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炮打你到天亮

秋天,因为其丰收的喜悦和浓浓的情思而被人眷恋。秋之森,是一位战士对故土的思念。当他的生命走到尽头时,他望着无尽的夕阳,将他巨大的剑刺入这片贫瘠的土地。然后他永远的沉睡了。在他生命的最后一刻,他回忆着故乡的秋天。

金黄的世界,喝水的老牛,美丽的夕阳。于是这贫瘠的土地开始破裂,麦苗破土而出,树木拔地而起。伴着一阵清凉的风,树木变为金黄,麦田飘着稻香,而那把巨大的剑,开始腐朽,变得残破。一切都定格在了这个季节,定格在战士最后的梦中。

秋之森,由一对守望者夫妇守护着。漫长的岁月让他们忘记了时间,他们待在巨大的秋之森中,很少出现在众人面前,而守望者们,也尽可能少的去打扰他们。他们没有名字,魔法石显示的名字是,01,02。丈夫是01,妻子是02。

每当木子走在秋之森的金色大道上时,那种无法言说的苍茫感总会让她心绪难安。这里,有着战士的故乡,有着战士的亲人。他们会与木子擦肩而过,然而他们,却只是幻像。

这片土地的真相,亦是一个谎言。所有的一切,都是贫瘠土地上孕育的梦境。然而就算是梦境,亦有人沉沦。01,02,便沉醉在这虚假之中。

当一个人沉醉时,虚假便会变得真实,木子曾经便陶醉其中,而这里的一切,都变成了她希望看到的模样这里,是守望者心灵的迷宫,然而这样的迷宫对守望者来说是美好的。

可,影魔们会来摧毁这个梦。植入心灵的恐惧,生生撕毁你在意的一切。

木子陶醉其中,然而却无法守护这个梦。

当梦被摧毁,她也便再也无法战斗了。

现在,01,02,是这里的徘徊者。过去的人所遭受的一切,无法警示后来的过客。然而薇薇安,却也无法阻止。

作为一个旁观者,木子在这里所见到的一切是令人恐惧的,然而她又不能去打破这个梦。

“木子姑娘,你来了。”在木子看来,02是在对着空气说话,当02,看到了木子时,她向木子打招呼。

“嗯,我过来取一些黄豆。”

“那你去磨坊吧,他在那里。”02微笑着,指了指远处的空地。木子微微点头至谢,走向她口中的“磨坊”。

其实木子一只有一个困惑,为什么01,02两人的环境会是同一个梦。她曾经问过薇薇安,然而薇薇安没有回答。或许,这是他们两人的秘密吧。

木子走到那片空地,01正在那里磨着粮食。

“呦,你来了。”01停止了磨面,抓起脖子上的毛巾擦了擦额头的汗。

“辛苦你了,我来取一些黄豆。”

“黄豆在那里。”01走到一个袋子旁边,将黄豆倒入了木子的篮子中。

“最近那三个新人还好吧。”

“不太清楚。”

“嗯?怎么了?”01有些疑惑的看着她。

“哈洛克和凤舞云还不错,只是那个流浪者,我看不明白,但大人却很在意他。”木子作为薇薇安身边的女仆,对于薇薇安的事或多或少都有一些了解,然而最近的事却让她困惑不已。

“流浪者?”

“嗯。”

“想不明白的事就不要去想了。”01笑了笑,看了看周围的世界。“反正我也不明白周围的世界。”

“你……觉得很不正常吗?”木子注视着01,她不希望01,02再去品尝那番滋味,然而01却只是咧嘴一笑,“一切正常啊。”

薇薇安依旧在自己的书房中静静地读着书,然而双眼却依旧闭着。

流浪者站在她的面前,一动不动。

“你希望我告诉你她是哪朵花吗?”薇薇安突然问道。

“嗯。”

“你当初为什么不问呢?”

“因为我知道你不会告诉我。”

“那为什么现在又要问?”

“我见到有些花彻彻底底的凋亡了。”流浪者看着薇薇安,“我想知道是不是她。”

“她的灵魂是灵魂,那别人的呢?”薇薇安合上了书,看着流浪者,“作为守望者,你要保护所有的花朵。”

“你说过,我是她的骑士。”

“你在和我谈判?”薇薇安眉头微簇,“我不会和你谈判。”

“你知道我的一切,也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流浪者的语气依旧冰冷。

“那你就去做!凭什么我得考虑你的想法!”薇薇安狠拍一下桌子,“我的确知道你的一切,但与我无关,你敢做,我也敢!”

冷锋出鞘。流浪者的剑,抵在了薇薇安的脖颈。“你敢吗?”

“你就靠这点信念而活吗?”薇薇安用手握住了剑,手上流出了鲜血。“你就靠这么偏激的信念而活吗?”薇薇安将剑又一次推向自己,“那我要看看,你敢不敢。”

流浪者看着她,而她,也看着他。良久,流浪者将剑慢慢移开,缓缓地离开了。而他出门的那一刻,哈洛克和罗根突然出现,夺走了他的剑,将他击倒在地。流浪者只是无力的躺在地上,任人宰割。

流浪者,由于伤害薇薇安,而被彻底的囚禁起来,戴着镣铐,困于雪之森的巨石之下。

——————线——————

怎么说呢,我居然会有31个读者,这足够让我把这本书写完了,从现在开始,故事才正真开始了。(www.77dus.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