厨房里的欢愉

“对了,老道,还有一个老道!”我突然想起来在离开红庙乡之前,那个三个道士让我去伏牛山纪云观找他们师傅,还跟我说这关乎我的生命,估计在哪里应该能够找到我想要的答案。

马三儿和袁力看着此时我的模样不约而同的摇了摇头,“完了完了,好好一个人就这么疯了!”

……

晚上的时候我基本上已经从消失了一天记忆的困顿中恢复过来,并且将我离开一周的时间里樱桃园发生的详细的了解了一下。

原来在我进去裂缝之后,樱桃园周围的尸瘟也相继爆发了,周围本已经被埋藏的尸体重新活了过来涌向这个巴掌大的地方。

大量的杀身鬼让所有的村民手足无措,当所有人都要放弃生的希望之时,那些杀身鬼突然之间就像是断电了一般,纷纷倒在地上迅速枯萎,樱桃园的危机就这样莫名其妙的解决了。

根据但是的时间描述,杀身鬼的断电时间应该和我弄死那个地煞的时间相差无几,所以这两者之间应该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再之后我就迟迟未归,搞的马三儿他们一度认为我死了,好在在方蒽的劝说下他们才留在这里等我。

到了晚上张翠花和村民们一起弄了一大桌子的饭菜,算是对我们明天的一个送别。

村民们都包含着激动泪水,想说什么又说不出来,只能端起面前的酒一仰而尽,“都在酒里了!”

相比之下还是这个时代的人感情真挚,懂得滴水之恩涌泉相报。

这一喝又是一个晚上,第二天的时候,张翠花已经讲我们所有人的行囊全部打点完毕,离别的时候她带着女儿送出好远才停下。

有了袁力和马三儿这样的武林高手,行路的时候也是底气十足,这一走就是一天一夜没停下,在第三天的中午,我们总算是来到了“传说中”的小牛村。

相比较樱桃园,小牛村这个地方整整是他的两倍之多,可谓是地广人稀,虽是正午但是这里却雾气环绕,让人看不真切。

“大师,这小牛村该不会真有传说中的那么邪乎吧,大白天的我都感觉这里面阴森森的。”马三咋咋呼呼的说道。

“别几把瞎说,小心被人听见。”旁边的袁力听了赶紧提醒。“这里的人对于那种乱神怪力比较敏感!”

当我们一行人走到村子东边儿的时候,一个躺在树下的白衣男子吸引到了我的注意力。

这货手里面拎着一个酒葫芦,身上的那种放荡不羁的气质,瞬间就让我响起些人是谁了。

正当我准备上去给他打招呼的时候,他却率先坐了起来,“王东兄弟,你让我好等啊!”

他这一句话刚开始让我有点儿摸不着头脑,但是我想到可能是因为我失去了一天记忆的原因,也就没多想,笑着说到:“原来是董晨董捕快,怎么样,案子有进展吗?”

“哈哈哈,进展谈不上,但是有一些小发现。”说完之后,他脸上的神色随之一变,小声说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你跟我来。”

说实话,要不是有马三儿和袁力在,我还真不太敢跟他去,这货陡然间的出现,每次都是神秘兮兮的,想不让人多想都不行。

我们四人跟在董晨的后面来到了一个远离村子的小木屋里,什么很干净,很显然是有人天天打扫。

“张大娘,来客人了!”董晨大大咧咧坐下,朝着里屋喊了一声,之间一个颤巍巍的老人从里面慢吞吞的走了出来,大一看,年龄少说也有个七八十岁了。

“张大娘,这就是我给你说的贵人!”董晨押了一口茶,说道。

我们几个还是一脸懵逼的时候,那张大娘却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贵人,我求求救救我们小牛村的孩子吧!”

我靠,这是怎么一会事儿,我这次来这里的真正目的可是寻找金玉之心啊,拯救孩子的戏码不应该是董晨这样的捕快来嘛?

但是一个七八十岁的老人跪在你的面前总归不太好,“大娘,你别着急,有什么事儿您先起来再说,您这样我可受不起!”

在我的极力劝说下,这张大娘才算是哭哭啼啼的站了起来,我将目光移向坐在哪里的董晨。

他和我的目光对接之后,自然是体会到我眼神里面的责备之意,“王东兄弟,不要着急,我来给你说说这是怎么一会事儿?”

“最好你有一个合理的解释!”

其实说实话,我非常讨厌被人这样玩弄,可能是被蚩尤骗了那么久,对这比较敏感,这董晨莫名奇妙的给我来了这么一出,让我措手不及的同时对他平增了一份恼怒。

面对着我的冷言冷语,董晨则是表现出衣服无所谓的样子,笑呵呵的说到:“王兄弟暂且不要着急,窃听我慢慢道来。”

“这老妇人今年已经七十八岁,儿子早逝留下一小孙子,这奶孙二人相依为命,可就在前不久,他孙子和村里面的其他孩子一样,奇迹般的消失不见……”

“这不是你们捕快应该干的事儿吗?找我干嘛!”我不耐烦的说到。

董晨笑了笑:“王兄弟此言差矣,要想解决这件事儿,非你莫属,因为拐走孩子的不是普通人,也可以说他们不是人!”

他的话让我的眼皮子跳了一跳,既然不是人,那自然是一些山魈邪祟,可是我与董晨素未平生,他有怎么知道我能够解决这件事儿呢?

要不说董晨是捕快呢,我心里的活动已经被他看的透透的,“王兄弟。我知道你的顾忌,放心,我对你并没有什么恶意,之所以能够这么巧的遇上你,全凭一个人的指引!”

“一个人?”

“纪云观玄虚道长,你可曾听过?”董晨说。

这不是那慧昀那三个道士的师傅吗?这道长到底是什么来头,一个疑问悬浮在我的脑海中。

“你就这么相信他所说的话?”我问董晨。

“本来是不怎么相信的,但是在见到王兄弟你之后,我便知道这话很准!”

“哦,何以见得?”

“我董晨,行走江湖数十载,是善是恶,在下瞧上一眼便可知晓一二,当我刚一接触到王兄弟的时候,我便知道王兄弟绝对会帮忙,您为我从你的眼睛另看到了纯洁的大善!”

卧槽,要说拍马屁,这位董晨伙计似乎是领悟了精髓中的精髓,力度不小不大,言辞有理有据,这一顿胡邹邹瞬时让我有一些飘飘然。

“要是我不答应呢?”

“我相信你不会,因为这件事儿关乎于你想找到的一个东西,一个用来贯穿将来和现在的东西!”董晨胸有成竹。鬼不朽(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