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 CAO死你个浪货

午睡了一会儿,林清又要上山,少年说道:“你每日上山所为何事?”

“又来了,前两天才说你说话有进步了,怎么又是所为何事?”林清不满地说道。

“抱歉,我尽量改之。”少年说道。

“以后不许再学古人说话,抱歉要说对不起,改就改,为什么要加个之字,死性不改。”林清说道。

“我记住了。”少年抱拳说道。

“还有,以后说话不许再抱拳作辑,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什么千年书生,稀奇古怪的。”林清说道。

无意中的一句话竟然被她言中了,少年正是千年前曹魏王手下的摸金统领吴羽,想不到偶然中的一颗金丹让他活了千年,并在此和林清相遇,也算是一种缘份。

“我每天上山照看树林和竹子。”林清说道。

遂把承包山林一事讲了一遍。

“还有,既然你不知道自己叫什么,我也不能每天都哎哎的叫你,干脆给你取个名字吧。”林清说道。

“也好,有劳姑娘。”少年说完又要抱拳。

林清眼睛一瞪,少年赶紧放下双手。

林清笑了笑又点了点头,说:“既然你是从河里救上来的,也就是这条河给了你第二次生命,你就姓何名生吧,何处的何,生命的生,怎么样?”

“就依姑娘。”何生说道。

林清举起右手在何生脑门上拍了一下,说:“又是姑娘,以后叫我林清,记住没有?”

“是,林清姑娘。”何生说道。

林清再也没辙了,姑娘就姑娘吧。

“好了,我上山去了,你呆在家里吧。”林清说着拿起锄头,别上竹刀,就要上山。

“我跟你去吧,看看能帮什么忙?”何生说道。

林清打量了一下何生,身体是挺强壮的,但是看了看他的双手,白白嫩嫩的能帮上什么忙。

“算了,你还是别添乱了,好好地呆在家里,别到处乱跑,听到没有。”林清说完,也不等何生开口就走了。

何生也不答话,等到林清走远了才从后面悄悄地跟着她。

走到一片竹林前,林清停了下来,放下锄头,拔出竹刀,走进竹林。

林清围着竹子转了转,来到一根碗口粗的竹子边上,抡起竹刀砍了起来。

随着竹屑飞溅,竹子慢慢地倾斜,砍了十几刀后,竹子倒了下来。林清将竹子拖到一边,蹲了下来,将竹子上面的根叶一根根地削掉,边削边说:“出来吧,别藏了。”

何生悻悻地从一根竹子后面走了出来。

“你来砍竹子啊。”何生问道。

“是啊,这几天村日有个佛诞,要搭台唱戏,需要些竹子,村长跟我说要砍二十来根大竹子。”林清说道。

“二十来根,就你一个人?”何生问道。

“是啊,自从阿二走了,也就只能自己干了,要不怎么办?”林清说道。

阿二是林清丈夫的小名。

“都要这么粗的吗?”何生问道。

“嗯。”林清随口回了一声,扔下竹刀将削好的竹子拖到林外,随后走了进来,想要捡起竹刀继续砍竹子,却发现竹刀不见了。

这时,只听一声“咔嚓”从身边不远的地方传来。

林清抬头一看,只见一根碗口粗的竹子竟然向自己倒了过来,眼看就要压着自己,林清本能地抬起双手护住头部,嘴里大叫:“啊。。。。。。。”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一条身影倏地到了林清跟前,一把搂住她的腰,左脚向旁边跨了一步,右脚紧随其后,抱着林清做了一个漂亮的旋转动作。

“啪”的一声,竹子砸在刚刚站立的地方,地上尘土飞扬。

林清拿开抱在头上的双手,眼前一对明亮的眼睛关切地看着她,两个鼻子几乎贴在了一起。

林清能感觉到面前淳厚的呼吸声,自己柔软的身躯被两只强有力的手紧紧抱住,丰满而又高耸的双乳紧紧贴在他的胸前。

林清面红耳赤,呼吸紧蹙,心跳加快,一时不知所措。

何生紧紧地抱住林清,生怕她摔倒,此时见危险已过,缓过神来,方才觉得一股热气从林清身上传了过来,那柔软而又诱人的身躯紧紧地靠在自己的身上,不觉有点心猿意马。

何生赶紧松开双手,看着愣愣的林清,以为她被吓坏了,赶紧问道:“你没事吧?对不起,我没注意到你在那里。你没受伤吧?”

说完在林清身上看了看。

“我没事。。。。。。”林清缓过神来,满脸通红轻轻地说道。

林清走向何生砍掉的竹子边,看到竹子的断面竟然齐整无比,像是被一刀切断的。

林清惊讶地问道:“这是你砍的?”

“是。”何生回答。

“一刀砍断?”林清问道。

“一刀。”何生说道。

“这怎么可能,虽说男人的力气比较大,也不至于一刀能砍断,当初阿二也要七八刀才能砍断。”林清说道。

林清又看了看砍断的竹子,抬头重新打量着眼前的男人,觉得太不可思议了。回想着刚才惊险的一幕,从竹子倒下到何生突然出现,时间之短,根本无法想象,此人一定不一般。

何生被林清盯得有点不自在,说道:“我也不清楚,只是我用尽力气,一刀下去就断了。我也没想到竟然有如此大的力气。”

林清用怀疑的目光看着何生,心里猜想着何生的身份,又想问何生,但她知道问也是白问。

再一想,这样也好,既然何生天生神力,有个如此得力的助手,自己也省事得多,就让他砍竹子去吧。

何生挥起竹刀,不到半柱香的功夫,二十几根竹子都砍好了,并且都搬到竹林外空地上。

随后的一幕更让林清目瞪口呆,只见何生拿着竹刀,上下飞舞,犹如小说中的少年侠士般,剑身飞舞,疾如闪电,倾刻间根叶全部被清除干净,而且刀刀到位,既不伤竹身,被切掉的竹叶的部位整齐如一,竹子显得光滑无比。

何生收起竹刀,走到出了神的林清身边,问道:“这样可以吗?”

林清喃喃地说道:“我是在做梦吗?你到底是哪路神仙,还有什么本事?”

何生摇了摇头,做出一副无奈的样子,耸了耸肩。

林清边走向竹子边看着何生,一副狐疑的神情,随后拿起绳子将竹子绑在了一起。

林清抬头一看那整齐如一的竹子根部,眉头皱了一下,拿起竹刀竟然砍了起来。

何生不禁大吃一惊,问:“这是为何?”

“你砍得如此整齐,以前哪有人见过,到时村里人问起来我是怎么做到的,我怎么回答?难道说我在家里藏了一个男人不成?”林清说道。

林清由于没有生育,家里公婆早就大有意见,后来李善外出打工,更是对她怨言载道,现在让家里人知道自己身边有个男人,那不是要闹翻了天。于是她要把切口做成从前一样。

“我来吧。”何生说道。

“别,还是我自己来,等会越弄越糟。”林清说。

“对不起,我又做错了。”何生说道。

“不关你的事,再说这比我砍竹子轻松多了。”林清笑着对何生说。“那我现在做什么?”何生问道。

林清看了看周围,说道:“你拿着锄头把草锄一下。”

何生指了指地上的锄头,林清点了点头。

于是何生拿着锄头进了竹林,锄起草来。再看他锄草的动作,与他砍竹子时真是天差地别。

一来何生不懂得用,二来不顺势,所以锄了半天也锄不了多少,地上坑坑挖挖的。

林清看着何生笨础的动作,哈哈的笑了,心想:“这定是哪家富贵公子哥,别说下地干活了,估计锄头都没见过。”

过了许久,总算将切口弄得和以前差不多。

林清站了起来朝何生喊了一下:“何生,走吧。”

何生拎着锄头满头大汗地跑了过来,林清拿出手绢让他擦了擦汗。

“这些竹子要搬走吗?”何生问道。

“不用,一会儿会有人赶着马车把它们运走,走吧,回去了。”林清说道。

“哦。”何生应了一声,拎着锄头和林清回到竹屋。

回到竹屋己是中午,林清赶紧做饭。

由于何生身体已经恢复,所以林清煮了白饭,又心想今天何生帮了大忙,就把家里压箱底的熏肉拿了出来,这个只有在节日的时候才舍得吃。

何生好久都没好好的吃顿饭了,前几天因为卧病在床,天天喝粥,饥不择食,今天见有白米饭,又有香喷喷的熏肉,不禁胃口大开。接过林清打来的白饭,猛吃了起来。

林清早有先见,又多做了许多米饭,看到何生狼吞虎咽的样子,不禁失声地笑道:“慢点吃,我又不和你抢。”

说着,打了碗汤放在他的面前。

“我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饭菜,真是有口福。”何生含着一口饭,模糊不清地说道。

“这乡下的家常菜,有什么好吃的?是你饿了吧。好像从来没吃过饭似的。”林清又笑了。

“说实在的,我还真的没印象有吃过饭。”何生说道。

林清以为何生在奉承自己,所以笑着不语,不紧不慢地夹着饭粒往嘴里送。她哪知道,何生已经一千多年没吃过口粮了。

不一会儿,何生就把一碗饭吃了个底朝天,一字一句的问道“还。。。。。。有。。。。。。吗?”

“有,就知道你吃不够,今天想吃多少都有。”林清说道。

然后笑着拿着何生的碗出去了,不一会儿走了进来,端着满满的一碗米饭。

何生接了过来,说:“谢谢。”

何生夹着一口菜放在饭上面,用筷子往嘴里送了一大口的饭。

林清刚吃了半碗饭,看到何生这副吃相,不禁觉得可爱,放下碗筷,微笑着盯着何生。

“如此俊美的少年从天而降,是老天可怜我吗?可是他又不属于我,谁让我已是有夫之妇。不过,能和他就这样相处下去,我已经很开心了。”林清想道。

何生三下两下,一碗饭又吃完了,抬头一看,林清正在看着他,赶忙抬手摸了下嘴边,将几颗饭粒抹进了嘴里,“嘿嘿”地笑了起来。

“还要吗?”林清冲着他笑了一下问道。

“嗯。”何生有点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

林清又打了碗饭来,这次竟然比上次还要高了一些。

何生又接了过来,埋头大吃了起来。一抬头,见到林清正在看着他,问道:“你怎么不吃?”

林清端起碗,拿起了筷子,夹了几口熏肉放入了何生的碗里。

何生虽然吃了两碗饭,桌上的菜竟然还有一大半。

林清知道何生是担心自己没菜吃,心里一暖,随后往自己的碗里夹了些菜,几块熏肉,然后将菜碟推向何生,说道:“把这些菜都吃了吧,我吃不了这么多。”

何生抬头看了下林清的饭碗,再看看林清。

林清抬了一下头,点了两下。

何生也不再客气了,将菜全倒入了碗中,大口大口地扒了起来。不一会儿,就把碗里清得干干净净了。

放下碗筷,何生满足地摸了摸肚子,打了个饱嗝,然后傻笑着看着林清。

林清吃完最后一口饭菜,也放下了碗筷。

看到何生正望着自己,笑着问道:“饱了吗?”

“饱了,如果能天天吃到这样的饭菜,就太好了。”何生说道。

林清笑着端着碗碟出去了。

走到厨房,清洗起碗筷来,林清心想:“我也想天天给你做饭,这似乎不大可能,能做几天是几天吧,谁知道你是哪里的富家子弟,说不定哪天你就离我而去了。”

林清抬头看了看窗外,手上的动作慢了下来。

下午,林清带着何生又上了山,竹子还在那里,拉竹子的马车还没有来。

林清和何生把林子里的草锄了一下。何生还是那么笨拙,但是林清却从心里面喜欢他那左右不是的动作。

看着何生,林清的心跳不断地加快,一种甜蜜的感觉涌上心头。以前和阿二一起做事,从来也没有这种感觉。

然而,毕竟林清是个朴实的农村姑娘,逾越伦理的事情她是做不出来的。(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