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在花园含乳

当晚庆功宴之后,宫中很快有消息传来,说皇上本欲立刻处置三国皇室中人,但因其人数众多,且玉王扫平三国有功,亦有权处置那些人。因此,皇上暂时将三国之人押入了天牢,择日再说。

另外,帝王还派人传话说,对于赖以灭掉三国的比翼鸟,他也十分好奇。还有,据说当日三国九十万大军围城之时,是一伙突然冒出来的白衣人杀入三国之中,才替赫连苍宁解了围,他们究竟是什么人,又来自何方呢?这些问题都亟待解决,因此赫连苍穹请赫连苍宁过几日再入宫一叙。

当日凤隐族那些人出现之后,赫连擎霄也曾问过同样的问题,赫连苍宁自不会细说,只说那是他结交的一些江湖朋友,特意赶来帮忙的。不过很显然,赫连苍穹并不相信。

接到消息,赫连苍宁只是冷笑:这些问题的答案你很快就会知道的,而且我敢打赌,你未必真的那么想知道!

不久之后,玉王赫连苍宁突然上书,声称爱妻有孕,已经快两个月了。但因之前在外征战许久,过度劳累,因此动了胎气,身体极为虚弱。赫连苍宁为尽心照顾爱妻,特向皇上请假一月,待爱妻身体好转之后再说。

赫连苍穹听到这个消息,眼睛里立刻闪过了一丝狠毒的光芒:身怀有孕?如此说来,赫连苍宁有后了?也就是说,就算赫连苍宁毒发身死,他也已经留下了后代,那岂不仍然是个巨大的威胁吗?

不行,必须尽快除掉赫连苍宁、云墨染,还有云墨染腹中的孩子!赫连苍穹咬着牙,狠狠一拳捶在了桌面上!不过……究竟该怎么做呢?

为今之计,只能暗中网罗江湖上的武林高手了,这件事自然必须秘密进行才可以……

于是,赫连苍穹一方面赐了无数稀奇补品给云墨染,嘱咐她好好休养。另一方面,他则派了大内密探秘密寻访武林高手,以对付赫连苍宁及整个玉王府……

自然,赫连苍穹死也想不到,他已经来不及网罗起足够的武林高手了!

这日一上朝,赫连苍穹便隐隐觉得事情似乎有些不对劲。原本赫连苍宁说过要请假一个月的,可是如今不过刚刚过去七八日,他便突然出现在宫中,说有要事在大殿之上禀报。

原本赫连苍穹并未十分在意这些事,毕竟三国刚刚被灭,后续工作千头万绪,无论发生什么事都是有可能的。他只当是三国之中又有变乱发生,这才惊动了赫连苍宁,便如同往常一般来到了大殿上。

然而赫连苍穹刚刚在王座上坐定,便已经觉察到似乎有变故发生了!往常只要他一出现,群臣必定跪倒在地,山呼万岁,可是今日呢?他已经出现了许久,殿下满朝文武百官却只是低着头一声不吭,甚至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丝毫下跪的意思都没有!这……

“众卿,你们这是……”赫连苍穹愣了一下,似乎是出于直觉,一股从未有过的心慌意乱立刻席卷而来,让他不由自主地浑身一哆嗦,不得不虚张声势地大叫了一声:“大胆!见了朕竟然不跪,尔等想造反吗?”

群臣依然毫无反应,大殿上的空气沉闷得几乎令人发疯!一片寂静之中,一个清冷如玉的声音忽然响起:“皇上这话说错了,因为造反的不是他们,而是你们!是当年的赫连、纳兰、东陵、安陵四大将军!”

“你……”赫连苍穹闻言立刻脸色惨变,险些瘫在王座上,“十……十九弟你……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你……”

群臣早已分立两侧,静静地看着缓缓走来的赫连苍宁,满脸敬畏!今日的赫连苍宁脱下了一贯的金色衣衫,换上了一身雪白的长衫,浑身上下没有一丝杂色,圣洁得宛如天使!只是他脸上的神情太过冰冷,又令他宛如一朵生在冰天雪地间的天山雪莲,唯美,高贵不可侵犯。

看着缓缓走到面前的赫连苍宁,赫连苍穹早已脸色大变:“十九弟!你……你想做什么?”

“我想做什么,你马上就会知道了。”赫连苍宁淡淡一声冷笑,袍袖跟着轻轻一拂,说不出的灵动优雅,“赫连苍穹,你这皇位本就来得名不正言不顺,莫非你还指望着果真能够千秋万世吗?”

“你……”听到他居然直呼自己的姓名,赫连苍穹不由大怒,忍不住腾地站起身来,指着赫连苍宁的名字厉声喝道:“大胆!朕的名字也是你叫的?你算什么东西?还不给朕跪下!”

“跪下?我怕你受不起。”赫连苍宁淡淡一声冷笑,“还有,我自然不算东西,我是个人,而且还是个你绝对想不到我真实身份的人!赫连苍穹,你可知道你这赤凤国的江山是从谁的手里抢来的吗?”

什么?谁的手里?赫连苍穹愣了一下,突然脸色大变:“你……你什么意思?你到底是谁?你……你想干什么?”

“你问我是谁?”赫连苍宁淡淡一笑,“好,我可以告诉你,至少,我绝非赫连雄奇那个乱臣贼子的儿子,我绝非赫连一氏的人,更不是你的十九弟!我,是你赫连一氏真正的主子,如今,你才应该跪在我的面前求我宽恕,因为我是东丹皇室的后人!”

“啊!”

“天哪!这……”

“什么?东丹皇室的后人?这……”

“啊呀!这简直……”

赫连苍宁此言一出,举座皆惊,众皆哗然!

这满朝文武百官方才之所以不跪不拜,一言不发,是因为昨夜突然有几名黑衣人趁着夜色潜入他们的府中,将他们的妻儿悄悄带走,并留下话来,说只要今日朝堂之上安安分分,不听赫连苍穹的任何号令,他们的妻儿便会平安无事。否则不只是被带走的妻儿,连他们自己也会脑袋搬家!

可是如今,他们却突然听到了一个如此惊人的消息!莫非……昨夜那些黑衣人也是东丹皇室的余孽……啊不,东丹皇室的后人?

因为这个消息实在太令人震惊,是以短暂的几声惊呼之后,所有人不由张大了嘴巴,瞪圆了眼睛,简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东丹皇室的后人?也就是说,十九皇叔才是这焰之大陆真正的主子?当年四大将军联手起兵,屠尽了东丹皇室的人,今日他是报仇雪恨来了吧?

看来今日是少不了一番血雨腥风了,待会儿还不知要杀得怎样血流成河、尸横遍野……头脑中想象着那些血腥的画面,更不知今日自己还能够活着回去见到自己的亲人,所有人登时牙齿打颤、浑身哆嗦起来!

然而相比较来说,哆嗦得最厉害的自然还是赫连苍穹。对他而言,赫连苍宁所说的每一个字都不亚于一颗重磅炸弹,连续在他耳边轰响,将他炸得晕头转向,脸色惨白,险些一口气上不来直接昏死过去!

什……什么!东、东、东、东丹皇室的后人?他是……东丹英洛的儿子?这怎么可能?当年……怎么算时间也不对吧?

“一派胡言!”赫连苍穹好不容易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尽管他的声音已经抖得宛如秋风中的落叶,“你说你是东丹皇室的后人,那我问你,你爹是谁?”

“好可笑的问题。”赫连苍宁嘲讽地冷笑着,“我的父皇,自然便是被四大将军害死的东丹英洛!赫连苍穹,今日便是你们付出代价的时候了!”

“胡说!胡说!完全是胡说!”赫连苍穹尖声大叫,简直已经有些不堪入耳,“当年你娘生下你的时候,东丹英洛早就死了八百年了,他怎么会有你这个儿子?你少在这里妖言惑众!来人!把他拿下!”

“是!”

号令一下,只听大殿门口的侍卫以及隐藏在赫连苍穹四周负责保护他的大内密探轰然答应,紧跟着哗啦啦一阵声响,已经有数百人涌入了大殿!与此同时,近百名不知从何处冒出来的大内密探同样迅速展动身形,将赫连苍宁里三层外三层地包围了起来!偌大一个大殿,登时被挤得满满当当,沉闷得令人疯狂!

群臣几曾见过这样的阵势,早就吓得拼命往后躲闪,不多时居然全都挤到了最边缘的角落里,缩成团紧张地注视着面前的一切,暗中祈祷着这噩梦般的一刻快些过去!

看到大内密探出现,赫连苍穹总算是稍稍定了定了神,立刻大声吼道:“赫连苍宁妖言惑众,并对朕不敬,罪无可恕!来人,把他拿下!”

“是!”众人齐声答应,迈步就要上前!

“谁敢动我家王爷,杀无赦!”

便在此时,只听一声清脆的厉斥声陡然传来,众人只来得及看到面前白影一闪,十九王妃云墨染已经越过人群,如惊鸿一般出现在了大殿中!不等众人反应过来,便见云墨染目光一冷一厉,紧跟着双掌一错,体内真气瞬间翻涌凝聚,瞬间凝聚到了掌心!

在这一刹那,赫连苍穹与云洛旗家族如今的当家人云白钰陡然脸色大变,齐声惊呼:“啊!风啸九天?”

如当日在凤隐族的隐居地时一样,就在方才的一瞬间,他们突然看到云墨染的身后刷的升起了一团金灿灿的烟雾,那团烟雾腾空而起,瞬间变成了一只振翅昂首的金色凤凰,仿佛正在发出震天的鸣叫!这只金凤凰依然像第一次出现的时候一样,依然紧贴着云墨染的身体,仿佛她与生俱来的守护神,面前的云墨染,依然是那只啸傲九天的凤凰!

丝毫不理会两人的惊叫,云墨染目光一凝,陡然双手齐挥,一股无声无影无形的掌力陡然雷霆击出!

“啊!”

“哇!”

“哎呀!”

“妈呀啊……”

惨呼声不绝于耳,片刻之后,除了处于中心的赫连苍宁与云墨染,那些侍卫与大内密探已经全部被击倒在地,再也爬不起来!凤啸九天的威力,毕竟不同凡响!

“云儿!”赫连苍宁大为不满,立刻一把将云墨染拽入了怀中,“我不是让你在府中好好歇息,等我的好消息吗?你怎的不听话?万一你有什么好歹,我还要不要活?”

“你若有个好歹,我还能活吗?”云墨染微微一笑,笑容绝美无双,“我们死也要在一起的,何况只要有我在,就没有人敢欺负你,否则我灭他满门,抄他九族……呃……你抄,你是皇上。”

“你……”赫连苍宁哭笑不得,“好啦,我自己可以应付,乖乖不要乱动,知道吗?阡陌!”

“哎哎哎!来了!”阡陌连蹦带跳,躲开地上的侍卫和大内密探奔了进来,先为自己开脱,“王爷,我有好好看着王妃啦!可是她好厉害,我根本打不过她,她就跑来了……”

“知道了,照顾好云儿。”赫连苍宁淡淡地看着赫连苍穹,“今日这场戏,还没有唱完。”

阡陌点头,只管看好云墨染。赫连苍宁已经一声冷笑:“赫连苍穹,你不是问我为什么会是东丹英洛的儿子吗?好,我今日便让你死个明白……”

说着,他将当日的一切缘由全都说了出来。赫连苍穹虽然越听脸色越是苍白,最终却依然咬着牙不肯服输:“胡说!胡说!世上哪有这样的事?简直是一派胡言!仅仅是凭这些,你如何让所有人对相信你是东丹皇室的人?”

“很简单。”赫连苍宁冷笑,双手慢慢地抬了起来,“我想只要看到这个,就算是白痴也不会怀疑我的身份了……”

说着,赫连苍宁的双手在空中一圈一划,血红的气流团开始在他的双手之间缓缓流转。紧跟着,他双掌一震,气流团倏地钻入了他的掌心,而他原本洁白如玉的掌心里已经浮现出了两只缩小的血红色手掌,发出了强烈炫目的红光!

丹心诀?

很好,什么都不必再说了!在这整个焰之大陆,只有东丹皇室的人才能够修炼丹心诀……

赫连苍穹白眼一翻,彻底昏死了过去!原本以为三国被灭之后,他便可以成为永远的帝王了,谁知道他的皇帝梦居然就在今天止步了……

凤啸九天……丹心诀……这些焰之大陆上十分罕见的绝技,怎么偏偏都落到了这夫妻二人的手里?如此一来,还搞个屁呀……

看着昏死过去的赫连苍穹,夫妻二人对视一眼,各自淡淡地笑了!赫连苍宁身份已明,这焰之大陆,的确到了改朝换代的时候了,而且,就在今天!

然而,尽管一切都顺利得出乎意料,改朝换代却毕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为其中牵扯了太多的人、太多的事,以及太多的是是非非!

不过幸好,诚如凤清梧当日所言,东丹帝王勤于政事,爱民如子,当年天阳国国富民丰,百姓安居乐业,因此根本没有人愿意沦为亡国奴,的确都在期盼着天降奇才夺回江山,恢复天阳国之名。

是以当天下百姓得知赫连苍宁的真实身份,可谓举国欢腾,要他们接受这样一个新皇帝,几乎没有任何困难……何况即使有困难也不怕,因为赫连苍宁如今手握朝廷和江湖两股最大的势力,还有什么问题解决不了?

是以接下来,赫连苍宁便暂时将赫连苍穹等四国皇室之人分别关押,先不忙着审判他们,为他们判刑,因为如今的首要任务是安定民心,消除任何可能引起天下大乱的因素!

而且尽管已经成为焰之大陆大权在握的皇帝,赫连苍宁却也并不忙着登基,而是立刻着手理顺四国之事,将被四大将军强行分成四块的国土重新统一起来,这其中自然就牵扯了无数的纷纷扰扰,必须一点一点地拉回正道上来……

不过也幸好,这些事虽然繁杂,但有阡陌及风无求等这些生死相依的好兄弟,还有凤隐族那些忠心耿耿的守护者,因此重新归并国土一事虽然因为繁杂而进行缓慢,但却总算是在不停前进着的,被一分为四的国家,正在以坚定不可改变的态度重新成为一个整体……

这项工作连续不断地进行了三个多月,总算是初具规模了。至少在大致上,四块国土已经基本上重新合并成为了一体,至于剩下的那些细节,则不是朝夕之间可以完成的了,必须在天长日久的时间里积少成多,聚沙成塔,终有一日,往日那个繁华昌盛的天阳国必定会重新回到世人的面前!

那么接下来,便是登基大典的问题了。

虽然如今百废待兴,赫连苍宁并不想那么早登基,但阡陌等人却屡次劝谏,说国不可一日无君,皇上早日登基,也可定天下百姓之心。至于恢复天阳国昔日的繁华一事,完全可以等登基之后慢慢来完成嘛!

赫连苍宁也知道皇位长久虚空终究不是好事,因此思虑再三之后终于答应下来,命人选了黄道吉日好举行登基大典。不过在登基之前,所有那些与此事相关的人,都必须得到应得的归宿才可以!

是以赫连苍宁在与云墨染等人详细商议之后,终于决定了每一个人今后的去向:

四大将军是屠杀东丹皇室的罪魁祸首,赫连雄奇已经不在人世,自然可以逃过一劫,剩下的三人则赐毒酒一壶或匕首一把,准其自我了断!至于其皇后、嫔妃一干人等,虽并未直接参与此事,但毕竟是罪臣妻妾,因此死罪可免,活罪难饶,均送入军营充作军妓,以为其夫君的罪孽恕罪!另外那些与四大将军一起谋反的叛臣则与他们同罪,罪无可恕,唯有一死方能赎其罪!

接下来,便是四国皇室的皇子皇女一干人等,他们乃是叛臣之后,更不曾直接参与当年之事,何况除了东陵飞晔与东陵飞映兄弟二人,其他人都已经被废去武功,成不了多大气候了。因此赫连苍宁一道圣旨将他们流放至蛮荒之地,此生无诏不得回京!

其实并非赫连苍宁心狠,而是纳兰明昭等人无一是善茬儿,还是不要留下隐患比较好。偶尔有几个还算好人的,譬如赫连擎阳等人被连累,也是没办法的事,谁让他们是叛臣之后呢?要怪便只能怪上天不公了。

接着便是四国之中的朝臣。这些朝臣之中除了那些助纣为虐的叛臣之外,也不乏才能卓越、正直善良之人。何况这些年来,赫连苍宁安插在四国的眼线早已将他们的底细摸得清清楚楚。是以揭破真相之后,赫连苍宁便命人将这部分朝臣聚到一起,言明如有愿意继续为官者,新皇必将委以重任,想要辞官而去者,也绝不会加以勉强。朝臣们千恩万谢,自有取舍不提。

然后是阡陌、洛天扬等一干为了复国复仇大业立下汗马功劳的功臣,自然会论功行赏,个个委以重任。尤其是阡陌,他本就是赫连苍宁的堂弟,是震宇寰王之子,赫连苍宁自然不会亏待了他,只等自己一登基为帝,便封他做护国大将军好了!

至于东丹英琪,她本就是东丹皇室的人,自然要认祖归宗,重新恢复天阳国公主的身份。而她的儿子的东陵飞映和东陵飞晔,本就秉性纯良,与纳兰明昭之流不同,再加上东丹英琪的缘故,因此可免于一切处罚,令其好好照顾东丹英琪便是。

不过母子三人却不愿再留在这伤心地睹物思人,早已决定离开此处远走高飞,去一个安静的地方重新开始生活。赫连苍宁知道东丹英琪心中的感慨,自不会勉强,由她去了。

接下来最重要的,便是云洛旗家族一干人等了!虽然当年云楚天帮助赫连雄奇谋反,同样罪无可恕,本该处死。但因为如今赫连苍宁之所以能够夺回江山,云墨染功不可没,因此功过相抵,免去云楚天的死罪。不过为示惩戒之意,同样要废去其武功,将其流放蛮荒之地。好在云楚天与南净初早已商议好,要一起回布拉吉尔峰凤隐族人的隐居地,因此云墨染倒也不曾过分为其担忧。

至于云洛旗家族的男丁,免去一切官职,同样必须离开京城,判充军,先让他们吃几年苦头再说。

而云洛旗家族的女子,则比较特殊了。因为她们修炼涅槃心法,因此若是一旦与凤隐族的人结合,便会生出云墨染这样能够练成凤啸九天的人。为了防止这种不安定的因素再度出现,赫连苍宁干脆快刀斩乱麻,废掉云苏瑶等一干人的内力之后,又以东丹皇室独有的手法封了她们的记忆!如此一来,涅槃心法的口诀便会从她们这里失传了!

至于凤隐族一干人等,赫连苍宁遵守当初的承诺,准许他们从此之后可以离开布拉吉尔峰,寻找任何喜欢的地方居住。不过凤清梧等人则表示,如今正是用人之际,等天阳国的江山彻底稳定之后他们再走不迟。

其他所有人等,则论功行赏,论过行罚……

一切处理妥当,赫连苍宁终于选好黄道吉日,登基为帝,是为“孝宁帝”,这一年,便是孝宁帝元年!同日,封云墨染为皇后,并惊世骇俗地为云墨染刻了凤印,言明自此之后,圣旨上若只有帝王的龙印或许可以不从,但若有皇后凤印则必须照办,不得有丝毫差池,否则罪同谋反,杀无赦,诛九族!

赫连苍宁……不,东丹傲天不怕旁人说云墨染会成为第二个云厉燃,因为他不怕云墨染夺他的江山!这江山是他的还是云墨染的,对他来说没有区别。因为云墨染待他之心,从一开始就从来没有改变过,就如同他对云墨染之心一样!

因此在接下来的几十年里,云墨染虽一直只是皇后,手中却握着皇帝的实权,她就是一位真正的无冕之王!

登基大典上,东丹傲天还当众宣布:从此之后,天阳国恢复国名,而他身为东丹皇室的后人,亦恢复“东丹”之姓,且其母玉寒烟早已为其取了名字,名为“东丹傲天”!而震宇寰王之子阡陌,亦在今日恢复真实姓名,名为东丹傲宇!

玉寒烟身陷仇人之手,为保住先皇骨血呕心沥血,感天动地,东丹傲天登基之后尊其为太后,令其在宫中颐养天年,并请其妹玉寒雨入宫为伴。姐妹二人闲来无事喝茶聊天,下棋作画,倒也安静祥和。

玉寒雨之子云玉琅,虽是云洛旗家族男丁,却也是赫连苍宁的表亲,因此免于充军,在京城中封了个官职,以好好照顾玉寒雨,再不求其他了。

总之这一场风云变幻之后,每个人都去了自己该去的地方,一切,正在慢慢尘埃落定……

几个月后。

砰砰砰!砰砰砰!

“怎么样怎么样?生了没有?生了没有?云儿有没有事?为何半天了都没有动静?云儿!云儿!太医!太医!”

产房门外,东丹傲天急得团团乱转,每隔片刻便扑到门前用力捶打着。东丹傲宇及风无求等人抱着胳膊守在一旁,凉凉地作壁上观:太医都说皇后娘娘状况很好,娃娃很快就会生出来的,偏生这个快要当爹的人还这么瞎着急……

幸好云墨染腹中的孩儿并不曾折磨她太久,伴随着一声响亮的啼哭,东丹傲天和云墨染的第一个孩儿终于降生了!

“生了?”东丹傲天大喜过望,更加用力地捶着房门,“出来出来!抱来给朕看看啦!快些快些……”

不多时,宫女终于抱着收拾妥当的娃娃急匆匆地跑了出来,满脸喜色地跪倒行礼:“恭喜皇上!贺喜皇上!皇后娘娘生了个……”

“小公主!是不是?”这个当爹的迫不及待地开口,喜滋滋地看着婴儿皱巴巴的小脸,“瞧这小脸长得,多漂亮,跟云儿一样……”

“回皇上,不是的。”侍女摇头,“恭喜皇上,皇后娘娘生了个小皇子,母子平安!”

东丹傲天一愣,立刻大失所望地皱起了脸,皱得比那个襁褓里的小娃娃还要厉害!然后他抱也不抱小皇子,便直接扑到门前用力捶打着房门,“悲愤”地控诉着:“云儿!你骗朕!你说话不算话!你跟朕说好了第一个要生女儿,第二个才轮到儿子的……你骗朕……呜呜呜呜……”

看着“嚎啕大哭”的新帝,宫女目瞪口呆,东丹傲宇等一干人早就笑得肠子打结、舌头抽筋,上气不接下气了:“哈哈哈哈哈……”

产房内的云墨染虽然因为生产而累得有气无力,却依然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这种事能提前说好吗?何况我什么时候答应过你……

自此,天下太平,四海祥和!

在云墨染和东丹傲宇等人的全力守护之下,东丹傲天仅仅用了五年的时间,就让天阳国恢复了往日的繁荣昌盛,其繁华程度犹胜当年!从此之后,夫妻二人琴瑟和鸣,夫唱妇随,只羡鸳鸯不羡仙!

而且最让东丹傲天眉开眼笑的是,成亲后的第三年,云墨染果然为他生了个千娇百媚的小公主,令他做梦都会开心得笑醒……

夫妻二人一生致力于天阳国的治理,百姓们对这一帝一后更是赞不绝口,之前的担忧早已烟消云散。

就这样一直过了很多年,夫妻两人共生育了三男三女六个孩儿。为天阳国奉献了大半生之后,东丹傲天便效仿先人,将皇位传给了太子,然后携云墨染退隐江湖,从此之后,这对神仙眷侣便远离了俗世的喧嚣和浮华,每日里游山玩水,乐不思蜀,很少有人曾经再看到他们。

而他们也留下话给自己的子孙后代:夫妻两人不管走到哪里是生命的尽头,便将这一身尸骨埋在哪里,无需派人去寻找他们!毕竟,哪里的黄土不埋人?何况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既然焰之大陆的绝大多数地方都是天阳国的国土,他们无论埋骨何处,都算落叶归根了……

既然这是他们自己的选择,子孙后代自然愿意遵从,只是每日为他们祈福,愿他们平安康健。又是很多年过去,某一个春日的早上,明明已是春暖花开,可是天阳国的新任帝王起床之后却突然发现,空中居然飘起了洁白的雪花,唯美,纯洁。而一片洒落的雪花背后,远方的天空突然有两道金光冲天而起,瞬间直入云霄,消失不见!

而那两道金光,分明就是一龙一凤!

新帝一怔,继而欣慰地笑了:父皇,母后,一路走好……

二十一世纪,某市最著名的私立医院。

形似一龙一凤的两道金光突然从远方的天空闪电般疾射而来,刷的从窗口射入了医院病房楼的其中两个房间之中!

“哇!什么东西?”

守在床前的蓝夜正在眯着眼睛打盹,突然感到眼前有什么东西强烈地闪了一下,登时吓得睁大眼睛叫了起来。

“哪有什么?大惊小怪?”烈焰打了个呵欠,看了看窗外正冉冉升起的朝阳,又回头看了看安静地躺在床上的乌云,“不过说也奇怪,老大已经昏迷三天了,明明什么问题也没有,可就是醒不过来,究竟怎么回事啊?”

三天前蓝夜与赤焰陪乌云一起去执行刺杀x国政府官员霍希拉的任务。任务顺利完成之后,他们一起驱车返回。走到半路,乌云下车说要方便。二人在车内等了许久都不见她回来,这才意识到出了问题,忙下车寻找。

在草丛中,他们找到了昏迷的乌云,立刻驱车赶到了这家医院。这家私立医院其实就是“绝杀雇佣兵团”的内部医院,因此绝对安全。

然而,当主治医生给乌云做过全面而详细地检查之后,却发现她根本没有任何问题,从内到外都没有任何伤痕,但就是一直昏迷不醒!这样的状况从那天晚上一直持续到了今天,一直没有任何改善。若说异常,就是她的脑电波一直处于十分混乱的状态,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自然会混乱,因为那个时候,乌云的灵魂正附在云墨染的身上!

听到烈焰的话,蓝夜不由叹了口气,摇头说道:“不知道,或许……很快就会醒了吧!对了,刚才我出去的时候碰到教官的主治医生,他说教官已经脱离了危险期,大概快要醒了!”

“真的?太好了!”烈焰大喜过望,“这么好的消息不早点告诉我?不过说也奇怪,老大出事的时候,教官也被送进了医院,而且同样昏迷了三天了,他们还真是……”

两人口中的“教官”代号“雪狼”,是乌云及他们两人的教官。雪狼真是名符其实,训练的时候冷酷无情,能够从他手里毕业的人不死也会丢掉半条命……自然,死在他手里的、变成残废的更是不计其数。

不过雪狼从来不以真面目示人,一向是面具遮脸的,只能看得出他身材挺拔颀长,双眸灿亮如星,至于他的容貌,估计见过的人屈指可数。

正在此时,床上的乌云突然睁开了眼睛,并翻身坐了起来,微微一笑:“蓝夜,烈焰。”

“老大!你醒了?”两人大喜,扑到床前惊喜万分地大叫着。

乌云点头。她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中所有的一切都那么清晰,那么令人心动,尤其是那个俊美无双的冷王……

一声门响,三人不约而同地回头,接着齐声开口:“教官!”

进来的人正是三人的教官雪狼。他虽然穿着病号服,却依然戴着面具,也依然颀长挺拔。点了点头,他淡淡地开口:“乌云醒了?那你们两个出去吧,我有话跟她说。”

两人点头,起身离开,并把门关了过来。雪狼迈步走到床前:“我醒了之后才听说你出了事,怎么了?”

雪狼的声音很好听,低沉而充满磁性。乌云居然有些不敢接触他的目光,微微垂下眼睑说道:“我没事。教官你……你怎么了?”

“没事。”雪狼摇头,“我也去执行了一个任务,出了点意外。不过我已经知道,你这次的任务成功了。那么,还记得我答应过你什么?”

乌云微微一笑,终于抬起了头:“这句话应该我问教官:教官可还记得,如果我这次任务能够成功,你就给我什么?”

“记得。”雪狼似乎笑了笑,“给你一次追求我的机会。所以我才来问你:这个机会你还需要吗……”

“需要!”乌云想也不想地点头,“教官,我喜欢你很久了,而且不怕被你知道!既然我任务已经成功,那我要你现在就兑现你的承诺!”

“没问题。”雪狼点头,眼睛里有着明显的宠溺,“那么,现在你希望我怎么兑现?我说过,等你完成任务,我不但会给你一个追求我的机会,而且会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答应你三个要求。”

乌云唇角一挑,绝美无双:“第一个要求,我要看看你的样子。”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雪狼笑出了声,但却听话地把面具摘了下来,“给你看,只是别太失望。”

失望?怎会失望?面具下遮住的,竟然是一张与赫连苍宁一模一样的脸!原来,这是一份穿越前世今生的爱恋吗?

云墨染吃惊之余,不由欣慰地笑了。看到她的笑容,雪狼却突然哼了一声:“你笑什么?很得意吗?我告诉你,我只是给你一个追求我的机会而已,并没有说现在就答应接受你!”

“我知道!放心吧!我会追到你的!教官,第二个要求,我要……”

乌云突然踌躇满志地笑了起来:教官,你以为我真的驯服不了你吗?我连一个冷酷无情的王爷都驯服得了,至于你,接招吧!

(全书完)(www.77dus.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