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高肉强受失禁尿出来

谢思琪看着输液针管里的液体,变了颜色,一点点的朝着迟念手背上的血管流去。(www.wenxUE6.com

眼底的阴毒,被外面的白雪照的,像是泛着寒光,“迟念,你终于要死了,我终于可以摆脱你了,楚天是我的,谁都别想从我身边夺走!”

迟念感觉身体不适,从手臂抽搐,到最后整个身子先是麻了,然后抽搐。

她疼的醒来,看到那一张艳丽又阴险的脸,吓的她惊叫一声,“谢思琪你来做什么?”

“我来是想要你的命!”

迟念慌乱中拔掉手背上的针头,谢思琪没想到她醒来了,怕药物不能毒死她。

她拿出手术刀,朝着迟念捅过去,“我要你死!”

“救命……”

迟念挡住她的手,但她力气不够,被谢思琪按倒在床上,刀刃一点点贴着迟念的喉咙,只要在一用力,就能将她的喉咙割开。

“救命……唔!”

谢思琪用手捂住她的口,让她不能呼救。

她用尽全力按住手术刀,刀刃在迟念的喉咙上划出一道血口,蔓延出了血色。

“迟念……你死了,什么都结束了!你别想从我身边夺走楚天,楚天只能是我的!”

迟念惊瞪着眼,口鼻被捂住,快要窒息,脖颈上的伤口越来越深,她已经要没了力气,快要坚持不住了。

难道,她真的就要这么被谢思琪杀了吗?她还要陪着小然,还要见霍易峰,还想见……乔楚天。

楚天,也许这次,我们真的永别了。

迟念缓缓闭上眼,谢思琪脸上带着阴狠的笑意,“你终于死了,死了!”

碰!

门被踢开,乔楚天一把将谢思琪拉开,将迟念拉进怀里。

“迟念,你没事吧?”

“楚天,你怎么来了?”

“好,你护着她,你那么爱她?是你们逼我的,那我就要你们一起死!”

谢思琪举着手术刀冲了过来,没等靠近乔楚天和迟念,就被警察按倒,捕获带走。

“乔楚天,迟念,就算我得不到爱,你们一样得不到,迟念你得了脑癌,你现在是不是快要死了?你死了,你们就不能在一起了……不能在一起了,哈哈!”

谢思琪阴鸷狂妄的笑声,徘徊在长廊里,久久不能散去。

乔楚天不敢置信的看着迟念,“谢思琪说的话,都是真的?”

迟念轻描淡写的说着,“她是疯了乱说的话,我就是身子不舒服住了院。”

她转移话题,“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是你报警抓了谢思琪吗?”

“谢富强和王薇合伙作案,害死你爸爸,这件事我调查清楚了,已经将他们报警抓获了。谢思琪不但参与这个案件,还蛊惑董天行行凶杀你,她逃了,警察要抓她,跟踪她到了这里……没想到她竟然是来杀你……还好,平安无事!”

乔楚天总觉得迟念有什么事在隐瞒他,他放下迟念,去调查了迟念的情况,当他得知迟念是脑癌时,整个人像崩塌了一样,瘫坐在地上好久,都没起来。

迟念在长廊里走着,都等了那么久,乔楚天都没回来。

当看到乔楚天坐在地上,她去拉他起来时,被乔楚天一把抱紧在怀里。

“迟念,你这个骗子,你得了脑癌?为什么不告诉我?”

“楚天,我没事,是医院搞错了,你别担心……”

“你骗我,你一直都在骗我!我知道了我都知道了,迟念……我不管,我要你活着,无论如何都要你活着……我不要你离开我,你再也别想离开我!”

他抱着迟念,哭得像个孩子一样,身子不停地颤抖着。

迟念抱住他的腰,紧紧的抱着,盼了这么久温情的拥抱,没想到换来的却是生离死别。

她不想,也不愿就这样离家楚天,离开孩子。

如果老天爷能让她活着,她愿意活下去,和他们父子在一起,一辈子不离不弃。

“楚天,我不会离开你的,再也不会离开你的……易峰答应我会治好我的,我会没事的……我还要和你,还有孩子,一辈子生活一起……”

乔楚天自从知道迟念得了脑癌,他寸步不离的守在床边照顾她。

可她的病情一点点恶化,头发在化疗中几乎都掉光了,脸色也苍白的毫无血色,看的他心痛欲裂。

他恨不得那些药物,那些治疗的疼,都加在他的身上。

甚至愿意用他的性命换给迟念,希望她赶快好起来。

这天霍易峰找到了乔楚天,两个人难得心平气和坐下来,在外面喝酒吃饭。

“乔楚天,迟念跟我提起过这件事,我想了很久,还是同意了,小然今后归你抚养,你可以当他的爸爸!”

乔楚天不敢置信的看向霍易峰,“你在骗我吧?你不是一直跟我抢小然的抚养权吗?”

“我没骗你,我说的都是真的!你毕竟是小然的亲爸爸,你们才是一家人。”

霍易峰说完,灌了一杯酒,他比谁都爱小然,舍不得给乔楚天,可现在不是他能决定的时候了,他不能再做那么自私的人。

乔楚天跟他干杯,“谢谢你把小然还给我!也谢谢你一直照顾小然,拼尽全力的给迟念治疗。”

望着乔楚天狠狠的灌进一杯酒,霍易峰叹口气,“我很爱迟念,可她一直爱着你,从未把我放在心里。我以为四年多的时间,能让她忘记你,接受我,直到现在我才认识到,那不过是我一厢情愿而已。”

“或许我和迟念之间,就是孽缘,但我希望会有一个好的结果。后天就是迟念手术了,你能保证迟念能治好吗?”

乔楚天祈求的看向霍易峰,霍易峰郑重点头,“这次手术,我一定志在必得,一定要成功!”

可他的手在桌子下握紧成拳,眼底滑过淡淡的焦略和不安。

乔楚天没有发现,听到霍易峰下保证,他高兴的举起酒杯,“好,那我就祝你手术成功!先感谢你救了迟念的命,谢谢你!”

“干!”霍易峰喝了酒,心中一片苦涩,冰凉。

后天。

初春到了,雪融化了,外面渐渐有了绿色,有了春意盎然的痕迹。

迟念手术前,站在窗前看着,看着那些绿色的生命,缓缓露出了笑脸。

“看什么呢?”乔楚天走来,从身后抱住了她,下巴抵在她的肩膀上。

迟念微笑着说:“春天了,我想等我手术好了,陪着小然,还有你,我们一家三口到外面好好走走,散散心!想一想,就觉得好开心。”

“嗯,等你手术好了,我们一家三口就出去踏青!”

迟念转过身,吻住乔楚天的唇,狠狠吻着,辗转,不经意间落下了泪。  乔楚天吻的深情,当大手摸到她脸颊湿凉的泪时,抽离开吻,捧起她的脸,心疼的看着。

“怎么又哭了,手术前,情绪好也是很重要的,笑一个!”

乔楚天为她擦脸上的泪,迟念又想笑,可笑不出来,哭的更凶了。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很想流泪!楚天……要是这次手术失败了,怎么办?”

“不许说不吉利的话!”

乔楚天莫名的暴躁,怒喝一声,等他意识到他情绪失控,才缓和了脸色说:“对不起,刚才我太激动了,我不想听你说这样的话!迟念,我相信霍易峰,他一定会治好你的!”

“好,我不说不吉利的话!我也相信易峰!楚天……”

迟念趴在他的怀里,听着他的心跳,感受着他怀中的温暖,竟然有种贪恋,好想一辈子都这样赖在他怀里。

她嗓子有些哑了,“我还要和你白头到老呢!”

“对,你答应我的,你会和我白头到老……迟念,这次手术一定会成功的,我和小然还要等你一起出去踏青,一起回家,快快乐乐的过日子呢!”

“好!”

迟念推进了手术室,乔楚天就在门口等着,一个小时,两小时,三个小时……不知等了多久,从白天到黑夜,再到第二个白天。

乔楚天一直在门口徘徊,不曾阖眼,他要等迟念出来,他要在迟念最需要他的时候,第一眼醒来的时候,看到他,他不能走,也不会走。

手术室的门推开一刹那,推床上的人盖上了白布,乔楚天冲了过去,掀开白布,推动着迟念。

“迟念,别睡了,快点醒醒!我和小然还等着你醒来了,一起出去踏青,一起回家……”

“乔楚天,对不起,这次手术失败了……迟念她死了!”

霍易峰悲痛的说出事实,乔楚天就像没听到一样,继续摇晃着迟念,“迟念,我知道你在装睡,快醒醒……醒来了,我们就可以回家了,小然还在等我们回去呢!”

“乔楚天,迟念死了,她已经死了!”

霍易峰拉起乔楚天,红着眼怒声吼着,见乔楚天发呆,他一拳头打在乔楚天的脸上。

“迟念死了!”

“迟念没死,你骗我,你说的你会治好她的,手术会成功的……你骗我!”

霍易峰拦住他,含泪摇头,“我没骗你,迟念真的死了!”

“混蛋,你敢诅咒迟念死?她没死,没有死!”

乔楚天狠狠的给了霍易峰几拳头,霍易峰倒在地上没有爬起。

“迟念,你们是不是又要骗我?像四年前一样,从我眼前消失不见啊?迟念,你别想离开我……我不会再让你走了,你别想走了……”

乔楚天趴在推床上,不让任何人动迟念,絮叨的念着。

不知过了多久,他像是清醒了,看着毫无声息的迟念,趴在她的身上,哭得嘶声裂肺,“迟念……你这个骗子,不是说好了我们一家人到外面散心,一起回家生活,你为什么要骗我……迟念……你不能这样狠心,丢下小然,丢下我……迟念别离开我!求你……别离开我!”

一股腥涩从乔楚天的嘴里吐出来,他趴在了迟念的身边,紧紧握着她的手,十指相扣,阖上眼流出冰冷的泪。

“迟念是我对不起你……是我手术没治好你,对不起……对不起!”

霍易峰冲出医院,开着车在路上狂奔,口中一直念着对不起。

“迟念,都是我害了你,要是我们一直在法国生活,你不会旧病复发……迟念,是我不好,是我对不起你!”

车子开到了盘山路,霍易峰流下的泪,模糊了视线,也湿透了他伤痕累累的心。

“迟念,我好爱你,你知不知道?我不会让你孤独的……我来陪你,我们很快就能在一起,在一起!”

霍易峰猛的一踩油门,车子撞开了围栏,跌进了悬崖。

车子碰撞在山石前的那一刻,霍易峰含泪撕心裂肺的喊,“迟念,我爱你!”

……

迟念的墓碑前。

乔楚天陪着她,从天明到黑夜,不吃不喝,整整三天三夜。

他摸着墓碑上迟念的照片,泪水从面颊静静的滑落,湿了他的心,也碎了他的心。

“迟念,说好的白头到老,都是骗我的!可你这辈子都别想离开我,我们生不能在一起,死我也会找你白头到老。你放心,我现在不能死,我们还有儿子,我要等着他长大,等他长大了,成家立业了,我就会来找你!我发誓,我一定会来找你!

他摇晃着身子站起,天空忽然飘下了雪,纷纷扬扬的,很快将他裹成了白色,头发也染上了白。

“楚天!”

“迟念?”

白雪中,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乔楚天不敢置信的望着站在雪中的迟念,一步步朝着她靠近。

“迟念,真的是你吗?你没有死,你真的来见我了?”

雪花飞舞,飘在她发上,将她也渐渐染上素白,她微笑点头,“嗯!楚天,我想你了!”

乔楚天走过去,紧紧抱住她,雪花在他脸上的泪水中融化,“迟念,我也好想你,真的好想你!”

迟念吻住他的唇,辗转,落泪,雪花在她的泪水中渐渐融化。

这个吻好绵长,好像吻到了天荒地老。

他们终于松开了彼此,迟念摸着他英俊的脸颊,微笑着流泪,“楚天,我会陪你到头到老……”

乔楚天含着热泪,笑着,“好,我们一起白头到老!”

大雪纷飞,初春的天,带着从未有过的素白,将两个人弥漫的白色的雪花中,渐渐的朦胧不清,却很唯美……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