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嘛…再用力一些

侧身站在体育馆门口查看里面情况的我,很快就被社长发现了。

“晗昱,你怎么来的这么慢啊,在门口磨蹭什么呢,我们在开会,赶紧过来。”

社长用着整个体育馆都能听见的声音,一边朝我招手一边喊道。

“好了,人齐了,我们准备开始吧。”

“开始?”

满脸疑惑的我瞅了瞅社长。

“我们社团内部第一百二十八次内部比赛,规则还和往常一样采用比分制。”

社团内部比赛?!

“大家自行抽签分组,晗昱,你就跟我一组吧。”

“等…等等,社长,这什么内部比赛,我怎么没听说过啊?!”

“这个啊,忘记和你说了,我们社团内部每周都会进行一次内部比赛,比赛内容当然是排球。

不过你不用担心,毕竟你才刚加入社团,所以先和我一组。”

看着我惊讶的表情,社长耐心的跟我解释道。

“顺便一提,分数最低的那一组要打扫整个体育馆哦。”

整……整个体育馆?!

我左右扫视了一眼四周,整个体育馆之大让十个人来打扫也得花上数个小时啊!

两个人,恐怕会死吧……

就在我正准备向社长提出意见时,却发现其他的社团成员的眼中充满了斗志。

大家这么有干劲的么,亦或是她们都经历过这种惩罚?

回想起刚刚社长说的,第一百二十八次比赛,输一两次也很正常。

可是…就算让我跟社长一组,我也觉得难以取胜。

因为……在排球这方面,我没有任何实战经验啊!

五分钟,三百秒,看似很短的时间,却可以做许多事。

而我,此刻正和换好衣服的社长站在排球场的一边。

没错,短短五分钟,排球社除了我以外都换好了衣服,并抽完出场顺序,就连裁判都准备好了。

明明是社团内部比赛,但社长为了公平执意让一位女社员当裁判。

而这个女社员正是……陈晓茜。

就这样,排球社内部比赛第一局开始了。

“晗昱,愣着干啥呢,快发球。”

发球?

听见社长的催促,我才发觉到原本空无一物手中不知何时多出一个排球。

原来是我发球么……

说实话,加入排球社的这几次社团活动,我也并不是什么也没学到。

就从上次躲避球一事来说,她们并不像我一样单单把球丢出去。

而是把排球朝头顶丢高20公分左右,紧接着用手掌的下半部分朝球挥击,球就成功的打了出去。

只要像那样做就行了吧?

一时间有了些底气的我,开始模仿回忆中的那些击球流程。

抛球,手掌下半部分,挥击!

热爱学习的我,尽管体育方面很不在行,但在记忆力方面可是很有自信的。

公式,单词,文章,只要熟记住了便能信手拈来。

但在这一次,我却在众人面前出糗了。

动作上我能保证没有任何问题,至于为什么球会径直的朝社长后脑勺飞去,我也不知道。

“社长…对不起…”

我尴尬的挠了挠头,满脸不好意思的看着前面的社长。

“没…没事。”

社长只是淡淡说了一句,便转过头去。

大概就连她也没有料到这朝她飞去的排球吧。

就这样,我们理所应当的输掉了第一个发球局。

我也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自己的双手,我竟然一个球都没打到对方球场上去,倒是三番五次的打向了社长的位置。

“社…社长,或许我——”

这是我第一次感受到自己的无能,一直以来都认为自己只是体育方面差了点,却没想到竟是如此不堪。

“没事的,慢慢来,你有天赋。”

就算如此,社长依然带着淡淡的笑意拍着我的肩膀说道。

可接连几局下来,我不但了解到自己是多么的无力,也知晓了眼前这个我和一组的女生为何当选排球社社长。

社长,真是太强了。

矫健的身姿,灵敏的反应,精准的攻击,所有的亮眼表现都一气呵成……

对此感到惊讶的,并不只有在赛场上无所事事的我,在旁边的观战的其他社员也一样。

半场比赛已然结束,我身为赛场上的比赛人员,竟然除了发球局外就没碰到过球。

这完全就像是社长一个人在和两个人比赛……

而且,更重要的一点是,我们的比分还领先于她们!

“上半场结束,换位!”

虽然不太懂意思,但应该是让我们换边吧?

我靠近社长,却发现她有些异常。

身体直冒大汗,呼吸也极为急促。

“社长?”

“……”

“社长,你没事吧?”

“额…我没、没事。”

只见社长低着头,就连说话也有些吃力的样子。

“要不还是别比了吧,只是一个内部比赛而已,用不着这么拼的。”

我可以看出,社长过于拼命的行为消耗了她大部分的体力,以至于她现在走路都有着一摇一摆的。

这也不奇怪,整个场地那么大,不仅要来回防守还得想办法进攻得分。

平常人估计早就受不了了,也只有社长才能坚持到现在甚至比分还领先对面。

可是……社长为什么要这么拼命?

难道真的那么在乎输赢么?

虽说输了的惩罚力度的确很大,但现在这般劳累的样子也好不到哪去。

“不行,我是社长,怎么可以说放弃就放弃。”

迟缓了一会儿,眼前的她仍然不管不顾的朝前走去。

眼看着下半场即将开始,我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看着缓步前行的社长。

不行,我必须要做点什么,再这样让社长任性下去身体肯定会吃不消的。

“我有话要说!”

“什么?”

“我们认输。”

“认输?!”

其他社员以及当裁判的那个女社员纷纷惊讶的看着我,其中也不少有一些厌恶的眼神。

仿佛在说,社长辛辛苦苦拿到的分数,凭什么你说认输就认输?

“那——”

“不行!不能认输,还没、还没打完呢。”

就在裁判准备宣布结果的时候,社长突然插过来一句。

社长的一句话,立即得到了许多社员赞许的目光。

结果显而易见,我的认输意向被驳回,下半场比赛即将开始。(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