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旺干奏雨102章

正文 723sw.netp;   此为防盗章, 购买v章未达40%的小天使,将于72小时后能

“喂。吃饭了,筷子会用的对吧,既然这么喜欢看,那就边吃边看吧。”许涵将一双筷子塞到地瓜先生手里后,自己去饭桌旁吃自己那份儿。

一顿午饭吃的倒是很hé píng。许涵吃完自己的, 又去地瓜先生那边给他收拾碗筷。

地瓜先生的饭碗和汤碗都已经被吃的干干净净, 可他仍然盯着电视机目不转睛。许涵在感叹他饭品好,一粒粮食也不浪费的同时,也对他一心二用的本事有了初步认识。

洗好碗筷, 许涵感觉自己的血液都跑到胃里去消化食物了,困的不行。于是他干脆去沙发上躺着, 舒舒服服地睡了个午觉。

等他醒过来时,地瓜先生仍是一脸沉迷, 对着电视机屏幕深情凝视。

许涵心想:至于么……看个纪录片和看深夜小diàn yǐng似的,这么无法自拔……

见地瓜先生一副走火入魔的专注神情,许涵倒了杯水放到他眼前:“记得喝点水。”

地瓜先生眸色沉沉, 一动不动地盯着电视机, 无暇顾及他, 只是微微点了点头。

许涵摇摇头,起身离开,去厨房泡了杯咖啡, 之后又抱了笔记本电脑到这位重度沉迷纪录片患者的旁边坐下, 打开这两天要写的软文, 开始专心工作。

午后的阳光从透明玻璃窗外倾泻进来,将室内照得明亮而温暖。

许涵一边码字,一边时不时地拿起咖啡唆上一口。地瓜先生安静坐在旁边看着电视。两人各做各的事,谁也没妨碍谁。

许涵写完一篇稿子时,忽然意识过来,这样有人陪在身边的小日子,已经很久没出现过了。

唔……偶尔这样,也不赖。

高举双手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完成工作的许涵一身轻松,捏了捏肚子上的肉给自己放松放松,动了动脖子以及肩膀,之后往沙发上一靠,打算跟着地瓜先生一起看两眼现在正在解说的汉武帝在位期间的发家奋斗史。

这时,纪录片中正讲到汉朝名将“霍去病”短暂而 qí的一生。许涵直到这时,才发现身旁的这位小兄弟双手紧握成拳,搁在他自己的膝盖上正在轻微颤抖。他两条结实修长的小臂肌肉绷紧,还能隐隐看到皮肤下的青筋微微鼓起。

艾玛!看来地瓜先生真的很喜欢霍去病啊。看到这英雄的传说,就跟看到当年的自己似的这么激动。

原来……这是一位资深迷弟啊!许涵恍悟。

一边观察忍着激动的地瓜先生,许涵一边在心里感叹地吐槽。

也许是观察地太过细致入微,由此衍生出了新的灵感。许涵脑海中忽然浮现了一个精神病学的疾病名称,与这只地瓜的种种行为对上了号。

——妄想症。

为了确认自己的猜测,许涵迅速打开浏览器,输入百度网址,手指飞快地打了这三个字上去,按了回车。百度秒回了许涵的求助:

看完这个精神疾病名词的解释,许涵结合地瓜先生这几天毫无假装迹象的奇葩行为:

语言表达奇怪,九级生活残障,对自己是“大汉朝的霍去病”这位名将这件事深信不疑……

由此,许涵大胆推断出霍地瓜这货就是摔了脑子以后,不知道把哪段脑回路给摔残了,得了妄想症。

其实仔细想想,他也挺能理解地瓜的妄想。

依据许涵对受伤之前的地瓜先生的记忆,那是位自卑而内向的老实人,经济拮据,在现实生活中苦苦挣扎,活得没有存在感。

而与他同名的汉朝将军“霍去病”,则应该恰恰相反,虽是家奴出身,但他幼年时家中已发迹,母亲家族显贵,少年时便已军功赫赫,名震四方。

每个男人心中都有英雄情结。

许涵推断地瓜先生内心应该是一直期待自己能变g rén人敬仰的英雄的。所以,在地瓜的脑子内存清空后,却偏偏对他替演的角色念念不忘,妄想自己是汉朝名将霍去病,以此来满足自己对新生活的期望。

很好!困扰了自己两天的疑惑,终于有了结论。

许涵对自己的机智感到高度满意与赞同。

心中疑惑陡消,许涵心情大好。

这个午后真是美的像一副画啊~

就在许涵满心以为这样美好的午后,将会顺利过渡到同样美好的傍晚时,一个下午都没惹事的地瓜先生,终于没辜负许涵的推断。

——开始犯病了。

正当纪录片平缓叙述着汉武帝的嫡长子在巫蛊之乱中被奸臣迫害,举兵反抗,兵败逃亡后自杀时,这只安静的地瓜骤然暴起,拿起手边的水杯就朝地上狠狠一掷:“荒谬!”

玻璃水杯被猛然大力砸到木地板上,“啪”的一声被砸得粉碎。

许涵被突然暴走的地瓜吓得差点把膝盖上的笔记本给掀了下去。

愣了几秒,见地瓜又拿起手边的**想要砸电视,许涵才总算从惊呆中回神。

许涵愤怒地一把拉住霍去病的手,开启怒吼模式:

“住手!看的好好的,你他妈的又是哪根筋抽了?!”

砸了一个电视还不够,这回又要来砸第二个!

自己之前担心他抽风犯病,坐在他身旁随时监督,还真的是明智之举。许涵心有余悸。

“胡说!这盒子在胡说!陛下怎么可能杀了太子?!”

霍去病气得两眼通红,满脸怒容,双拳紧握,浑身都因发怒而颤抖。手被许涵紧紧握住,他蓦然一个转身,将许涵一下子甩出好几步远,紧接着又将冒火的眼睛扫到了身旁的矮凳。

许涵被他猛地一甩,脚下不稳,身子一歪,肩膀狠狠撞到了柜子角上,立时疼的他泪花闪闪。

许涵一边心想这家伙又发的哪门子疯,一边伸手想要给自己揉揉,结果冷不丁一瞟,恰好瞄到霍去病的眼中闪着狂暴凶狠的光。

眼见这只凶恶的地瓜伸手想要去拿矮凳轮电视机,许涵心里突然就跟被刀割了一样的疼。

2000大洋!

半个月的房租!

四分之一的月工资!

真可谓是人为财死。许涵的守财特质在这一刻发挥了神奇的作用。

一想到新电视又要被砸坏,本来有点害怕暴怒地瓜的许涵,忽的就跟磕了勇气值暴增的药水似的,也不管霍去病是不是精神病发作了,抬手就将身边的一杯冷水泼到愤怒的霍去病脸上,接着又纵身一个飞扑,一把抱住了他:

“冷静!冷静!这电视机好贵啊!砸坏了我和你拼命!”

霍去病正被纪录片中所讲述的历史激得疯狂,他可不管什么贵不贵的,也根本不怕许涵的威胁。他只知道,他疼爱的外甥,他仁善温柔的姨母,就这么被害死了!

被他一向尊敬的陛下杀了!

这根本就是这个电视机在胡扯!在造谣!

霍去病怒吼:“胡说!造谣!它该死!”

“怎么就胡说了!?这是历史!历史你懂不懂?!这种纪录片就和史官说话差不多,剧本和台词都是几次三番和史学家求证、校对过的!你他妈凭什么说这个历史是胡说?你是当时亲眼看见了,还是亲耳听见了?啊?!”

许涵捧着巨疼的肩膀,对着这个精神病就是一通痛心疾首的狂吼。

奈何等了一秒,见他眼中的怒火依然没平息,于是许涵眼珠一转,灵机一动,干脆用他能接受的方式训他:“这他妈的是司马迁写的啊!你不是说你是霍去病吗?!司马迁你知不知道!”

这要是个普通人,估计这会儿还一脑门子全是狂怒呢,管它是谁说的,先掀了桌子,把能砸的都砸了,泄光了火气再说。

可问题就是,霍去病,不是个普通人。

他几乎是在听到许涵提到司马迁的一瞬间,就抑制了自己几近疯狂的想要砸毁一切的冲动。

名将之所以称之为名将,一定有他“非常人所不能及”之处。

自十七岁开始征战沙场,历时六年之久的戎马生涯,霍去病曾无数次历经生死搏斗的关键时刻。

在带领自己手下成千上万的士兵,抗击匈奴铁骑大军的战斗中,浴血奋战。

几乎所有参战的人,全身血液都会因为激烈的拼杀而沸腾。

在这种分分秒秒都面临死亡和杀戮的时刻,在人的勇气和残杀本能达到巅峰的时刻,作为一个军队的最高指挥者,霍去病还需要极度的克己和判断力,来分析战场上瞬息万变的各种情况,找出克敌制胜的关键所在。

而这种热血翻涌下还需要保持头脑冷静的情况,他已经历了许多次。

这不但是偶然,而是用实际战斗锻炼出来的一种罕见而卓越的才能。

这是千万名士兵中都难得挑得出来的一位英雄。

千古名将,绝不是轻易可以被惯有的头衔,也绝不是光凭傲人的勇气和武艺就能随便获得的殊荣!

作为一名但凡出战就从未失败过的少年将军,霍去病拥有一代名将所不可缺少的宝贵品质:

——克己和睿智。

也正是这种天赋的品质,使霍去病在听到自己熟悉的人名时,立刻就从盛怒中冷静下来,迅速开始分析和判断许涵所说的话。

司马迁……那位敢于与陛下顶撞的人,那位遍访河山去收集遗闻古事的太史令……

霍去病不动了,两眼顿时就失去了神采,怔愣地站在原地,像一团忽然被冷水浇灭的烈火,只剩下焦黑狼狈的一堆死灰,任凭许涵死命抱着他而不再挣动分毫。

是啊……他凭什么这么断定那盒子里所说的都是造谣呢……

他根本毫无立场说这纪录片是在胡说。

自己死时,小太子才11岁,姨母卫子夫贵为皇后,正得盛宠。可根据这纪录片所述的太子自杀时,已是过了而立、接近不惑的年纪,然而自己当时已故去二十多年了。

皇家无情,世事难料。

他在世时,也亲自经历过。与母亲本家的卫氏家族,与舅舅(卫青),以及与舅母平阳公主之间原本由亲厚无间,再到复杂难明的亲情变化。

更遑论是高耸入云天的陛下和其子嗣之间,受奸人蛊惑,而产生的皇权纷争误会呢?

就在这两分钟的时间内,霍去病的心思已经如闪电般转了几转。

不行!他要回去!如果他在,他绝不会让那帮奸人得逞!(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