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训练公主塞玉柱

对于跟承靖州复合这件事,陆初一本来还没有认真的思考过,但是当身边所有的人都在阻止或者促使这件事的时候,她觉得自己真有必要认真地思考一下这个问题了。

逃避解决不了问题。

更重要的是,根本就逃避不了,除非她生活在真空中。

跟马教授去外地了五天,不怎么忙,闲下来,反倒是给了陆初一思考的时间。

第五天,他们回到云城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

从机场出来,陆初一去停车场开车,让马教授在停车场出口等她,来的时候她开了车,马教授没开车。

“好。”

马教授当时正在低头看手机,头也没抬倒是回答得爽快利落,陆初一也没多想,就去开车了。

可等她开车到出口,左看右看却没见马教授的影子。

这机场停车场虽然很大,但因为位置有些特殊,所以出口只有一个,按理说马教授不应该走错地方。

陆初一将车靠边找了个不碍事的位置停下来,给马教授打电话。

电话还没打通,车门却突然从外面拉开。

但拉开的不是副驾驶座或者后面的车门,却是驾驶座这边的车门。

陆初一的第一反应是,不会遇到抢劫的了吧?

前几天,就在这个机场,还真有匪徒抢劫,不过当时是深夜,停车场的人并不多倒也可以理解,但现在,这才傍晚,人来人往的,如今的匪徒都这么大胆吗?

陆初一扭头朝车门口望去,当即翻了个白眼。

“马教授,您应该去副驾驶座那边或者后座。”

“下车!”马教授一副“匪徒”的口吻。

陆初一皱皱眉,心想,亏得您是马教授,不然刚才一定一脚将您踹飞了。

“马教授,还是我开车吧,您去后座歇着。”

陆初一可不敢让马教授开车,这事要从她刚独自开车上路说起。

那会儿她还不太熟练,一遇到车多人多的时候就紧张,那天差点出车祸,正好碰到马教授,就让她去后座坐着,他来开车,当时她想,他虽说年纪大了,但身体还很硬朗,车技应该也不错。

可结果呢?

她都不好意思回忆,那天虽说没出交通事故,但是那一路上,车子就跟喝醉酒似的,不停的左右摇摆,扭扭晃晃的终于到了学校,车刚一停下,她就推开车门,吐得昏天暗地的。

那是她这辈子唯一的也是要命的一次晕车。

那时候她就发誓,她一定不要再坐马教授的车,简直比要命还要命!

“妈妈!”

马教授没说话,只是朝后退了一步,陆初一正纳闷,却听到儿子承全的声音。

她抬头望过去,只见承全和承延年朝她跑过来,不过没见承靖州。

“妈妈!”

承延年也叫了一声。

陆初一从车里下去,看了看周围,没见到承靖州,问:“你们两个怎么在这里?谁带你们过来的?”

“我和哥哥坐地铁过来的!”承全一脸的自豪,脸上写着“妈妈我们棒不棒?快夸夸我们!”

陆初一的眉毛顿时皱起,“你们两个自己过来的?爸爸呢?”

“爸爸丢了。”

“丢了?丢哪儿了?”

“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丢了。”

陆初一听得一头黑线,那么大的人还能丢了?骗谁呢!

这俩小东西,又想干什么?(www.77DUs.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