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炕上的人肉体乱

黄肖是那种连早读都想尽办法打瞌睡的学霸,能晚一分钟进教室绝不提前,可和黄由检做了同桌后,每天去学校倒是挺积极的。

黄由检的父亲是当地一位老师,特别喜欢明史,自然对崇祯帝有独特的感情,所以借朱由检一名给孩子取名。可黄由检偏偏没有因名而成为一个宵衣旰食,夕惕朝乾的人,反而不知从哪淘了一身开车的本领,满嘴跑火车,不然又怎能赢得另一个开车大神黄肖的兴致呢?

今上午没有李老师的课,也不知是因为没课,还是故意留给项帅时间,反正平日到校十分积极的李赋勤上午没有来。不过这也正好给了项帅时间去找林薇雨。

他俩逃掉了大课间,项帅先开口了:“分手是不可能的!”

“……”林薇雨沉默着。

“不可能李赋勤那个东西说一句话,我们就分了吧。他把我当什么人了?”

“那你敢和他正面刚吗?而且我妈是老师,这件事情不能闹大了。”

“我当然也不想闹大,我就给李老师说我们分了,然后我们以后低调点。”

“转入地下情吗?这么刺激!”林薇雨居然此时露出了笑容。

“那就只能这么说了。小雨你想想电影院那天有熟人吗?”

“就看个电影,我也没注意这些。”

“我觉得肯定有鬼!绝对不是李赋勤拍的!”

“哎,这种人真贱!”林薇雨猛地拍向桌子。

今天一大早李彧收到了何彦伊的一条留言“人生已经太匆匆”,留言这件事倒是很正常,这几天何彦伊时不时去李彧空间留一些“晚安”,“早安哈”,“周杰伦脑残粉”之类的留言。这一大片存在刷留言嫌疑的留言后突然来了条这么深沉的,让李彧一早上不由自主地在思索这句话。

物理课上李彧一度走神,可却没想到还得到了和杜安宁的第一次互动。

她先是看了看李彧正出神,拿着笔推了推他的手臂,李彧一下子愣住了,一脸疑惑地看着杜安宁。杜安宁忍不住噗嗤一笑:“翻篇做题了。”

李彧挠了挠头尴尬的挤出笑容,悄悄地翻了篇。下课后,李彧也推了推杜安宁,“还真不好意思啊。”

“这也没什么的,我上课有时也出神。”

“不过你的名字取得好,你还真是挺安宁的。”

“此话怎讲?”

“换同桌了这么久,之前一个月你又坐在我前面的,但今天我貌似才听到你说话啊。”

“之前黄由检光转过来和你们说话,我当时有一次也想转过来和你们说话。”

“然后呢?”

“我当时转过来不知道怎么想的,反正我就动了下张瀑的书,他就特别不开心那种,我就又转过去了,就没怎么再转后面来了。”

“还有这档子事呢!张瀑是这样子,有点心理洁癖,哈哈。”

中午李彧和张瀑吃饭时,倒是没有提到杜安宁的这段事。排队打饭时,李彧小声嘀咕了一句:“人生已经太匆匆”~

“我好害怕总是泪眼朦胧。”张瀑听到后本能地唱出了下句。

“你刚刚说什么?”李彧把张瀑看着。

“你刚刚不是在唱歌吗?我帮你接了下句啊。”

李彧心想:“原来这是句歌词啊。”

回到寝室,本放下顾虑的李彧在百度后这首歌后更加顾虑了。这首歌是《当爱已成往事》,李彧心想何彦伊一定听的是张国荣的版本。

“这可是首什么歌?这歌名什么意思?爱已成往事?难道何彦伊想告诉我什么?”

再看着这首歌的完整歌词,里面的“只要有爱就有痛……忘了我就没有痛……”更是让李彧浮想联翩。他只得回了这条留言的下一句歌词,然后和何彦伊的聊天页面中故作镇静地聊:“哈哈,那首歌我也听过啦……不过你留那个干什么?”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