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厨房挺进美妇雪臀

三刀洞穿地面,强势阻挡着所有人的进攻,尤其是那股煞气凛然的气息更是让人脚步停缓。

张宇寒和疯子此刻的状态很是微妙,意识不断的在清晰和模糊中相互的转换,虽然伤势全部都被压制住了,但是这种人为的潜力压榨终究还是很危险的,意志力不坚定者很有可能彻底的入魔。

他们四人阻挡着所有的人员靠近,此刻楼顶上的人群已经全部都被压缩到了门外的走道中,进一个杀一个,进两个杀一双,用着最残暴的手段实行着自己刚刚的承诺。

轰!轰!轰!

而在此刻夜游和长毛怪的战斗仍然还在继续,在随处可见的尸体的地面上,他的身形却没有任何的影响,两人的身体全部都是伤痕,只是唯一不同的是此刻的夜游感受不到疼痛,而长毛怪却痛苦异常。

连续对轰中两人的身体瞬间分散开来,夜游较小的身躯连忙一个空翻身,不断的缓冲对方冲击力道,在落下地面的的时候几乎是连呼吸都懒得去调整,咬牙怒吼间双腿弯曲蓄力,跳跃的高度更加的高,速度也更加的快,不断的散发的气息也是越来越充盈。

在半空中调整身躯,随即如同炮弹一般的对着对方发出了雷霆一击。

只是此时长毛怪也已经稳住了自己的脚掌,而且身后也是退到了顶边,他也是一个骄傲的人,否则在看到他们变故的时候完全有着逃离的实力和机会,只是为了自己内心的骄傲,也为了在自己的杀手生涯中画上一道浓烈的色彩,此刻竟然避无可避,当下挥动着他那已经破皮的拳头,身躯一动作势向前冲出。

夜游横冲直撞,长毛怪强势迎击。

一大一小,一蛮横一强悍。

刺激眼球的碰撞到了一起,双拳砸碰撞的瞬间相互之间挥出了数拳不止,拳风的比拼,力道的碰撞,气劲的迸发,夜游把所有的攻击范围全部都集中在对方的胸膛和喉咙,长毛怪比对方高出大半个身子的躯体总是有疲于应对的感觉。

夜游对于他的攻击肆无忌惮,随心所欲,而长毛怪却总是有着大炮打蚊子的感觉,很多时候他玩命的一道攻击却因为对方较小的身躯而巧妙避于无形。

“嘻嘻嘻嘻!”

夜游那低沉的笑声突兀的在这个夜空中传出,在两人的一击碰撞中双臂上溅射的鲜血突然溅到了他的瞳孔中,整个人也是突然在强力的碰撞中方毫无征兆的收回了自己的攻击,无视长毛怪击打向自己腹部的拳头,一击沉重的闷响。

在长毛怪有些兴奋自己得手的时候,被他的攻击击打到弯曲身子的夜游没有惨叫也没有吐血飞出,而出发出了诡异又刺耳的笑声。

那种孩童在得到自己心爱的礼物发出的笑声,只是在这样的夜晚,这样的情形中,这种笑容却让人的身体止不住的打着冷颤。

配上夜游那挂着血迹的嘴角,更是让人毛孔悚然。

“嘻嘻…哈哈哈…”夜游如鬼魂一般的****着自己的嘴角,如同在品尝着世界上最美味的食物,直到鲜红的舌头把嘴角的血迹全部都****干净,喉咙的蠕动和吞咽的声响更是可怕,稚嫩的面孔配上这样的画面显的格外恐怖阴森。

在场所有的人,包括张宇寒他们都是后背冒着冷汗,更加不要说首当其中的长毛怪了,啊···他叫喊着,一边压制自己的恐惧,一边手臂上的力道疯狂的发泄砰!!!

夜游的身子被重重轰开,没有惨叫声,在落入地面的瞬间又再度弹起,笑声依旧,嘴角溢出的鲜血再度被****干净。

“什么鬼?”长毛怪惊疑的看着对方的模样神情惊恐,身体上的气息都不自觉的弱了几分。

这还是人吗?

“去死啊!!!”

夜游那双瞳孔默然间注视在了他的面孔上,如血般鲜红的画面让长毛怪的头皮陡然一炸,身体疯狂的后退。

“死滚开!”长毛怪的已经把自己的速度用到了极致,可是依然躲避不开对方分毫,他疯狂的低喝猛的出手发力。

后退的疾步瞬间变招猛的窜向夜游,双臂同时挥出,运足了十二分的力道,分别向夜游的心脏和喉咙暴戾的轰击过去。

红娘子他们全部忍不住的出声提醒,可是已经失去理智的夜游更本就听不进去任何人的话语。

“我···要···喝···你的血!”砰!砰!震撼全场的目光中夜游的那比起馒头还较小的手掌牢牢的握住了对方的拳头,轻微晃动身子,空洞的双眼血芒在不断的晃动,炽热的饮血**难以控制的在爆发,一股冰冷至极的怨气激荡在空气中。

如同瓷娃娃一般精致的面孔狰狞遍布,此刻那稚嫩如孩童的声响就如同夜晚冤死的厉鬼,在尖利嘶啸!

下一刻!

握着长毛怪的双臂竟然硬生生的把对方离地提起,简单却暴力的动作,如铁一般的的小手弯曲成爪,扣进血肉中,那对方就如同一个麻袋一般的暴扣在地面上。

轰!

地面的尸堆全部轰飞,长毛怪整个人被高举摔地,那画面绝对的震撼人心,就如同一只蚂蚁举起了一只大象一般的富有冲击性,地面汇聚的血浆在距离的碰撞中四周迸溅。

噗!

长毛怪的五脏六腑全部震伤,口中的鲜血不要命的在冒出、咔嚓!!!

根本就来不及等着长毛怪发出叫喊,看似纤细到仿佛可以随意折断的的十根手指已经有着大半的擦入到了对方手臂的血肉中,不慌不忙,沸腾的力道,沸腾的煞气,一点一点的汇聚在指间,就如同在做着一件精功细活。

长毛怪的双眼幕然圆瞪,三个呼吸中那种疼痛让他的口中发出了如同兽群在咆哮奔腾的架势,那凄惨强烈的冲击着所有人。

此刻不管是想要阻挡门外人员进来的张宇寒他们,还是想要冲杀到楼顶的两方杀手们,全部都停下了身体上的动作,每一个人都一动不动的注视着眼前的画面。

咕咕···就在大家艰难的吞咽着喉咙之时,“滚,开,啊!!!”无法形容的痛苦和惊恐在长毛怪的喉咙滚动,整个人疯狂的窜起,手臂间被洞穿的血口深深撕扯,面孔因为疼痛癫狂,双眼痛苦到仿佛在滴着血泪。蓄势绷紧的右腿全力以赴的轰向对方的胸膛。

咔!!!

力道迅猛的瞬间将近,只是夜游的双臂却在陡然放开了他的手臂,刁钻却又彪悍。

五指牢不可破的瞬间对接,恐怖的力量陡然扩散,毫无意外的沾着手臂的鲜血的五指已经没入到了长毛怪的脚掌上,下一秒扣住对方的脚掌,没入血肉,一直刺到坚硬的骨头。

那纤细的手臂血色的经脉肉眼可见的膨胀,力道,劲道全部发出,将对方狠狠轮起,坠落,抡起,坠落!

地面的轰炸声接连不断,长毛怪在地五次的轰炸中颤动嘴唇,鲜血和血块的混合物从此人嘴里冒出来,眼,耳,口,鼻全部都在剧烈的轰击中溢出了鲜血。

砰!

随即在对方依旧分不清是死还是活的时候,被夜游一把扔飞了出去,和一群尸堆翻滚到了一起。

眼前的画面让人心神皆震,瞳孔呆滞的看着那道较小的身躯。

呼吸加粗,楼顶上的冷风也是瞬间而起,风声呼啸!

夜游慢慢转头,瘆人的面孔印在众人眼中,眸子看向张宇寒他们最靠近他的四人。没有任何的情感!

“嘻嘻嘻嘻,哈哈哈哈···”

手指一根一根的放到嘴巴允吸干净,下一秒狰狞的笑声再度飘出。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