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在墙上走一步顶得更深了

年轻的时候总是害怕不合群,以为朋友多了路好走,于是为了合群而合群,马不停蹄地去赶赴一场又一场的热闹与繁华。随着年龄的逐渐增长,才发现,世界是自己的,与他人毫无关系。与其花费时间与精力在酒桌上觥筹交错,去结交一些无关痛痒的朋友,还不如学会好好的与自己独处。苏东坡写过一首词:

夜饮东坡醒复醉,归来仿佛三更。家童鼻息已雷鸣,敲门都不应,倚杖听江声。

长恨此身非我有,何时忘却营营。夜阑风静毂纹平,小舟从此逝,江南寄余生。

写的是苏东坡夜深宴饮,回来仿佛已经三更天。家里的僮仆已经熟睡,鼾声犹如雷鸣,怎么敲门都没人应,没办法,苏东坡只好独自倚着木杖听江水流淌的声音。如此静夜,置身茫茫天地之间,听着江水滚滚东流,苏东坡忽然醒悟,悟到自身渺小如沧海一粟,生命短暂如江水一逝不复返。生命如此美好而短暂,却为些蜗角虚名,蝇头微利而你争我斗,浪掷时光。所以苏东坡不禁感慨:“长恨此身非我有,何时忘却营营”,惟愿驾着一叶扁舟遨游天地之间,“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三年前我遇到了人生中很大的一次历练,也因此颓废了好久,身体越发的差劲。很多无论之前有联系的还是没联系的都给予我很多的问候,想听我与他们诉说。当时特别心烦气躁,对于自己已没有了判断与任何猜想,就这样,每天都处在一种郁郁寡欢的状态,没了任何魄力,只剩下怨天尤人的哀愁。后来我毫无保留的和他们诉说着自己的苦衷与无奈,还有受到的怎样对待和委屈,当时他们与我同哭,和我一起谩骂,过后才发现只是自己的伤心泪痕博得他们一时的怜悯之心,成为别人茶余饭后的热议话题,别人并不会因为这样而对你关爱有加,反而是因为这样,让别人更加看不起你,让自己更加蒙羞。都说任性本善,但这个社会诱惑本身就大,在利益当前,你在他们眼里犹如尘埃,谁都不会是谁的谁。

经历了这个事件,我整整两个月不出门,每天都待在黑暗的房间里面以泪洗脸,眼前一片漆黑,前途一片迷茫。后来我再也没有跟别人说起我的故事,就这样让它疼痛的埋藏在我心里,等待时间的考验让伤口慢慢愈合。那时我曾经想过让生命终结,自己没有勇气面对这一连串的打击,每天晚上都无法入睡,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总是睁开着双眼,泪如雨下,泪水沾湿了整个枕头。父母每天为我担心操心,总是不停的给予我电话,听到老妈哭泣声,我心如刀割,老爸虽然没有表现出任何异样,但他突然变哑的声音已然出卖了他。日子一天天的过去,度过那悲伤的两个月仿佛过了半个世纪,虽然那时还是无法掩饰我内心深处的悲伤,但还是勇敢踏出那黑暗的房间。当自己看到阳光的那一刻,心中虽有总多悲伤,仍旧无所畏惧,阳光映射在我身上,突然间感受到了阳光带给我的温暖,那一刻觉得,活着真的很好。因为自己刚开始不出门的时候那会儿还是阴冷的冬天,到出门的那一天早已是万物重生的春天,春天是一个美好的季节,它不仅给予万物新的生命,也让我再次获得真正的重生,为我的重生的那一刻锦上添花。

虽然我依旧悲伤,但悲伤早已不是占据我内心的全部,我把所有的悲伤掩饰起来,让它经过时间的洗礼,逐渐变成尘埃,直到离我远去。以前我以为我结交了很多朋友,我们一起去玩,一起为所欲为,一起无理取闹,等到经历过糟糕的事情之后,他们表现出的又是另外一种态度,俗话说的,人还在茶已凉。我从那时候开始慢慢地不去找他们,只想在这喧闹的城市中静静的独处,我开始购买各种书籍,又开始沉浸在书本里面,自己一个人静静的发呆,或是静静的看电视,亦或潜心写作。一个人去买菜,一个人做饭,一个人吃饭,一个人去散步或是跑步,总是过着独来独往的生活,但让人意想不到的是,我并没有觉得孤独也无失落感,总是带着一份享受的心态去安静的待着享受着,很多之前没有看开的事情慢慢的看开了,没有想通的事情也想通了。

我没有再难过,没有再流泪,有事没事去享受一下大自然的美,看着自己喜欢的电视,看了一遍又一遍,写着不一样的心得体会,享受着这一种独处的清欢。也因此真正感受到了庄子说的:“独与天地精神往来”,人只有在孤独的时候,方能拨开阻挡自己的迷雾,心灵游于物外,与天地精神往来,看清生命的真相,也许这就是一种高远独处的人生境界吧!

刚开始跟先生在一起的时候,觉得他心存大爱,但往往就是因为这样一种态度给予我们带来无数的争吵。我们的观念很不一样,平时没事的时候我总是喜欢在家里安安静静的待着,做着自己喜欢的事儿,追着那些热度比较高的电视。他总是说我下了班老是在家里待着,这样你怎么会结交到朋友,结交不到朋友你就只能把所有的重心放在我身上,我反驳道:只有每天出去吃吃喝喝,各种玩乐才能交到朋友吗?这样只顾着各种玩耍的朋友我宁可不要。我的朋友圈跟他的朋友不一样,他总是把朋友看得很重,有时候觉得他把朋友看得比我还要重要。比如去他朋友家吃饭,我刚好身体舒服,而且时间也不早了,第二天还要上班,我不敢光明正大的跟他说,只能私底下各种暗示还有各种发信息。但是无论我怎么暗示,如何跟他说,他就觉得,其他人都没有走呢,自己怎么会好意思走呢,大家在这里喝酒还喝得很尽兴,不忍心提前离开扫了大家的兴。其实我很无法理解他的这种解释和做法,难道别人不走他自己就不可以走吗?难道别人喝到三更半夜你也要在这里陪着吗?最后也是搞得彼此之间很不开心。后来出来到楼下的时候我气急败坏的独自一个人离开,回到家的时候他觉得我是无理取闹,为什么别人可以坚持在那里到最后,我为什么就不可以,我说我的身体状态不允许,你不但没有为我的着想还一味的在这里指责。他始终觉得是我的问题,说我没有考虑到他的感受,让他在朋友面前无法抬头,其实如果我没有为他着想没有给他面子,我早就当场发飙了,叫了一个小时都在那里无动于衷,我非常肯定我并没有耐心。

他经常出去和朋友吃夜宵喝酒到半夜三更,我无法忍受他这样的生活方式,甚至非常讨厌他对待朋友唯唯诺诺的性格,这样的性格与我形成了鲜明的反差。我总是忍不住问他,为什么总是这样呢?一出去就去到半夜三更或是通宵达旦,你就没有想过你的生活需要平衡一下吗?他给我回了一句,如果别人叫我出去吃个夜宵都不出去,那以后我还怎么工作?工作坐不下去就可以回家待着了,也一样没有任何朋友了。我反驳说:你出不出去跟你的工作根本没有什么直接关联的联系,朋友就一定要在酒桌上面进行维护的吗?是你自己按捺不住寂寞,戒不了酒瘾,根本就是你自己的问题。他无法理解我的看法,我同样无法认同他的这种观点,难道朋友的真正意义就是像他口中说的那样经不起一丁点的风吹雨打,经不起任何考验吗?也因此我们进入到了长久的磨合状态。

后来他报考了一建,从报名到考试会有将近半年的时间看书复习,但从他报名到考试,我几乎没见他看过书,总是找各种借口说工作忙,没有时间,总是说你看人家请假三个月来看书,还不是一样没有考过。我很生气的指责他说,你干嘛总是拿考不过的那个人来比,为什么就不能拿那些照样辛苦上班却依然考过的来说呢?后面他又说,因为某某之前是学文科的,他的记性很好,所以我一个理科生怎么可能跟一个文科生比记性呢!他这么一说后,我动了要跟他分手的想法,怎么会有一个人遇到问题总是这样找这些无厘头的借口呢?而且说出来的时候还是如此的信誓旦旦,从来不会从自己身上找原因,总是找那个差的来跟自己作比较。我理解不了他找这样的借口有何意义,但可以确保的是我跟他之间存在着很大的代沟,也就是所谓的三观不合,有时候我表达的某些意思他总是能想到其他意思去,那时真的觉得跟他相处特别累,也明白了双方之间的三观契合是多么的重要。

那一次我提了分手,他伤心欲绝,开始害怕了起来。一建考试成绩出来后我问他,考得如何,其实我内心深处早已知道他的那种态度肯定是考不过,但还是希望能从他嘴巴里听到答案。他在那里欲言又止,也许是害怕我生气,无法面对我,他表现出了一副难过的样子,用悲哀的眼神祈求我的饶恕。我并没有如他所愿,而是开始给他泼冷水,我生气的吼道:你不要用这种看似悲伤的眼神看着我,叫你看书的时候你总是找各种借口,以为自己很厉害,不看书也照样能通过。你一味的寻求借口来堵我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毕竟是你自己考的,考不通过难过的也是你自己。你不要因为考不过难过了就过来跟我埋怨与求饶,这样根本就没用。

他每次难过从来都不会主动跟我说,遇到什么问题都不愿意提,都是一到晚上的时候就出去跟那些朋友喝酒,诉说内心的不快。他的那些朋友基本上都是他的同事,在工作中遇到不开心的时候他总是跟他们发泄,在职场上面混了那么久,他仍旧会触犯职场规则。他懂得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的道理,但是运用到生活中的时候他总是做得很烂。他永远都不会知道,他的同事或是朋友有一天会出卖他,在背后给了他一刀,那样的打击总是让他触不及防,让他认清了很多人的本性。其实经过那一次的事件,我没有很多的埋怨,让他真正经历过后才能够真正懂得方圆结合,我很感激生活中给予他那样的一次经历。

后来我们都彼此冷静的静下心来好好详谈,我问他这件事情对他有什么样的启发,他碍于面子,只是说了大概,然后丢给我一句话,我知道该怎么做了。其实有时候一个人静静的独处,静静的看书复习,也能够找到其中的乐趣,并不是因为缺少了朋友的关心与陪伴才能在这个孤独的城市之中找到一点属于自己的归属感。人生本就是一次孤独的旅行,独处让人醒悟,让人悟到自身的渺小,让人看清生命的真相。见自己,见天地,见众生,跳脱功名利禄的诱惑,不困于得失成败,抵达高远的人生境界。林语堂说:

孤独两个字拆开,有孩童,有瓜果,有小犬,有蚊蝇,足以撑起一个盛夏傍晚的巷子口,人情味十足。

稚儿擎瓜柳蓬下,细犬逐碟深巷中。人间繁华多笑语,唯我空余两鬓风。孩童水果猫狗飞蝇当然热闹,可都与你无关,这就叫孤独。

生命本就是一场孤独的跋涉,无论人生路上有多少纷繁热闹,终将抽身出来,独自细数似水流年。周国平说,人生最好的境界是丰富的安静,我想,这样的境界,唯有独处时才能够真正的抵达。因为,独处时一个人的清欢!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