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人流水的小黄文1000字

这达官就是太平王燕铁木儿,因为洛千山押镖到王府时,他还在擂台这里,所以可以说是初次见面了。

洛千山手托令牌,脑海中思绪起伏。

燕铁木儿知道汉人受蒙古人压迫的厉害,没有一个是真心归顺的。双眼一转计上心来,道:“英雄,今日是我的寿诞,宾客众多难免鱼龙混杂,你来保护我。”

洛千山正要开口,不料被燕铁木儿看出自己的心思:“保护的好,你家三代蒙恩。如果保护的不好,连诛。”

一句话吓得洛千山瘫倒在地,等他缓过神来,这里已经空无一人。一路上一直在思考着这个问题,回到客栈,又怕徒弟们惹出事端,难以实言相告。

到了晚间,洛千山腰挂铜牌出现在燕铁木儿身后。

在众位高官面前,燕铁木儿大夸洛千山武艺怎么怎么好,谋略怎么怎么高。

话到兴头,突然一男一女两个声音同时出现在众人耳朵里:“燕铁老儿,你的死期已到,泰山双剑送你上路。”

随着声音停止,两个身影出现在众人面前。虽然每年几乎都有这样一出,不过两口子一起前来倒很是稀奇。

燕铁木儿倒胆子不小:“好啊,又又有来刺杀本王的了,我倒要看看你们有多大的本事。护卫何在,快来拿住这俩不知死的东西。”

“哈哈哈,老头儿别叫了,王府内不会有一个当差的出来。”

从他的声音里便可以听出来,王府的护卫已经被扫除干净了。这下可吓坏了祝寿的众高官,一个个东碰西撞的四散而逃。

大厅中只剩下燕铁木儿和洛千山等四人,燕铁木儿开口对洛千山言道:“你一家老小的荣辱死活全在你身上,我若死了,你登时家破人亡。”

“受死吧”一剑刺出,直取燕铁木儿的咽喉。洛千山担心一家人的性命,左手拉扯他的衣襟,右手一拦,将来剑挡了开去。

开口道:“你们快走吧,不要白白葬送了性命啊。”说完这句话,洛千山便意识到言语有失,但话一出口就再难收回了。

说一句“哼哼,你能有多高的武功,敢说这样的大话。”又刺出一剑,这一剑煞是威武,剑中带剑。

洛千山连退三步才躲过去,对面看到自己的绝招轻而易举的便被他躲过,也是十分震惊。

二人四目相对,交换了眼神,身形也随即变换,使出了东岳派的双星剑法。

到这时,洛千山才知道这二人是东岳掌门何阴阳的徒弟。原来他和东岳掌门何阴阳是至交好友,每年的寒食节都要相聚在重阳楼比武切磋。

见到故人徒弟有如见到故人一般,怎么还能下得去手。道:“你二人武功不错,我念在和你师父朋友一场,饶你们一次,快走吧。”

原以为说明身份,他俩定然分清轻重,不想这是火上加火。只听那女子言道:“你既然自称我师父的朋友,又怎么能为虎作伥,想来一定是扯谎。”

说时迟那时快,一招星月争辉使了出来,洛千山急忙侧身躲避。道:“这个中曲直一时难以说明,再不走可就没有机会了。”

紧接着又是一剑,这剑比刚才强硬了不少。洛千山还是不肯出手还击,那男子见洛千山无法分心,急忙挥剑向柱子后面的燕铁木儿刺去。

洛千山眼观六路,看到了男子的剑,急忙飞身截住剑路。对燕铁木儿说道:“王爷,要想活命还是快点儿离开吧。”

燕铁木儿已经被男子的剑吓得呆了,听到洛千山的声音才逐渐缓过神来。

男子见燕铁木儿要逃,又想上前,不料洛千山掩护的实在是高明,没有丝毫空隙可以让他过去。

眼睁睁看着大奸臣从眼前消失,眼里的愤怒可想而出。一切的愤怒都洒向洛千山,男子道:“你这畜生都不如的东西,为什么要阻止我们。”

洛千山无言以对,只是一味的拦挡。

心里原本想着要是战死了,可能两全其美,但转念又想到白天燕铁木儿说的话,为了家人的安危,由不得他不依令而行。

“咻”的一声,柳叶双刀出鞘,寒光闪闪,迫的二人难以近身半步。

战了半个时辰,二人知道敌他不过,虚晃一招,落荒而逃。洛千山并没有追出去,心里默默想着希望他们能逃出去。

“啊,啊”惨叫声入耳,不由得眼角湿润起来。在厅上呆立片刻,燕铁木儿笑着走了进来,坐到主位开口说道:“今晚你护我有功,辛苦了。”

洛千山虽然没做过官,但官场的礼数还是懂得的。拱手道:“为王爷做事,哪里有辛苦之说。”

燕铁木儿听后反问一句,洛千山依旧说不辛苦。

临离开又说了一句不容反驳的话:“带我明日奏明皇帝,那俩刺客就有你来监斩吧。”

洛千山说那句“卑职不再朝里,没有监斩的资格”时,燕铁木儿已经走的远了。

第二天午后,南门大街上人山人海的都聚在菜市口上,等着看人头落地的场面。

监斩台上有两个监斩的官员,一个是吏部的,另一个便是洛千山。

他怕徒弟们误会,临行前下了死命令,不得出客栈半步。

二人面临死亡依旧面不改色,丝毫怯意都没有。只听左边的男子说道:“柳妹,我们马上就要死了,你恨我吗?”

那女子听了,有些不高兴了,埋怨道:“虎哥,这话就不对了,我只要和你在一起,哪怕是下油锅又有何所惧。”

男子听后心里说不出的感动,虽然他俩明知此行很难再活,但依旧前来送死,足以说明二人对元朝统治的仇恨之深。

吏部的看时辰已到,吩咐洛千山下令,洛千山无可奈何,只得抛出行刑牌。

血泊里身首分离,惹得众汉人暗骂不休。其实最生气的是洛千山那些徒弟,都是些血气方刚的年轻汉子,看到师父屠杀汉人,不由得气上心来。

竟一声不吭的往柳州的镖局去了。

燕铁木儿见洛千山竟然真的杀了那俩刺客,知道这人可用,便强迫他住进王府,不得离开半步。现在的洛千山,已经是江湖人口中的“人人得而诛之”的对象了。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