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春潮干柴烈火

四十岁那年,杨晓婵病重。

她躺在床上,看着因为她突然倒下而头发一夜之间全白了的张安国,满心难过不舍。

她以为,做出这个选择之后,她已经对未来会发生的事情有所准备了。

可真当她躺在病床上,看着张安国用不舍的眼神望着她的时候,她还是难免后悔。

相伴多年,他们两个人感情越发默契,一个眼神都能知晓彼此心意。

她常常在想,当年如果做出的决定不是这个,没有那么长时间的牵绊,会不会对张安国而言是一件好事。

起码,他能找个,能陪他白头到老的伴。

可她这话还没露出端倪,张安国已经打断了她“不会,如果当初你真选择离我而去。那我可能会选择再也不结婚。”

因为她,他知道了曾经沧海难为水。他这样的性子,注定了从一而终,没有下一个选择。

杨晓婵望着言之凿凿的男人,泪珠忽然就忍不住坠落了下去“可是,我马上就要死了。安国,余下来的日子,我再也陪不了你了。”

张安国轻轻擦掉她的眼泪,语气依旧温柔“那我就期待着下辈子。”

大雪天,寂静的病房里,杨晓婵眼神一瞬不瞬的盯着张安国,像是要把他记在自己的脑子里。

只是,她的眼皮却越来越重。她竭力想要让闭合的眼睛再睁开,却发现有心无力。

等杨晓婵再次清醒的时候,是被桌子上的手机吵醒的。

铃声有些熟悉,又有些陌生。

杨晓婵抿着唇拿出手机,突然意识到,手机不对劲!

因为,她去世的时候,才到20世纪。那个时候的手机,都是直板机,而现在的是智能全面屏的!

杨晓婵心跳了跳,划开手机,只听到她助理的声音“杨总,您起床了吗?您还记得,今天约见了外籍客人吗?约的是十点,但是他们也不知道怎么的,忽然这个时候就来了!”

杨晓婵已经不记得她的助理叫什么名字了。

但,这一系列话,却让杨晓婵分外迷茫。

她回来了,回到自己的这个时代了。就像她只睡了一觉一样,那几十年的红旗村生活,全然不存在。她醒来就要去见早就约好的国外客人了。

杨晓婵起身,光着脚下床开始四处去找那本书。

可,她找遍了房子里的所有地方,都没有找到。

手机响了好几声,杨晓婵被烦的受不了了,想拿起来关机的时候,却不小心按了接听。

助理急切的嗓音再度响起“杨总,您快点过来吧。再不来那位先生就要走了!我知道您不缺钱,但是如果您不来,肯定会给那位外籍友人留下对我们国家的坏印象的!”

杨晓婵那句不去了,顿时没忍住变成了我马上来。

不为别的,只为了张安国。

他那么爱国的一个军人,如果知道,她竟然给国家抹黑,想必该不开心吧?

换好衣服,杨晓婵打量着镜子里的自己。

轻熟风的打扮,一张保养得益的脸,看着比小姑娘多了些妩媚。

比穿过去杨晓婵的那张,还要好看不少。不知道,张安国如果看到……

苦笑一声,杨晓婵叹口气,拿了车钥匙急急走了。

不管是不是梦,既然还活生生的立在这个社会上,她的日子总要过下去的。

在杨晓婵赶到公司的时候,助理都要急疯了。

“杨总,您来了。您听听,这屋子里的客人都开始嚷嚷起来了。我都把刺绣好的绣品展示了,他非得说要跟您见一面,这是跟您约好的!”

杨晓婵听着,点了点头“是约好的,那我去看看。”

推开会议室的门,杨晓婵嘴角下意识带了笑“先生,不好意思……”

话语戛然而止。

杨晓婵目光落在一座一站两道身影上,站立的金发碧眼,看起来极生气。

而坐下的那位,只面色淡淡笑着,最让人意外的是他长了一张跟张安国一样的脸!

迎上杨晓婵的目光,那个男人忽然起身,朝她伸了伸手“你好,杨小姐,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詹姆斯二十岁,自己取了个中文名,叫张安国。”

杨晓婵惊疑不定的望着他,只是眼泪却没忍住往下掉。

男人上前,熟练的揽住她,无奈的替她擦拭眼泪“怎么那么爱哭,我记得你之前不那么爱哭的啊。好了,没事了。我们,还有一辈子的时间呢。”

初春的天,杨晓婵恍然看到了百花盛开。

。(www.77DuS.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