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班男生都扒胸罩和内裤

几大宗门撤离的消息迅速传开了,散修们再一次涌进了伏牛山,去争那一线机缘。

牛耳洞内。

万年地心乳的庞大灵能充斥着云峰经脉,从最初的聚气三层一路飙升,短短数天时间,修为已是聚气九层,仅一步之遥便能跨入筑基境。

虽说一步之遥,阻隔了不知多少人的希望。筑基,顾名思义,筑造基石,是修行一途中重要的一次蜕变。

修行界流传,筑基一下皆蝼蚁,有着仙凡之别。筑基修士可御剑飞行,穿梭苍穹,那是何等的逍遥。筑基以下的修炼者实则不能称之为修士,只有迈入这道门槛的修炼者才配称呼为修士。

云峰紧皱眉头,思索良多,终究是根基薄弱了一些。修行一途对他来说尚有太多的迷惑和不解,绝不能盲目进阶。想不通,悟不透,索性也就放下,沉思苦想徒增烦恼,积累够了或着机缘到了,自然也就悟了,一切则是水到渠成。

云峰想起朗叔对自己所说,自己的灵根属于杂系灵根,身兼多系灵根按说是好事,可修炼资源将会成为一生的羁绊。

“杂灵根又如何!需要庞大的资源又如何!终究有一天,我要这杂灵根也要登上这条仙路!”云峰紧握拳头,心中无比坚信。

回头看了看还在修炼中的何不凡与谷邱月,云峰决定试试这得自九曲回廊传承里的一部功法,混元九转金身决,要不是牛破天说人族与妖族同出一元,他还真不敢胡乱修炼。云峰打开记忆,搜寻着法门,混元者,元气未分,混沌为一,元气之始!功有九转,始炼金身,必先锻体,以肉躯成圣,成就不朽金身,遇风不动,遇水不侵、遇火不化、遇雷则不灭。化气为精引,提先天之气,行于百脉,贯通如一,是为一转......

先化气为精引,炼先天之气,始为一,周天循环,成先天之躯,千锤百炼,方为一转。云峰揣摩着口诀的意思,再次陷入沉思。

不对,是先化气,将之散于骨骼百脉,提升精血浓度,最后通过精血提炼先一口先天之气,贯穿全身!”云峰心念通达,着手试炼。

云峰的修为不进反退,从聚气九层一路下跌至三层,但整个人精气内敛,眼眸精亮,体内似有蛰伏的巨兽,渐渐苏醒。

既然找对了方向,云峰再灌一口地心乳,运转无相功法,修为再次飙升,一路突破到四层、六层、九层,而这一次只用了半天时间。云峰毫不犹豫的再次散功,将真元散在骨骼与血肉中。抬手间,骨骼爆响,紧握拳头,仿佛不动用任何真元都可以将山壁砸穿,这、就是肉身的力量,大妖的手段。

这种力量让云峰感到踏实,不似通过修炼而来的真元,总觉的受限颇多。一次习练便让云峰不能自拔,曾经作为一个特种兵,这种实实在在的东西仿佛更容易让他接受,修炼则愈发勤奋。

“咕咚”又是一口地心乳,修为再次飙升,当突破到聚气六层时,洞口巨石咔咔作响。

一阵响动后,何不凡、谷邱月纷纷从修炼中醒来,抬眼望去,洞口的巨石如卵般破碎,裂出无数纹路。

“是山魁!他要出来了!”何不凡说道。

“走!去看看!”

“哎呀!山精所化的躯体,哎呀呀!忍不住要夺舍了!”云峰的意识里突然传出牛破天的声音。

“这个不行,他是我的朋友!”云峰用神识对牛破天说道。

“我就是说说而已,这种自然之灵虽好,和我还是不够契合,小子要抓紧啊,我不想再沉睡下去了。”

巨石再次裂开,一只拳头自内而外的砸了出来,咔咔,巨石彻底崩碎,山魁浑身是尘埃的半蹲在地,这让云峰想起了某个电影里的出场姿势,好在山魁还有衣物遮挡。

“啊!”山魁喷出一口浊气,脑袋一阵抖动,身上的碎石屑纷纷落地。

“我重生了!成就了先天之体!”山魁大笑着说道。

“你筑基了?”何不凡惊讶道。

云峰也是惊异的看着山魁,觉得山魁此时高深莫测,气沉如渊,仿若从远古洪荒走来的巨人。

“厉害!我的兄弟!恭喜你山魁!”云峰一时为山魁感到高兴,竟是前世的口吻说道。

山魁并不觉的别人叫他兄弟别扭,反而感到亲切,随即哈哈大笑道:“我感觉有使不完的力气,出去后谁要是放肆,我一把将他捏碎!”

恭喜你,山魁!没想到你第一个突破到筑基境”谷邱月洋溢笑容诚挚说道。

“我感觉你也变了,变的亲近不少!”山魁依旧笑着说道。

“人总是会变的,当时邀请你们三人其实是存有私心的,仗着自己的修为自以为是,可接下来的事情让我相信,一个人的友谊才是无价的,比起传承,更让人心甘情愿。”谷邱月说道。

“说的好!我山魁虽愚鲁,但我的感觉不会错!你们都是我山魁的朋友,值得我结交。”山魁大声说道。

正在此时,黑色刻碑上荡出灰色的气雾,一直没有知觉的管寒似乎是动了动。

“啊?管寒也快苏醒了!我们一起过去看看!”何不凡说道。

管寒依然躺在地上,一种几度危险的气息在他身上回荡。

“杀气!”云峰止步。他对这种气息再熟悉不过,战场厮杀,很多满手血腥的人都有这样的气息。

管寒缓缓站了起来,那道黑色的石碑幻化成一道黑芒钻入了管寒眉心。

此时的管寒像是一把剑,似一把尘封已久的杀人之剑。

“管寒?...”谷邱月叫了一声,几人似乎都感觉到不对,缓缓停住了脚步。

“为何要杀,杀又是为何!”管寒虽然站了起来,但眼睛还是闭着的。

云峰似乎明白了,这管寒之所以没醒,定是陷入了某种执念之中,以管寒这种执着之人也最容易陷入执念之中。

“为何要杀?杀该杀之人!”云峰突然朗声答道。

“杀又是为何?”管寒依旧冷冷的问道。

“心中有道,为道而杀!”云峰依旧答道。

“杀该杀之人,心中有道,为道而杀!杀戮之道,为道而杀,道在心中,道在心中!”管寒默默的诵念着这一句话,缓缓的睁开了眼,管寒的修为瞬间打破了仙凡之隔的壁障,迈入了筑基境,周围的天地似乎都随着这里的气场变动了一番,管寒气势尽收,抬手间,飞流落回了掌间。

“我活着回来了!”管寒先是向着云峰抱拳,随后看向众人,抱拳施礼。

云峰笑道:“你这家伙还真是个认死理的!出来就好!”

“我的确是认死理,要不然杀戮之道也不选我,不杀戮对手怎么死?不死也就没有这个道理!也就不会有杀戮之道!”管寒心有所悟的说道。

“太好了!我们几人可谓是都有了收获,并且已在此地也呆了数日,是不是应该出去看看了?”谷邱月说道。

“可以出去看看了,山魁和管寒都以突破筑基,我们也算是有些自保之力了,但别的传承我不建议去动。”云峰说道。

“我的心只有一种道!”管寒这样说,再明显不过。

“我也是!我已得到想要的,别的再好那也不是我的!”山魁也赞同道。

“我也赞成,不是你的终究不是你的,是你的躲都躲不过!这次的传承使我明白很多!”谷邱月说道。

“我的头还晕乎着呢!”何不凡最后一个说道。

几人闻言都是相视一笑,云峰因有无相功的辅助,接受九曲回廊传承后,也就一天时间就恢复了,看其他人的表情就知道,何不凡说的是实话。

“我建议让云兄替我们暂且主事,他虽然年轻,却心思沉稳,遇事也颇有主张。”

“这个不可,我们一起商议就好!”云峰立即拒绝道。他想起了最后一次任务,作为指挥官的他,将小组带入敌人的重重包围,自己的确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这件事的阴影至今还挥之不去。

“就你了!没跑了!就算你将我带入死地我也认了!”山魁笑着道。

“要不是你,我还是无法醒来,也可能会化作只知道杀戮的魔物,永远的失去灵魂!我觉的你可以!”管寒说道。

“我自然也是支持了!”何不凡笑着道。

“既然如此,我们这就准备下山!”云峰说道。

此时五人修为精进,各有收获。为了心中的道念,五人身赴险地。如今心愿达成,执念已去,对着未来却是有了更多的期待。

谷邱月最为年长,也不过二十出头。修为却已是聚气九层,一线之隔便可跨入筑基,如今身得神符至宝,正是意气风发之时。

山魁身材壮硕,皮肤黝黑,随处一站,给人如渊似岳之感,如今得山岳之意境传承,有化腐朽为神奇之伟力,也许他本身还不知他的来历,自然之灵,此时已血脉觉醒,前路坦荡无可比拟。

管寒以杀悟道,以身合剑,如今修为已跨入筑基境,他虽不言语,但气势凌厉如剑,像是一柄绝世剑王正在缓缓揭开尘封。

何不凡以棋入阵道,天地灵秀汇聚一身,仿若她随手一指,便可山动地摇,天地万物皆可化为她的阵道。

云峰细细的打量了一番四人,将来会怎样,谁也不好说,修行一途这才刚刚开始而已。

牛耳洞隐于峭壁,非修炼之人所不能及。五人立于一处山道,对着牛耳洞深深一拜后,几人的身影渐渐消失在茫茫山道。(www.77DuS.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