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憩止痒

经过那一夜的激情过后,凉亦已经变成了一个小乖乖男孩,变得羞涩起来,早已把修炼大道抛之九霄云外,蓂雪等待着他的回答,她想要个男孩,也想要个女孩,最好一次怀上个龙凤胎,那是最为极好。

花夏隔天出了自己的房间,在凌尘殿后花园中,观赏种植的花儿,偶听到有修剪花圃宫女在议论,那个高的宫女说道:“听说咱们公主殿下,嫁给了个天族上仙,而且那个天族上仙之前还有个小妾,要我说那个小妾,还真是不知羞耻,那个天族上仙入赘于我魂族,她还恬不知耻的待在公主的凌尘殿中。”

花夏低下了头,又落下了眼泪,也不知是戮则后宫中的哪位妃子,后面跟着四个穿青衣的宫女,那位身穿金黄衣服的妃子,落落大方地走到两位正在修剪花圃身穿红衣的宫女身旁,说道:“放肆,你们两个贱婢,可真是够大胆的,竟敢背后议论你们的主子。”

两位宫女一看,连忙放下手中的活,跪在地上,求饶道:“珍妃娘娘饶命啊!奴婢是无心的。”

珍妃娘娘乃是后宫中最受宠的妃子,魂后病逝后,戮则再未立皇后,所以后宫之中,也就数珍妃娘娘最大,后宫众多嫔妃之中,无人敢得罪她,她也是幽宇的姑姑。

花夏只得在远处观望,心想,好霸气的女人,倘若我有她那么三分霸气,那么凉亦哥哥就不会被公主殿下抢走了。

谁都未曾想到过,幽宇竟会来到谧静宫内,象珍妃娘娘告上一状,他紧紧牢抓着珍妃娘娘的衣角,故作可怜道:“姑姑,你可要为我做主啊!我喜欢公主殿下,却被一个区区的天族上仙,给抢了去,宇儿不甘心,所以今日来特请姑姑帮上宇儿一忙。”

“你呀,你遇到困难事就来找姑姑帮忙,若是轻松得闲之时还记得我这个身居有后宫之中的姑姑吗?也罢,谁让我是你的姑姑呢,在这后宫之中,我不知有多少的后宫嫔妃死在于我的手上。”珍妃娘娘起身拖着那长长的衣摆。“在魂族想要得到自己的东西,不仅要靠武力,还要有脑袋,公主已经完婚,也就只有杀死这个来自天族的上仙,你才能得到你想要的,但是我们不能暴露出是自己所为。”

幽宇听了珍妃娘娘这一番话后,想出了一个诡计,他微笑道:“姑姑,我想到了这个天族上仙被子贞捉回魂族之时,还带上了个女孩,名唤花夏,也许我们可以利用一下她。”

天君的二孙子余林腾云来到了泉川山,也只见到了破烂的竹屋,倘若有神仙居住在这儿,想要避世,那么整座山都应该有仙障,为何丝毫不见?

倘若凉亦说的是谎话,那为何他要故意撒这么一个谎?

他轻盈地走进竹屋之中,像是荒废了许久,墙角上到处都是蜘蛛网,整栋竹房像是要倒塌的样子。

为何会这样?余林倒是想不明白,凉亦为何要骗他?正准备回天宫,向天君复旨。

却未曾想到遇到一个穿白衣衫的俊俏男子,看他这身打扮,倒像是什么修仙门派之人穿的。

余林上前仔细的打量他一番,说道:“敢问阁下是?”

那俊俏男子答道:“我乃白隐上神座下大弟子关东上仙,你又是何人?为何会出现在这泉川荒山之上?”

“呵呵…我是天君的二孙,名唤余林。”拂了拂长袖道,“刚才听阁下说,这荒山之中有人住,可是师兄弟六人,师父一人,一共七人?”

关东皱了皱眉头,他怎会知道?莫非是魔族之人?不妙,师父前几日寻小师弟去了,倘若他真是魔族之人冒充天族天君二孙,师父老人家又不在,看他如此神采,修为一定不浅,只怕我们师兄弟五人都不是他的对手,不行,我得想个法子,让他自行离开。他说道:“此处荒山,并无殿下所说的师父一人,师兄弟六人,共七人居住在这处荒山之中,细想一下,倘若真的有这七人居住在这荒山之中,为何会选择魔族境地?方可光明正大的另立门派。”

余林神情俨然盯着关东的眼睛,这眼睛怎么和魂族驸马的眼睛,竟一模一样,余林说道:“听这位上仙所说,你是白隐上神座下大弟子关东上仙,敢问这位白隐上神,又是何人?”

“我家师父喜欢低调,不太喜欢喧哗闹市,自然,这四海八荒无人知道他的名号。”关东摸了摸鼻头,丝毫不敢直视余林的眼睛。

良久,余林才打道回府,向天君复命去了,关东眼望着他腾云飞上天去,直至消失不见,才舒了一口气。

余林心里算盘着,看来此处是不太平了,得赶紧带着师弟们另找一住处,也得在这山中给师父老人家留下可寻我们的线索。

珍妃娘娘派人找来了花夏,虚情假意问道:“花夏姑娘,你这长的也还算副模样,我就不拐弯抹角了,我明说了吧,我知道你对新婚的驸马倾心爱慕。”

花夏说道:“敢问珍妃娘娘请花夏到这来,究竟是何目的?倘若珍妃娘娘再拐弯抹角,我便走了。”

珍妃娘娘挥手道:“你们都下去吧。”

“是”

她从衣袖之中,拿出了药瓶,走上前来,塞到了花夏的手中,轻言细语的说道:“这是痴情之药,你偷偷给他吃了,只需一炷香,他就会对你一生一世的爱慕,永远不会变心了,不会三心二意。”

凡是热恋中的女子,看到自己心爱的男人,爱上了另一个女人,都会不择手段的抢回来,这一时期丧失理智。

花夏紧捏着手中的那瓶药,眼睛里透露出坚定的光芒,回到凌尘殿后,看见凉亦正在大殿之中,翻看书籍,他翻看的书籍竟然是《孕籍》。

花夏心像着了火一般,上前去抢过那本书,怒道:“凉亦哥哥,你们两个都还想要个孩子了,我们当初的诺言呢?都作废吗?”

凉亦起身,解释道:“花夏,我一直把你当妹妹看待,并没有那种意思,你又何必那么执着。”

他不知这番话,像一把锋利的小刀剜在花夏的心上,痛苦不堪,这番话彻彻底底的让花夏下定了决心。

既然我得不到你的心,那么你的身体我就一定要得到,不管付出什么代价。

于是花夏便来到膳房,亲自下厨做了一碗香喷喷的凉莲羹,提神醒脑。

在把药中的一粒药丸,融入了羹中,再用汤匙来回搅拌。

凉亦哥哥对不起了,我已经爱你入骨,你就是我的一世的全部,我不能失去你。

她将凉莲羹送到凉亦的面前,并微笑道:“凉亦哥哥,夏儿亲手为你熬制了凉莲羹,提神醒脑,你这刚当上驸马可别累坏了,快吃了吧。”

“夏儿,你不再纠结此事?”凉亦问道。

花夏抿了抿嘴唇,依旧勉强保持着笑容,她说道:“凉亦哥哥能找到这一世最爱之人,夏儿为凉亦哥哥高兴还来不及呢,方才夏儿只是在考验考验凉亦哥哥,有没有对魂族的公主三心二意。”

凉亦露出了微笑,他接过凉莲羹,品尝了一下,称赞道:“这羹的味道极好。”

心急的幽宇,又来到了她姑姑这,便火急火燎的闯入了他姑姑的谧静宫之中,刚走到大殿,便惹来珍妃娘娘的一句:“放肆,你这成何体统,就算我是你的姑姑,进来之前也得让婢女进来通报一声。”

“姑姑,侄儿托您办的事怎么样了?”幽宇心急问道。

珍妃娘娘露出了个迷之微笑,她走上前,对着幽宇的耳朵,轻声说道:“办妥了,倘若那位名唤花夏的姑娘,是痴情的爱着他,便会下我给她的那瓶药,你可知我给她的是什么药?”

幽宇兴奋极了,问道:“姑姑给她的是什么药?”

“散气丹。”

散气丹乃是珍妃娘娘自制的丹药,无色无味,但却掺了一些忘情水,服用之后两到三个时辰便会毒发身亡,此药急攻大脑,就算救得活,也恐怕是个傻子了,或许是个失忆者。

天宫还是一片安详的景色,议政殿内天君咳嗽了两声,下面余林关切问道:“天君可有什么大碍?”

“不,本君掌管天宫,掌管这江山,已有几十万年了,现如今本君已老,本君得赶快退位让贤啦,哦,对了本身叫你去查的事,查的怎么样了?”天君说道。

余林说道:“那泉川山上,有一栋破烂的竹房,像是许多年没人住了,四处也无仙障,正当孙儿准备打道回府之时,碰见了一位身穿白衣裳自称是白隐上神座下大弟子关东上仙,他同我说道这泉川山上并无师徒七人。”

天君紧皱眉头,沉思许久,才说道:“也就是说那个刚当上魂族驸马的天族上仙,他在说谎了,你方才说白隐上神?”

“天君认得他?”

“本君当然认识,四万多年前,你大伯还是我天族人人赞誉的天族太子落盏,也是我引以为傲的最高荣誉,却不料发生了神魔大战,这一战,他杳无音讯,你的大哥也销声匿迹了,白隐上神痛失了最好的兄弟,于是便向本君请命去守神陵。”天君回忆起了前尘往事,悲痛不堪,四海八荒之中,谁都不知当年赫赫有名的天族太子落盏与天族的大孙儿去往了何处?

余林向天君请了一道旨意,亲自带往神陵,交到白隐上神的手中。

可是却未见到白隐上神本人,这可就奇了怪了,听天君说,这白隐上神当年可是亲自向天君请旨,现如今却寻不到他人,也不知他现在身在何方。

一个守陵上神,竟还有徒弟,听那自称是白隐上神座下大弟子关东上仙,好像不止一个。

此事越发蹊跷,让余林摸不着头脑,这两人到底是谁说了谎?余林筹算着先不告诉天君,自行调查清楚了,再向天君复旨。

两个时辰后,坐在殿内看《孕籍》的凉亦,有感身体不适,蓂雪穿着一身的青衣,拖着长长的衣摆,端来了一碗补汤,上前对凉亦说道:“夫君,这是我亲手熬制的一碗补汤,你快喝了吧。”

“我又不痛不痒,又没病,上次的伤已经无大碍了,又何须再喝补汤?”凉亦专心致志的在看《孕籍》。

蓂雪抿嘴一笑,说道:“这是壮阳用的。”

凉亦直瞪大了眼睛,放下了书籍,慌忙的说道:“我又不是不行,你又何必多此一举,那也罢,我现如今答应你,我俩一起生个孩子,这药拿去倒了吧。”

蓂雪得意的把药端走了,像是什么“阴谋诡计”得逞了似的,就在她走出门之际,凉亦直直的倒在了地板上,头磕在了桌子上,蓂雪把药一扔,直直的摔破了。

慌慌张张的跑了过去,把凉亦抱在怀里,哭泣呐喊着:“夫君你怎么了?你醒醒啊!你可别吓我……。”

花夏来到大殿之中,本是想来看看凉亦有何异动?看看药效发作了没,可没想到刚进大殿,就看到了这样的一幕。

花夏呆滞住了,蓂雪将他放在床上,叫子贞送去宫内传皇医来,皇医为他诊了诊脉,叹了口气,恭恭敬敬的给蓂雪行了个礼,蓂雪心急的说道:“他到底怎么样?”

“公主殿下,他已经没了气息,我劝公主您,还是准备上好的棺木吧。”

蓂雪发了疯似的抓住皇医的双袖,大声哭喊道:“什么可能?今日我还见他好好的,这什么一会儿……。”她瘫坐在地上。

戮则派人准备了一口上好的玄晶棺木,三天后,把凉亦埋葬。

幽宇则兴奋了起来,整个魂族也就只有一个花夏知道真正的真相,花夏拿了一把长剑,直闯谧静宫,还杀了几位婢女和侍卫,珍妃娘娘被恐吓到了,也得亏幽宇及时赶到,将花夏击败。

被守卫擒住,珍妃娘娘这时才趾高气扬的说道:“真是不知好歹,来人啊,将她关入冰川寒牢之中,切记此事不得让外人知道。”

花夏痛喊着:“你们两个不得好死,倘若让我花夏逃了出来,我必要你们两个死无葬身之地。”

凉亦死后的第一个夜晚,东荒又一处荒山之上,一位上神,走出了自己做的木屋,仰头望了望星象,不禁震惊道:“这轩辕星怎会星光越来越暗,不妙,不,我已经不理世事已有几万年了,怎会此刻……,也罢,就算是最后一件。”

随后他进了木屋,拿出了一张占星地图,施法定位了轩辕之星,喃喃自语道:“竟然在魂族地域。”

这位上神,腾云来到了魂族,根据定位的位置显示,便来到了卫政殿内,看到蓂雪倚在床边,面色苍白,虚脱无力,床上躺着凉亦。

这位上神使用香,将蓂雪给迷昏了,便将已死亡的凉亦,给带走了。

带去了东荒,他所住的住处,他为凉亦把了把脉,庆幸说道:“得亏,还有那么一丝丝微弱的气息,既然他是轩辕剑认定的主人,那么说道理,我应该救他,也罢了。”

上神从腰间掏出一瓶药丸,倒出一粒黑色的丹药,给凉亦服下,再施法救活了他。

结果定睛一看,看见凉亦腰间盘着的那一柄扇子,尤为震惊。

没想到我落盏有生之年还能见到折古扇,可是,这扇子是至邪之物,是何人赠予他?居心又何在?

(本章完)(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