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换爱小说全文阅读

男人的谎言可以骗女人一夜,女人的谎言可以骗男人一生

——网络

21

今晚我不能再陪他过夜了,牧朗冰也能理解,但我没有让他送我到家,我不想让他知道我家住哪里。77dus.com

我有些自卑。

云浮租的这个房子比广州差远了,又潮湿又偏僻又破旧,周围的环境还有一股怪味,我怎么敢让牧朗冰看见我住的房子的样子。

牧朗冰送我到公路边,我捧着一大束的玫瑰花下了车,关上车门的时候,我面带笑容对他说:“你先走吧,我看着你离开。”

看起来我是很好心的样子,其实我是故意让他先走的。这里的路黑漆漆的,我晚上过这条道的时候需要飞快地冲过去。我没有什么安全感,一个人的时候,就感觉很害怕,很紧张。但我不想让牧朗冰看着我进去,我的直觉告诉我,牧朗冰一定会追上来的。

我好强心比较重。

“好,到家了给我打电话。”牧朗冰转动方向盘,依依不舍地看了我一眼,随后将车开走了。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钟了,妈妈很快就看见了我手里捧着的玫瑰花,一直追着我问是谁送的,是不是有对象了什么什么的。

我最烦躁这样的妈妈了,每次看见我一点异样就会问个不停,于是我赶紧忽悠说:“有个男的喜欢我,就送我花了,我不接的话会浪费这个钱的,不过我还没有答应他要不要交往呢!妈妈你放心好了,我不会接受的。”

妈妈看得出来我并不喜欢她质问这么多,就横了我一眼,不冷不热地叮嘱道:“行了,你的事情我不想管,别再给我们家惹出事就行了。”

我点点头:“嗯,谢谢妈妈。”

我们家太小了,要放这么多玫瑰花压根就放不下,而且还非常占位置。娅希倒是满脑子的发财主意,她小声地对我说:“姐姐,我有一个计划,可以把这些放不下的玫瑰花卖出去,一定会有人买啦!”

“情人节都要过去了,谁会买啊?”我蛮想拒绝的,可这么多玫瑰花放着确实浪费,于是决定交给妈妈和娅希管理。

我只拿了30朵。

妈妈还告诉我一个意外的事情,她走过来盯着我说:“韦美希,艺豪他今天来云浮找过你。”

“哈?陈艺豪吗?”我仿佛听错了,血液瞬间逆流,脸色微微有些变化。

“是啊,他给我打电话了,说给你打是停机状态,他还说只是在云浮路过,想顺便来见见你。”妈妈边洗碗边阐述今天发生的事情。

“那妈妈你有见到他吗?”我有些急促地询问,不知道为什么,忽然间提起陈艺豪,好像提起了我过去失去了很重要的人。

他是对我那么的好,那么的温柔。

就算见到了我最狼狈最落魄的时候他也没有过嫌弃,反而更加疼爱着我。

陈艺豪。

我忽然感觉很久很久很久没有见到他了。

差不多半年了。

也不知道他过得好不好。

妈妈苦笑着摇头:“他知道你在外面工作,不在家,我又不知道你在哪一家蛋糕店上班,所以就没过来了,他怎么会特地过来看我这个老女人?人家分明就是想来见你的。”

我的心情格外复杂。

记忆中忽然浮现出很多很多陈艺豪过去为我所做的事情。

我被小萍父母打的时候,被爸爸打的时候,陈艺豪替我挡下了一棍,还对爸爸说了一些严厉的话,他替我清理伤口,就算我骂他傻逼骂他去死他从来没有离开过。

他一直对我很好很好。

今天。

他回来了吗?

带着这些疑问,我连忙翻开手机QQ,就看见陈艺豪的灰色头像在闪动,我屏住呼吸,心跳加速,满怀期待地点开了消息:

“今天大巴路过云浮,想到你妈妈说你们在云浮工作,我就想过来见见你,不知道你现在过得还好吗?”

我打字回复的时候,手莫名地颤抖着:“我挺好的,谢谢你还记得。”

“你呢,你在福建过得还好吗?”

“嗯,我也挺好的。”

“那就好。”

“嗯。”

我的眼泪不自觉地落下,怀念那个时候我不珍惜陈艺豪的日子,忽然间我想对他说些什么,我擦掉眼泪,说:“今天是情人节,祝你情人节快乐~可爱”

“嗯,情人节快乐。”

自从我们分开后,他的字变得很简单,以往都是他主动找我的,现在的我却很想主动跟他聊很多事情。

但是聊什么呢?

我忽然沉默。

最终还是选择沉默。

我不喜欢主动。

所以我不会主动跟陈艺豪聊的。

就到此为止吧。

省得陈艺豪的妈妈又说我是贱人,是狐狸精了。

也不知道陈艺豪有没有女朋友。

我估计。

没有吧?

因为今天是情人节,如果有女朋友的话,他就不会来云浮了,应该陪女朋友过节才对。

坐大巴经过云浮。

顺便来看看我。

他的目的地去哪里?

我在手机上编辑了很久的QQ消息,最终还是没有发送出去。

我没有勇气询问他太多的事情。

我没有资格。

他已经变了。

不是过去那个爱我爱到可以放弃一切事情的陈艺豪了。

之后我们再也没有聊天了,我甚至在想,陈艺豪是不是已经有女朋友了,他的QQ空间我到现在都进不去,我想,他一定是不想伤害到我,所以才把我设置了吧?

啊。

已经十一点多了。

我忘记给牧朗冰发送消息了!

看着列表在闪动的牧朗冰的消息,我倒吸一口气,感觉好像自己已经做好了要被挨骂的准备。

牧朗冰:“到家了吗?”

“我操,你家要走两个小时?”

“喂。”

“狗美希。”

“操。”

我很好奇。

为什么牧朗冰总喜欢在骂我的时候喊我狗美希?

我这名字很狗吗?

我纳闷地回复:“那个,我到家了。冷汗”

牧朗冰的态度依然跟以前没什么两样:“舍得回复了?你死哪里去了?”

“没,我刚刚一到家就被妈妈问了很多问题,然后刚刚洗完澡洗完衣服,才有时间看手机的。”我觉得我吹牛倒是一流,因为骗得了牧朗冰这样的男人。

牧朗冰果然相信了我的话,“嗯,那你早点休息。”

我犹豫了几番,询问道:“那个,你准备回广州了吗?”

“那个?你连我的名字都忘记叫什么了吗?”隔着屏幕,看着这些文字,我便能够感觉得到牧朗冰此刻的表情,一定是蹙着眉头然后一脸冷肃的样子吧:“你想让我陪你呆在云浮,我就呆在云浮,你想让我走,那我就走。”

“真会吹牛,我要你留下来你就真的留下来吗?白眼”我打趣,心里却酸酸的。

“嗯,真的可以留。”

“好吧,那你也早点休息,晚安。”

“晚安。”

然后我没有再说话了。

现在我的脑子。

每次想到牧朗冰。

我就会想到小柔。

他们在我的脑海中已经紧密相连在一起了。

我看了下小柔的QQ个性签名,她的个性签名与从生了孩子的当天开始就没有变过,QQ也一直挂着,显示离开状态。

她一定是第二个知道牧朗冰要出来的人。

可是她却不敢问,不敢见,不敢说。

我很心疼小柔,而她与孩子的父亲却在云浮与我黏着,好像我们在犯罪,成了爱情的罪人。

我好像还成了要破坏家庭的第三者了。

我好纠结。

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

我想找伊先生。

<center>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center>

可我不敢找伊先生。

我对伊先生就好像小柔对牧朗冰一样,充满了胆怯,却一直仰慕着。

今天发生了蛮多的事情。

牧朗冰。

小柔。

陈艺豪。

这三个人一直在我脑海中浮现。

我还是很爱牧朗冰。

相对来说不管怎么样我都爱着他。

第二天清晨起床的时候,我看见牧朗冰给我发了很多QQ消息。我没有告诉牧朗冰我在云浮使用的手机号码是多少。

对啊。

我怎么忘记了。

那次将广州手机卡扔出窗外的开始,我就决定不再与牧朗冰有瓜葛了。

那个时候的下定决心,其实也无法改变我心里的变化。

很神奇。

也许是默契。

小柔和牧朗冰都找我了。

都是在凌晨找我的,不过话题不一样,显然他们两个并没有聊过。

小柔:“美美,院长说冰哥在你那边大哭大哭,找到你了吗?”

“这几天孩子生病得很严重,可能是在我怀的时候没有补充好营养,现在几乎天天往医院跑大哭,我这些年打工的钱都花在孩子身上花得差不多了,再继续下去我的钱维持不了几天流泪,我不敢找冰哥,不敢找院长借钱,我真的没办法,只能来找你了大哭大哭”

“不知道你能不能理解我的心情,我知道这样做很过分,可是美美,半年前你就说过不会再与冰哥有纠缠了,这次可以做到吗?”

“如果能做到,可以把孩子的父亲还给我们吗?”

“可怜可怜我们母子吧大哭,我不想每次去医院都让那些护士用奇怪的眼神看,好像欺负我的孩子没有父亲一样。”

“我很难受。”

“美美。”

“可以吗?”

“求你了。”

嗯。

我成了罪人。

我成了家庭的第三者。

我成了爱情的犯罪者。

唉。

大清早就看见这么让我心痛的消息。

也对。

牧朗冰来云浮一定有好几天了,小柔一个人养孩子,她家里人都不怎么帮她的,所以她只能依靠牧朗冰了。

我翻开牧朗冰的消息:“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但只要你愿意,我可以把那个阻碍给弄掉。”

“我说过,我可以坐牢,但那个孩子一定要威胁我的话,那我宁可弄死,也绝对不会留着!”

“我很残忍。”

“但这些都是她造成的,在造成这些结局的同时一定要想到后果。”

“我就是这样的人。”

“不是韦美希生的孩子,我都可以弄死!”

“我爱你。”

他可以不择手段,他可以冷血无情,他可以说出这样大逆不道的话出来。

可是我心却很痛。

那是一个小小的生命。

怎么可以被牧朗冰说成可有可无的、任他宰割的孩子?

如果小柔知道了,一定很痛心吧?

我咬着牙齿,没有回复牧朗冰的话:“早上好,牧朗冰可爱。”

我起床的第一个习惯就是摸手机,打开QQ,看那些人给我发的短信,于是这样玩手机都会玩上好一会,我没有给小柔回复。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也很纠结。

多希望这个世界可以有两个牧朗冰。

一个爱着我的牧朗冰。

一个是小柔孩子的父亲的牧朗冰。

这样多好。

不争不抢。

各自安好。

八点钟的时候牧朗冰给我发了消息:“小睡了一会,你现在在哪里?什么时候上班?我来接你。”

我这个时候已经准备出发去上班了,回复说:“不用啦,我已经快要到店里了,你是不是通宵了?”

“嗯,睡不着。”

“那你今天就好好休息,我下班的时候你再来接我吧?”

“好。”

章姗见到我一个人进店的时候左顾右望着我的周围,我好奇地怔了怔:“怎么了?”

“你家男朋友呢?”

“哦,他今天有事,下班才会来接我。”我关上门,放下包包,说道。

下班的时候,牧朗冰如实地赶来了,章姗看见牧朗冰从驾驶座上下车的时候,眼睛都直了:“哇操,韦美希,你男朋友的车吗?好酷!好MAN啊!他多大啊?有没有二十八?”

我一脸奇怪地望着章姗,牧朗冰看起来这么老的吗?他今年也差不多二十四、二十五吧。

我牵着牧朗冰的手离开了店里,坐在了副驾驶上,扭过头望着他。

他一只手转动着方向盘,另一只手握着我的手,望着后视镜,随后吻了吻我的手背:“我想你了。”

“真的想我了?”我歪着脑袋怀疑地探着他。

“嗯。”

“昨天你去网吧通宵了啊?”

“没,在酒店里通宵,房间有电脑,你忘记了?”

“哦,对哦。”我忽然才想起来。

“你怎么不好奇我是因为什么睡不着?”

“因为什么?”

“看了一些片子,让人想入非非,想到以后你在我身下的样子,我就很期待,所以,我无聊就看了一晚上。”牧朗冰坏笑地说。

我感觉我坐在他身旁很危险。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