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你下面的水真好吃

我那张英俊的脸庞抽搐了一下,周围瞬间环绕着蓝色的火焰,我掏出了一根烟蒂,蓝色火焰炽热的温度点燃了,吐出几口青烟,说道:“魔门门主,在下假面魔王,邪少皇,受教了。(w@w@w.wenxue6.c@o@m)”

门主眼神复杂的看了我一眼,说:“受教了。”

我嘴角扬起笑容,身边的蓝色火焰突然都集中在了一起,形成一个蓝色的火球,我用手指微微一点,火球瞬间朝着门主滚落。

周围的温度骤然上升,极其怪异的蓝色火焰仿佛要冲破一切,空气仿佛都被这温度蒸发,只能感受到这炽热的火焰在翻腾燃烧。

这火焰,仿佛要燃烧一切,熊熊烈火,就这么撞进了门主的胸膛。

门主被这火球击中以后,嘴角露出了淡淡的血迹,魔门门主手上不知何时也多出了蓝色火焰。

左手蓝色火焰,右手青色火焰,中间融合,成了炽热的黑色火焰!

“跟我面前玩火?”门主似笑非笑,脸上看不出一点神情的变化,身形倏然一动,黑色火焰分无数细小火球翻腾燃烧直奔我的面门而来。

我反手拿出邪皇刃,甩出了漂亮的弧度,在空中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进行反击,火球一触碰邪皇刃的黑气,直接消失不见了。

“哼。”我冷哼一声,可这得意还没有过几秒钟,凭空出现一个拳头,直接朝着邪皇刃的刃口打了过去。

“你这是在自寻死路!”我不屑的笑了笑,可下一秒,我的笑容凝固了,得意的神情变成了深深的震颤。

邪皇刃这锋利的刀刃居然在疯狂的颤抖,强大的功力直接将我打飞出去,噗,飞出去的同时,还夹杂着黏稠的血。

居然能将我打飞,将邪皇刃打的颤抖,这是要多么大的力量啊!

我认真了起来,眼神中不屑的神色瞬间化作严肃,我认真地说道:“看来,得动真格的了。”

“你早就该出手了。”似乎早就看出我还留有下手,门主皮笑肉不笑的说着,脚下速度丝毫不减,黑色火焰更加炽烈,砰,强烈碰撞加以火焰加成,砰!现场直接爆炸。

爆炸留下了淡淡的火花,在这繁华的爆炸下,一道白色光芒从天而降,为我挡下了这重重的一击。

强烈的冲击直接使门主倒飞出去,门主眼神顿时认真了起来,即使将这震惊的神色隐藏的很好,不过我还是捕捉到了他眼中一闪而过的震惊。

“怎么样,不错吧,老子邪皇刃对立武器,圣皇刃。”我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狂傲地笑了。

“这就是传说中的圣皇刃么?辣鸡。”

我面部肌肉狠狠地抽搐了一下,“神魔剑!”

一声令下,两个至尊华丽的刀发出绚丽的光芒,两把刀在空中旋转,两把刀化作白光合在一起,接下来白光狠狠地插在了地下,神魔剑!

我微笑着走上前去,单手触摸着神圣的刀柄,哗,地上瞬间多出了一道道裂痕,我缓缓地拔了出来,瞬间,多出了神圣不可侵犯的白色光芒和邪恶的黑气,这两道本相互矛盾的气势混杂在一起却很自然,两道光芒合成了一道骇人的剑风。

这剑风,直指门主,门主现在哪里呆若木鸡,不知是怎么回事,等他反应过来时,剑风已经快要触碰到他的胸膛了。

他反应过来,黑色火焰瞬间格挡,可是这黑色火焰炽热的温度并不能溶解这剑风,反而更加强盛。

一刹那,门主胸前多出一道骇人的血淋淋的疤痕,我惊诧地笑了,“不错啊,被我的神魔剑攻击居然没死。”

门主擦了擦血迹,勉强站稳了身影,鞠了个躬,说:“不愧是魔王,在下认输了。”

门主颤颤巍巍着身子走到了不死少主面前,抱起了他,正要往外走,我挡住了他们,说:“谁让你们走了?”

门主苦涩的笑了一下,“我们只是决斗而已,既然已决胜负,我们就走了。”

“如果我决斗输了,我想门主你也会乘胜追击,不给我喘息的机会吧。”我痞子一般的笑了,英俊的脸庞阴险起来,相由心生,可我是把我的心隐藏了起来,谁看到我的脸都会认为我只是一个刚来社会闯荡的孩子,谁会想到背地里的身份是魔王,还是个腹黑类型的?

门主脸色变得很难看,“一个机会都不给么?”

我的右眼鲜血凝聚了起来,右眼瞳孔瞬间变红了,眼球变得通红通红一道惊人危险的红光若隐若现。

“给我去死!”我的口气,宛如古代般的君王下令,神圣不可抗拒。

单是这骇人的口吻,惊人的红光,充斥着杀机的眼神,就能让人有一种膜拜的冲动,再加上魔王可以歪曲人们的心理,歪曲思想,他必须执行我的命令。

然而,令我大跌眼镜的事情发生了,遮住半边脸庞的黑色面具突然爆射出一道绿色光芒。

“对不起,我的功能,就是解除魔眼和神眼的功能,顺便补充一句,我就是专门用来研究对抗神魔之体的改造人。”

门主笑了笑,我脸色顿时阴鸷,单手掐住了他的脖子,“你他妈在逗我?”

“唉,看来我这个改造人并不完美,我一点反抗之力都没有。”门主脸色变得铁青,却依然笑着说。

我手上的力量更加用力,门主脸色煞白的可怕,眼神空洞,空洞的可怕,他的眼神如一潭死水。

咔!很快,喉咙断裂的声音响了起来,门主无力的躺了下去。

“瞬杀,剑气!”四个字淡淡吐出,无数道人影拿着神魔剑的身形交叉在门主的身体里,瞬间,门主的身体变得千疮百孔,好多个血窟窿汩汩的流着鲜血。

我淡淡的看了一眼倒在血泊之中的门主,“妈的,打了半天居然只是个分身。”

不过,我很快笑了起来,“事情,变得越来越有意思了!”

我们离开了这里,骑着哈雷疾驰逃离,留下了焦黑的车痕,我扔下了抽完的烟头,淡然的吐出了几个字:“我劝你们,把赵梦雪交出来,不然,我叫你们陪着独裁者一起去死!”

声音不大,却清晰的传到了每个人的耳边,所有飞龙的人都脸色大变,“这个魔王,到底是什么人啊?”

“十年前……”很快,有知情人绘声绘色的讲了起来,听的人脸上别提多精彩了。

某高层里,李峰急忙联系了西北地区的人,“喂,帮我查一下赵梦雪这个人。”

“只有上尉及以上的人才有权限查询秘密人员,请输入你的职务编码。”

职务编码,是飞龙那边的一个特色,每个人都没有名字,只有编码,编码越前的人,职务越高。

“98。”李峰顿了顿,说出了暗语,“你永远也无法知道黑道之王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每个编码都有特定的暗语,这些暗语只有自己知道,很快,电话那头传来一阵悦耳动听的声音,“确认成功,李峰,昔日黑道之王,被飞龙收编,编码98,职务上将,请稍等,正在查询赵梦雪。”

不知过了多久,李峰感觉都有一个世纪那么漫长,李峰从来都没听说过有赵梦雪这号人物,强烈好奇心的驱使下,当然,更多的是恐惧的驱使下,他联系了西北地区的人。

终于,电话那头传来冷清的声音,“无此人。”

“怎么可能,”李峰像是被踩了尾巴的小猫,差点都要跳出来了,喵的,没这个人魔王跑飞龙大闹一场是闹哪样?

“确实无……等一下!”对面冷清的声音突然大叫了一声。

“怎么了?”李峰问。

“没事,没事。”电话那头很快镇定了下来,咽了咽口水,便叙述赵梦雪的资料。

西北地区的人很少这么大惊小怪的,所以李峰好奇地听了下去,一个细节都没有放过。

越听下去,李峰这一潭死水的脸色有所缓和,最后,直接变成了震惊!

“赵梦雪……居然是!!”李峰震惊的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