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深啊撞的好吗鲤鱼乡

煦帝注视着文妃,她还是那样美丽绝伦,见之不能释目,久久凝视着她……

秋月菩提烟霞等人一见煦帝这样迷恋仙道,谁敢不识趣?就随着秋月一起,纷纷争先恐后告退道:“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我等下人告退,敬请慢慢畅谈!”

煦帝见众人躲开了,走远了,激动道:“爱妃,爱妃,朕一生的爱妃!既是爱妃,又是妖后!你在朕这里,就别‘仙道仙道’‘贫道贫道’的了!你倒好,如今成了‘仙’,徒留朕一人在人间挣扎受累,知道吗?再者,朕坐拥天下,岂能令最心爱的美人历尽贫穷与苦辛?朕虽贵为天子,但与爱妃却是平起平坐的呀!”

“美人?清妹还是您的美人吗?”文妃故意问道。

“爱妃,是不是朕的美人,今晚一试便知。走,今晚随朕回宫!一边下山,一边闲聊。”煦帝试探着请求道。说罢,他紧紧抓住了文妃的手,拉着她就要离开瑶华宫。

“不,能否先对一句诗?我可是有原则的人!”文妃继续坐着,煦帝也只好赔着笑脸坐下来。

“但试无妨!”煦帝沉稳道,虽然他在心里恼恨地想:这位妖妃,竟然如此怪异,火已经上房了,她竟然不帮着朕灭火,竟然还在按部就班地为朕当先生,哈!想想都趣!换做一个帝王后果不堪设想!

幸亏,他估计这位妖妃又要考考自己了,近来就殚精竭虑地记诵了一些苏轼的名句。

“‘薄薄酒,胜茶汤,’请问苏学士此句的接续句是什么?”文妃仰头得意问道。

“老天如此眷顾朕!爱妃请听:‘丑妻恶妾胜空房。’你走的这些天,朕天天失魂落魄,但又害怕独守空房,于是,谨遵了学士道教诲,聊以借用‘丑妻恶妾’填补朕内心的空虚与抵抗思念你的煎熬。”煦帝得意洋洋摇头晃脑地回应道。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果然是‘万岁一出手,就知有没有。’而且,您这过目不忘之神仙本领,岂是肉体凡胎能与君比肩的?”文妃笑得无比灿烂,热情洋溢地赞许道。

但是,爱己及人的她,总是盼望宫闱祥和且天下人人皆能幸福平安,因而,她立即低眉神伤,委婉进言道:“万岁,同是深宫美人,我可不希望您对其余美人恶语相加,她们也是经过层层选拔得来,进而才能伴侍于君王之侧的,倒是臣妾我,才是万岁亲自挑选而来的,我才是多余的呢!您这等褒扬我一人而贬斥众美人之做派,实为不仁,这对于她们来说,是不公平的,对否?我已经在游历途中母仪天下了,您也要父率四海,以仁德号令天下方为上策。”

“比肩?哈哈!朕等会对你讲关于‘比肩’‘比足’之类的好话了!快离开此地,今晚!不,立刻!”说罢,不由分说,就拉着文妃离开了。

刚走了三步,文妃尖叫道:“万岁,我俩还忘了一件事呢,走,我俩去看看公主吧,她可是我俩心心念念无法释怀的骨肉至亲呢!”他俩飞跑着来到兰花草旁边,那盆兰花草倒也争气,长得越发生机迷人,一阵微风拂过,每片叶子扑闪着润润泽泽的绿光呢!“福庆,孩子,母后回来了!父皇来看你了!还记得我俩吗?孩子,愿老天无比眷顾你深深祝福你。”文妃动情地抱住煦帝,其实,她此时已经把煦帝当做了福庆!煦帝也默然无声地从文妃身上极力搜寻着小公主曾有的鲜活的音容笑貌。

随后,二人慢慢走出观门,就是“龙凤世界”了!

“比肩?朕岂能与你比肩?笑话,朕只愿与爱妃比什么?你猜!”煦帝一脸坏笑,道。“臣妾哪能猜出来?岂能妄猜圣意?”“猜,不猜的话,今晚叫你侍寝不断!”“哎!斗智斗勇斗妖怪!姑且猜之,我才不与您比长短呢!”说罢,二人相视大笑,简直忘了一切烦恼!

安全见帝妃下山了,就拉着如雪悄悄躲开了,他怕惊扰败坏了二人阔别重逢的雅兴呢!

奇怪的是,一路上只有他俩在走呢!以往的人来人往今日已然不见,帝妃二人同时感到诧异,煦帝道:“爱妃,若是百姓因为朕来寻找爱妃而主动避让的话,朕真的成了‘昏君’也!”

文妃亲热地拉着他的手,柔声道:“请万岁放心,此时百姓们已经回家了!阖家团圆的日子不正是您所期盼的吗?”

煦帝凝视着文妃,失声道:“解语花,朕的解语花,美人,朕真想一口气将你吸入心里,以免你走东窜西,成天逃离朕的视线,逃离朕的怀抱。”

“我哪里还是您美人?我的孩子已经没有了!”

“孩子是孩子,你是你!”他跑到一棵大树下,煦帝假装累极了,就坐于一块平坦的大石头上,文妃不知是计,也跟了上来,煦帝顺势搂着文妃坐下。

文妃凝视着碧绿的树叶与青幽幽的芳草,她又在吸绿了。

然后,文妃独对着远山,闭目养神。

“爱妃,远游回来,朕要夸夸你再说,你吸绿,放心,朕今日今晚只会吸蜜。你呀,眉毛增加一丝嫌密,减少一丝嫌疏,鼻子,再挺一分显突兀,再倾颓一分显凹塌,丹唇,再厚一分嫌得庸俗,再薄一分显得刻薄。”

君王一席话,听得文妃心儿彻底融化了,她陶醉地笑了,道:“坏死了,哪有帝王这样夸一个美人的?我的牙齿也许都要被您笑掉完了!”

“那是因为别人帝王没有赵煦之才!别呀,你的牙齿被朕吞掉了还差不多!”煦帝自负道,话还未说完,煦帝已经趁着文妃不注意间深深地献上大吻了,他的唇齿是那样温润,他的深吻是那样火热!他要深情地吻去文妃远征之仆仆风尘,他要彻底温暖爱妃负气离观出走的那颗疲惫沧桑的芳心,而文妃也透骨地理解了这位爱女心切的君王那腔包容万物的龙心龙怀。她毫无拒绝之力招架之功,他们紧紧地拥吻在一起,文妃被煦帝吸入深不可测伴的“龙潭”旋涡,而变得昏头昏脑了!她不知道此生还该不该恨着,伴着若有若无的秋虫鸣叫以及时暖时凉的丝丝清风,文妃被煦帝的深吻征服了,她浑身变得酥软无力,回应着煦帝火热的情,她也深深地陶醉在君王的“旋涡”里,四唇交会,二人瞬间就像触碰到了春天的气息,任由煦帝吸取满嘴的花蜜,双唇缠绕着留连着,在忘乎所以的甜蜜纠缠里,帝妃二人的贝齿也随着一阵紧似乎一阵的激吻而变得柔软了,化作两朵楚楚绽放的春花交融在一起,一起。此刻,煦帝决定要吸足文妃远游归来清风绕怀的仙姿雅韵,要分享爱妃无事一身轻逍遥四海的洒脱情怀,要尽情抚慰爱妃云游天边历尽苦辛的凄然黯然的幽独灵魂……(www.wenxue6.com)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