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吃奶跟添下面特舒服

这时,一直注意着情况,却没说话的尘能突然出声道:“主人,你不会想用崩星箭开路,然后再遁下去吧?”

尘不扬停下身形,问道:“有什么不妥吗?”

尘能叹了口气道:“当然不妥了。77dus.com你现在遇到的阻力压制,是规则之力的压制,也是天道之力,你要和天道角力,你觉得你能胜得过天道的力量?虚空石胎落在你的手里真是浪费了,你居然有现成的逆天手段不用,却去用一些不知能否凑效的手段。主人,你的时间可不多了,何必再浪费时间呢?”

尘不扬微急道:“我当然知道虚空石胎的能力可以将天道的压制降到最小,可一旦让人知道我拥有虚空石胎,那还不满仙界都追着我杀?”

虽然尘不扬融合虚空石胎已超过了二十年,谁也无法将虚空石胎从尘不扬体内分离出来。可只要将尘不扬控制住进行夺舍,和得到了虚空石胎并没有区别。

尘能叹了口气道:“主人,你现在是不是很弱小?”

尘不扬道:“是。”

尘能道:“要是主人你发现了有人拥有虚空石胎,可他的修为却像一只蝼蚁,在你没确定自己无法抓住此人时,主人你会将此人拥有虚空石胎的消息泄露出去吗?再说了,修道本就是逆天而行,与天争命,若主人你谨小慎微成这样,还修什么道?”

尘能的话,宛如睛天霹雳一样把尘不扬震懵了,瞬间万千思绪占满尘不扬的脑海。但很快,尘不扬的脑海里只剩下四个字:与天争命。这四个第一次在炼心境内看到的字,这一刻再一次狠狠地敲击着尘不扬的道心。一丝明悟涌上尘不扬的心头,尘不扬的眼神在这一刻无比的明亮。

“哈哈哈哈……”尘不扬哈哈大笑道,“果然三人行必有我师。尘能,谢谢你。”

尘能淡淡道:“我只是不想刚跟了个不错的主人,就又要换一个主人。”

尘不扬不再言语,将自己的状态调整好,修为也在无声无息中突破,从仙人境中阶突破到了仙人境高阶。在又一道精神力扫过小世界之后,尘不扬出了小世界放出十个空间震荡器后,再一次向地底深处遁去。这一次不同先前,先前尘不扬只是慢慢的往下遁,并不敢完全发挥自己的实力和虚空石胎的能力,因为怕留下让人察觉的痕迹,所以一遁一停。可现在尘不扬却全力持续往下遁,将虚空石胎的能力发挥到现在自己能发挥的最大。就好比之前是走一步停一下,现在却是不停地走。虽然用土行术配以屠神剑会更快,但尘不扬却没有那样做,因为那样会给后面追袭自己的人,留下一条便捷的通道。

尘不扬突然想到,既然这地底对自己有压制,难道对那些鸟人就没有压制?肯定有的。尘能之所以没说出来,怕是给自己留脸了。尘不扬每隔一段距离,就放出十个空间震荡器阻止后面的追兵,反正尘不扬手里大把空间震荡器。要知道,现在每争取多一秒时间,对尘不扬而言,都是极其宝贵的。

精神力扫视的间隔时间到了,尘不扬也没有进入小世界中,地面上的鸟人立即发现了尘不扬的行踪,一道精神力紧锁在尘不扬身上,跟着更多的精神力锁定了尘不扬,并用精神力压制尘不扬。在这些精神力的压制下,尘不扬的速度不由慢了一分。遁天符的隐匿能力,在这些高阶天使的精神力锁定下也失去了作用。天圣城中正等待消息的贝亚特等人,接到消息的时候,马上赶到了尘不扬所在的上空。

七圣家族之一的卡兰.圣布鲁斯微笑道:“想不到这个该死的修真者这么快就自己暴露了行踪。”

贝亚特.圣安斯冷哼一声,手一挥,面前出现一个空间门,同时在俩百多公里的地底也出现了一个空间门。这是贝亚特能在地底打开空间之门的最远距离。贝亚特.圣安斯身形一闪进入了空间门中,在地底的空间门出来后,贝亚特.圣安斯想再打开另一道空间门走进去,可这一次却无法打开空间门。贝亚特.圣安斯的精神力探下,才发现直线距离下,有那些能扭曲精神力的东西存在。贝亚特.圣安斯只好在侧边打开空间门,离开空间震荡器的影响范围,再往地底打开空间门。但这次空间门的相隔距离只有一百公里多点。再打开一次空间,跨越三十多公里后,从空间门出来,贝亚特.圣安斯没有再打开另一道空间门。不但因为在地底打开空间之门要消耗的光明神力,相当于在地面打开空间之门的五倍。而且随着进入地底越深,空间之门的距离会大幅缩短。只见贝亚特.圣安斯身化流光,像水银似的,向地底遁去。却是用了光遁术。

光遁术,源自西方种族的遁术之一。西方种族除了光遁术,还有其他的遁术,诸如影遁术影族天生会影遁之术),信仰遁术只要被信仰之人感应到一个人的信仰极其强烈,就可凭着这股信仰之力去到信仰人身边。诸如天使降临地球。),还有东西方都会的血遁之术,以及各系元素遁术。其中就包括了金、木、水、火、土、风、雷这七系主元素遁术。在遁术的种类上,西方修者所掌握的遁术要比东方修者多一些。但在七元遁术的精通上,却是东方修者更胜一筹。

另一个七圣家族之一,圣古拉斯家族的家主哲思.圣古拉斯笑道:“我们就在这等着贝亚特把人抓住,这样会不会不太好?”

同样是七圣家族的圣亚伦家族的家主伦斯.圣亚伦微笑道:“我怎么感觉你好像很乐意在这里等?”

二十三个家族的家主齐都哈哈大笑起来。

没想过再隐匿的尘不扬,神念扩展开后自然知道贝亚特.圣安斯追了下来。尘不扬不管不顾,只是一直往下遁。此时尘不扬要的就不只是遁入地底一千公里外了,而是尽可能遁入地底更深处,借此摆脱贝亚特.圣安斯的追捕。一追一逃间,尘不扬己经遁入地底九百公里多。尘不扬发现这个深度的地底,不但阻力更大了,而且温度高了很多。即使以尘不扬的修为,也感到炙热。尘不扬略想了一下,发动了自己的血脉之力,微微的金紫色火焰在尘不扬的体表燃烧,那种炙热的感觉顿时没有了。

不论是追在尘不扬身后的贝亚特.圣安斯,还是其他的二十三个家族的家主,全都惊咦一声,他们想不到尘不扬竟然身具特异血脉。

哲思.圣古拉斯道:“这金紫色的火焰,是那些东方古血脉才有的特征吧。”

众人当中最博学多闻的查理.圣理查德道:“这似乎是我们没见过的,变异的古血脉。”

卡兰.圣布鲁斯问道:“查理,你肯定是变异的古血脉?”

查理.圣理查德道:“据古籍记载,东方修真者的古血脉多数都是单系力量属性的,先天双系力量属性的很少。拥有双属性力量的血脉,多数都是俩个拥有不同力量属性的人结合后,生下的血脉变异的后代。这人是俩系力量属性,九成是变异的古血脉。”

哲思.圣古拉斯道:“如果是这样的话,这人可是价值重大,我们先前和贝亚特说好的条件可要重新商量了。”

其他各家家主皆点点头。变异的古血脉,不论在东方,还是在西方都不多见。而且变异的古血脉不论是用来炼丹,还是用来制造傀儡,又或是用来作为魔兽升级的食物,都是极难得的。因为用古血脉练成的丹药都是最顶级的仙丹,即使仙尊也极为看重;用古血脉炼成的傀儡,都是能快速成长的成长型傀儡;用古血脉作为食物给顶级仙魔兽吞食,很可能让仙魔兽突破到神级;用来给低级魔兽升级,就更是轻而易举了。

查理.圣理查德道:“为了避免出现意外,不让这小家伙逃了,我们一起下去,快点抓住这小子再说吧。”

其他各家家主再次点点头,化作二十三道流光向地底遁去。

随着贝亚特追到地底七百多公里的时候,贝亚特的速度也慢了俩分。七百多公里,贝亚特只用了几分钟时间。见到贝亚特的速度也慢了下来,尘不扬这才放下心来继续往地底遁去。这时,尘不扬早遁入地底一千公里外,双方的间隔距离只有三百公里多。尘不扬发现神念范围压缩得更小了,向下只能探出百公里左右。而一遁的距离更只有俩公里左右。

这时贝亚特也发现了不对,自己追着的这个小子,为什么遁行的速度好像没慢多少?这小子的修为可只有仙人境,怎么能保持这样的速度?难道是因为这小子身具古血脉的关系?如果这小子保持这样的速度,自己很可能抓不住这小子。贝亚正要让地面上的卡兰.圣布鲁斯等人下来围堵尘不扬,却见他们己经遁了下来。

贝亚特和卡兰.圣布鲁斯等人精神力交流道:“这小子身上有古怪,我们合力抓住他,我们谈好的条件可以重新商量。”

查理.圣理查德道:“怪不得大家都说圣安斯族长是最通情理的人,圣安斯族长是深得人心啊。”

贝亚特心中冷哼一 >>

<center>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center>

声道:“我们这样是追不上那小子的了,我们合力吧。”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