畏饱饥渴难耐的熟妇

随着陈幸的命令下达后,一群人立刻突破了天台的楼门。

刘枫大惊,立刻冲像陈秀,力图抓到人质。

然而刘枫还没有触碰到陈秀,一把飞刀直接扎进了刘枫的手背。

一阵剧烈的疼痛传到至大脑,刘枫一个踉跄,跪倒在地。

“太弱了!”

一个女声的声音传来,刘枫抬头望去。一个身穿迷彩服的女人出现在他面前。

通过大致观察,这个女人才不到二十岁,一头马尾,搭配着作战服,显得格外帅气。

“你是谁!”

刘枫冲那个女人叫道,因为突破门后,只看到她一人。

女人冷漠的回道:“要你命的人!”

说完女人身形疾动,一把匕首刺向刘枫。

陈幸不想用枪,那样会引起关注,在华夏境内使用枪支器械,就是挑战华夏的法律。

所以陈幸只允许他的保安部使用冷兵器。

刘枫此时惊恐不已,随后他转头看着原野雄,大声叫道:“还不帮忙!”

原野雄耸耸肩道:“你求我?”

刀尖划破空中,刘枫身形闪动,躲开这致命一刀。

“废什么话,老板……”

“闭嘴!”

原野雄突然发怒,随后抬手将一罐透明玻璃砸碎。

女人立刻停了下来,随后用鼻子捂住,这个东西她知道,是原野雄的神经麻醉药,通过空气挥发。

“没用的,我改良了,可以通过皮肤吸收,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不喷洒自己身上。”

女子大惊,她急速朝后退去。

下一秒,破口的声音传来,女人看到自己的大腿被子弹打穿。

“幻觉、幻觉!这是幻觉!”女人不停提醒着自己。

“呵呵,没用,你可以感受到真实的疼痛,而且……你确实中枪了。”原野雄手中此时拿着一把小手枪。

不远处,弗洛德大叫不好,“老板,赶紧派人上去吧,钟依要出事了。”

陈幸沉默得看着画面的一切,随后叹道:“看来今天那个小子不会出来了,也是,他最擅长的就是操控他人,上吧!”

弗洛德是美国人,性子非常暴躁,他原本就忍耐不住,在得到许可后,二话没说下了命令,自己拿起手枪就赶了过去。

“装上*,周围全部控制住。”

弗洛德点头,迅速安排人员控制现场。

刘枫此时得意的笑道:“大美人,你看看你,流了这么多血,不如投降,加入我们,还可以保住你的性命。”

钟依是陈幸捡回来的,她的父母被岛国人打死,她这辈子最恨的就是岛国人,所以刘枫让她投降,她立刻在了怒火。

“煞笔!你们这些垃圾!”

刘枫听完后顿时怒了,他奋力起身,一脚踹了过去。

钟依闭上了眼睛,她知道完蛋了。

这一脚直接踢向钟依的头部,而且钟依这个位置,非常可能直接掉下去。

不远处,陈幸拿出了98k,已经安置好了装备,在刘枫起身的一瞬间直接扣下。

随后飞向半空中的刘枫掉了下来,他缓缓的把头转向远方,他的头被打穿,留下了鲜红的血液,他的双眼满是惊恐。

若非他有超强的意志力,此时换做别人已经死了。

陈幸在远处看着,“坏事做尽,现在该下地狱了。”

陈幸换上子弹,再次瞄准了原野雄。

原野雄的反应很快,在看到刘枫倒地一瞬间,他就冲向了陈秀,一把躲在陈秀身后。

下一秒,一群雇佣兵冲了上来,一群歹徒哪里是对手,一秒钟就被全部解决。

“陈幸!你给我出来!”

“放下她,留你全尸!”

弗洛德淡淡的说道,随后他慢慢靠近原野雄。

原野雄匕首立刻在陈秀脖子上留下了划痕、

“站住,再靠近,鱼死网破!”原野雄的情绪显得非常激动,此时的他已经失去了往日的冷静。

同时原野雄在心里把胡长青骂了个遍,如果不是胡长青,他根本不会这么狼狈,正面交战原本就是一个输多赢少的事情。

胡长青还故意把他弄出来送死,他心里恨死胡长青了。

陈幸将瞄准镜对准了原野雄,随后开口道:“再见!”

陈幸准备扣动扳机,然而一瞬间他感到背后冰冷,一把尖锐的刺刀扎进了陈幸的后背。

陈幸强忍疼痛,并不回头,直接扣动扳机。

啪!

一阵破口声音,由于*的缘故,并没有引起周围人的注意。

原野雄的脑袋开花,随后缓缓倒下。

弗洛德冲上去立刻把陈秀救下,此时陈秀已经昏迷过去。

而这时候弗洛德立刻用对讲机同陈幸对话。

“老板老板,人已经救下,请指示。”

“呵呵,替你老板收尸吧!”

一个陌生的年轻人的声音传来,弗洛德大惊,随后他拿起地面的望远镜朝着远去看去,一个年轻人缓缓起身,而陈幸依旧倒在血泊里。

“不好,全部回去,去救老板!”

弗洛德看到了那个人,清清楚楚,那个人就是一直没有出现的胡长青。

钟依听到陈幸有危险后,第一次冲在前面。

在钟依心里,陈幸已经是他的大哥了,她已经把陈幸当作亲人来看。

陈幸感觉一阵发麻,全身无力。

这不是普通的一刀,刀上有毒,陈幸已经感觉到了,整个身体无法动弹。

所以他完全没有反抗的能力。

但是陈幸知道是谁,那个声音他在熟悉不过了。

“混蛋,别走!”陈幸艰难的吐出一句话。

“呵呵,再见了,陈大哥,以后国兴会全部是我的了,而你将在这个世界消失,从此再也不存在了,而我将会取代你,成为国兴会的老大,同时你赚了这么多钱,我也会去接管,哈哈哈哈……”

胡长青疯狂的在笑,他的笑声越来越小,陈幸知道,胡长青已经走了。

陈幸一阵猛的咳嗽,他感觉呼吸越发困难。

此时陈幸不甘心,他还不想这么死去,然而他的意识越发的模糊,陈幸感觉眼皮越来越重,随后沉沉的睡了过去。

一行人赶到了现场,弗洛德二话不说,直接背起了陈幸。

“愣住干嘛,赶紧联系三阳市医院,把那群教授专家全部找出来,告诉他们,要是老板死了,他们都要跟着死。”

“是!”

……

三阳市中心医院,急诊科重症监护室。

陈幸此时已经接上了呼吸机,经过八个小时的抢救,使用了最先进的医疗设备,终于保住了陈幸的性命,但是陈幸依旧处于危险状态。

同时陈秀也被送到急诊科的普通病房进行治疗。

钟依一直守护者陈幸,寸步不离,除了上厕所,她就趴在陈幸身旁睡觉。

无论弗洛德怎么劝说,她都不听。

最后弗洛德没有办法,只得派人守住了重症监护室,同时清理了所有重症病人。

整个重症监护室只有陈幸一人入住,同时派了护士和医生定时定点来查看。

每一个进来的医生护士,都要被进行审查,他们心中有怒火,但是看到弗洛德那强壮的身体后,完全不敢说话了。

经过七天的治疗后,陈幸逐渐的苏醒,已经撤离了呼吸机,但是身体依旧虚弱不已。

陈幸醒来第一眼就看到钟依和陈秀。

陈秀已经身体好了,经过心理治疗后,陈秀也完全康复起来。

两人轮流守护陈幸,精心照顾陈幸。

所以陈幸的身体恢复的非常快,经过两个月的康复治疗后,陈幸彻底恢复。

而出院的时候,已经是冬天。

鹅毛大雪纷飞,散落一地。

“哥……今天的除夕。”陈秀声音很小,她还是有点不适应。

“是的,除夕,我们一家人可以团圆了,我们好好的吃一顿。”陈幸微笑着摸着陈秀的头,同时他看到了陈秀的那个双手的指甲。

到现在依旧没长好,他的内心突然好痛,他自己亲手对自己的亲妹妹动刑,这是陈幸永远无法原来自己的事情。

钟依也察觉了陈幸突然的改变,她立刻抱住陈幸,笑道:“哥,我也要去,我也是你妹妹!”

陈幸笑道:“那当然,我们是一家人,今天除夕,我们要好好吃一顿。”

陈秀也看到了陈幸的眼神在关注哪,她立刻把手收起来,微笑道:“哥,我想吃魔芋饺子!”

钟依诧异道:“你口味真独特!”

陈秀哼道:“要你管,我就要吃!”

陈幸心里看着两人嬉闹,心理也舒服多了。

“走吧,回家咯!”

陈幸等人离开了喧闹的医院,朝着自己幸福的未来走去。

他终于把几个恶人解决了,刘枫心中的刺,原野雄也是害死了好多人。

最终他们都得到了制裁,虽然胡长青逃跑了。

但是陈幸早早醒来后就联系到了国兴会,出示了身份后,国兴会的元老一致扶持陈幸。

胡长青被迫逃亡,但是他走之前把国兴会一半的财产带走了。

同时毒杀了所有国兴会的成员,手法十分狠毒,随后消失了。

再也没有人见过胡长青,陈幸追查了很久都没有找到。

随后陈幸收编了国兴会,将他们全部洗白,成为了陈幸在美国的分公司。

一年后陈幸的公司全部上市,并且占据了美国重要经济命脉。

美国对陈幸发动经济制裁,然而却引发了经融危机。

陈幸的公司带走了全部技术和资金,解散了公司,此时引发了大量美国人失业。

随后美国陷入了空前的危机。

而陈幸此时却在三阳市中心医院过的逍遥自在。

现在的他已经成为三阳市的住院医师,他没有继续考研,而是选择继续钻研医学。

最终他也走上了重生之前的老路,但是不同的是,陈幸已经并非之前的陈幸,也非重生之前的陈幸。

他现在已经是医疗界的名医,在他主导的制药公司,研发出了抗癌药物,获得了世界全国各地的认可。

一时间,他公司的抗癌药物销售炙热。

在医药界他也成了大佬,同时陈幸也圆了自己的梦,在门诊建立了诊断科室,专门接待各种疑难杂症。

虽然陈幸只是一个小小的住院医师,但是地位却不是一般的高。

后来陈幸被破格提升为教授,成为了三阳市最年轻的医学教授。

同时也出现了新的分支,即诊断医师。

陈幸在医疗界内成为了最出名的诊断专家。

a(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