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身衣美女

我明白一统的心意,他是怕我一个人有危险。

“一统,我明白你的心意,但延润不能等,所以我要尽快找到龙骨”我看着他说:“但找到龙骨之前,是务必要保证延润正常的生理机能,他现在急需这龙丹续命,你可不可以帮我给他送去!”

一统郑重的点点头:“放心吧,蓝梦,我一定尽快送到延润那里!”说完觉得自己上当了,气恼的说:“你就是想把我支走!”

“一统,你和延润都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不想因为我而让你们有危险!”我耐心的说“延润的事,我已经很内疚,很自责了,难道你也想让我一辈子都不得安生吗?”

一统不知该怎么办,皱着眉头不说话。

“快去救延润,这是我的请求,难道你都不能答应我吗?”我说

“人家不是怕你有危险吗?好歹人家也是泰山王,多少也能帮点忙啊!”一统小声说。

“一统,你快去给延润送丹药这就是帮我的大忙了!”我有些着急。

“还嫌弃我!”一统小声嘟囔。

“你放心吧,我现在去找金鳞,金鳞陪我去,你总能放心了吧!”我推着他走。

“好,那你一定要去找金鳞,他在我就放心了!”一统咧嘴说:“哎,你别推啊,我自己走,我自己走!”

我松手看他自己走!

“我走了,蓝梦,我会尽快把丹药送到延润那里的!”一统对着我喊。

我冲他摆手,示意他快走!

一统点点头,消失了!

我看着一统消失后,暗自松了口气。我不知道该去哪儿找龙骨,目前唯一的线索就在鄂安莎那里,所以我还是得回神族!想毕我迅速隐身回了神族!

神族内仍是一片喜庆热闹的景象,有人欢喜有人忧。鄂氏一派都沉浸在幸福喜悦里,尤其是鄂安莎的母亲——鄂红她脸上的骄傲更是溢于言表。

不知道太女王鄂伊娜是什么态度,按说现任女王大婚,最应该出来主持合婚大典的人就是她啊!为何迟迟没有听到她的消息呢?我不禁想:莫非鄂安莎是在隐瞒前女王?这是为何呢?

我忽然觉得鄂安莎此举是想隐藏什么,不想被太女王知晓,或许太女王能帮我找到龙骨!

想到这里,我决定先去太女王的寝宫看看。

出了月神宫,往下走几里,便是玉台宫。这玉台宫虽不如其他的宫殿面积大,但却是决不可小觑的存在!如果说整个神族的设计是一个大的机关,那这玉台宫便是机关的枢纽,它决定着整个神族的存亡。

走入玉台宫,便看到正殿匾额上的几个金色隶书“凝心殿”,在灰白夜色的映衬下显得外幽雅。与这错落有致的亭台院落相互辉映,让烦躁的心都宁静温暖了!

我隐身向里走去,侍女们都按部就班的做着自己的事,看到宫里并无异样,是与平日无异,也就是说太女王真的不知晓鄂安莎合婚的事!我将殿前殿后看了个通透,并未发现太女王。莫非在偏殿,我又转身向偏殿走去。

出了大殿,迎面阵阵香气扑鼻而来,五颜六色的花竞相开放,争奇斗艳,将这百花园赋予了更深刻的生命意义!再往前走去,是一座廊桥,廊桥下水流潺潺,月光中,鱼鳞竟跃,荷花点点,荷叶连连,实是修身养性的绝佳之地啊!

远远看到偏殿依稀有几束灯光,我向着灯光走去,却见那几间房是宝藏阁,静真阁,分别是用来收藏书籍经书和各式宝物的地方!剩下的地方都是一片昏暗,这亭台楼宇在月色中睡着了一般!

我纳闷,为何太女王不在玉台宫,那她去了哪儿呢?

出了玉台宫,我又转入月神宫,喜庆的气氛更加浓重了,侍女们有说有笑,脸上洋溢着喜悦,好似合婚的是她们。

我心口闷的难受,想要出去透透气,但想到我此行的目的,便强打精神,往里走去!

忽听侍者喊到:“太女王驾到!”

众人立时放下手中的工作,行礼迎接!

鄂安莎在房里听到侍者通报,不由愣了一下,诧异的神情在脸上稍纵即逝,便赶紧起身迎接。只是她还没走出闺房,太女王已经到她跟前。

鄂安莎忙躬身行礼。太女王先她一步,扶住她的手,面色温和的看着她,微笑着说:“哀家就是想亲自看着你出嫁,也算了了哀家一桩心事!”

鄂安莎看太女王脸上的表情,是幸福的,是一位母亲看孩子的眼神,更加纳闷起来!

“来,给哀家看看!”太女王拉着鄂安莎的手,示意她站好!

鄂安莎轻轻起身,退后几步,慢慢转身。

“真是国色天香啊!姨母看了都要舍不得你嫁人了!”

鄂安莎撒娇的甩甩太女王的手,红晕满面是小女生的娇羞。

我不禁感叹好一副母慈子孝图啊!只是这太女王出现的时间太让我怀疑,她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从玉台宫到这里,而且我去玉台宫的时候,她根本就不在那儿。那,这是怎么回事呢?

就听太女王对侍女摆手说:“你们先退下吧,哀家与女王有些体己话要说!”

我自是知道鄂安莎与太女王的关系,对她们的谈话不怎么感兴趣,想着这个机会刚好可以搜寻延润的龙骨,便来到鄂安莎寝室。

寝殿内,空无一人,只是贴着大红的喜字和耀眼的纬幔。我迅速开了天眼在房内搜寻,却没有发现,于是屏息,试着靠感觉,来寻找延润的龙骨!

在我屏息的时候,似乎感受到一丝丝延润的气息,于是将其他的感官封闭,只留下能感知外物的发丝(蓝氏的族人能靠发丝感知任何物体极其细微的存在)。

我顺着发丝的指引径直走去,映入眼帘的便是鄂安莎的床榻,这雕栏玉砌的大床,将奢华诠释的淋漓尽致,先不说这四根镶嵌着宝石和夜明珠的金丝楠木做的床桩;单是床上五色的维帐,那都是金丝玉线织成的。金丝之珍贵自不必说,这玉线制造更是复杂,要先将玉石磨成粉,用流水冲洗,将里面的杂志去除,再次研磨,之后再次用流水冲洗,在清洗干净之后,为了配合颜色,将晚霞中最绚丽的部分挑出,加入清洗后的玉石粉末中,待他们完全融合后,再纺织成线,这一道完整的工序下来少说也要一年,织就这样一匹锦缎最少要十年的时间。

可想鄂安莎是怎样精致的一位女王啊!

床榻两边的纱帐用金钩挂着,榻上整齐的叠放着几床喜被,肉眼看去,再无其他,我费解为何发丝会感应到此处的异常,想转身,但发丝坚定的指引我向前,再向前一步便是鄂安莎的床了,我难道要躺到她的床上吗?

我驻足不前,正犹豫的时候就听外面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我立时收了心神,退避一边。

就看到鄂安莎怒气冲冲的进来,我以为被她发现了,正想着如何应对,只见鄂安莎拂袖打碎了案几上的花瓶,脸色都变得难堪。。。

这是?我不解。为何会这样?

鄂安莎努力调整自己的情绪,双手慢慢抚平胸口的恶气,换上新的笑颜,一抬手刚刚打乱的东西全部归位,连花瓶里的水都如数回到了瓶中。是谁说覆水难收的??

鄂安莎看一眼镜子中自己的容颜,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这样的盛世美颜,在这样的时候,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发怒的!

鄂安莎重整衣冠,换上一幅笑颜,如花般灿烂的脸立时出现,她向卧榻看了一眼,红晕再次染满面颊。

想到她娇羞的模样,我心塞起来,怒意占满了胸腔!我不知自己该不该愤怒,但就是控制不住!

金敖哥哥!全都是因为金敖哥哥,他喜欢鄂安莎为什么不提早让我知道!但,这又管我什么事?金敖哥哥喜欢谁是他的权力,我有什么资格去愤怒?想到此,我的愤怒更加无处发泄,郁结于此!我深吸一口气,把坏情绪放空,尽快找龙骨!早日脱离这里的一切。至于神族,我应该不会再来了吧!

当冒出这样的想法的时候,我被自己吓了一跳,怎么能不回神族?这是我的家啊!这里还有我亲爱的家人啊!如果真的离开,我怎么舍得,怎么舍得月汐她们,怎么舍得阿婆?

有人说喜欢一个地方是因为这里有喜欢的人,而我......我叹气,我不会离开,不会离开阿婆的!不会因为别人而让爱我的人伤心!我给自己打气!!

鄂安莎出了寝宫,我慢慢舒口气,看向鄂安莎的卧榻,之前鄂安莎的表情明显是因为卧榻上有什么才会格外注意自己的形象,而她的卧榻,今晚的婚床,只能是她和金敖哥哥啊!

那是不是说明金敖哥哥在榻上?我用心看去,榻上只有几床喜被,并无其他。但发丝却舞动的更加频繁,我缓缓向前,一步一步移到这红红的喜床前,此时的我心无旁骛,我不去想这是谁和谁的喜床,不去想这些人跟我是否有关系,我只是屏息顺着发丝的指引去寻找与延润有关的龙骨。

就在我踏上脚踏的一刻,忽然有一双手把我从榻上拉了下来!

www.77DuS.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