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你的床叫真好听

月夜高楼之上,冰冷的枪管闪动着银光。(www.wenxUE6.com)对楼里脑满肠肥的高官走过长廊把自己暴露在月光之下。

“砰”

一颗子弹轰掉半个猪头,早该出栏的猪叫都没叫一声就像一截圆木直挺挺倒下。

花西全身心放松地躺在花七身边,看着她收拾家当。她一个翻身把手搭在花七身上:“这么急干吗?”扣完最后一道箱锁花七说:“快走吧,警卫很快会找到这里来。”“急着见01也不必急于一时。”花西撩起花七眼前的刘海,看着与自己相同的脸庞泛起红晕。两人相视一笑,一同消失在夜色中。

“哦...啊...01,快...快来。人家不行了...快啊...啊”两具炽热的躯体缠绕在一起。由于激情,两人的皮肤上布了一层薄汗,闪耀着迷幻的色彩。男的忽然起身穿戴。女子摇着火一样的头发,嘟着娇艳的红唇:“不依啊,人家还要。”

“我没兴趣在别人面前表演活春宫。”

待01刚穿好裤子,花西“咣”的一声踹门进来,:"女人,现在是01和双胞胎姊妹花亲亲我我时间,请你下台一鞠躬。”

女郎上下瞄了瞄花西:“什么啊?不过是一个还没长成蒸生瓜,没前没后的,哪像我?”她用自己的“雄厚资本”紧挨01的手臂“这样才能满足男人的需求。”

“是吗?”花西现出一脸眩目的笑容缓缓走近女郎。然后以掩耳不及迅雷的速度狠抓女郎的红发丢出门外。“咚.啊”消音。

“01大哥。”

花七巧笑倩兮地走进来顺手把门带上。

01应了一声“你来了。”看着花七很容易就能和花西区分开来。花西像月,黑夜里无法忽视;花七像芒草,折了刺就任人宰割了。只存在黑夜里的自己,好象飞蛾,永远追逐着触碰不到的黛安娜。

“每次你都把人丢出去,也不会进步了。”

花七听了,不禁低下了头。

“没办法啊!是你自己品位太低,找来的女伴水平都差不多。敌人太次,我想换这101招也没机会啊!”哎,每次01都会说上两句,花七也每次都低头。这样,她们要当01新娘的理想猴年马月能实现啊?真是光自己心有意而力不足 啊!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