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嘿咻发声动态图

“如果说女人的世界在厨房,男人的世界就在书房”。

书房从来都是男人的领地,坐在书房里,能给男人带来一些现实中无法实现的满足感。

早在汉代,文学家张衡就曾称赞自己的书房可“弹五弦之妙指,咏周孔之图书,挥翰墨以奋藻,陈三皇之轨模”。名士们的书房必有另番情趣,是一个具备艺术体验、阅读写作、图书收藏,会友等多元功能的男人私密空间。

诚实如周作人,也会说:自己的书斋不可给人家看见,因为这是危险的事,怕被看去了自己的心思。

叶兰亭虽然是军人出身,但他非常喜欢阅读,每天无论多忙,晚上回家,都会坚持在书房中,阅读至少1个小时。

这也是一天里,少有的能够让他单独一个人,安静的阅读、思考的时间。

所以,从叶世坤很小的时候,父亲的书房和收藏室,都是他觉得非常神秘而具有吸引力的地方。

推开门进去,就看到叶兰亭靠坐在临窗的单人沙发上,正在看书。

他穿着一套家居便袍,斑白的头发,鼻子上架着一副眼镜,就像是个普通的老头。

一点也不像外面那个永远斗志昂扬、西服笔挺的源丰集团董事长,福布斯中国富豪榜前二十,改革开放风云人物,同时还兼任着中国民间商会副会长、中国企业联合会副会长、中国企业家协会副会长、中国商业联合会副会长、中国慈善联合会副会长、中国乡镇企业协会会长,三江企业联合会、企业家协会会长、中共十四大、十五大代表和九届全国人大代表……等一系列显赫社会职务的商界大佬。

书房是美式书房的装修风格,两边靠墙都是直达屋顶的巨大书柜,里面摆满了各种书籍,左侧书柜下,有一张巨大的樱桃木质地的美式古典书桌;书房的中间摆放了一圈黑色皮沙发和茶几,当有客人来访时,可以在这里吸烟、品酒、密谈。

靠窗是一张小圆桌,圆桌的两侧是两个单人古典沙发,此刻叶兰亭坐了一个,叶世坤走过去,坐在了他侧面的另一个沙发上。

“爸,……我回来了。”

“嗯……”叶兰亭这才抬起头来,看向叶世坤。

“看到茵茵了么?”他开口的第一句话,令叶世坤有点愕然。

“还没有……,见完妈和佳佳,我就直接上来了。”叶世坤回答的有点惭愧,毕竟茵茵是自己的女儿,她出生后,自己的确没有尽到一个做父亲的责任。

本以为叶兰亭会训斥他一顿,却没想老爷子听完,只是点点头:“那一会你去看看吧,茵茵很可爱……”

叶世坤忙答应:“好,我一会就过去看她。”

叶兰亭默默点头,看着他,深邃的眼神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叶世坤忽然有种莫名的感觉,父亲好像老了……

叶兰亭出生于1949年,是共和国同龄人,83年创业时已经34岁,到今年刚刚60岁,按说如果在国外,60岁的董事长,其实还不算老,还属于年富力强的阶段,不过国内则不同。

叶兰亭当兵、务农、从商,一路走来,伴随着中国改革开放的进程,经历过无数风风雨雨,殚精竭虑的将源丰集团发展壮大,付诸了太多的心血。

外表看起来,却是比实际年龄还苍老一些。

要是在外面参加会议或者出席活动的时候,他可能还要染染头发,显得精力旺盛,回家里自然就放松了下来。

叶世坤忍不住问道:“爸,您身体还好吧?”

叶兰亭点点头:“挺好的,你妈和小宋天天盯着我喝汤,能不好吗?……”他出身东北,偏偏去南方当兵,后来认识了宋姨又是粤东人,现在天天被老婆逼着,喝粤东煲汤,苦不堪言,忍不住发泄了一句。

叶世坤也笑了起来:“多喝点汤滋补身体,是好事儿。”

父子俩闲聊了两句,这才步入正题。

“之前那个什么林清涟,是怎么回事?”虽然公司里的事情才是正事,但老爷子又想起叫他回来的起源了。

叶世坤顿了顿,才道:“都是外面那些记者瞎传的,她是我的好朋友……,爸,公司最近是不是业务上有点问题?世庭、世轩他们给我打了很多次电话……”

他简单回答了一句之后,连忙转移话题,就怕老头顺着这个话题,又开始说他离婚的事。

其实叶兰亭还真是想借着林清涟这件事,再发一通火的。

对于叶世坤和童佳佳离婚,他简直无法释怀,一方面感觉对不起老战友,对不起童佳佳,一方面也心疼自己的乖孙女茵茵……

不过听到叶世坤的话,他心思也转到了集团的事情上。

沉思了一会,他才开口道:“这两年,你在外面,自己搞了些投资,发展的也挺好,我听说了之后也很欣慰……,不过,公司才是你的根,我知道你怨我上次没有支持你,坦白说,对于你的那一套高科技农业的理论,我原来也不太理解……”

“最近,我跟着总理出访了美国和欧洲,也参观考察了一些国外的大公司,很受触动。”

“现在,无论以美国为代表的规模型、机械化、高技术模式,还是以欧洲为代表的生产集约加机械技术的复合型模式,其良种化、机械化、化学化、电子化水平都比较高,同时,农业资本和工商业资本相结合,产、供、销为一体的大集团策略,和你之前一直在提的高科技农业,与金融结合的思路是差不多的……”

“我们这帮老家伙,习惯了传统的那一套,不像你们年轻人,思路活,眼光开阔。在接受新事物上面,还是比较保守……”

叶世坤很少见父亲会这么温和的和他说这些,惊讶之余也有点感动。

他本来还以为回来至少要先经历一番暴风骤雨般的斥责呢。

现在看来,老爷子可能真是在外面看了一圈之后,受触动了。

不由温言安慰道:“爸,也不能这么说,我之前可能步子太激进了,也没有做好准备工作,让那些叔伯们明白改革创新的好处所在,我不怨您。”

叶兰亭点点头:“你这次回来,就好好跟我说说,你想弄的那些东西,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要是能让我先明白了,那些家伙我来帮你搞定。”

叶世坤大喜,如果能搞定老爷子,那就不需要那么麻烦,还有和易风、蒋承信一起跑到二级市场上去搞风搞雨了!

叶兰亭一手创立源丰,在集团内部可谓是一言九鼎,威望无上。

董事会那些元老们,可能敢和叶世坤顶牛,但是借他们一万个胆子,也不敢和叶兰亭唱反调。

兴奋的点头:“好的,爸,我准备一下资料,找一天好好跟您汇报!”

叶兰亭也笑了:“好,既然回家了,这两天多陪陪你妈,她一直很想你,还有佳佳和茵茵……”

老爷子还想继续说,叶世坤赶快站起身:“爸,我这就去看看茵茵……”

最怕老头提童佳佳的事儿,他赶快逃出了书房。

唉,回家什么都好,不过之前自己种的因,结的果就只能自己承担。(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