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AG视频大全

咖啡店的一角,宋茜:“我领着孩子,天天想,夜夜盼,指望着他能早点出来。王老师,你想想,我一个妇女家,带着孩子,生活该会有多难啊!很多人劝过和王巴离婚,也有人给我介绍对象,条件好的也有不少,甚至有一个福建的生意人把他的父母都带来了,非要和我处对象。我当时真的动摇啦,我的(日ri)子太难啦,寡妇门前是非多啊,天天说我风言风语让我抬不起头。唾沫星子能砸死人啊!但是我一想到在监狱里的王巴,我的心就软啦,我舍不得他!如果我再抛弃了他,你说说他怎么活下去啊?也有人说他在监狱里还和其他女人来往,我也想开了,反正他在里面管着,又能怎么样呢?”

“你很痴(情qing)!但是痴(情qing)的对象似乎不对!你很善良,但善良的方式有点极端!”王记者说。

监狱大门外。宋茜领着孩子、还有自己的弟弟、弟媳妇开着车在等待刑满释放的王巴。王巴拎着一个行李卷,一步步走了过来,宋茜紧跑几步上前,搂住他大哭起来。

夜晚,王巴一下子跪倒在宋茜面前,失声痛哭着说:“今天我是人生中一个新的,我要好好地和你过(日ri)子,从今往后不让你受一点点的委屈。我以前所作所为对不起你,我有罪与你和儿子。过去的我,只当已经死啦,让我们开始新的生活吧!”

“过去的都已经过去啦,我都不愿意再去想,只要你以后能好好在家,和我过(日ri)子,就是我们最大的幸福!”宋茜温(情qing)地拉起王巴说。王巴一把抱住宋茜和孩子哭着说:“我对不起你们,我让你们为我受罪啦!”

未来几天的(日ri)子王巴在洗衣服,做饭,辅导孩子功课,收拾房间,看上去真的改变了很多像个好男人模样了。

一天,王巴在拿着手机打电话,表(情qing)怪异,声音暧昧。

宋茜问:“王巴,你给谁打的电话啊?”

“我,我我给一个监狱的领导打的,给他汇报一下自己在外面的(情qing)况。”王巴遮掩说,随即出门去继续打。

楼梯的拐角处,王巴小心地摸出一个纸盒,里面竟然有6个手机卡。他随意抽出一个按进电话开始神采飞扬与女人聊起天来。他不停地换卡,不停地打电话。

宋茜发现后开始劝阻,宋茜对王巴说:“王巴,你以后别给你那些网络朋友打电话啦,有什么用啊!净是乱花钱!”

“你别说啦,我知道啦!”王巴说着话,头也不抬,还在发信息。

“下午我出去买点东西,害怕回来的晚,你在家不要出去。下午我让单位的小柳过来给咱家修计算机。”宋茜说。

“知道啦!”王巴继续发信息。

宋茜买东西回来打开家门惊呆了,王巴正在和那个小柳在(床chuang)上翻滚。一见宋茜进来,小柳急忙起(身shen)溜走,王巴很尴尬地站在那里吸烟。

“你真无耻!你怎么能干出这样下流的事来?你还是不是人啊?”宋茜生气地说。

“玩玩吗?我又没有当真!你嚷什么嚷啊?”王巴后脸无耻地说。

“啊,玩玩?有你这样玩的吗?你简直连畜生都不如!”宋茜上前想打王巴,但被王巴一把推到一边去。推门而去!宋茜追了出去!

城市街头,王巴一边走一边打电话:“喂,小红吗?哥哥想你啦,啊,晚上我找你去啊,啊,亲哥一口啊!哈哈!”挂上电话,手机又响啦,“喂,你烦不烦人啊?郑宋茜,我不在市里,我去洛阳去啦,我现在就在车上,对,什么,你看见我啦,你就在马路对面?啊”王巴说着话,朝对马路面一看:宋茜正在看着他。王巴脸色一变,手机一关,扭头就走!

“王巴,你给我站住!你跟我回家去!”宋茜边跑边喊。

“烦人不烦人啊?回家睡觉也没有感觉了!少管我的事!”王巴说着话,迅速跑了。

趁宋茜睡着了,王巴偷偷起来,翻开宋茜的提包,拿出一叠钱,塞进了自己的口袋,溜出家门。并迅速打电话说:“小青啊,哥哥现在带你去喝酒好不好啊?好,亲一口,哥哥马上就到!”

咖啡店一角,王巴:“对,我自(身shen)有很多的缺点,我好色成(性xing)!我承认!但是有一点要明白啊,我是个男人啊!吃、喝、((嫖piao)piao)、赌、抽这几大乐趣,我总得占几条吧?啊,小时候家里穷,我没有吃过好的,做生意的时候没有敢大赌过,终于抽大烟,我没有。喝酒,我也不行,我就是喜欢色。看见漂亮女人都走不动!”

“你这样做,对得起你的(爱ai)人吗?”李编导问。

“我,我,我是对不起她的,但是其他地方我做的不错啊,家里的活都是我干的啊。难道就因为我好色,其他的优点都可以抹杀吗?”王巴反问到。

“你自己的社会道德观是什么?你自己的人生价值观又是什么?做为人父,你没有尽到做父亲的责任,做为人夫,你背叛妻子风流成(性xing)。做为男人,你已经堕落为一个被人所唾弃的社会渣子!”李编导狠很地说。

“你,你,你怎么能说这样的话?我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王巴很惊讶。

“看来,郑艳丽是对的,2005年才和你离婚,哼,就不应该和你结婚!”李编导生气地说,“你是一个让人可怜的人,因为你从小就受苦受难!你是一个让人可恨的人,因为你不知道珍惜自己那么好的妻子!”说罢李编导起(身shen)离去,王巴呆做在那里。

咖啡店一角。宋茜:“我实在是受不了他啦,2005年底,我和离了婚,因为他没有房子,还赖在我家不走,就这样一直凑合到现在。王记者,我错了吗?如今我沦落到这种田地,我到底错在那里啊?我不求大富大贵,只求一个平安、稳定、幸福的家庭啊!”

王记者说:“你和王巴不是一种人。你是棵树,善良美丽的树,但是你选择错了风。王巴是风,风流成(性xing)的风。风和树就不是一路人!如果是你有错,错在你当初没有听信父母之言,错在你没有及时认清他的真实嘴脸,错在你一错再错步步为错!”

宋茜:“我不甘心啊,王记者,我真的不甘心,你说说,我这一辈子,最好的年华为了他却王记者:付之东流,到如今我是人财俩空,以泪洗面。这公平吗?”

“世界没有绝对的公平,更没有绝对的不公平,每一个成年人,都要敢于承担自己的行为所产生的后果!也许真的是,不听父母言,吃亏在眼前吧!”

采访结束,王巴离去,王记者带着另一组拍摄人员从咖啡厅另一角赶来,路过马总和萌萌亲(热re)的打招呼。李编导在叹气:“这个案例太离奇啦,简直是走向俩个极端!”

王记者:“他们的事实在让人难以理解!但录制效果还是很成功的。相信节目播出后一定是爆款……”<b>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b>(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