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着珍珠内裤上学下面流水

楚萧何开着火车行驶在高速路上,不时和其他人聊着天。他现在已经出师了,单独跑这条运输线了。这些天,他上班的时候如果不发车,他就会加入到搬运工的行列,学他的话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得到同事的一致认可。休息的时候他就会出去满大街逛,看看有什么商机可以发现。他倒是注意到这每天的小旅馆倒是挺挣钱,他问了好几家旅馆基本都是老板开了,当甩手掌柜,请几个人来打理,这一个月的纯收入也差不多在五六万左右,楚萧何倒是觉得这是个不错的营生。

“萧何,你的信,”楚萧何正在装货,被燕子姐喊了过来,

“燕子姐,怎么还有我的信啊?”楚萧何纳闷的问,

“bj寄过来的,”说着燕子就把信递给了楚萧何。

楚萧何打开一看是谢婉静给他写的信,之前在家收到过两封信,楚萧何看了以后想了很多,他觉得现在都已经分手了,这个信还是不能回,所以也就没理会它。谁知道这信又寄到了这里。

楚萧何看着信的内容,“萧何,我知道我之前给你写的信你肯定收到了,你为什么不给我回信呢?我真的不想失去你,在我心里我觉得没有你我真的活不下去……”楚萧何看着信,心里觉得既温暖感动,但又心里纠结矛盾。

看完以后,收起了信。燕子看着他愁眉苦脸的样子,问道:“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没什么,就是之前的女朋友写的信,”楚萧何小声的说,

“那有什么啊!怎么还是对你紧追不舍?”燕子问,

“嗯,但是我觉得我们现在有点不现实,”楚萧何道,

“唉,爱情总是在现实面前选择妥协,就像我一样,我之前的男朋友在bj打工,我在老家,那时我们的感情可好了,突然异地恋,但是每天打电话打好几个小时。最后呢,人家有点钱了,还不是嫌弃我没学历,人家和一个大学生好上了,”燕子跟楚萧何讲述着自己的前男友,楚萧何听得特别认真,

“那你们现在还联系吗?”楚萧何问,

“早就不联系了,”

“那你还爱他吗?”楚萧何又问道,

“爱能怎么样呢,还不是一个字分,”燕子冷笑了一下,

“我之前在部队谈的时候,没发现我和她之间有什么问题,自从我病了之后。现在越来越觉得我和前女友总有一道无法逾越的鸿沟,她家是bj的,土生土长的bj人,我一个打工的,就算看让我,你说她的家庭能接受吗?而且我们现在也是异地,有时候我也不敢想太多,”楚萧何对着这个姐姐说着自己的烦心事,

“萧何,有时候也许你想的太多了,你和我的感情经历也不一样,你应该往好的方面想才是。再说了,你怎么知道你以后混不好呢?对吧?”燕子劝道,

“可我万一混不好呢,这不是害了人家吗?而且现在已经分了,再和好的话,我们的路该怎么走,总不能两地分居吧,我要是去bj我干什么啊,拿什么养活她,”

“萧何,你看看你,不让你想那么多,你还是想的太多。姐知道你是为她考虑,这点我很欣赏你。这样你反正还年轻,你还是先多努力挣钱,以后再谈这个问题不就行了,”燕子微笑着说,

楚萧何听了,心情倒是好了点,“对,还是以后再说吧,自己先努力,”

“这就对了嘛,好事不怕晚,是你的早晚都是你的,”两个人聊完,各自就忙乎各自的事情了。

晚上,楚萧何想了很久还是给谢婉静回了信。

“婉静,信我都收到了。看到你的信我真的很感动,感谢你对我的执着和爱。但是我想告诉你,我真的现在无法和你说在一起,因为经历这么多的事情,让我感觉到我们之间现实的差距太大太大,我无法想象自己如果真的和你在一起,我怎么去面对你的家人,怎么有能力照顾你。所以真的对不起,我现在实在无法和你复合,我们都静在心来好好再考虑考虑怎么样?如果我们有缘终会相见,无缘的话怎么也是强求不来的……”

写完信,他自己一个人在家里对着电脑发呆。突然想到刚子他们都回来了,正好周末有时间,和他们聚聚,正好聊一下他想开旅馆的想法。

随后他拨通了刚子的电话,

“喂,刚子,休息了吗?”楚萧何道,

“没呢,打游戏呢,什么事啊老大?”刚子电话里问,

“我周日想请你们在家吃个饭,反正现在就我自己一个人在家,到时候我给你做饭,”

“真的假的老大,你都会做饭了啊?”刚子吃惊地说,

“这有什么,平常就我一个人,自己看看菜谱学一学就会了啊,”

“厉害厉害,”刚子佩服道,

“你有没有空啊?”楚萧何又问,

“有啊,这个必须有,一会我打电话给他们,让他们都去,好好尝尝你的手艺,”刚子笑着说,

“那行,你打的话,我就不打了,”

“行了老大,交给我你放心,”说完两个人挂了电话,刚子一个个给同学都打了电话,约好了他们周日一起去楚萧何家做客。

周日,楚萧何早早的就去菜市场买菜去了,拎着一大堆菜刚到楼下就碰到了王乐丹,

“哎,你怎么来这么早啊,”楚萧何笑着说,

王乐丹微笑着看到楚萧何,赶紧上前帮他拿东西,“来给我点我帮你拿,”

“不用这个不沉,”楚萧何笑着没有让她接手,

“怎么,你刚才那个口气,好像不欢迎我啊?”两个人上了电梯,王乐丹对楚萧何说,

“哪能啊,当然是非常欢迎了!”楚萧何笑着回答,

王乐丹听了嘿嘿的笑了,“那你有没有想我啊?”

楚萧何一听咳嗽了几下,“这个,这个嘛……”

“这个,这个,什么啊?”王乐丹立马不高兴了,

楚萧何赶紧转移话题,“你看看我买了好多好吃的,我今天得给你们好好的露一手,”

“楚萧何,你又转移话题,”王乐丹撒着娇,在电梯里蹦跳着,

“姑奶奶,你消停点,电梯让你蹦塌了,”楚萧何说,

两个人进了楚萧何家,楚萧何立马开始准备食材。

“萧何,需要不需要我帮忙啊?”王乐丹在客厅里喊着,

“不用,你等着吃就行了。对了冰箱里有水果,你可以拿出来吃,”楚萧何说道,

王乐丹一脸微笑地跑到厨房,“谁有你这样的老公真是值了,会做饭的男人就是有魅力,”

“你这是夸我呢?”楚萧何道,

“你觉得呢,”王乐丹看着楚萧何,幻想着如果他们俩走到一起了,这样的场面真是太温馨了。王乐丹双手合十放在胸前,一脸的陶醉。

楚萧何看了看她,“怎么了你这是,犯花痴了?”

“你才花痴呢!”说着又回到客厅看起了电视。

大约过去一个小时,同学们陆陆续续的都来了。

“萧何,我特地带了好的红酒,”刚子拎着两瓶红酒给楚萧何看,

“红酒我这有,”

“我可是跟我妈要的好酒,产自法国,”刚子说,

楚萧何忙乎着,“行行行,你放餐桌上吧。”

同学们在客厅里有说有笑的聊着天,陈欣走了过来,“萧何,你自己忙乎得忙乎到什么时候,我帮你,”说着就开始下手了,

“让你这大警官当下手,有点不好吧,”楚萧何笑着说,

“说的什么话,有什么不好,”说着两个人开始忙会起来,陈欣利落地摘着菜,

楚萧何一看,“陈欣,一看你这就经常做饭啊,那么利落,”

“那是,我做饭也很好吃,”陈欣笑着说,

“那行,一会儿你也露一手给他们瞧一瞧,”

“行,没问题,那我就给他们来个剁椒鱼头吧,”

“行,这个鱼我可是挑的最大的,”楚萧何指着水盆里的鱼道。

两个人忙乎了一个多小时,终于做完了。“同学们端菜,尝尝我们的手艺,”楚萧何喊着,

其他人一听赶紧端菜,刚子开着红酒,李兴国刷着酒杯。

“萧何,真想不到,挺丰盛啊,十二个菜,”赵子倩数了数说道,

楚萧何笑了笑,“凑活着吃吧。”

一会儿,几个人都坐在了自己的位子上。

刚子首先开口道:“下面,我们先举杯,感谢老大今天的盛情款待,来干一个,”

“来,干干干……”其他人也笑着说,

一口气几个就把杯中酒干了。

“来,满上满上,”蚊子拿着酒瓶给他们倒着酒。

“来吃菜,尝一尝,”楚萧何笑着说,

几个人开始动了筷子,“嗯,这个好吃,油而不腻,”刚子夹住一块红烧肉就往嘴里放,

“真好吃,以前还真没看出来,”李薇雅也说道,

“这不是生活所迫,被逼的嘛,”楚萧何道,

“那你赶紧娶个媳妇啊,让她天天伺候你,”赵子倩笑着说,

“我就是怕到时候娶了媳妇,是我天天伺候她,”楚萧何一出口,大家都乐了,

“那这样,我们结婚,倒时候我伺候你,”王乐丹没脸没皮的说,

大家一听都起哄道,“结婚,结婚,结婚……”

“起什么哄啊,”楚萧何脸都红了,

“老大,你脸怎么红了?”刚子问,

“红了吗?可能喝酒喝的,”楚萧何这么一说,大家又乐了,

“笑什么笑,赶紧吃饭,”楚萧何喊着,

“来来来,吃吃吃,”果子也喊起来。

“你们马上大四了,该实习了吧,”楚萧何问,

“是啊,时间真快,马上就要毕业工作了,”刚子道,

“那你们又什么打算?”楚萧何又问,

“我这还是先找个公司实习吧,其他的以后再说,”刚子说,

“你们多好,一年就毕业了,我这学医的还得两年,”李薇雅羡慕地说,

“你这毕业就不一样了,现在医生多吃香啊,工资特别高,”王乐丹微笑着说,

“就是,现在医生的待遇确实挺好的,就是辛苦点,”蚊子也附和着说,

“果子,你呢,你打算干什么?”楚萧何问,

“我现在倒是有想考公务员的想法,我也买了一些书在学习呢,”果子回答,

“还是果子有上进心,我这工作也发现了,这个找工作学历还是挺重要的,回头我也得报个自考,提升一下学历,要不然以后真没法混,”楚萧何讲着,大家边吃边听着。

“也别光说啊,来喝点,”王乐丹提议道,

几个人又端起酒杯喝了起来。

“同学们,我最近没事的时候发现了一个商机,我想开一家旅馆,你们觉得怎么样?”

“开旅馆?怎么想干这个了?”刚子问,

“就是,你现在不是有工作吗?还想干其他的啊?”蚊子也问道,

“你们知道什么,老大那是有大志向的人,”果子笑着说,

“我打听了好久,觉得这个还是挺挣钱的,而且不用自己打理,到时候请人就可以了,”楚萧何继续道,

“你看看,你看看,现在开始已经有差距了,我们还在愁找工作,人家都开始创业了,”果子道,

“我这也是生活所迫啊,你们觉得做这个怎么样?”楚萧何问,

“我觉得,挺好的,现在来我们这打工的人比较多,出差的人也很多,旅游的人那是越来越多了,客流量应该不成问题,”刚子说道,

“我觉得得选一个好的位置,这个很重要,”蚊子也发表了一下看法,

他们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楚萧何很认真的听着他们的建议,但都觉得这还是一个不错的项目。

“萧何,做这个需要不少钱,你哪里有那么多钱?”陈欣问,

“我不是写了两部小说了嘛,现在还有个几百万,”楚萧何回答,

“什么?”大家都惊呆了,

刚子佩服地说:“萧何,真想不到啊,你写小说能挣几百万啊,我的天呐,”

“就是啊,从来没听你说过这个,”王乐丹也一脸的惊讶,

楚萧何嘿嘿一笑,“这只能是算幸运吧,”

“那你怎么不继续写,当个作家不好吗?”果子道,

“可是那不是我的梦想啊,我不想继续写了,”楚萧何回答,

“有志气,有个性,我喜欢!”刚子举起杯子喊着:“来干一个,”

几个人又是一杯下肚,楚萧何看着这几个铁哥们,心里觉得这辈子能交到这么几个朋友,真是这一辈子幸运。(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