有趣。

苏婉儿怔怔的眼前的男人,他和轩玥睿完全是两个风格的人,虽不是轩玥睿就像一朵罂粟般,明明就很危险却还忍不住想接近。

而,他清俊不凡,眉目温温润润的,面上一副平易近人,实际在却拒人千人之外。

“本公只想提醒你那个陈侯妃不是等闲之辈,你以为她会轻易放过你么,女人别妄想了。”云阡尘优雅一笑,“还是好生休憩,明日随本公进凤城。”

“你……”

在苏婉儿刚要继续说什么,云阡尘便幽幽的开口,“我虽不知道她为什么让你在这里等我,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你们一定是达成某种共识吧。”

他顺手将手中的信丢给苏婉儿,自顾自的跨出了房间,苏婉儿愣愣地接过信,直到云阡尘消失在房间后,才疑惑的将信打开一看,瞬间怒得把信狠狠地揉成团,摔在地上。

“该死的老狐狸,让我白白等了这么多天,结果只为送这个字!”

“嗬,这么好的东西怎么能扔在地上了。”

不知何时出现在屋里的步心瑶,走了过去弯腰将信捡起,苏婉儿一惊,立即劈掌去抢,步心瑶优雅的转身轻松的躲过她的袭击。

“这是的,几天不见你还是这么傻。”

苏婉儿一怔,不理解她话中的意思,定睛一开,才发现眼前这个相貌平平的男,不就是刚才那个抬价的男人么。

她顺着步心瑶眼神低头一看,面色顿然一黑,天下的男人果真一般黑,眼里顿时闪过厌烦,“公,奴家今夜有主了。”

步心瑶将苏婉儿的表情尽收眼里,更加肆无忌惮直勾勾盯着她的香胸,丝毫不避回,邪笑道:“我知道啊,不过你的官人不知情趣,不如就让爷陪小娘吧。”

她说完作势将伸向手苏婉儿的胸前,苏婉儿冷冷注视着她的狼手,阴冷道:“公请自重,,还有是否将你手中的东西还给奴家。”

步心瑶想听到天大的笑话般,双手环瑶,嗤笑片刻,道:“自重?你配么?婉儿姑娘。”

苏婉儿大骇,防备的看着步心瑶,“你是什么人?!”

步心瑶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摊开皱巴巴的信纸,不动声色的挑了眉头。

白字黑字,龙飞凤舞地只写个字:步心若

“说!陈侯妃让你来这到底是做什么?”步心瑶冷冷道,“还有这封信是什么意思?!你们和云阡尘有什么目的?”

步心瑶目光凌厉的盯着苏婉儿,咄咄逼人的一步一步逼近她,苏婉儿惊恐的看着她,不由自主的后退。

苏婉儿一步步后退,猛地撞在墙上,不自然的将脸撇向一边,“我……我听不懂你,你在说什么……”

“苏婉儿本郡主的脾气可不好。”步心瑶轻笑的抵着她的额头,享受着她满脸的错愕,继续说:“你知道什么是,君报仇十年不晚,女报仇只在时时刻刻么?”

“本郡主?!”苏婉儿蓦然睁大眼,阴沉的盯着她,咬牙切齿道:“步、心、瑶!”

步心瑶缓缓的伸手面具将撕开,露出倾城的面孔,朝她冷冷一笑,“好久不见啊,婉儿姑娘。”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